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探 第二话坠楼的女人(之七)

时间:2018-05-17作者:迷路的沙恩

    “我的真名其实叫刘露,家住柳市,是当地一家造纸厂厂主的独生女,我认识猎鹰,并了解到他所处的阿尔法小组,是在两个月前的一天晚上……”

    “那天晚上,我本来是要和朋友一起去外面吃饭的,可饭菜刚端上桌,还没等我们动筷子,我的那个朋友就临时有事离开了。结果,那顿饭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吃了,可我饭还没吃两口,我对面的座位上就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还没等我回过神去质问他的无礼,他就抢先一步抓住了我的手,然后在我叫出声之前,又把一个外表被包的严严实实的盒子硬塞给我,并且用一种迫切的不容我回绝的口吻对我说,他此刻正被人跟踪,而那些人的目标就是他刚刚交给我的盒子,那里面装有十分重要的情报。现在他没有办法,只能冒险将这份情报先托付给我,然后自己再去引开追踪者,只有这样做才能尽最大可能保住情报。”

    “那是我和猎鹰的第一次相遇,虽然那次我被他的举动和言语给吓得不轻,但对于过惯了平静日子的我来说,那个晚上的经历真是既紧张,又刺激!我完美的完成了他托付给我的任务,保住了他的情报。”

    “当天更晚些的时候,甩掉了追踪者的他又回到了餐厅,从我这里要回了情报,并向我表达了谢意。而我通过与他的攀谈,也知道了他的身份,他的代号叫猎鹰,是隶属于一个叫黑玛瑙的组织的特工,今天他在执行任务时遇到了危险,不得已才冒险求助于我。”

    “或许是出于自己无意间将我拖进这个危险世界之中而产生的歉意,亦或还有些别的什么因素在里面,那次之后,他又找了我好几次,有时只是来送我几束鲜花,有时则是给我带一些做工精致的小饰品,而更多的时候,也是我最喜欢的,就是和我约会,并在用餐时跟我讲他在过往行动中的那些惊心动魄的经历,他讲的绘声绘色,而我则听得津津有味,如痴如醉。”

    “渐渐地,我发觉自己对这个代号为猎鹰的特工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每次一见到他,一听到他的声音,我的心就如小鹿乱撞一般咚咚直跳,我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英俊的特工了!而他,似乎对我也有同样的感觉。”

    “就这样,我们发展成了恋人关系,并度过了一段美好而又甜蜜的时光,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他就因为又接到了新的任务而不得不离开了我。”

    “等待的日子既漫长又难熬,我每天都在幻想着他会突然间的出现在我的面前,然后像之前那样,抱着我,吻着我。可是,我最后等来的,不是他的人,而是一封信,一封读完后令我揪心的信。”

    “他在信中告诉我,他这一次的任务出了岔子,身份已经暴露,随时都有被抓的危险,更严重也是更让他担忧的,是那些要抓他的人同时也知道了我和他之间的关系,恐怕也会对我不利,所以,他要我带上钱来瑶城宾馆与他会合,然后和他一起逃往国外。”

    “他……一个特工,要带你逃出国,然后要你……带上钱?”一边听着这个名叫刘露的女人的叙述,一边不停按揉着太阳穴的梅菲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因为他当时已经和他的小组失去了联系,所以一时间也没有了经济来源,需要用我的钱来救一时之急。”

    “好了,我明白了,你继续,说说你来到瑶城宾馆后发生的事情吧。”猫妖的嘴角不自觉地抽动着,她别过头,努力不让自己与刘露的目光对在一起,并用微微发颤的声调说道。

    她有些后悔插嘴追问这个蠢问题了。

    “看了猎鹰给我的信后,我连忙从自己的存款中取出了五十万,然后带着这些钱赶来了瑶城宾馆,在那里,我终于又见到了猎鹰,同时他也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他已经与在海外的总部取得了联系,他们很快就会派人来安排我们离开,而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并没有住在一起,只是约好当天晚上在宾馆的天台见面,一起商议撤离的具体细节。”

    “当晚,我如约来到了天台上,可约定时间过了很久,他都没有出现,就当我隐约感到事情有些不妙时,从黑暗处突然窜出了一个蒙面人,他一把就将我推下了楼,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回过神来,就看见自己身处在这间医院里,而我的身体就在我的下面,然后,我就看到了你们……”

    “那个袭击我的蒙面人一定就是追杀猎鹰的那伙人之一,他们一定也在追杀猎鹰,所以,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救他!”

    “好……吧,我们已经清楚了,放心吧,我们会救出他的,再见!”耐着性子听完这些,一脸憔悴的梅菲一口气说完了所有的客套话,然后迫不及待地熄灭了引魂灯,摆着手,和喜媚她们一起退出了病房。

    “你们的看法呢?”一离开病房,双手掩面,长吁短叹的梅菲就有气无力地问道。

    “就好像吃了苍蝇一样的恶心!”重新被双叶用术法将魂魄送回自己身体内的女警丁玲丝毫不去掩饰自己对那个叫刘露的女人的厌憎之情,“整个事件已经可笑到让我都没产生出一丁点要将此时知会给国家安全局的念头。最令我愤怒的,是这个既愚蠢又可恨的女人在知道这个人是‘间谍’的情况下,居然从没想过要去向有关部门报告!幸好这个所谓的‘间谍’,看起来只是个骗财骗色,甚至还涉嫌谋杀的骗子人渣。”

    “如果她真能想要去报告的话,也不会落得现在这个下场。”梅菲和丁玲的看法一样,“我看事情差不多已经明朗化了,是那个叫猎……噗……猎鹰的家伙将她骗到了这里,然后先是偷走了她带来的装有五十万现金的手提箱,又将她推下天台,杀人灭口!”

    “这种可能性极高。”丁玲一边点头附和,一边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你要做什么?”见丁玲要打电话,梅菲问了一句。

    “当然是把咱们问出来的线索通知警队的同事们,让他们协助调查啊。”丁玲说道。

    “问题是……你有没有想过,通过这种方法问出来的线索,你警队里的同事们会相信么?”梅菲一语道出了问题的关键。

    梅菲的这番话犹如一盆冷水照头淋下,浇了丁玲一个透心凉,一下子泄了气的丁玲默默地收起了手机。突然,她眼睛一亮,猛的一下又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兴冲冲地抬起头,看着梅菲她们三个:“有办法了,你们三个也跟我一起去就行了!只要用刚才你们对我表明身份的方法,再去跟刑警队的前辈们用一次就行了,这样一来,他们肯定也会相信!”

    “丁玲小姐……”白尾双叶摇了摇头,跟她解释道,“除非特殊情况,我们的身份是不能向人类透露的,所以,我们为了见这个坠楼女人才会费这么大的事,用法术结界让这里所有人都入睡。”

    “双叶姐说的没错,我们不能随便将自己的身份暴露给人类的,就像……”苏喜媚也跟着搭腔,“就像那些童话故事,仙鹤报恩,田螺姑娘里那样,一被人发现自己的身份,就全都结束了。”

    “而且,显示中凡人如果不小心看到了妖怪的真身,他们的下场要比童话里的悲惨的多,大多数都会被灭口。”梅菲再一次习惯性地扮演起了唱黑脸的角色。

    “放心啦,玲姐,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我们三个是正义的伙伴,是你的朋友。”喜媚天真无邪地笑着,让丁玲好歹又放下心来。

    “虽然我们不能帮你去跟你的同事们解释,但我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等丁玲那身刚刚冒出来的鸡皮疙瘩消掉之后,梅菲又开口说道,“我们三个现在可以陪你一起回瑶城宾馆,去那里调查真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