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探 第四话蛇蝎(之十一)

时间:2018-05-17作者:迷路的沙恩

    最后的一袋点滴液打完了,好心的护士小姐安慰了病床上的丁玲几句后,也离开了,病房里终于就剩下受伤住院的小女警丁玲一个人了。

    尽管腰上的伤口还时不时的隐隐作痛,但丁玲还是婉拒了护士为她提供止疼片与的建议。

    因为,她需要保持清醒,

    因为,她知道今晚还会有人来探望她。

    病房的窗户开着,那是她特别关照护士为她打开的,因为,那位专挑晚上来看她的朋友是从不走正门的。

    所以,只剩她一个人的时候,她便开始专注与望着窗外了。

    当猫妖梅菲在出现在窗口前时,她只觉得自己的伤一下子好了一大半。

    “本来我想在路上买些花的,但我现在的荷包有些吃紧。而且明天白天探视的人来了后,你不好解释着花束的来源,所以我就空着手来了。”梅菲走到病床前,轻轻握住伙伴的手,关切地问道,“好些了么。”

    “本来就只是小小的擦伤,再看到你,就好的更快了。”丁玲笑着,向她问起了喜媚的情况,“对了,喜媚怎么样了?那天我中枪之后就昏过去了,她没有事吧?”

    “那个笨丫头……当时她昏在你前头了。据她自己说,在撞碎玻璃,撞掉宋义的手枪后,她自己也被撞得不省人事了……后来还是你的同事们在抬受伤的你出去时脚不小心踩到了她的翅膀,才把她给踩醒。她怕被人发现,就悄悄地爬到了角落里,一直等到人都走光了才飞回来。”梅菲说到这时,和丁玲两个人笑了半天,才又继续说道,“她今晚本来也想和我一起来看你的,可又怕你生她的气,所以又不敢来了,不止如此,还硬要双叶在家里陪她,结果,就只有我一个人来了。”

    “我干嘛要生她的气。”丁玲笑着问。

    “因为她觉得是她那不成熟的计划害你受伤的,所以怕你责怪她。”梅菲也笑着解释。

    “这怎么可能,我谢谢她还来不及呢,要不是她的计划,徐丽她恐怕也不会得救了。”

    “说到徐丽……”听丁玲提到徐丽,本就计划跟她说这件事的猫妖梅菲收起了笑容,一脸认真地对她说道,“我今晚来找你,主要是想跟你谈一谈她的事!”

    “前几天,我去了趟柳城,在那边查到了一些有趣的事……”

    ……

    一切都结束了,噩梦般的男人宋义被舍命保护自己的女警丁玲当场击毙,舅舅宋谦的全部财产也在昨天全部合法的被她继承了下来,现在,徐丽对这里已经再无留恋了。

    她将重要物品全都小心翼翼地打包好,放进了行李箱中,然后带上护照与签证,走下了楼。

    来到玄关前时,徐丽又看了自己在瑶城的家最后一眼,她的嘴角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现在,她终于可以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离开了,而且,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伸出手,正准备关上电灯,而就在这时,屋里的灯光竟提前熄灭了!

    “要走了么?要去外国享受你那玫瑰色的人生去了么?”伴着一阵嘲讽的笑声,在透过窗户射进房间内的月光映照下,女郎蜘蛛顺着蛛丝从天顶上倒吊下来,她吸着鼻子,双眼放出冰冷的幽光,“哈,要是那大猫一开始就要我来见你的话,我早就可以帮她下结论了,何必浪费那么多钱和时间。”

    “你是什么东西?”令女郎蜘蛛稍感意外的是,面对着以如此怪异方式出场的自己,徐丽居然表现的十分淡定。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点是……我现在想让你听一个故事,一个心如蛇蝎的女人是如何不择手段的谋害两条人命,以夺取巨额遗产的故事。”

    ……

    “你说什么?徐丽才是真正的元凶?”当梅菲讲出幕后元凶的名字后,丁玲吃惊的瞪大双眼,怔怔地看着她。

    “没错,一起计划周密的谋杀。”梅菲正色道,“动机,当然就是是为了谋取其舅舅宋谦的财产。”

    “她从小跟舅舅一起生活,懂事的她深得舅舅疼爱,这让她相信,自己的舅舅百年之后,一定会将全部财产留给她这个乖巧的外甥女的。”

    “然而,当她等到宋谦越来越年迈时,却又平白出现杂一个宋义,宋谦的儿子!而更不幸的是,舅舅竟扬言要将绝大部分的财产捐赠给慈善组织!如此一来,自己好不容易成为的唯一遗产继承人,自己当初描绘出的玫瑰色的人生就会被彻底摧毁!”

    “因此,她制定了一个让他们父子二人命丧黄泉,自己独占巨额财产的计划!”

    “她利用陪自己舅舅去医院检查的机会,成功隐瞒了他得的只是胃炎的事实,用谎话让舅舅相信自己得了癌症,并说服自己的舅舅在自己‘死期’将至前向自己的儿子摊牌。”

    “就在‘惨剧’发生的几天前,徐丽接到了舅舅宋谦给她打的越洋电话,在电话就,她的舅舅告诉她,他已经向宋义表明了自己准备捐献财产的事情以及不会留一个子儿给他的意愿,并且从宋义的眼神中看到了对他的杀意,因此他现在想跟徐丽商量一下,该如何防止宋义对他采取不利的举动。”

    “她在电话中劝告自己的舅舅,在与宋义做最后摊牌时在身边准备几件防身用的武器,为了应对对坏的情况,她还向舅舅传递一个与宋义同归于尽的想法。那就让舅舅在万不得已的时候吞下钥匙,这样一来,宋义就会被困在画室,最后,他只能被活活饿死!”

    “怎么?不相信么?”看着丁玲那张茫然无措的脸,梅菲知道她一时还接受不了这样的真相。

    “这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虽然按照你的说法,画室里的武器这个谜团似乎可以说得通了,但是你说的什么癌症和越洋电话,这些那又从何说起?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支持你的这些说法啊。”

    “你说的没错,没有任何证据,完美的计划。”梅菲点点头,对丁玲的质疑不置可否,“不过,她的计划瞒过了所有人,却没瞒过屋外的那棵柳树。”

    “你这是什么意思?”丁玲还是听不太懂。

    “一个和我一样的妖怪,柳树妖。她知道了一切,可惜她的证词在法庭上没有任何效力。”梅菲苦笑着解释道。

    “好吧,算我没问。”丁玲扶额苦笑,有了梅菲这样的先例,她现在倒是很容易接受那柳妖的说法,“那么,假设你所说的这些都是真的,我倒是可以相信,可你怎么让其他人相信呢?我们该如何将徐丽绳之以法呢?”

    “丁玲……”梅菲看着病床上的好友,秩序的守卫者,说出了她的想法,“有些时候,正义需要用黑暗的方式来伸张。”

    ……

    “说下去,把这个有趣的故事讲完。”徐丽将行李放在了一旁,饶有兴致地看着女郎蜘蛛,脸上没有一丝的惶恐。

    “这毕竟是一个靠运气来决定成败的犯罪计划,所以,最后的结局与徐丽的完美设想还有一点点的出入,她的舅舅虽然吞下了钥匙窒息而死,但儿子宋义却找到了钥匙,没有被困在画室里饿死!”

    “对于她来说,虽然最后的运气不够好,宋义逃过了杀人的罪名,但她还是成功的将世人的谴责转到了宋义的身上,让自己在夺得舅舅遗产的问题上占了上风。”

    “可惜可惜,你的故事讲得很精彩,但故事到底是故事。”徐丽满不在乎地冷笑着,她心里清楚得很,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她与此事有关。

    “你忘记了么,我一开始就跟你说了。”女郎蜘蛛放肆地一笑,“我根本不需要什么证据,就能闻出你是不是恶人。”

    “你无论如何也活不过今晚了,这是我跟朋友做出的保证。”女郎蜘蛛的杀机尽显,“不是为什么正义,只为了果腹而已。”

    “我还以为……”面对步步紧逼的女郎蜘蛛,徐丽冷静的令人起疑,她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是警方派来套我话的密探,但现在看来,还是我多虑了。”

    ……

    从丁玲那里出来了,梅菲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城郊的废楼,她要去那里找女郎蜘蛛。

    因为她们两个约好了,在完成各自的任务后,就去那里碰头。

    不知怎的,梅菲今晚总有种不安的感觉,她总觉得女郎蜘蛛一个人去终结徐丽的决定太过草率了,这到不是担心她会错杀无辜,就凭着女郎蜘蛛的那个能够闻出善恶的鼻子,她就没必要担心这个,她真正担心的,是女郎蜘蛛自己!因为在徐丽的身上还有一些疑团没有解开,而不解开这些疑团的话,女郎蜘蛛就可能会遇到危险。

    为什么宋义可以越狱成功,为什么他能轻易的找到徐丽的藏身地,为什么能够轻松杀死两名特警的宋义,却只用手枪打伤了与他相距很近的丁玲。

    万幸的是,当梅菲来到约定地点时,女郎蜘蛛早就坐在吊床上等她了。

    “谢天谢地,你平安回来了,说真的,这一路上我都在担心……”放下心来的梅菲终于露出了笑容,她开心的冲女郎蜘蛛打着招呼,然后快步走过去,拉了下女郎蜘蛛的手,可这轻轻的一拉,却一下子把她的整条胳膊给扯掉了!

    “笨……笨蛋……再多等一会的话……说不定就能……粘上了……”终于等到梅菲回来的女郎蜘蛛,在倒进梅菲怀里,失去知觉前,双臂断掉,气若游丝的她仍不忘开着梅菲的玩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