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探 第四话蛇蝎(之四)

时间:2018-05-17作者:迷路的沙恩

    “我们先看哪一部分?”

    “我想先看看死者宋谦的外甥女徐丽那部分的。”梅菲稍加思索,然后给出了一个回应。

    “啊哈……”对于梅菲的这个回应,丁玲到一点也不意外,“我就知道,你这么聪明的人,肯定也从一开始就把徐丽看成嫌疑对象了,对不对?”

    “我还以为我的这点小心思没那么容易被看穿。”梅菲的双瞳一缩,赞许道。就像她以前称赞自己聪明的妹妹伊奥时一样。

    此时此刻,在梅菲的眼中,聪慧的女警丁玲仿佛和自己那聪明伶俐的妹妹伊奥合为了一个人,她自己身处的地方也不再是丁玲的家,而是坐在古城的城墙之上,听着坐在她身旁的伊奥跟她讲述自己一天的所见所闻。

    “没、也没什么啦。”丁玲并不知道梅菲此刻在想些什么,她只是因为受了梅菲的夸奖,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你也不是第一个对徐丽产生怀疑的人,我一看你对她的资料特别在意,所以就自然而然地这么想了。”

    “哦,还有人也这么认为?”从幻觉中回到现实的梅菲双眉一挑,饶有兴致地问道。

    “好多人……确切地说,宋义和徐丽都曾进入过柳城警方的调查范围,尤其是在徐丽将宋义引入警方视线之后,对她的调查也同时开始了。因为若是宋义出了问题,失去继承权的话,那她就将是整件事情的最大受益者,将成为唯一的遗产继承人。而事实上,徐丽现在的确即将继承宋谦的全部财产了。”丁玲一边解释,一边打开了记录着徐丽资料的文件。

    “徐丽,死者宋谦的外甥女,宋义的表姐,她五岁的时候因为双亲出车祸而成了孤儿,之后被舅舅宋谦收养,成为他家中的一员,性格乖巧,很会照顾人的徐丽与性格孤僻的宋谦两人之间,意外地相处的十分融洽,他将徐丽视作己出,捧为掌上明珠,在生活和学业上给予了她很大的帮助,而且徐丽她本人也没有辜负宋谦对她的期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名牌大学,毕业后又获得了公费留学深造的资格,而在得知其舅舅宋谦出事后,才不得不终止学业,赶回国内处理事务。”

    “奇怪……”梅菲突然说了一句,“如果说徐丽五岁时就住进了她舅舅宋谦的家,那为什么在她的资料中对有关宋义的事情只字未提?她多少也该跟宋义有些交集才对啊?”

    “那是因为他们两个之间的确没有什么交集。宋谦的儿子宋义在两岁的时候就不住在宋谦的家里了,而徐丽住进宋谦家,是在宋义离开后的下一年。”丁玲一面回答,一面点开了另外一个文件,“宋义直到自己十八岁的时候,才再次回到宋谦家。那时候,徐丽已经考上了大学,不住在宋谦的家里了。”

    “那么,宋义离开的原因……”

    “他是宋谦第二任妻子生下的孩子,宋谦的第一人妻子一直有很严重的心脏病,无法生育,所以,当他的第一任妻子因心脏病发死去后,宋谦就娶了小他二十岁的第二任妻子,隔年,宋义便出生了。”

    “可惜,这份喜悦并没有持续太久。”梅菲盯着屏幕,从资料中找到了原因,“在宋义两岁的时候,宋谦发现自己的妻子有了外遇,盛怒下的他打了自己的妻子,却没想到她竟然会偷偷带着自己的儿子宋义离家出走,从此杳无音讯。直到十六年后,宋义的母亲在贫病中死去,宋义才得以重新回到宋谦的身边。”

    “然而,十六年的分离,十六年的单亲、贫苦、受尽白眼的生活,加上自己母亲在这些年来一直在宋义的耳边灌输着对宋谦的憎恨,使得宋义对自己的父亲早已没有了亲情,他回来这里,似乎只是为了夺取父亲的财产。”

    “真是……不幸。”梅菲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所以,当初柳城警方排除掉徐丽嫌疑的原因就是因为宋义的嫌疑更大?”

    “怎么可能……”丁玲斜了梅菲一眼,“是因为她没有作案的时间,事发时,她本人还在国外,而且同时期也没有任何异常的资金变动,这才排除掉她的嫌疑的。”

    “除了徐丽提供的线索外,还有什么其他因素导致宋义的嫌疑增大呢?”

    “当然就是他自己了,宋谦的家是位于柳城市郊的独户,平时那里就人烟稀少,尤其在他封笔不画之后,连来拜访他的人也没有了。如果宋义在事后不是选择报警说发现了宋谦的尸体,而是低调地处理尸体的话,恐怕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会有人知道宋谦已经死了。”

    “可那却是宋义最不愿意见到的结果。”梅菲冷笑一声,“真是讽刺,为了继承遗产,他就必须让别人知道宋谦死了才行。”

    “他的父亲并不是直接死在自己手上的,他愿意冒这个风险。”丁玲补充道。

    “听上去很符合逻辑……”梅菲也不得不承认,宋义在这件案子里的确扮演了一个十分不光彩的角色,但不知怎的,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困惑感在她的脑海中徘徊。她总觉得在这件案子之中,还有另外的一股力量在暗中操控着这一切,但她现在还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一定是自己漏掉了什么,她这样想着。

    于是,猫妖梅菲暗自做了一个决定,一个连丁玲也没有透露的决定。

    “你又在想什么?”敏锐的丁玲又注意到了梅菲的异样。

    “只是在胡思乱想而已。”梅菲隐藏了自己的真正想法,随后扯开话题,让丁玲重新将注意力放到了案子上,“对了,你们准备怎么抓越狱的宋义?”

    “我正准备跟你说这件事,我可能会是抓捕宋义的主角呢。”对梅菲知无不言的丁玲,自豪地将自己从李慕那里听来的消息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梅菲,“我们准备诱捕宋义,由我假扮徐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