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探 第六话笔绘山庄的幽影(终)

时间:2018-05-17作者:迷路的沙恩

    “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么多?因为我也是山庄事件的目击证人之一啊。”还没等梅菲回答丁玲,女郎蜘蛛便抢先说出了原因。

    这一回,梅菲连骂她的劲头都没有了,凭她对女郎蜘蛛的了解,自己越是搭理她,那个动不动就发神经的小疯子就会越来劲,所以,她还是只跟丁玲说话:“抱歉,白天在警局里作证的时候,我故意对你隐瞒了她的消息,至于原因嘛,你也看到了,我这个朋友的人格很有问题,贸然让她也去跟着作证会闹出乱子的。”

    “你在山庄时可不是这么说的!骗子!撒谎的猫!我以后再也不信你了!”女郎蜘蛛的抱怨声又出现了,“说什么交给我一个重要的任务去完成,说什么保证顾清风和岳琳的安全更重要,全是骗我的!”

    “……”被女郎蜘蛛气的浑身发抖的猫妖再也忍不住了,她恨恨地指着不识好歹的伙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最后,她转过头,对丁玲说了实话,“这个家伙叫樱花,是一头女郎蜘蛛,同时也就是你们那边那个到现在还没有离开瑶城的专案组一直在找的连环杀人魔,你说我能冒这种风险,让她我和一起去作证么?”

    之后的几分钟里,房间内只剩下了喵喵的猫叫声,小狸猫希娜乌姆不知道自己身边的那三位漂亮的姐姐为什么在一阵激烈的争吵后,又同时默不作声了,它一会跑到小女警身边蹭她的腿,一会又跳到女郎蜘蛛怀里打滚,最后,又落到梅菲的肩膀,探着自己的小脑袋,伸出舌头去舔她的脸。

    终于,在小狸猫的努力下,紧张的气氛缓和了。

    “我……就当自己没听见你刚才所说的。”经过思想斗争之后,丁玲下定决心,做出了这个毫无警性的表态。

    “我……”知道自己错怪梅菲的女郎蜘蛛也想说点什么,可她刚一张口,就被余怒未消的梅菲又瞪了一眼,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可愁死我了……”心力憔悴的梅菲闭上眼,用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在家里好容易才不露马脚的打发走了始终对自己的“病情”不放心的雀妖苏喜媚与妖狐白尾双叶,接着她又马不停蹄的赶来这里与丁玲与早就来此准备的女郎蜘蛛会合,结果刚到这里带了不到一刻钟,她就又生了一肚子气!

    终于,在小狸猫希娜乌姆舌头的魔法下,大猫的气消了,她睁开眼,心平气和的对丁玲说道,“谢谢你的理解,我们继续最后的部分吧。”

    “亲手‘杀死’米雪后,顾清风成功取得了赵斌等三人的信任,名义上与他们结成了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为了保守住那晚的秘密,他们走的越来越近。不但在毕业后全都选择了在瑶城寻找工作,还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在顾清风的笔绘山庄重聚,名为增进友谊,实则是为了互相监视。”

    “但是赵斌他们不知道的是。”不安分的女郎蜘蛛见梅菲的气消了,便又打开了话匣子,“这一切都是顾清风的算计,他就是要赵斌等人一直留在瑶城,这样才方便自己和化名岳琳的米雪对他们复仇。而对赵斌他们的复仇,就在十六年后。”

    “凑巧的是,在顾清风和岳琳开始实施他们复仇计划的当天晚上,在去山庄的路上遇上了我和女郎蜘蛛。”消了气的梅菲根本不介意女郎蜘蛛搭她的腔,她们两个一唱一和,相互配合着给丁玲述说着当然的情况,“好心的顾先生怕会连累到我们,所以他一直都想着先将我们安全送走,而复仇心切的岳小姐想的却是,可以利用我们来为她们做不在场的证明。我感谢顾先生的好心,也理解岳小姐的做法。”

    “其实他们两位此举是多此一举,我打一见到同行的刘云和孙亮两个时,就已经决定趟这个浑水了。因为那两个坏家伙闻起来很美味。”女郎蜘蛛先是舔了舔嘴唇,接着又噘起了嘴,“可是到头来我一口都没吃到。”

    “这家伙可以闻出恶人所散发出的……美味的邪恶气息,所以她只喜欢吃坏人。”梅菲替女郎蜘蛛跟丁玲解释道,“而且她最近已经在我的帮助下戒掉了。”

    “不是戒掉,是不怎么吃!”女郎蜘蛛乐此不疲地拆着梅菲的台。

    “我们还是先不谈你朋友的特殊嗜好了吧,我知道的越多,就越觉得自己配不上自己帽檐上的警徽……”丁玲皱着眉头,让梅菲和女郎蜘蛛不要再谈论关于吃人的话题了。

    “好的,谈正题,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我白天在警局里跟你说的那些了,顾清风先是用一块事先准备好的白布伪装成自己被幽灵袭击的样子,然后趁着岳琳招呼其他人出来救援时,悄悄躲在暗处,等众人回到山庄里商量对策时,他又动手毁掉吊桥,断了众人的后路。”

    “果然如此,但我还有一件事搞不明白,二楼卧室里的那些人血是怎么回事?那样的出血量,正常人根本不能活下来,可岳琳她是如何做到流出这么多血后还能活着控制住刘云的?”丁玲提出了这个一直困扰着自己的问题。

    “这个问题也是我后来问了岳小姐她本人后才搞清楚的,为了这个,岳小姐她每隔一段时间就从自己的身体里抽取出一定量的血液保存起来,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半年多,然后她就在那天制服了刘云之后,用存好的这些血液伪造了自己被杀的现场。这样一来,她就有了充足的时间,来把被控制住的刘云用绳子顺着窗户交给了在下面接应她的顾清风,做完这些后,她才估计发出尖叫声,引我们和孙亮上楼查看,然后她自己又躲进了另一间卧室,换上了自己十六年前那天晚上被他们伤害时所穿的衣服。”

    “最后,当孙亮在当面的所谓的‘埋尸地’里没有找到米雪的尸体,精神趋于崩溃之时,回头见到了在二楼窗户边望着他的,脸上涂着血,身穿当年衣装的岳琳。”

    “结果那家伙就这样被吓死了。”女郎蜘蛛抢着为这件事做了结尾。

    “那你们后来又是怎么抓住顾清风和岳琳的呢?”丁玲又问道。

    “很简单,孙亮一被吓死,我们就猜到他一定是看到了什么,于是我们也马上回头,正巧看到了还没来得及躲藏的岳琳,当时她还打算扮鬼来吓唬我们,可惜我们可是连鬼都怕的妖怪呢。就这样,我们控制住了岳琳,而她一落到我们手里,一直藏在暗处的顾清风自己自然也就待不下去了。”梅菲回答道。

    “然后我们就从他们两个那里了解到了事情背后的真相,而这个多事的大猫偏偏还要亲自确认下他们所说的话的真伪。所以,就有了后来这一系列的麻烦事。”女郎蜘蛛则继续在拆台。

    “那不是多事,是谨慎!”梅菲又白了她一眼,“这么重要的事,不能光凭片面之词和你那能够分清善恶的鼻子就下结论。”

    “真不愧是你呢。”丁玲为梅菲那严谨认真的态度所折服。

    “别在我面前搞什么英雄惜英雄的戏码了!”眼看丁玲与梅菲如此要好,女郎蜘蛛竟微微有了些许醋意,“快说正事吧!”

    “正事?”丁玲不解的问,“什么正事?”

    “还有一个赵斌没有处理,我和女郎蜘蛛打算把他交给顾清风和岳琳处置。”梅菲回答了丁玲的问题。

    然而就在这时,最不可能为此事唱反调的女郎蜘蛛却反常的发表了惊人的言论:“我反对把赵斌交给顾清风和岳琳,他应该接受的是法律的制裁,而不该被私刑处决!”

    “法律的制裁?他做出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时才十六七岁,就算他现在肯承认自己之前的罪行,那他又能收到什么样的惩罚呢?那根本不能……”丁玲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大声反驳了女郎蜘蛛的言论,可还没说两句,却又意识到自己这样的发言与她的职业操守严重不符!矛盾的小女警闭上了嘴,在秩序与叛逆的旋涡中挣扎起来。

    终于,她还是遵从的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至少在这件事上,我觉得对加害者的裁决,应该交给受害者。”

    “你真的是执法者么?”女郎蜘蛛抿着嘴,似笑非笑地看着丁玲,对她的好感一下子增加了不少,“我还以为你这样的秩序卫士会说出我刚才预演出来的那段鬼话,看来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多此一举的傻瓜。”梅菲被女郎蜘蛛给气笑了。她一点都不觉得丁玲会说出女郎蜘蛛刚才说的那番话,一点都不觉得。因为,她越来越相信,小女警丁玲就是她那曾经的小妹妹,虎斑猫人伊奥转世了。

    “对了,如果把赵斌交给顾清风和岳琳处置的话,他多半会变成尸体,那他的尸体到时改如何处理?还有他们两个今后又有什么打算?”不知不觉已经与梅菲和女郎蜘蛛“同流合污”了的丁玲,发现自己离好警察的道路越来越远了,“呃……我怎么操心起这些事了……”

    “你的确不用担心这些。”女郎蜘蛛舔着嘴唇,揉着咕咕叫的肚子,回答道,“我们可是妖怪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