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飞上枝头 60.气死她了

时间:2018-05-17作者:故筝

    第六十章气死她了

    先是七皇子栽了个跟头, 后头福仪公主也吃了挂落。

    连带的不仅淑妃没能护住人,就连福仪公主的太傅都请辞了。

    众人不知晓个中细节,但却瞧得见结果。

    他们只知道,这萧五姑娘……真不好惹。

    不管宫里头传开了多少淑妃的笑话,这厢萧七桐坐在萧家,还真收到了福仪公主命人送来的一盒子珠宝, 身家又成功壮大了一分。

    那一卷经毁于水中,也就没那么让人觉得可惜了。

    而此时单娇灵和鸿欣郡主, 也收到了各自的经卷。

    单娇灵长到这样大, 还从未收到过这样的礼物, 她翻来覆去地摩挲着瞧, 喜不自禁, 瞧模样,像是恨不得都抱着一块儿睡觉了。

    将军府上的大公子从她手中抽过来瞧了两眼,道:“她若送你金银珠宝,倒还容不得人高看一眼!但她亲自手抄一卷经书赠你,倒确实可见几分情谊了!”

    “是呀是呀。”单娇灵欢喜地应着,然后将经卷又抱了回去。

    鸿欣郡主比起单娇灵的反应,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同样抱着爱不释手。

    “想必花了不少功夫……”她对身边的丫鬟感叹道。

    丫鬟自然是附和不已:“萧五姑娘真是花了大心思!”

    “难怪她近来都不大出门了……”鸿欣郡主捧着那经卷,将脸往里埋了埋, 道:“上头还一股墨香味儿呢。”

    横空伸来一只手, 将那经卷抽走, 只听得男声在头顶响起, 道:“没事拿这个捂脸做什么?也不怕将自己憋坏了。”

    “哥哥?”鸿欣郡主抬起头。

    鸿欣郡主刚要让他将经卷还给自己, 视线却又猛地瞥见了他的脸颊上,横亘过了一条长长的擦痕。鸿欣郡主一时也忘了经卷,只错愕道:“哥哥的脸怎么了?”

    “前几日与单家老四打了一架!一时没防备,在地上蹭了下……”

    “那谁赢了?”

    “自然是我。”说罢,宁小侯爷一低头,瞧了瞧手里的东西,笑道:“你抄的?莫不是要送给兄长的!”

    鸿欣郡主面上掠过一抹尴尬之色,心道,每回总来得这样不凑巧。

    “七桐送来的。”鸿欣郡主小声道。

    “……啊。”宁小侯爷的动作僵了下,一时间也有些无所适从。

    “那……那给你拿着吧。”宁小侯爷说着将经卷还了回去,只是他的视线不自觉地又扫了扫那经卷。他能清晰瞥见上头的字。

    笔划流畅。

    通体纤秀。

    比他的字要好了不知道多少。

    好像……好像越是接触,就越是发现,对方身上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令人赞叹的地方。

    宁小侯爷喉头动了动,正欲说话,但他脑子里突然飞快地闪过了一道讯息。

    他想到了之前的传闻……那时他刚退了与萧家的亲事,后头似乎有人传,说萧家五姑娘羞愤之下,上山做姑子去了……

    她那时当真上山去了吗?她在山上待了多久?她是在那里遇见了安王罢?

    “哥哥。”鸿欣郡主脆生的声音,将他唤醒了过来。

    “今日也一同用饭吗?”鸿欣郡主问。

    “嗯。”宁小侯爷应了声,只是目光忍不住又往她怀里扫了一眼。

    鸿欣郡主不自觉地收紧了怀里的经卷,转身进屋,先将东西放好,而后才又出来,跟随着宁小侯爷一并往前头去了。

    *******

    宫外头也有人听闻了福仪公主遭禁足的事,其中有几个世家女,想着福仪公主挨罚不过一时的事,她不可能真正失去宣正帝的疼爱,于是便主动进宫来陪福仪公主了,以趁着这个时机,拉近与福仪公主的关系。

    而这些人里,并不见项诗鸢的身影。

    福仪公主得知项诗鸢没有进宫,她反倒是松了口气。

    那日她在三哥江舜的跟前有多狼狈,都被项诗鸢看在了眼里。

    这会儿还是不见面得好。

    项皇后同样认为,福仪公主不过一时挨罚罢了,宣正帝到底还是疼她的。于是也放了几个世家女来见福仪公主。

    这会儿宫人将她们迎进门,福仪公主懒洋洋地倚靠在榻上,随意一指身旁的几个位置:“坐吧。”

    “谢公主。”

    福仪公主却懒得与她们计较繁文缛节,直接了当地问道:“你们都见过那萧五了?”

    “见过。”几个世家女点了下头,“还一同玩过。”

    “我听闻她蛇蝎心肠,颇有心计手段,是也不是?”福仪公主心头其实已经认定,那萧五就是这样的人没错了!只是她这会儿再问起来,不过是想听她们一并骂萧五几句解气罢了。

    几个世家女对视了一眼,神色却有些不自然。

    “倒也……倒也并非如此……”其中一人顿了下,支吾道:“她也有好心的时候。”

    上回那萧五便提醒了她们,不得饮用榆桑酒。

    她们心头虽然不喜萧五,甚至是多有嫉妒,但这份情总归是要领的。做人总不至当真不要脸,当起白眼狼来。

    当然,这也是她们不知晓,这回福仪公主禁足与萧七桐有关。

    若是知晓究竟怎么一回事,她们便要掂量两分,未必真敢在福仪公主跟前,说萧七桐的好话了。

    这厢福仪公主听见她们这样说,登时便微微变了脸色,俏脸生寒:“听你们的意思,萧七桐倒是个好的了?”

    福仪公主本意是想发泄胸中的憋闷,这会儿听了她们的话,非但没能发泄,反倒更觉气得厉害了。

    是,那萧五模样生得是不错!任谁瞧了都要心生三分怜意!就连三哥都中招了!

    可她们都是女子!难不成瞧了一眼萧五那张脸,便也心生怜意?开什么玩笑!

    其中一人怯怯道:“公主莫非与那萧五有什么不快?”

    福仪公主当然不会说出来落了自己的面子,她只是冷哼一声,道:“她将来是要嫁给三哥的,我总要过问几句。”

    这几个世家女闻言,登时心头一凌。这位可也是皇家的,若是她们说了萧七桐的什么坏话,被福仪公主传给了安王殿下听,那她们还能讨得了好?

    几个世家女又对视一眼,心头有了盘算。

    既如此……那便多说几句萧七桐的好话吧。

    总归没坏处的。

    她们心中爱慕安王,可同样也畏惧天家威严。

    安王殿下与萧七桐乃是皇上赐婚,她们现在身处宫中,自然该说萧七桐的好话才是,否则传出去,说她们藐视皇威,岂不还牵连了家中?

    着黄衫的女孩儿当先出声道:“那萧五姑娘虽然恶名在外,但却是个十足十的美人,京中少有人能胜过她的。”

    有她牵头,后头的人便也跟着夸上了。

    “她体态纤细,有弱柳扶风之态。”

    “同样的衣裳到了她的身上,都生生要压旁人一头。”

    等夸到这里,她们陡然意识到,她们嘴上夸的全都是人家的相貌好啊!

    这样不成……

    顿了顿,她们接着往下道:“那萧五姑娘聪颖得很,为人也大方。”

    “是呀,项姑娘生日的时候,她还给项姑娘送了一对玉坠子,也不知晓她怎么舍得讨那样一大笔私房钱出来。”

    “她性子也果敢得很,不唯唯诺诺。”

    她们忍着心头酸楚,最后作了总结:“与安王殿下站在一处的时候,倒也真似一对璧人。难怪得了皇上赐婚。”

    福仪公主听到这里,已经快要喷血了。

    这些人竟然……不仅没有骂那萧五一句,反倒滔滔不绝地夸起她来了!

    宫外不都传她是个黑心肝儿的么?怎么半点也不见她们厌憎她?

    “便没有旁的了?”福仪公主咬牙问。

    几个世家女又对视一眼,绞尽脑汁地开始回想……那萧五还有哪处是好的?

    “上回一并出去玩儿,建王殿下、安王殿下都去了,当时不少姑娘都慌了手脚,偏她不卑不亢,倒也难得了。”

    “她还是个心善的,知晓什么东西吃不得,喝不得,都要出声提醒我们两句。”

    “旁人瞧不上她,她也全然不放在心上。”

    “是呀,就连七皇子……咳。”说话那人骤然想到面前的福仪公主乃是七皇子的亲姐姐,于是不敢说七皇子恶霸等言论,到了嘴边的话生生拐了个弯儿,道:“七皇子如今与她也亲近得很。”

    福仪公主胸口登时被堵了个结结实实。

    一口郁气上不去,下不来。

    脸色都生生憋白了。

    七皇子?

    她最憎恶这个弟弟!

    她这个弟弟被养得肥胖如猪,没什么本事。

    偏她那好母妃,一心只有这个弟弟,将她都抛开了去!

    哈!

    就这么个蠢货,竟然还和那萧五亲近?

    她没记错的话,前头她那弟弟同她那母妃,不都与萧五起了冲突吗?

    她虽然早与淑妃不亲近了,但淑妃吃了亏,她连带的也要一同受讥讽。

    因着这个原因,她才更瞧不惯那萧五!

    可她在这头出手整治萧五,那头她的好弟弟却一头扎上去,和人家玩得好了!

    真真气死她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