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探 第二话坠楼的女人(之八)

时间:2018-05-17作者:迷路的沙恩

    “不会错的,我记得很清楚,那个女人是自己一个人空着手来这里登记的,没有带着你说的什么手提箱,更没有什么与他同行的男子。”

    兴冲冲赶到瑶城宾馆继续调查的梅菲四人本以为事情已经明朗化,真凶即将浮出水面,却没想到又遇到了新的问题,使得调查一下子的陷入了僵局。

    大堂前厅的接待员十分肯定的告诉她们四个,那天坠楼女子刘露在来这里登记住店时,既没有带手提箱,也没有人陪同。而且,他的证词也得到了也在同一天住进宾馆,当时就站在刘露身后的一对老夫妇的证实,他们表示,那天下午,在大堂里除了接待员已经热心帮他们提行李的大堂经理外,就只有那个两手空空来住店的女人,再没有其他人了。

    不死心的四人接着还是查遍了宾馆里所有住宿客人的底细,然而,没有一个人拥有作案的时间和动机。

    于是,在瑶城宾馆里碰了一鼻子灰的四个姑娘,最后一个个全都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大堂,无力地瘫坐在为客人们准备的沙发上。

    “我说……玲姐,猫姐,你们两个的脑子最好使,能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么?”苦着脸的雀妖苏喜媚试探着问道。知道自己脑子不好使的小雀妖已经彻底放弃了思考,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梅菲与丁玲的身上。

    “猫姐?看来那个丫头对我的好感度又增加了……”听到喜媚开始称呼自己为猫姐,梅菲打心底里小小地开心了一下,不过她现在同样还没有理出什么头绪来,所以也只能对喜媚苦笑着摇摇头,“也许……我们无意间忽略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那我们要回医院去找那个叫刘露的女人再问一下么?”白尾双叶提议道。

    “不必了,那个女人应该已经把她知道的事情都讲出来了,再去也问不出什么新的东西,问题一定出在别的地方。”丁玲皱着眉头,思量着她们的调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最后,她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梅菲,“我们再重新梳理一下目前已知的线索吧,说不定可以找到新的突破口。”

    “我同意。”也有着同样想法的梅菲点头表示同意。

    “首先,那个叫刘露的女人说她到了瑶城宾馆后就见到了猎鹰。”

    “但是前台的接待员却说她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第二,她随身带有一个装着五十万现金的手提箱,你们几个当时看到她带着,而且她自己也承认带着。”

    “可前台接待员还是说他没见到刘露带着手提箱。”

    “所以,这两个矛盾点就是全案最关键的地方了。”

    “只要能够搞清楚这两个矛盾点,眼前的问题就全都迎刃而解了。”

    丁玲与梅菲两个人,一唱一和地分析着线索,相互间的配合默契的就如同合作多年的搭档一样,让干坐在一旁的喜媚和双叶一度都插不上嘴。

    好容易等她们两个分析完,喜媚就迫不及待地挤了进来:“所以说,他们双方一定是有一方是在说谎喽?是前台的接待员么?”

    “不太可能。”丁玲摇了摇头,“如果是他说谎的话,那么他就需要另外三个月的配合才行,大堂经理和那对老夫妇,老夫妇的证词是和接待员一致的,而他们之间又没有任何的联系,所以,接待员不可能说谎。”

    “那这么说的话,说谎的只能是那个叫刘露的女人了?”双叶跟着又说道,“难道说她直到现在还有事情瞒着我们?”

    “不!也不像,她根本不是那种心思缜密的人,她说话时的语气与神态都不像是在说谎或是隐瞒什么。”丁玲郁闷地抓着头发,不知该怎么办,“所以问题的症结就在这里,他们双方明明都不像是在说谎,可给出的线索却相互矛盾!”

    “如果……他们双方真的都没有说谎呢!”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梅菲开口了,“如果错误的不是他们说的话,而是我们得出的结论呢?”

    “错误的是结论?你是说我们找到的矛盾点是错误的?”丁玲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连忙追问道。

    “眼下这还只是我的一个假设。”梅菲抬起头看着大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从刚才就一直在想,我们现在发现的这些矛盾,全都是建立在我们认为他们双方必有一方在说谎的基础之上的。但是,如果我们反过来想,如果他们双方说的都是实话的话,那么这两组证言,就会将我们引导到另外的一条通路,一条通往真相的道路中去。”

    “他们都没有撒谎?这怎么可能?”喜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去掉所有的不可能,那么剩下的……就是真相。”而丁玲则已经明白了梅菲的意思。

    “没错,如果我们假设他们都在说实话,那样反倒是出现了一个全新的,合理的解释。就是刘露在瑶城宾馆确确实实的遇见了猎鹰,然后猎鹰就是在那时将刘露那装有五十万现金的手提箱转到了自己的手中,接着,两个人又一起走进了宾馆。所以,事实上,前厅的接待员是的的确确看到刘露和猎鹰一起进来的,但是,他却受到了猎鹰的误导,让他误认为刘露是独自一人空着手进来的宾馆。”

    “而当时既在现场同时又能够创造出这种误会的人,正好就有一个。”丁玲完全跟上了梅菲的节奏,也猜到了那唯一的嫌疑对象。

    “大堂经理!”两人异口同声。

    “唉?为什么是他?”苏喜媚依旧是一头雾水。

    “还不明白么?如果猎鹰就是大堂经理,那他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带着刘露进入宾馆,而不会让接待员将他和刘露联系在一起,他只会认为大堂经理是在为客人引路而已。”梅菲微微一笑,耐心地解释道。

    “至于那个装着五十万的手提箱,他应该是利用了那对和他们同时来到宾馆的老夫妇,他先是热情的帮助老夫妇提行李,这样就很自然的把手提箱混入了老夫妇的行李之中,然后,他又故意走在刘露与那对老夫妇中间,如此一来,接待员就误以为他手中的全部行李都是那对老夫妇的了。”丁玲也帮着梅菲一起向雀妖解释,“这就是接待员确定刘露没有带任何东西的真相!”

    “那我们还在这里等什么?!立刻行动起来,去印证我们的推理,揪出真凶啊!”一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雀妖苏喜媚的斗志立刻便恢复了!她身子一弹,就从沙发上跃起,然后甩着胳膊,精神百倍地投入到调查之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