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探 第四话蛇蝎(之九)

时间:2018-05-17作者:迷路的沙恩

    “出大事了,梅菲姐!玲姐她不知道接了谁的电话,现在她挂掉电话后就急匆匆的跑到大街上去了!”同一时刻,在瑶城这边暗中保护着丁玲的苏喜媚与白尾双叶发现了丁玲的反常举动。白尾双叶本来还想着悄悄地通过短信通知远在柳城的梅菲。但眼看着跑到大街上的丁玲已经上了一辆来接应她的警车,生怕耽误事的苏喜媚急忙上前,一把将双叶那刚刚编完一半文字的手机抢过来,快速地给梅菲打去了电话,“玲姐现在上警车了,啊!啊啊啊!警车开走了,怎么办,我们也要跟上去么?”

    “别着急,喜媚,现在的情况也许并没有那么危险,如果来接她的警车没有问题的话,那应该就是……”两人的通话在这时突然间断掉了!喜媚手中的手机不争气的没电了……

    “所以我之前一直劝你少玩手机游戏,注意电量!可你就是不听!”眼看着手机在关键时刻没了电,又看着惹祸误事的喜媚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好脾气的白尾双叶也忍不住埋怨起她来了。

    “现、现在不是分责任的时候……眼下……对!眼下这个情况正是考验你我决断力的时候!”雀妖苏喜媚就是这样,别看她平时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惹祸精,可一到这种紧要关头,她又往往表现出超乎常人的冷静与清晰的思路来,她打断了双叶的埋怨,立刻做出了新的决断!“双叶,你赶快找个地方去给手机充电,或者随便抢个路人的手机!一定要重新和梅菲姐取得联系,一定要把这里的事情跟梅菲姐讲清楚,然后再听听她的看法和安排,至于我,我现在继续跟着玲姐,看她到底要去哪里。”

    “还是我去跟着丁玲小姐吧。”担心喜媚安全的双叶主动要揽下这个相比起来更为危险的任务。

    “别争了,双叶,我能变化成云雀在空中追踪,而你不行,所以,追踪玲姐这件事还是交给我吧。”雀妖说完,将手机交给双叶,不给她再劝自己的机会,立刻催动妖力,让自己化身成为一只有着九彩尾羽的花冠云雀,振翅飞上了夜空,跟着那辆载着女警丁玲的警车一同远去了……

    和喜媚,双叶同样心急的,不止有远在柳城,且与她们失去联系的梅菲,还有女警丁玲自己!原本是留在徐丽的家中,假扮徐丽当诱饵引宋义上钩的她,突然接到了负责在周围埋伏的李慕打给她的电话!

    “小玲子,不用继续当诱饵了,快!宋义出现了!”电话那头传来了李慕焦急的催促声。

    “出现了?你们都抓住他了?”丁玲听得一头雾水,如果来找自己的宋义被外面埋伏的同事们抓住的话,为何李慕的语气会如此心焦?这一点也不正常。

    “不是出现在这里!是安全屋那里出事了!”李慕的语气更加急躁了,“电话里说不清楚,我现在马上开车来接你,你快到门口等我,还有,现在起关闭手机,全都改用警用通讯!”

    “明白!”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丁玲不敢怠慢,连忙关掉手机,带上随身装备后立刻跑出了别墅,同一时间,李慕的警车也到了,他打开车门招呼丁玲上来后,立刻鸣起警灯,开上了大路!

    “出大乱子了!计划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为了保护徐丽安全而准备的安全屋地址不知怎的被宋义给知道了,两个负责保护徐丽的警员都被杀了,徐丽也被绑架,他抢了一辆警车要逃离市区,现在市局全部警力都被调去搜捕宋义了,我们也要赶紧加入!”在车上,额头隐隐有汗冒出的李慕将事情的大致经过讲给了丁玲听。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听了李慕介绍的情况,丁玲表示无法相信,她既为同事的殉职感到难过,又接受不了宋义竟然有本事杀死警察的事实,“我记得负责在安全屋保护徐丽的警员是……”

    “是从特警队调派来的特警。跟你一样,我也不相信那个狗娘养的能够杀死两名特警!但事实就是如此,两个人都死了……死了……”同事被杀,李慕讲到悲愤处,不顾自己仍在驾驶汽车,他重重地拍了两下方向盘!“等着吧,我一定要把那个畜生碎尸万段!”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仍不敢相信这是事实的丁玲咬着手指,失神地望着窗外,她想不通,一个普普通通的越狱犯,为何会有这么大的能耐。她之前调查过宋义的档案,他就是一个毫无特点,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家伙。然而他现在的所作所为——越狱、在层层拦截搜捕下一路流窜到瑶城、还能看破警方的陷阱并将计就计绑走徐丽。他的这一套动作,哪怕是电影小说里无所不能的特工杀手,也不会做的比他强。

    “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嫌疑车辆已在省高速收费站被截停,各单位迅速前往支援!注意,嫌犯手中持有枪支并劫持有人质!”这时候,警用电台里传来了发现嫌犯宋义的消息。

    “二十三号车收到!”听到这个消息,替同事报仇心切的李慕眼前一亮,随即猛踩油门,直奔收费站而去。

    当李慕与丁玲赶到时,现场已经停住了好几辆警车,先赶到的警员们已经将穷途末路,挟持着徐丽做人质的宋义逼到了一间收费亭里,李慕与丁玲见状,也立刻掏出手枪,各自找到掩体,与被困的宋义对峙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进,更多的增援赶到了,相继赶来的武警与特警建立起的封锁线将这个小小的收费站为了个水泄不通!

    宋义这下次插翅也难飞了。

    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末日即将来临,宋义的情绪变得愈发的不稳定,但他仗着自己手中握有人质,仍做着最后的困兽之斗!收费亭内外的灯都被他打碎了,身处黑暗中的他躲在被自己勒着的徐丽后面,冲着警车最多的地方砰砰射了两枪,一闪而逝的枪火所带出的亮光下,映照出他那张扭曲而又狰狞的脸!

    “不许过来,否则我就杀了人质!”

    宋义胡乱打的两枪中,其中一发子弹不偏不倚,打碎了丁玲躲藏的那辆警车的后视镜!着实让这个刚从警校毕业不久的小女警惊出了一身冷汗!第一次出这种大任务就与死神擦肩而过,这样的运气她可不想再遇见第二回了!

    她的脸颊有些发烫,一开始她还以为是因为自己紧张过度造成的,直到开始有液体从她的脸颊上渗出,并且脸颊有了火辣辣的刺痛感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脸颊被飞溅的玻璃碎片给割伤了。

    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受伤了,一直关心照顾的他的李慕被叫到后方的指挥车里听取下一步的安排去了,其他的同时又离她太远,无助的小女警摸着自己的脸,然后呆呆地看着沾血的手,突然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

    就在这时,从夜空中飞来了一只漂亮的花冠云雀,这个不怕人的小家伙拍打着翅膀,竟落在了丁玲的肩上。

    丁玲刚抬起手,准备轰走这只小云雀,可这只漂亮的小鸟却把自己的小脑袋贴在了丁玲的耳朵边,朝她讲起了人话:“玲姐,别赶我,我是雀妖苏喜媚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