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探 番外篇猫与猫爪(驱散噩梦之时)

时间:2018-05-17作者:迷路的沙恩

    驱散噩梦之人

    “挥刺同时用猫尾勒住对手脖子的战术,是个不错的尝试,可这样的话,你需要锻炼自己尾巴的耐受力。”

    “到底要吃多少次亏,你才会重视自己这忽视防守的毛病?”

    “你太过于依赖偷袭了,在缠斗时总是想着逃避,进攻不高!”

    “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

    终于,大老师梅丽尔那喋喋不休的指导结束了,我再一次被她打得落花流水。

    她实在是太强了!

    拜她所赐,我的进步飞快!这绝不是自我安慰,这是通过我和梅丽尔对打时,她手中不断进化着的武器上看出的——至少她现在打败我要用一根长柳枝了。

    要知道,她最开始只用一片树叶就打的我这头号影贼怀疑起了人生。

    “那么,今天准备做家猫还是野猫?”梅丽尔丢掉柳枝,弯下腰,笑吟吟地看着躺在地上的我。

    “家猫。”我叹了口气,握住了梅丽尔伸过来的手,借她的力从地上站起。我还能怎么办,她都这么问了,说明她早就防备着我起身偷袭这一手了,我又何必自讨苦吃。

    “你学会审时度势了。”梅丽尔挑了挑眉毛,“令人欣慰。”

    “早知道你是这样一个……”我舒缓了下酸痛的身子,扫了她一眼,“当初我就该选贝尔娜丝小姐当老师,她当时也说过我很有魔法天赋。”

    “你会么?”梅丽尔呵呵笑着,“那时候你脸上明明写着一百个不愿意,而我们配合的又那么默契。”

    的确不会,梅丽尔说的一点没错……

    三个多月前,贝尔娜丝小姐准备收我为徒,要把我培养成魔女,把我这虎斑猫贼培养成魔女!而就在这时,梅丽尔小姐来了。

    “给你个机会,小猫。”她冲着我挤了下眼,然后走到站在我斜对面的一位一脸傲气的女精灵身前,无视她的抗议,径自取走了她腰间挂着的两柄短剑,将其中一把丢给了我,接着说道,“学着我的动作,如果跟得上的话,我就做你的老师。”

    “那时,你的那套剑舞速度真慢……”我看着梅丽尔,这位已经成为我导师的人,浅浅地一笑,“我以为用不了几天就能学会你全部的本事。”我顿了一顿,继续道,“可现实却很令人绝望,我不但追不上你的速度,而且用了各种武器都试不出你最趁手的武器是什么。”

    “哈哈……”听了我的话,梅丽尔笑的前仰后合,“你还没发觉么,我没有什么最趁手的武器。”她把双手在我面前摊开,笑吟吟地解释道,“世间万物都能作为我的武器,而这也是你要达成的目标。”

    “噢……”

    我真笨!

    复仇(上)

    奥尔帕特的春天来了,驱散了冬日的阴霾,融化了厚厚的积雪,吹走了刺骨的寒风。不知不觉的,我已经在奥尔帕特住了一年。

    这样一个万物复苏的和暖季节,奥尔帕特的魔女们却偏偏不去享受,光之女贝尔娜丝和坏脾气的好精灵琳恩飘叶都离开了暖和的奥尔帕特,说是要到个我记不住名字的沼泽里去找一头巨龙。那个和我还比较谈得来的半狐人也走了,因为她的那位九尾大人曾经答应过她只离开三个月,可现在却整整一年了无音信。她们要去哪里是她们的自由,这本和我没什么关系,可是……

    她们把烦人的艾丝黛拉留给了我!

    我现在是艾丝黛拉在奥尔帕特唯一的玩伴了……

    就因为她,我放弃了每天的攀爬练习,我失去了从高塔上鸟瞰整座城市的乐趣!因为……我担心那笨手笨脚的傻丫头会有样学样地跟着我做!

    所以,现在我除了每天跟在梅丽尔身边练习外,都是在陪着艾丝黛拉“过家家”。

    不过,令我没想到的是,我居然会某次陪着艾丝黛拉逛市集时得到意外的收获!

    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四月的最后一天,艾丝黛拉不知道抽的哪门子风,突然说要去市集上买几只家猫来陪我,天呐,她都已经快逼疯一只大猫了,难道还要继续祸害其它小猫么?

    一到市集,那个长不大的小丫头便一头扎进了商品海洋里,不一会,她又一手捧着一只猫咪从人群里挤了出来。

    我同情我这两位远房表亲……

    而就在我们准备离开市集时,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阵骚动,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个好热闹的家伙便又跑去骚乱的中心了。

    留下我一个人照顾那两只跟我自来熟的小家伙……

    又过了一会,骚动平息了,市集里的人群自动闪到两边,让出了一条通路,一队披着连帽斗篷的武装士兵押着一伙商贩打扮的人走了出来。当他们从我身边走过时,我看清了那些商贩的脸……

    那是几张我永远不会忘记的脸!

    在奥尔帕特的安逸生活曾让我产生了永远不会在想起之前那段黑暗记忆的错觉,然而就在今天,我居然在奥尔帕特的市集里遇到了那伙从强盗手中把我买下,然后又把我转手卖给马戏团的奴隶贩子!

    “你怎么了?猫小姐,从刚才起你就一直在发呆,脸色也不好。”艾丝黛拉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了我身边,那个敏感的丫头发现我的样子和平常有些不同,不禁又关心起我了。

    “我很好。”我没有告诉她原因,而是把话题引到了奴隶贩子那边,“对了,那几个人为什么被抓,你刚才去的时候打听到什么了么?”

    真是世事无常,通过艾丝黛拉打听到的消息,我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缘由。由于索拉文与德尔尼之间的战争,斯兰塔德的奴隶交易受到了沉重打击,没了市场的奴隶贩子们不得不跑到远离战火的大陆南方来碰运气,而我的这几位“老熟人”就这么的跑到奥尔帕特来了。他们在北方抓了一些逃避战乱的流民,然后带来这里贩卖。可令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奥尔帕特是贩奴者的地狱!在魔法之都,奴隶交易是严格禁止的,他们在市集里被灰斗篷——继蓝宝石佣兵团离开后,奥尔帕特城新的守卫力量抓了个正着!

    “这些家伙在奥尔帕特会被判处怎样的刑罚?”我又问道。

    “嗯……”她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果然,这个问题实在是太难为她了,“我不知道,你还是去问艾尔诺拉小姐吧,猫小姐。”

    也只好如此了……

    复仇(下)

    “真不知道该如何谢你才好,善良的大人,想不到在这样的异乡,还能遇到您这样尊贵,有身份的大人物大发慈悲为小的支付罚金。您的恩德,小的没齿难忘!”

    哈,善良、尊贵、有身份的大人!一个多云的黑夜,加上遮脸兜帽和长斗篷,这个蠢货不但没认出我半猫人的身份,还搞错了我的性别。

    “大人,介意我问一下,我们这是要去哪么?”

    我当然介意,提前摊牌的话,不但乐趣大减,我还要损失不少零花钱。

    “啊,我懂了,尊贵的大人,您是准备投资我们那小小的事业?”见我没有说话,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又以为自己看穿了我的心思,自顾自地规划起未来来了,“相信我,大人,有了您的支持,我们这小小的但却前途无量的事业一定会发扬光大的,另外,尊贵的大人,我还有个小小的建议,就是我们不要再去管还关在牢里的其他人了,我们只要从他们的罚金里拿出一小部分来,就能雇到更多更好的手下,接着我们就回到北方,那里正在打仗,有的是流离失所的难民给我们抓,接着,我们就去更南边的地方,比奥尔帕特这鬼地方还要往南,去哪里把他们卖掉,赚上一大笔钱……”

    一路上,这个混蛋就跟我之前先花钱赎出来的三个家伙一样喋喋不休,但这一次,我必须忍住,绝不能再像之前三次那样,没到半路就把他们弄死了!

    因为……我的财政状况开始吃紧了,瞒着奥尔帕特的魔女们,偷偷付这些家伙的罚金,使我这一年来攒下的零花钱已经所剩无几了……

    强忍着杀人的冲动,我终于把第四个奴隶贩子活着带到了事先准备好的地方——位于城区外的一间废弃的猎人小屋。

    “我们是要在这里谈生意……”就算进到屋里,他仍以为我是要当他的合伙人,直到我反锁上房门,点燃油灯,并脱下兜帽,显出自己半猫人的真容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大难临头了。

    “一张熟悉的脸,对么?”我用言语逗弄着眼前的猎物。

    “咦!”他一看到我的脸就明白了一切,愣了几秒后,这家伙怪叫一声,转身就朝着窗户的方向逃去!

    还没等他跑出两步,就被我从后面一棍扫倒!

    紧接着,我上前一步,朝着他的膝盖又是一下!手中的木棍和髌骨同时断了。

    “求,求您大发慈悲……”这个渣滓一手撑着地,抬起另一只手,乞求我的原谅。

    而我的回应,是折断了他那条伸向我的胳膊!

    他的惨叫声越来越大了,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不断从脸上滴落,但这根本勾不起我哪怕一丝一毫的同情,我像拖死狗一样,把这个畜生拖到了一张早就为他准备好的拷问椅上绑好。然后,我从旁边的桌上拿起了柳钉和榔头。

    他的眼中只剩下绝望了。

    我相信,如果我现在就开始问他问题,他也会知无不答的,但我并不打算立刻进入正题,不然我岂不是白准备了那么多刑具。

    当第一颗柳钉钉入他的大腿时,他就明白自己今天活不了了,所以,他不在告饶,而是大声的辱骂我,妄图以此来激怒我,让我在盛怒之下失手给他个痛快:“操你的!你这个下贱的猫婊子!”

    “两年前你已经操过了。”我平静地指出他记忆上的疏漏,同时将新的柳钉砸进他的另一条腿!

    “我下面要说的话比较重要,所以需要你用心去听。”我一把攥住他耳边的头发,用力一扯,一片连着头皮的头发离开了他的身体,“能做到么?需要我连你这碍事的耳朵也一并去掉么?”我又揪住了他的耳朵,轻声询问道。

    可是,除了他的惨叫声外,我没有听到也没有见到任何有意义的回应。所以,我毫不留情地撕掉了他的半边耳朵!当我把手伸向他头的另一边时,他终于开始疯狂地向我点头了。

    “一个好的开始。”为了让他保持清醒,我又用柳钉凿穿了他的手背,“你猜的没错,今晚你难逃一死,但如果你想死快一点,就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

    又是一阵如鸡叨米般的点头。

    不错的进展,尽管让他早死的承诺……是我在骗他!

    希娜乌姆——以猫爪之名

    四年了,我终于回来了,回到这噩梦开始的地方!这个恶心的地方!这个连空气都令人作呕的肮脏的,挤满了畜生强盗的邪恶洞窟!

    那个奴隶贩子果然没有说谎,如实供出了这伙曾经伤害过我的强盗们的老巢。早知道他这么老实,我就不必为了确认他说的是真话而重复拷问他六次了……

    ……

    好吧,我开玩笑的,就算知道他说的是真的,我也会继续拷问他六次,如果不是他没有撑过第六次拷问,我还会继续第七次!

    知道了这伙人的藏身出后,我就立刻潜回了领主馆,从马厩里偷骑了一匹马,骑着它离开了奥尔帕特,独自一人回到了这个曾将我推下万劫不复深渊的地方!

    用谎言骗了天真的艾丝黛拉,辜负了奥尔帕特魔女们的信任,偷骑了她们一匹没有钉马掌的马,独自跑出来复仇。唉,我真的……是个恶劣、养不熟的野猫,但我……只能如此!

    这是我的私人恩怨!

    不过有一点我必须要说明,选择这匹没钉马掌的黑骏马当我的坐骑并非我的本意,我还没恶劣到故意伤害一匹可怜的黑马,让它裸着蹄子在满是碎石的山路中奔跑。主要是那天晚上,在马厩里这么一匹马!

    在距离那伙强盗盘踞的洞窟尚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我就下马步行了,比起马蹄,我更愿意相信自己的软足。越到这个时候,越是不能大意,我不能冒被强盗们听到马蹄声的险。

    事实证明,我的顾虑是对的,那些家伙还真的在洞窟外面布置了岗哨,尽管……是像瞎子一样的双岗,连猫伏在他们不远处草丛中的我都发现不了的岗哨。

    既然他们如此没用,那就不必继续活着了!

    想到这里,我一个箭步,从藏匿的草丛中冲出,先是用随手拾起的石块砸碎了其中一人的喉头,接着又扭断了另一人的脖子!

    刚一走进洞窟,我变感到一阵眩晕,数年前那段尘封着的苦痛记忆,随着我的故地重回,全部苏醒了!我扶住洞壁,缓了好一阵,才让自己从那段不堪的记忆中解脱出来,才让自己的情绪重新平复,顺便,也打消掉我那刚刚冒出来的冲进去一口气杀光所有人的念头。

    我在海杰拉尔和奥尔帕特学到的本领,都不是用来跟人硬拼的。

    沿途又清理掉一个落单的强盗后,我在饭厅里找到了剩下的强盗们,他们在里面推杯换盏,大声说笑,在堆满食物和金银财宝的桌子上乱跳乱叫,看起来,这伙人又做成了一笔大买卖,正在大肆庆祝,这对我来说倒是个机会。

    我离开饭厅,寻着气味潜到了厨房,趁着准备酒菜的厨师们不备,偷偷的在饭菜里撒下了使人瘫痪的毒药。

    你问我为什么不下致死的毒药?笑话,折磨死人能有什么乐趣!

    你可以说我残忍,但我的良心不会感到半分的不安。因为那只天真善良的虎斑猫人,她的良心早在四年前,就被他们捏碎,丢弃在了这座魔窟之中。所以,做为一个复仇之灵重返故地的我,此刻的心中只有喜悦,复仇的喜悦!

    离那些家伙毒发还有一段时间,于是,我决定在他们的巢穴里四处逛逛,顺便找找还有没有漏网的强盗需要处理,而当我快要摸到那曾经囚禁过我的地牢时,从那边传来了一阵微弱哭叫声,听到这个声音,我的心头不由得一阵缩紧,且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然后,我在那里见到了,几乎和四年前一模一样的……事件重现!

    一个和我一样的,可怜,无助的年轻的虎斑猫人,被两个狗娘养的畜生死死地压在石床之上,她一边哭喊着,一边挣扎着,试图摆脱自己眼下这可怕的处境。但换来的,只有谩骂与耳光!

    “你最好老实一点,好好配合我们,否则的话,我们也可以拔掉你的指甲后再开始!”

    同样的台词……

    在海杰拉尔贼窝里的生活让我变得冷酷无情,在奥尔帕特,魔女们和梅丽尔大师教会了我如何用平静的心态去面对困难。但在这一刻,所有的一切,全都不重要了。我体内野兽的本能替代了我的人性,我化作了一头被怒火支配的雌兽!

    我的眼前,只剩一片血红!

    当理性再度回归时,我的面前只剩下了两滩没有留下一块好肉的尸块,和那个死里逃生,但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蜷在角落边瑟瑟发抖,惊恐地看着我的虎斑猫女。

    “都过去了……”我用手抹掉粘在脸上的血污,试着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吓人,然后尽量用柔和的语气安慰她,“你安全了,我的姐妹。”

    她受了太多的罪,太多的惊吓,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我希望她能够快些从阴影中摆脱,快些忘记这段黑暗的回忆,希望笑容能够早日回到她的脸上,而不是……像我这样。

    那可怜的女孩在不停地抽泣着,过了好一会,那惊恐的,游离不定的目光才真真正正,完完全全地停在了我的身上,而就在这一刻,她眼中的恐惧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喜悦,那种无以言表的喜悦!

    “希娜乌姆!她(我)面前的是希娜乌姆!”

    这令人怀念的,满是我们虎斑猫人风格的说话方式,以及,那张……熟悉的小脸……

    “如果你早些与我对视的话,我们能更早的认出彼此,伊奥……”是啊,如果我能更早看清彼此的脸,说不定现在那个扑进对方怀里哭的像个泪人一样的女孩,就将会是我而不是你了,我最亲最爱的姐妹,伊奥……

    “你失踪之后,她很担心,她和族人们一起找你。”我紧紧搂着娇小的伊奥,就像之前还在部落时那样,一边抚着她那柔软的猫耳,一边倾听着她那些甜蜜的呢喃,“后来,他们都认为你死了,他们都放弃了,但她不相信他们说的,她相信你还活着,她每天都出来找你。”可怜的伊奥顿了顿,继续说道,“然后,就在早上,她在部落外的山岗上遇到了这些人,他们很坏,他们抓住,他们囚禁,他们想要伤害她,她害怕,但她现在高兴,因为她在这里见到了希娜乌姆!我们回家,一起!”

    “啊啊……我们回家,伊奥。”我轻吻伊奥的额头,用轻柔的悦音答应着。

    虽然这个结果称不上完美,但令人欣慰的是,伊奥那颗饱受摧残的心中仍盛满了泪水,而不像我,泪水早已干涸。

    “她和希娜乌姆要快一些,还要小心,他们人很多,不要惊动他们。”可爱的小猫还什么都不知道,她还以为我们需要悄悄的从这里溜出去。

    “别担心这些,我的小妹。”我舔着仍沾有血迹的爪子,冲着伊奥挤了挤眼,提议道,“想不想像我一样,让自己的爪子沾点血?”

    “她当然想!”聪明的伊奥立刻便明白了我那句话的意思,她当然也想亲手结果掉这群畜生!不过,此刻她多少还有一点顾虑,“可是,坏人的数量太多,她和希娜乌姆危险。”

    “不,我可爱的小妹。”我大概估算了下时间,餐厅里的那伙人差不多也到了毒发的时间了,“我想,那些家伙现在应该弱小的连老鼠都不如。”

    “那,她和希娜乌姆就去猎杀吧!”伊奥开心的像个孩子,接着,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问我道,“她还有一个问题,她不明白,希娜乌姆说话的方式好怪,她想知道原因。”

    原因……原因很简单,我离开部落,在人类社会生活的太久了,早已忘记了虎斑猫人的说话方式。现在的我,更像是一个人类杀手,而不是个虎斑猫人。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我可以在路上讲给你听。”我拉着伊奥的手,摸着她那尖尖的爪子,“但是现在,我们有更有趣的事情要做。”

    “让猫爪见血!”

    “没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