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探 第一话猫的善意(之二)

时间:2018-05-17作者:迷路的沙恩

    在离家不到200米的时候,猫妖梅菲碰到了一个奇怪的女人。

    确确实实的“碰”到。

    这条路的宽度足够两个人并肩穿过,而且晚上时的路灯也很亮,绝不会看不清对面走来的人,可那个穿黑衣的女人还是一头撞上了梅菲,毫无准备的猫妖手一松,装满菜蔬的口袋掉到了地上,刚买的萝卜和卷心菜滚的满地都是。

    “对不起,我有点……走神。”那个黑衣女人似乎不是故意在找梅菲的麻烦,她是在近似于无意识的状态下撞到梅菲的,所以,她的反应比梅菲要大得多,在险些被撞倒之后,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眼见自己撞到了人,她连忙蹲下身,一边向梅菲表示歉意,一边帮她捡拾散落在地上的菜蔬。

    “你的气色很差。”出于猫的好奇本能,梅菲借着路灯的灯光多看了几眼这个撞到她的女人,目光涣散,眼窝深陷,一副饱受失眠困扰的样子。

    “见过我的人都这么说……”黑衣服女人看了看梅菲,张开那干裂的,没有一丝血色的嘴唇,苦笑一声。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看的越久,梅菲就越觉得眼前这个女人面熟。

    “你可能记错了,我从没有见过你。”梅菲的话勾起了那女人一些不好的回忆,她的气色更差了,匆匆帮助梅菲把散落的菜蔬收好之后,她慌慌张张的站起身,快步离开了。

    “不会错的,你没见过我,但我在电视和报纸上见过你,你是一个月前传的沸沸扬扬的诊所惨案受害者之一的妻子,也是惨案的目击者。”梅菲说出了那女人的身份。

    “不!你认错人了。”黑衣女人依旧不打算承认,反而更加快了步伐。

    “你也开始做梦了?开始做那个害死你丈夫的噩梦了?”我行我素的梅菲一点也不顾那女人的感受,继续问道。

    “别说了,我不想再听人提这个!”黑衣女人愤怒地转回身,“你有什么资格……”

    她已经受够了,她现在要将这段痛苦不堪的日子里所积攒下来的屈辱与诋毁全部化为怨气,一股脑的冲梅菲发泄出来!她的丈夫死了,凶手至今仍逍遥法外,警察查不出真凶,无良的小报记者为了博人眼球,竟平白无据的把她捏造成了谋害自己丈夫,逍遥法外的蛇蝎女!尽管她之后求助警方,让他们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但是情况却没有丝毫的好转,因为有很多人,他们只愿意看那些他们“喜闻乐见”的真相,根本不会在乎那真相是不是真的“真相”。

    她的生活被彻底毁了,每天都是在噩梦以及旁人的指指点点中度过的。她想到过搬家,搬去一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去,她也想过自杀,从诋毁与噩梦中永远的解脱。

    但她都没有做,她选择留下,坚强勇敢地留在这座城市中,因为她要留在这里,她无论如何也要找到杀死自己丈夫的真凶!

    算梅菲倒霉,她现在要找人宣泄愤怒了。

    可惜,她还是找错了对象,转过身的她话还没有说完,就突然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先把她带回去,还是把菜先带回去,以及怎么说动梅丽帮忙。”这是出手打昏那女人后,梅菲发觉自己要考虑的事情有些多……

    和梅菲担心的一样,回到家后,当梅丽大致听梅菲讲述了遍缘由后,一股子不耐烦的表情毫不掩饰的显现在梅丽的脸上

    “我可以这么理解吧?”梦魇魔兽,食梦者梅丽一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手指着那个躺在沙发上,先前被梅菲打昏过去,到现在还没醒过来的女人,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凑巧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了这个女人,又凑巧认出她是先前一起惨案受害者的妻子,最后,又凑巧看出她正受噩梦的困扰,于是,你就把她带回家来了?”

    “嗯。”蹲在椅子背上舔手背的梅菲嗯了一声。

    “那你现在应该知道了,不是我让她做噩梦的。”

    “嗯!”猫咪现在开始舔另一只手了。

    “很好,我们终于达成了共识,那么现在没我们的事了,把她送走吧!”

    “她快死了!”猫咪轻轻一跃,从椅背跳到了地上。“你能救她。”

    “这回你怎么不‘嗯!’了?”梅丽瞪了梅菲一眼,“我是黑暗的梦魇梅丽尔,不是光明的白马崔希尔,我可没那么好心去救一个与我无关的人?”

    “如果我是今天才认识你,我也许会说你冷血。”梅菲抬起头,定定地看着梅丽,等着她妥协,“但我和你相处的时间太久了,我了解你,你其实就是在办正事之前冲我发牢骚而已。”

    “好……吧。”梅丽果如其然的妥协了,她用手指戳了下梅菲的鼻子,“如实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你想救这个女人,是出于你的良心,还是出于你的好奇心,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害她的——好奇心?”

    “三七开!”梅菲很诚实的回答道,“七分是好奇。”

    “还好,我差点就要考虑要不要把你打发到我的光明姐姐那去住了。”梅丽对梅菲的回答十分满意,她搓着手,来到那昏迷不醒的女子身前,“那就开始吧,希望可以速战速决。”

    ……

    “叮铃铃铃!”一阵刺耳的,熟悉的闹铃声响起,那个之前被梅菲打昏的女人如条件反射一般,猛地惊醒!

    “这里是哪?”她记得自己明明是在条巷子里被一个陌生的,有点奇怪的女孩给打昏了的,可现在,她的头顶上并不是繁星满布的夜空,而是一盏明亮的花冠状的吊灯,她茫然的一撑手肘,想要直起身子,却发觉自己的手触碰到了一层柔软的皮革——她正躺在一条松软的沙发上。

    这不是露天的巷子,而是一间陈设奢华的大客厅。

    一切都这么陌生,除了一样东西,那个摆在古朴茶几上的闹钟,那个在她每晚都会做的噩梦里出现的闹钟。

    “我又进到噩梦中了么?”她的心里打起了鼓,那颗饱受摧残的的心又被无名的恐惧死死地揪住了!她的腿脚好像着了魔一样,扯着她的身子,一步一步的走向茶几,向那茶几上的闹钟伸出了手……

    “咚!”身后突然穿来了一声重物落地的响声,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震耳。这声巨响几乎把她那根已经脆弱不堪的神经彻底压断!她吓的打了一个激灵,缩回了摸向闹钟的手,然后,缓缓的,把她那那张煞白的脸,转了过去……

    这回,她相信自己是身处噩梦之中了。

    屋子的前半部分是客厅,但后半部分,却是无尽的虚空,没有顶,没有底,没有遮挡的墙壁,她的身后是一个虚无的黑洞!

    只有一个看不到两端尽头的,长长的,摆满了藏书的书架。一本厚重的硬皮书离开了书架,浮在了虚空中……或者,该说是落在了地上才对,因为,那声巨响,就是书本摔在地上所发出的。

    又是噩梦,又是那个只要一觉醒来就会忘记一切的噩梦!

    “我吓到你了么?”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从书架上面传来,她顺声望去,竟看到一个像幽灵一样浮在空中的黑衣女人,她正在书架前找着藏书,“真抱歉,我不小心吧书掉在地上了。”

    “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你在想,你又在做噩梦了。你在想,说不定我也是噩梦的造物,来给你制造恐惧的噩梦产物。”正飘在空中寻找着藏书女人没有回头,继续说着,“我没说错吧,被噩梦缠身的吴婷女士。”

    “有人要我救你。”只是眨下眼的瞬间,飘在空中的女人就从那个叫吴婷的女人眼皮底下消失了!就在她错愕茫然之际,那女人已如鬼魅一般出现在她身旁,侧着头,把好似涂了血色口红的嘴贴在她的耳畔,又张开了口,声音就像来自地府的鬼音一般阴冷,“就是你在巷子里遇到的那个女孩,看在她的份上,我愿意救你,不过,我没时间给你考虑要不要相信我的话,所以,你最好从现在就开始,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都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这个叫吴婷的女人几乎没有可选择的余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