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探 第二话坠楼的女人(终)

时间:2018-05-17作者:迷路的沙恩

    第二回合的调查进行的无比顺利,一切都如梅菲所推断的那样,前台接待证实了自己当天的确看到大堂经理手中帮提的行李中有一个手提箱,当时他以为那手提箱也是那对老夫妇的,所以就没在之前的问询中提及。接着,她们又从那对老夫妇的口中了解到,他们当天所带的行李中并没有手提箱。

    除此之外,梅菲她们还得到了两个新的线索,首先是在两个月前,刘露第一次遇到“猎鹰”的时候,这个叫赵涛的大堂经理正巧也因为休假而离开过瑶城一段时间。其次就是在事发当天,本来不应该是赵涛当班的,但是他却临时跟同事换了班。

    有了这两条新线索,梅菲四人将所有的重点全都聚焦在了这个叫赵涛的大堂经理上了,于是,女警丁玲当机立断,带着那三个过足了侦探瘾的小家伙连夜赶去了大堂经理赵涛在瑶城租住的公寓……

    “谁啊?”刚敲了两下门,从屋子里就传出一个男人不耐烦的回应,接着,就是一阵拖鞋擦地的趿拉声,然后,房门打开了一点,一个着上半身,蓬头垢面,嘴里还叼着烟的邋里邋遢的男人探出头,眯着他那双留着重重黑眼袋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梅菲四人,臭着一张脸,没好气地问道,“你们找谁?”

    “你是赵涛?”丁玲实在无法将眼前这个让人看了一眼就不愿再看第二眼的邋遢鬼和刘露口中那个英俊潇洒的的“特工”赵涛联系在一起,所以,她又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又是那小子勾搭上的!还一次来四个……”一听丁玲提到赵涛的名字,邋遢鬼的怨念一下子加深了,他不忿地冲地上吐了口唾沫,语气变得更加不耐烦,“赵涛出去了,现在不在家,你们回去吧!”

    “不在家,那他去哪里了?”一听赵涛不在,丁玲的心头就是一紧,连忙追问道。

    “不知道!”邋遢鬼没好气地回了一句,然后便准备关上房门。

    “啪!”说时迟那时快,丁玲一步上前,伸手挡住门,不让他关上,然后掏出警官证,在他眼前晃了一晃,面带愠色地问道,“现在你能想起他去哪了么?”

    “能、能能!”知道丁玲是警察之后,邋遢鬼的表现一下子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一口一个对不起,一口一个不好意思的像她们四个道着歉,然后打开门,一边将她们四人引进屋,一边向丁玲诉说着赵涛的不是,“报告政府,我叫吴成,这房子是我跟赵涛合租的,不过我可是大大的良民,那小子做的那些龌龊事我可都没掺和,我就知道,他前前后后欺骗了那么多女孩的感情,早晚会出事,政府,您今天就是为这个事来的吧。”

    “少说废话,赵涛去哪了?”丁玲使劲憋着笑,努力做出严肃的表情,正色道。

    “报告政府!他刚刚跟又一个年轻女孩出去了!”吴成连忙回答道。

    “跟一个女孩?”担心节外生枝的丁玲追问道,“他们走多久了,那个女孩张什么样,还有,赵涛走得时候身上带了什么东西没有?”

    “我记得是……”吴成又看了眼手表,确定了下时间后,肯定地回答道,“他们走了快半个小时了,那个女孩是今天晚上才来找赵涛的,他们两个在他的屋子里聊了一会后,就一起出去了,她长的很小巧,也很漂亮,就像个日本娃娃一样,可惜她只粘着赵涛,连看都不看我一眼……要说赵涛出门时带了什么……对了,他把他白天从宾馆里带回来的一个手提箱也给带走了。”

    “不好,这家伙要逃!”同时想到这一点的梅菲四人顾不得许多,连忙追问出了赵涛和那女孩出去时的穿着,接着便追了出去!可是,偌大的一座城市,茫茫人海,仅凭她们四个又怎么可能找得到人……

    “把这件事报告给你的同事们吧……眼下只有借助警方的力量才能找到他们了。”一筹莫展的梅菲看着同样焦虑不安的丁玲,终于下了决心,“只有他们才有能力封锁机场,港口,和车站,防止他们外逃。”

    “可你们之前不是说……”丁玲记起之前梅菲等人说过不能轻易暴露身份的事情。

    “我仔细想过了,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可以找出不暴露身份的方法。你可以说你在离开医院后,又独自一个人去了瑶城宾馆,想要再做些调查,然后在宾馆门口巧遇了我们,并从我们口中得知了刘露其实有带着一个手提箱的线索,再然后,你就顺着这条线索一路追查到了大堂经理赵涛的头上。”梅菲看着丁玲,微微点了下头,“你看这样可行么?”

    “应该可以。”丁玲考虑了一下梅菲这个方案的可行性,认为值得一试,于是便爽快地同意了。

    “啊啊……到最后还是要依靠玲姐的同事们。”心有不甘的苏喜媚撅着嘴抱怨道,“我还想亲手抓住那个坏家伙呢!”

    “别灰心,喜媚小妹妹,这件案子能水落石出,你们的功劳最大。”掏出手机准备拨打警队电话的丁玲又腾出手来摸了摸小雀妖的头,宽慰她说,“我会在报告里把你们的功绩写的漂漂亮亮的,就等着领大奖状吧。”

    “大奖状……”梅菲偷瞄了眼开始打电话的丁玲,正沉浸在将要得到大奖状的喜悦中的苏喜媚,以及站在一旁陪着她高兴的白尾双叶,也不禁偷笑了一下。这起离奇坠楼案的真相到底是让她们给解开了。虽然结局尚不算完美,但那已经不是她们几个该去关心的事了,现在已经到了该松口气,分享胜利喜悦的时候了。

    “把这件事讲给梅丽听,她就会忘记吃梦吧……”她已经开始考虑回去后的事情了。

    就在梅菲也暗自松了口气,认为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之时,刚巧一阵夜风掠过,一根随风飘落的银色丝线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感到脸颊粘上异物的梅菲随手拨了一下,不想那刚刚在贴在自己脸上的东西又一下子黏在了自己的手上,有些诧异的梅菲摊开手掌,定睛一看,原来之前落在她脸上的东西竟是一根银色的蜘蛛丝。可不知怎的,一看到这根蜘蛛丝,梅菲就感到心头微跳,呼吸急促,全身的热血一股一股地猛往上涌!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突然这样,但有一点她可以肯定,就是因为这根丝线,使她的某种感觉突然苏醒了,她现在可以清楚地感觉出,在这附近,残留着一股熟悉,亲切,温暖的气息,她的整个身心一下子,就被吸引过去了!

    按捺不住内心激动的猫妖梅菲被这种感觉引导着,也顾不上喜媚等人,立刻顺着这股气息追了上去,一直追进了一条偏僻的小巷里。

    然而,等梅菲追到小巷后,这里已经没有了任何人,只剩下一盏昏昏黄黄的路灯,照着这空空荡荡,寂静无人的小巷子。

    “你怎么了,猫姐?突然一个人不管不顾的跑的这里,我们叫你也不回话?”也跟着她一路跑到这里的雀妖一边喘着气,一边关心地问道。

    “我……我也说不清楚,刚才就好像,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呼唤我,指引着我到这里似的。”回过神来的梅菲茫然地望着空荡荡的巷子,不知该说什么好。

    “大家快来看这个!”就在这时,站在后面的白尾双叶不小心踢到了什么,她向脚下一看,却意外的发现了一套男人的衣服以及……一个手提箱!心生诧异的她连忙招呼梅菲她们三个过来。

    “这……莫非是刘露的手提箱?”丁玲戴上手套,小心翼翼的提起手提箱,颠了颠箱子的重量,里面的东西似乎还在,接着她又试着想看看能不能打开,却意外的发现箱子居然没有上锁,于是她在梅菲等人的注视下,打开了手提箱。

    “看来这的确是她的那个手提箱了。”看着箱子里面整整齐齐码放着的百元大钞,梅菲的猫眼缩成了一条缝,“真奇怪,他怎么会把钱丢在这里不管了?”

    “是啊,这解释不通啊,不惜杀人也要得到的五十万现金就这么轻易的丢掉?我不相信!”丁玲也觉得很不可思议,“还有,他人去了哪里,还有与他同行的那个女孩又是谁,也去了哪?”

    “很抱歉,我无法给你这些答案。”从旁边那套男人衣物中同样发现了银色蛛丝的梅菲转过头,看着丁玲,“但我现在有了一种感觉……我觉得我们……恐怕再也找不到赵涛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