菠萝网目录

妖探 番外篇阴女?无梦(活祭)

时间:2018-05-17作者:迷路的沙恩

    残垣……断壁。

    未熄的火焰,尚留余温的尸体。

    以及……

    闻风而至的食腐鸦群。

    这里,就是汉人少女所提到的李家村。

    一个被屠戮至尽的村子!

    “发生什么事了?这里被胡人袭击了么?”如此惨景,连一向玩世不恭的红衣女狐也不禁动容。

    “这个并不重要,至少略施神法便可知是谁人所为,我更在意的,是这姑娘。”紫衣女童却仍一如既往的沉静,她扭过头,盯着那同样面无表情的汉人少女,“虽然我对凡人所谓的情感了解不多,但是,目睹自己家乡被焚毁,亲人被屠戮的你,绝不该是这种反应。”

    “这里不是我的家乡,他们也不是我的亲人!”意外的答案!出自汉人少女之口,“如果说我该做什么反应,我想我该感到高兴才是可明明他们现在全都得到了报应,我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那你要我们带你来此的缘由,现在可以跟我们说了。”紫衣女童又道。

    “是啊,你要是再这么藏头露尾的,我那喜怒无常的姐姐可是会翻脸的。”红衣女狐还在为不久前被从伞上摔下来的事耿耿于怀。

    “我是被作为祭品抓到这个村子里来的。”不知何时,汉人少女的眼中已噙满了泪,那不堪回首的痛苦记忆掐住了她的喉,那难以抵挡的悲恸揉断了了她的心肠。她拼命想将那呜咽声压下去,可悲伤的情感一旦冒出头来,就再也收不回了,她的眼泪还是如断线的珍珠滚滚而下。

    当着眼前这两位既神秘又强大,同时又肯听她吐露心声的恩人的面,可怜的少女终于能够将横亘在她胸中的万千哀怨,一股脑地排遣出来!

    红衣女狐,紫衣女童,也通过少女那断断续续的啜泣声中,了解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一年前,这附近的山里突然来了一伙恶人,他们占山为王,强迫周遭的村落按月向他们进贡粮食和财物,以及年轻的女人!

    一开始,有些村子里的年轻后生还自发的组织起来,打算与那伙山贼拼个你死我活,可是,他们的反抗,换来的却是全村被屠,鸡犬不留的悲惨结局。

    还有些人,不愿留在这里担惊受怕的过活,他们趁着夜色,带上家当举家逃离。

    可是,一到第二天早上,那些逃走的人,他们滴血的头颅就会堆在村口。用他们的死来向那些活人传递一个绝望的信息——

    无人能逃!

    这样的屠杀发生了几次后,剩下的村子全都乖乖就范了。

    当村民们开始按时进贡后,也曾过了一段相对平静的日子,但很快的,他们都意识到了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在牺牲掉村中本就不多的年轻女子换来一段短暂的安稳日子后,他们在村子里再也找不出符合要求的女子了。

    于是,一些村子选出了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老,带着美酒与熟肉,来到贼人们盘踞的山中,恳求他们能够高抬贵手,废除掉进贡女子这个要求。

    村民们的请求很快便得到了回应。那些选出了长老的村庄的村口,在一夜之间就被插满了削尖的木桩,上面插着的,就是长老们那血淋淋的被割去舌头的人头!

    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村民们要想继续活下去的话,就必须想办法完成山贼们的要求!

    无论用何种办法

    为了自己活命,剩下的村民们终于抛掉了最后的一丝善念,他们将目标放在了那些为了躲避战火而逃离自己的家乡,逃难路过的难民们!

    这些失去了善念的家伙,主动接触那些无依无靠的难民,用虚情假意使他们放松警惕,用绳索剥夺他们的自由,用刀棍夺取夺取老人,孩子,以及男人的性命,留下那些被吓坏了的女人,将她们做为祭品献给山贼!

    “凶暴的胡人军队血洗了我的家乡,杀了我的家人朋友,只有我的哥哥他拼了命的保护着我,带我逃出了那可怕的地狱。可没想到,我们却在这里,遇到了比胡人还要残忍无情的畜生,他们当着我的面,把我的哥哥分尸,然后”

    汉人少女讲到悲伤处,反倒没有了泪水,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声反常的大笑:“‘反正你落到胡人手上也是难逃一死,与其被他们当成两脚羊吃掉,还不如被当成祭品献给山贼,这样还可以救我们的命。’哈哈哈哈哈哈……这样的理由,就能让那些畜生夺走我的哥哥……我最后的一位亲人的命!”

    汉人少女愤怒的控诉声戛然而止,红衣女狐适时出手,送出一缕祥和的仙风,将情绪几近崩溃的汉人少女送入安宁的梦境之中。

    “她明明是你的子民,可入世以来,却是我更关心她们的生死更多一些。”红衣女狐对一直无动于衷的紫衣女童表示着不满。

    “正因有你,我才可以腾出更多的精力去做更重要的。”紫衣女童淡淡一笑,走到村庄中央,“比如你现在所忽略掉的线索。”

    说话间,紫衣女童以伞做杖,伞尖指地,围着自己画了个半圆,随后双目紧阖,催动体内神力,再睁眼时,华光四射,一股清圣之气从其足底四扩开来,仙风所过之处,火熄烟散,草木重生!

    “你要拯救这个村庄?阿姐,你忘了这村子里的人都做了什么?”正在照顾汉人少女的女狐不满地问。

    “草木无辜,至于那些尸体,他们唯一的作用就是化作湿泥沃土,成为草木的养分。”已收回神力的紫衣女童一边解释,一边走向一团受神力影响而显现出来的黑气,“他们的魂魄将落入地府,阴司鬼判自会裁决他们有何等罪业,那些不是我需要去关心的,我所在意的,是残留在此的煞气!”

    “煞气?”红衣女狐闻言,一个箭步,跳到女童身旁,依着她的肩膀,笑道,“原来如此,一切都讲的通了,从我们救下那女孩到现在,才不过几个时辰,那伙山贼居然能赶在我们前面杀掉这村子里所有的人,果然,单凭凡人之力是做不到的。呐!我说阿姐,是我说要救这姑娘的,所以这次的功劳该算我的,对不对?”

    “那就算是吧……”紫衣女童轻笑,再度催动神力,欲利用那团煞气来探明方位。

    “是的话就好好的夸夸我喽,阿姐。”不等紫衣女童施完法术,一身孩子气的女狐就像个只做了一点点值得夸奖的好事便缠着大人要糖果的小女孩一样,扯着她的衣角撒起娇来。

    “你这死丫头……”好容易顶着烦人妹妹干扰施完神法的紫衣女童转过头,一脸无奈地看着她,眼中满是慈宠,“也罢,你说的也有那么点道理,那这次就由你先出手,如何?”

    “一言为定!”闻听此言,红衣女狐不由得喜上眉梢,她拍手笑道,“好姐姐,你总算知道哪种奖励最适合我了。”

    “少贫嘴,有此向西二十里的那座山上就是,记住,就半个时辰,到时候你若是还胜不了,那便由我接手。”

    “这种小事还用的了半个时辰?”紫衣女童话音未落,早就跃跃欲试的红衣女狐便答应一声,化光而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