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探 第四话蛇蝎(之八)

时间:2018-05-17作者:迷路的沙恩

    “呃……”看着眼前这位云髻绾发,翠衫云袖,宛若人间仙子一般的少女,来到她近前的猫妖梅菲干张了张嘴,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于是她转过头,将求助的目光放到了女郎蜘蛛身上。

    “你别看我……我也才成妖不久!而且我总有一种自己不是本地人的感觉,更不知道该怎么和古代妖交流!”被梅菲寄予厚望的女郎蜘蛛这回也没辙了,她看着甩锅给自己的梅菲,不满地跺了跺脚,然后无可奈何地转身,脸上挂着尴尬地笑容,和梅菲一样对着柳树妖发愣。

    “两位恩人为何不说话?”结果,最先开口打破沉默的反倒是那位看上去柔弱文静的柳树妖,她向两位救命恩人深施一礼,为她们两人帮助自己从符咒的封印中脱困而致谢,“两位的恩德,小女子没齿难忘?”

    “啊……”听得晕晕乎乎的女郎蜘蛛礼貌性的冲柳妖挥挥手,同时歪着头,小声问梅菲,“她说的这是什么意思?”

    “是谢谢咱们救了她。”梅菲小声跟女郎蜘蛛解释着,同时她也确认了一件事,自己跟这柳树妖之间应该不存在什么沟通障碍。

    “抱歉,刚才我们没说话,是因为担心彼此都听不懂对方的话。”梅菲饱含歉意的一笑,“毕竟看你的穿着比较……有年代感。”

    “我是真的听不太明白。”女郎蜘蛛则侧着脑袋,用手指不停挠着脖子,她越来越觉得自己不是本地妖了。

    “原来如此。”听了梅菲的解释,柳树妖抿嘴一笑,回应道,“小女子虽被困这柳树中达数甲子,但这几百年来,我也在不停地观察着这个世界的变化,也在不断学习着凡人的讲话方式。”

    “现在我听得明白了。”女郎蜘蛛开心的笑了。

    “但你为什么还要穿这种……轻飘飘的衣服?”女郎蜘蛛又问道。

    “因为我被封印在柳树里后,虽然能看到凡人服饰的变化,但却没机会去穿,自然也就不知道该怎么变化出那种衣服了。”向女郎蜘蛛解释完原因后,柳树妖再次认真地向两人施礼,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小女子青柳,再次谢过两位救命大恩。”

    “半猫……猫妖梅菲。”梅丽也赶忙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女郎蜘蛛,啊嗯……樱花。”不知道自己名字的女郎蜘蛛只好再把自己工作时用的名字说了出来。

    “真是好听的名字。”柳妖青柳轻声赞道,“两位来此找小女子有什么事么?”

    “我们的确是想要找你问一些事。”梅菲说道,“不过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不如我们去找间咖啡馆,去哪里在慢慢谈。”

    “在你的脑子里,是不是就只有咖啡馆才是谈事情的地方?”一听梅菲又要去咖啡馆,肚子里早就一百个不乐意的女郎蜘蛛吐起了槽。

    “你闭嘴!”梅菲懒得搭理女郎蜘蛛,继续跟青柳说道,“青柳小姐,刚才的情况不知你有没有见到,我们吓走了一个凡人,虽然他走的时候,他们有警告他不要多管闲事,但为防万一,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说话比较保险,你认为呢?”

    “一切全听梅小姐的安排。”青柳听梅菲说完,便立刻点头同意了。

    “能不能不去咖啡馆,改去饭馆怎么样,反正都是我掏钱!”女郎蜘蛛仍然在不停地碎碎念。

    然而她依旧被无视!

    不过,梅菲虽然一直没有搭理女郎蜘蛛,但她还是默默地将目的地从咖啡馆改成了拉面馆。

    “是啊,反正不是我掏钱。”不坦率的猫妖用这样的理由来催眠着自己。

    到了拉面馆后,三个人找了个靠里面人少的桌子坐下,各自点了些吃的后,趁着等待饭菜上桌的功夫,梅菲问青柳道,“青柳小姐,你对一年前死在那间大宅里的人了解多少?”

    “说的是那个名叫宋谦的老人么?”青柳一下子就猜出梅菲要问的人是谁,她点点头,继续道,“不止是他,在我被封印的这几百年里,所有在这块地方住过的人和发生过的事情,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毕竟,除了看他们的生活外,我也没什么其他事可做了……”

    “别难过,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束缚你的东西了,一切都会变好的。”女郎蜘蛛伸出手拍了拍青柳的肩,摆出一副见多识广的前辈样子,“语重心长”地开导起她来。

    “嘻嘻……谢谢樱花小姐的关心。”有着古典之美的青柳被女郎蜘蛛的样子给都笑了,刚刚的哪一点伤感也随之烟消云散。

    “青柳小姐。”梅菲本想继续向青柳问询有关宋谦一家的情况,但她转念一想,又觉得应该先了解一下柳妖青柳的过去比较稳妥一些,于是便改口问道,“你是因为什么事而被封印的?”

    “是因为一位书生……”青柳苦笑一声,将自己被封的那段过往娓娓道来,“细算起来,那件事距今差不多也有快五百年了,那时候,那里还不是住家,而是一间小客栈,我出事的那一年,那间小客栈里住进了一位赶考的书生,本来他是只在这客栈里住一晚的,可在当天夜里,他却不幸染上了风寒。虽然店家及时为他请来郎中保住了他的性命,但大病初愈的他已经没有了继续远行的体力,只得长留在这间客栈中慢慢调理。而我,就是在这时候注意到他的,他那哪怕身体虚弱,仍坚持每晚挑灯苦读的样子和精神,都深深的打动了我,令我不禁对他产生了一丝爱慕之情。于是,我便变化成人类女子的模样,谎称自己是被他苦读精神感动的女仙,每晚过来陪他,就为了看他读书的样子,就为了给他沏上一杯清茶。”

    “然后就招来了多管闲事的捉妖人?”女郎蜘蛛问道。

    “是啊,一个多管闲事的家伙,那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几天,客栈里来了一个云游的僧人,他一看见那书生,就说他印堂发黑,被妖物缠上了!然后,他既不听那书生为我的辩护,也不给我辩白的机会,直接就将我打回了原形,并用强力的符咒将我封在了柳树之中。”

    “哇啊啊……”听完青柳的这段不幸遭遇后,还没等梅菲说话,情感丰富的女郎蜘蛛就难过地大哭了起来,惹得四周用餐的食客们纷纷扭头望向这边。

    梅菲的头又开始疼了……

    好在服务生及时将她们三个点的吃食送了上来,这才让那个大胃吃货破涕为笑,忘却了刚刚的伤心事,一门心思地吃起了拉面。

    生怕女郎蜘蛛再闹出什么幺蛾子的梅菲赶紧将话题引回到了正题上。

    “青柳,宋谦老人一年多前突然动了立遗嘱捐献自己财产的念头,你知道其中的原因么?”

    “我想想……”青柳闭上眼,回忆了一下一年多前的事情,“嗯……我想原因应该是他对自己的儿子宋义的所作所为失望透顶后才做出的决定吧。记得他那个名叫宋义的儿子长大后第一次回到家宋谦的家里时,那位老人是非常高兴的,可渐渐地,他就发现自己的儿子早已和他离心离德了,而更令他失望的是,他的儿子似乎就是为了窥伺自己的财产才回来的,他根本不想出去工作,整日待在家里,而且他还经常偷卖自己父亲的画。从这之后,宋谦老人就经常长吁短叹,并且在某天与来探望他的外甥女徐丽透漏了自己准备捐献财产的打算,而他突然决定跟宋义摊牌,恐怕也和不久之后他知道自己得了癌症,将要不久于人世有关。”

    “他得了癌症?!”听到这条新的线索,梅菲不由得一怔,她清楚的记得,自己从丁玲那里得到的资料中,并没有宋谦得过癌症的记录,然而从柳妖青柳这里,她却听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说法。

    猫妖一下子来了精神,继续深究道:“你是怎么知道他得了癌症的?”

    “是从他的外甥女徐丽那里知道的,在宋义住回来之前,她一直住在宋谦的家里,她和宋谦老人之间相处的倒是十分融洽,考上外省大学后,她也会在每年的寒暑假中回到宋谦的家里住,顺便帮老人打理一下房间,而宋义回来之后,她渐渐地也就很少回来这里了,不过如果宋谦老人有事找她的话,孝顺的她还是会回来帮他。宋谦老人查出自己患了癌症也是因为徐丽,那几天,宋谦老人总感觉自己的胃部有些不适,正巧当时准备出国留学的徐丽回来向他辞行,知道自己舅舅身体不适后,便陪着他去了医院做检查,取结果的那天,也是徐丽帮着去取回来的。她回来之后,怕自己的舅舅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本想隐瞒他的这个病情,但宋谦老人仍从她的紧张不安的神情中发现了问题,追问之下,徐丽才不得不将他得癌症的消息告知。”

    “还有一个问题,在惨剧发生之前,徐丽有没有再跟宋谦说过什么?”梅菲攥紧了拳头,追问道。

    “没有,至少在宋谦的家里没有过。”青柳摇摇头,“宋谦老人知道自己得癌症的那天,是徐丽最后一次见到他,那天之后,徐丽就出国留学了,直到宋谦老人死后她才匆匆赶回。啊,我想起来了!”突然,青柳又想起了一件事,她连忙将它告诉了梅菲,“那天她有陪着宋谦老人出去散心过,如果她们之间有说过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的话,那就只有那段时间了。”

    “看上去这条线索对你很重要?”已经吃完半碗面的女郎蜘蛛盯着梅菲那双似是发现了真相的眼睛看,露出坏坏的笑容。

    “吃你的面!”心情大好的梅菲冲她哼了一声。

    女郎蜘蛛说的没错,这的确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甚至有可能是一把能够打开真相之门的钥匙!眼下,梅菲需要做的,就是再去找丁玲,从她那里在找住最后一块揭示真相的拼图了。

    想到这里,猫妖梅菲不再犹豫,她立刻掏出手机拨打了丁玲的号码,然而,电话那头却传出了正在通话中的声音,再拨打时,丁玲的手机竟然关掉了!

    梅菲正纳闷时,她自己的手机竟又响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