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探 番外篇猫与猫爪(异乡的猫)

时间:2018-05-17作者:迷路的沙恩

    异乡的猫

    午夜的钟声响起,我那即将再也无法聆听着悠扬钟声的不再柔软的猫耳不甘地努力动了动。

    冻雪降下,冰冷的雪花无情的覆盖在我逐渐僵硬的身躯上。

    新的一年就要来到,而我却将要死去……

    因为我选错了越冬的城市,圣都海杰拉尔那慈悲的暖光从不会落在我这样一个肮脏的,垂死的半猫人小贼的背上。

    我天生一副灵活矫健,线条优美的躯身,天生一双灵巧的小手,天生一对走起路来不会发出半点声音的纤细软足。

    真是一个做贼、做刺客的好料子……

    但我不是天生的贼,不是天生的刺客!虎斑猫族的半猫人绝不会做贼,绝不会做刺客!

    只可惜……造化弄人……

    我的故乡并不是圣都海杰拉尔,那是一个远离城市,远离人群,有着繁茂森林和清澈小溪的地方,一个我已经忘记了归途的地方……

    对不起,老族长,那时我真应该听你的教诲……

    然而在那时候,年轻,叛逆的我最不愿意做的,就是听您的话……那时的我,不愿做一只听话的家猫,不愿每天老老实实的待在部落里,我我脑子里只想着跑到外面去,去探索陌生的世界,和神秘的充满惊喜的大自然融为一体。所以,我每天都会想尽办法瞒过老族长,瞒着其他人,偷偷溜到部落外面去。春天时,我会跑到刚刚化冻的溪水边,小心翼翼的,让自己那沾满泥土的软足一点一点的泡进冰凉的溪水中,到了夏天,我又会爬到结满果实的果树上去吃个痛快,而等秋天来临后,我最喜欢做的,就是躺在松软的枯叶堆上睡觉。

    我喜欢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喜欢这能像野猫一样胡闹的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

    但我却没有想到,这小小的叛逆表现竟会让自己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

    那场将我的生活撕扯的七零八碎的可怕灾难,发生在刚刚进入冬季不久的时候,那天,我依旧溜出部落,一个人去到森林里玩耍,而到了中午时,从森林外面传来的一阵喊杀声和呼救声引起了我的注意。

    有一群凶恶的强盗正在抢劫一支过路的商队,他们见人就杀,等我赶到时,已经有许多人惨死在了他们的刀下。

    我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战士,我没有高超的武技和精良的武器铠甲,更没有杀光所有强盗的自信,但我绝不会袖手旁观,绝不会放任他们肆意杀害无辜的人!

    “要对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施以援手。”我也许会腻烦老族长的说教,但我绝没有忘记他的每一句教诲,所以,我就像老族长讲给我听的那些英雄故事里的主角一样,勇敢地冲向了那伙强盗。

    我不断用锋利的爪子攻击那些强盗,不断用花哨的动作吸引他们的注意,同时大声叫那些惊慌失措的商人们逃进森林。一切进行的似乎都很顺利,强盗们被我这突然出现的搅局者搞乱了阵脚,幸存下来的商人们也趁着那些强盗忙着对付我的间隙全都逃进了森林。

    可是,就在我也准备撤进树林的时候,意外发生了,我的后背挨了重重的一击,重到让我失去知觉的一击……

    再次醒来时,时间已经是三天后了,而我也成了那伙强盗的俘虏!那群恶魔夺走了我的自由,我的笑容,还有我的……身体。而且,这毫无人性的摧残、折磨甚至在我醒来之后仍在继续,且变本加厉,那些畜生为了防止我在挣扎时伤到他们,竟残忍的拔去了我手脚上的指甲!

    那些家伙不希望我再昏过去,他们想在施暴的同时欣赏我痛苦无助的样子,我也不希望自己再昏过去,因为我需要保持清醒,要看清楚每个侵犯过和正在侵犯我的人,要记住他们每个人的丑陋嘴脸!

    他们最好趁现在还有机会时杀了我,否则的话,只要我还活着,总有一天就会来找他们讨回这个公道!

    这些畜生没有杀我,那当然不是出于什么怜悯,而是出于贪婪!一只活生生的,珍贵的虎斑猫人远比一只死的要值钱的多。

    在这暗无天日的强盗窝里熬过了漫长、痛苦的五天之后,我被他们卖给了一伙奴隶贩子,那些和这伙强盗一样坏的家伙把被捆得结结实实的我丢上一辆马车后,就载着我驶向了另一个黑暗的地狱。

    一路上,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我在颠簸的马车中昏死过去好几次,他们生怕我这值钱的“好货”会死在路上,于是不得不又多在路上耽搁了几天,请来医生为我调理身体并治好了我手脚上的伤,无论他们是出于何种动机,但毕竟是他们把我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我感谢他们。哪怕他们在看到我恢复精神后,也和那伙强盗一样开始侵犯我,我还是要感谢他们。

    毕竟,要复仇的话,首先我得活着才行。

    在花费了比正常行期多一倍的时间后,这伙对我的身体已经感到腻烦的奴隶贩子终于载着我到达了他们原本的目的地——边境城市斯兰塔德,这座建在索拉文和德尔尼两国边境上的城市里,有着全大陆最大的奴隶市场。而我,将在这里被当做珍兽来拍卖……而我,也没有令他们失望……

    一支巡游的马戏团出高价买下了我。

    脖子上不用再被套上项圈,不用再被链子拴住手扯到展示台上,不用再被迫摆出各种羞耻的造型来吸引买家注意。代价则是再次被关进笼子……

    我最渴望的自由还是没有等到。

    但我会继续等待,等待时机到来的那一天。

    一天,两天,一星期,两星期,一个月,两个月……无论多久,我都会等下去!

    而转机,终于在第三个月时出现了!

    这个在索拉文王国境内巡演的马戏团团长在利用我这珍惜虎斑猫人做招牌赚了一大笔钱后,做出了一个让他最后悔的决定,去索拉文王国的第一大城市——圣都海杰拉尔演出。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在海杰拉尔的巡演刚进行了三天,一个住在城里的老贵族就注意到了我,这个老色鬼一见到被关在笼子里的我,便立刻被我迷的神魂颠倒。于是,他当即就让手下人出“高价”把我买了下来。

    我开始可怜那精明的马戏团老板了,眼睁睁看着自己团里的摇钱树被人强买去的滋味一定很不好受,南方领的奥尔怕特,精灵圣地繁星森林,还有德尔尼帝国的首都银风之巅……他那利用我来赚遍整个大陆的美梦破灭了。

    我甚至都能感觉的出,在他从老贵族那里接过买下我的那半袋子金币时,那副强颜欢笑的表情背后流露出的不甘与恨意。如果这时有流星划过,他一定会许下让那老色鬼死无葬身之地的愿望。

    虽然当时没有流星划过,但我很乐意替他实现这个愿望!做为这些天来他从没有动过我的回报。

    买下我的当天,这条老狗就迫不及待的把我带到了他设在城外的私人别墅里。

    那里原是他专门用来玩弄年轻女人的淫窝,但那一天却变成了埋葬他丑陋身躯的坟墓!因为没有人告诉过他,独自一人,光着身子爬上那张躺着个看似柔弱,但却没有束缚住她那重新长好利爪的手脚的,被愤怒支配的虎斑猫人的床,是件多么可怕危险的事!

    这头满是脂肪肥肉的臭猪成了我用来宣泄这几个月来积蓄在胸中的怒火的对象!

    急促的敲门声变成了猛烈的撞门声!门外的守卫们终于意识到他们主人发出的声音不是愉悦的叫喊,而是死前发出的临终哀嚎,也终于明白了我的喊声也不是被玩弄时所发出痛苦的哀鸣,而是宣泄愤怒时的嘶吼!

    当那些没用的护卫终于撞开反锁的房门后,房间里只剩下了床上那一堆不成人形的碎肉,和刚刚翻出窗外的我留给他们的一个背影。

    黑夜是我的朋友,虎斑猫人是天生的隐匿者,那些打着火把不停的大呼小叫,像没头苍蝇一般乱跑乱转的护卫们,根本就找不到已融入黑暗之中的我。

    不过,还有一群人例外,一群同样与黑暗为伍的人,一群凑巧也在那天晚上“造访”了那座别墅,看中了我的表现的人,他们等我成功脱险后找到了我,劝我加入他们,成为海杰拉尔城的背面——幽影公会的一员。

    我不是天生的贼,我不是天生的刺客,虎斑族的半猫人不会当贼和刺客!可远离家乡,迷失在这座光之都中的我又有什么选择的余地?我被一伙十恶不赦的畜生强盗夺走了自由与笑容,几个月后,刚刚重获自由的我竟走上了一条和那些强盗们差不多的路……我不会为自己的选择做任何辩解,因为无论什么样的理由,都改变不了我加入幽影公会,成为贼猫的事实。

    我已不配再做一名虎斑猫人!

    在公会里,我学到了许多与刺杀和行窃相关的技术,我学会了如何在阴影中行进,如何妩媚的言语和姿态去勾引人,然后趁他被我迷的神魂颠倒的情况下取走他挂在腰间的钱袋,如何在饭菜里下毒,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目标,然后用匕首割断他的喉咙。利用这些学到的知识,我为公会做了许多。

    一开始,我还尽量只去接那些盗窃或刺杀贵族富豪的委托,因为至少那样还能让我稍稍感到心安一些,可是,在这坏人堆里待的久了,哪怕是心地最纯洁的圣女也会堕落!渐渐的,我的心中产生了不好的苗头,我开始觉得,做这些谋杀和盗窃的事,是理所应当的……

    “我被关在笼子里任人欺辱的时候,也没有谁可怜过我,也没有谁来救过我,既然如此,我为什么非要做什么好人,为什么非要替他人着想!”我竟开始用这种混蛋理由来麻醉自己!

    在我心中,留给光明的地方越来越小……

    好在,我还会做噩梦,会为此感到心口疼,会为自己产生如此黑暗的想法而感到恶心,每当从噩梦中醒来,我就会离开那黑暗的巢穴,会攀上高高的塔楼,会像条独狼一样,静静地蹲在塔尖,眺望着无垠的星空,只有这样,我才可以重新获得安宁,才不至于忘记自己的家乡,忘记老族长的教诲和英雄故事……

    可我还是会害怕,害怕若有那么一天,我不会再做这样的噩梦了……那时,我将会是什么?

    永远的影贼?永远的刺客?

    我怕的要死,我不愿就此堕落!

    真没想到,我这命运的弃儿许下的愿望,会在我加入公会六年后,用一种血腥,残酷的方式来实现……

    事情的起因既可笑又讽刺。一名据说是受雇于德尔尼帝国的精灵刺客潜入了海杰拉尔,杀死了城中一座豪宅里的所有人!而在那些死者之中,有一个身份显赫的人——索拉文王国四巨头之一,黑蔷薇公爵连姆诺兰顿的独子!在向谋杀了他独子的德尔尼帝国讨还公道之前,以残忍无情著称的黑蔷薇公爵要先找一个可供他发泄心头之怒的目标。

    那个目标就是幽影公会的所有成员!至于理由……我们是刺客,在海杰拉尔,在他儿子逝去的城市里不允许有刺客存在!就是这样一个无情的理由,让我们成了他儿子的陪葬品!

    血腥的猎杀持续了数周,曾经强大的,被称为海杰拉尔背面的幽影公会,在手握一国之力的强大对手面前,在那些武装到牙齿的公爵卫队和法王厅骑士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我们彻底的失败了,圣都海杰拉尔变成了地狱,属于幽影的地狱!直到最后一名幽影死掉才会消失的地狱!

    我的地狱……

    公会被彻底摧毁后,我与仅存的几名公会成员一起,又在遍布猎杀者的城里战战兢兢地躲了几天,终于在一个“老熟人”的帮助下,找到了一条出城的安全通路。可当我们到了那里,才知道那并不是什么出路,而是一个死亡的陷阱!我们被无情的出卖了!

    只有我一个人从那个屠场里负伤逃脱,现在,我是海杰拉尔最后的幽影了,一个垂死的幽影……

    我的后背和肩头各中了一刀,尤其是肩头的伤口,深可见骨!如果再深一点,恐怕我的整条手臂都会留在那里!不过,现在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渐浓的夜色再一次隐蔽了我的行踪,入夜后下起的大雪也遮盖住了我一路留下的血迹。黑夜与风雪帮我阻挡住了追兵,不过,现在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我的血流的太多,一步也走不了了,只能静静地趴在这条无人的巷子里,任凭漫天的雪花铺满我的全身,任凭自己的生命之火一点点的熄灭。

    新的一年即将来到,而我则将死去。

    因为我选错了路,因为我选错了越冬的城市,圣都海杰拉尔的慈悲暖光绝不会落在我这个半猫人小贼的背上。

    我天生一副灵活矫健,线条优美的躯身,天生一双灵巧的小手,天生一对走起路来不会发出半点声音的纤细软足,天生一个做贼,做刺客的好料子……但我不是天生的贼,不是天生的刺客!虎斑猫族的半猫人绝不会做贼,绝不会做刺客!

    只可惜……造化弄人。

    “你选错越冬的城市了,小猫。”一阵悦耳的仙音传来,将生的希望传入我那正对渐渐死去的兽耳。

    “要我给你变只蝴蝶出来玩么?”我那双早已冻僵的小手被另一双温柔的手轻轻握住。

    一股从遥远奥尔帕特吹来的慈悲暖风拂过了我的背。

    噩梦结束了,我的噩梦……

    :猫妖梅菲的前世遭遇,与食梦者的初识以及憎恨对她有非分之想的男性的原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