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飞上枝头 58.他的东西

时间:2018-05-17作者:故筝

    此为防盗章, 订阅比例不足时, 请等待36小时后清除缓存观看  第九章安王登门

    萧七桐从前不愿叫人在背后嚼舌根子,于是纵然身体再有不适,也不会整日卧在床上, 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更不会懒懒地倚着椅子,骨头松软地靠在那儿小憩。

    她只想着将强横的一面展示给别人看, 别人便知晓她是不能欺的了。

    但如今, 她却没那样傻了。

    萧七桐晨间起床,叫人服侍着用了早饭, 随后便要接着睡, 一睡到晌午。方才又起来,洗脸净手, 坐在桌前由人伺候着,用了午饭,吃了药。

    便又让人拿了贵妃榻摆在院子里。

    于是她便仰躺在榻上晒着太阳,身旁还有小丫头剥着坚果, 切着果脯,喂给她。

    倒也是怪。

    每回萧靖来的时候,都正巧碰见她懒洋洋躺着的时候, 却并未看见她吃东西的时候。

    于是目光垂下,一瞧。

    她小脸苍白地躺着, 像是病得狠了。我

    如此一来, 什么斥责不合规矩的话, 也都全堵回去了。

    不仅如此, 萧靖看着她的目光,倒也一日日柔和了下来。

    萧七桐都不由觉得好笑。

    原来上辈子那个刻板且手段严酷的义兄,还有这样心软的时候。

    “笑什么?”男人低浑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萧七桐收敛思绪,缓缓抬起头,朝对方看去。

    萧靖正站在她的榻前。

    而萧七桐倚着贵妃榻动也不动,看着像是虚弱得都起不来身了。

    萧靖微微别开目光,道:“下人可还有胆敢糊弄你的?”

    萧七桐慢吞吞地摇了下头:“没了。”

    萧靖松了口气。

    苛待嫡女,传出去是笑话。

    “若是身子不大好,便只管请大夫,父亲已经吩咐了管家,时刻留意着你院儿里的事。”萧靖又道。

    萧七桐点点头,神色却多有些心不在焉。

    留意她的身子?

    只怕是留意着,别让她再动手弄死两个人罢。

    她的父亲多疑得很,纵使没有追究程敏月之死,但心底也会怀疑她动了手。

    为了避免有朝一日,她不会动手害死他,他自然会盯死了她。

    相比之下……

    萧七桐又抬眸看了眼萧靖。

    这个义兄倒是显得要天真一分了。

    萧靖浑然没注意到萧七桐的目光,他沉声道:“那日回来,父亲瞧见你身上的衣裳,便吩咐人新做了几身。应当不日便要送来了。”

    萧七桐满不在乎地点了下头。

    如今的萧家这才记得将她当正经嫡女对待。

    可惜了。

    若江舜不曾糊弄她,她在萧家便留不久了。

    萧七桐转头扫了扫这个院子,又扫了扫那些丫头……

    罢了。

    左右王府里的好东西应当更多,江舜应当不会吝啬于从物质上来满足她的。至那时,她便过一段骄奢舒适的生活。待到日后江舜有了喜欢的女子,她便拿着钱财,带着两三个丫头游历天下去。

    萧七桐想得入神。

    萧靖也口拙,一时间不知晓该对这个妹妹说些什么。

    半晌,他也只想到一句:“那日鸿欣郡主也去了?你切莫放在心上。父亲总会为你另择夫婿的。”

    萧七桐摆摆手:“我拖着一身病体,又何苦去祸害人家?咱们家,总归是养得起我的罢?”

    萧靖见她这样,心底没由来的一软,目光再落到那张小脸上,更不免带出了一丝心疼。

    府上众人都待她冷漠,更诬告她克死继母、害瘸庶姐,任谁得了这样的指控只怕都受不了。她性情坚韧,也险些削发为尼去。

    可想一想,她如今年纪才多大呢?本该是千娇万宠的嫡女,怎会落到这等地步?

    半晌,萧靖才哑声道:“……自是养得起的,不管如何,你开心便好。”

    萧七桐听了这话,也只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

    萧靖也不觉她无礼。

    旁人待她冷漠,她待旁人自然也无笑颜。

    而就在此时,管家一路疾跑进了院儿里。

    “大公子!大公子……”

    他一边喘着气,一边道:“王爷,王爷来了……老爷不在府中,这可怎生是好?”

    “王爷?哪位王爷?”

    “安、安王殿下。”

    萧靖皱了下眉。诸位封王的皇子中,安王的地位无疑是最高的。谁若能攀上他,自然便富贵荣华。可他们萧家与什么王爷皇子,素没有来往……

    好端端的,安王为何上门而来?

    萧靖想不出个所以然,但却也不敢耽搁。他腿脚迈得飞快,带着管家就往前厅去了。

    而此时江舜已经坐在厅中了。

    丫鬟战战兢兢地为他上了茶,连打量一眼也不敢。

    皇家威严,哪敢直视?

    其实莫说萧靖,这会儿萧家上下都感觉到了惊奇。

    下人们只敢去打量那些站在厅中的侍卫,瞧着他们手里捧着的匣子。然后忍不住疑惑,这些东西是要送给谁的?

    安王登了萧家的门。

    这个消息立刻就传到了萧老夫人的耳中。

    “你说什么?”萧老夫人猛地站了起来,面上喜不自禁。

    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当然不会是坏事。

    安王亲自登门,这等贵人……该是天大的喜事啊!

    萧老夫人忙换了身衣裳,又叫丫鬟为自己重新梳了头,随后便往前厅去了。

    丫鬟们连声劝她:“老夫人且歇着吧,老爷虽不在府中,但大公子在呢。”

    萧老夫人却不肯,她笑道:“我这辈子还未曾见过安王这等人物,总该去见一见的,也好显得咱们萧家尊重安王殿下。”

    丫鬟们便只好住了嘴。

    江舜坐在厅中,并未去碰那茶水。

    正如萧七桐早先想的那样,江舜只是外表看起来温雅有礼,骨子里却并非如此。江舜瞧不上萧家,自然的,便连这茶也不想碰。

    旁人瞧见他的模样,也只是暗暗感叹一声皇家气度,果然非凡。

    此时脚步声近。

    众人抬头看去,却见进门来的乃是萧老夫人。

    “老身拜见安王殿下。”萧老夫人压着心中的颤动,由丫鬟扶着跪地而拜。

    江舜并未立即让她起身,而是先淡淡扫过她一眼,问了她是谁。随后才让人将她扶了起来。

    此时萧老夫人见着满屋子的佩刀侍卫,一面有些畏惧,一面却又有些向往。

    这便是皇家威严啊!

    何等的威风啊!

    她的目光晃来晃去,最后落在了侍卫们怀中抱着的匣子上。

    安王这是送东西来的?

    萧老夫人心中一怔。

    渐渐有个不可思议的猜测成形……

    莫非……莫非安王是给他们萧家的姑娘送东西来的?

    毕竟她儿萧成,还有萧靖,从前应当都并未接触过安王。

    而且若是他们相交,无论如何,也不该送这样多的东西来?

    瞧瞧他们手里捧的东西……像是宝珠阁和霓裳轩的。

    萧老夫人的心越跳越快,她几乎是嘴唇颤抖着问出了声:“敢问安王殿下前来,所为何事?”

    她脑中渐渐已经成型了地形图。

    “唔。”萧七桐应了一声,“我都记住了。”

    江舜一顿。

    他讲给萧七桐听,一是为了照顾她,免得二人无话可说气氛尴尬;二则是想着大致与她讲一讲皇宫中的情况,记得住一两个也就成了。

    谁晓得萧七桐都记住了?

    江舜不由得想起了上辈子,关于萧七桐的下场。

    好像是一直住在寺庙里清修吧?

    她本该是聪颖,又被娇惯长大的女孩儿啊……

    若她生在旁的人家,模样好,脑子又好。只怕别人捧在掌心供着都来不及。

    “殿下,五姑娘。”此时永华宫中走出来一个年纪约莫三十左右的女子,朝二人福身道。

    “有劳安姑姑带路。”

    安姑姑闻言笑了起来:“殿下折煞奴婢了。”

    说罢,安姑姑便转身在前领路了。

    而江舜此时微微弯腰,在萧七桐耳边道:“安姑姑在母妃还未嫁人时便跟着了,办事妥帖,极得母妃看重。”

    萧七桐转瞬明白过来。

    江舜是在提醒她,莫要得罪安姑姑。二则,也是在告诉她,皇贵妃还是看重她的,知晓她前来,便将跟前得力的人派出来迎接了。

    于是萧七桐低低地应了一声:“唔。”

    江舜见她这样乖巧地应了,心头忍不住想。

    上辈子都传她是个黑心肝儿的。

    哪有这样黑心肝儿的呢?

    乖得都让人想伸手摸摸头了。

    但江舜到底还是忍住了这股冲动。

    二人很快跨进了殿中。

    只是殿中似乎并不止皇贵妃一人。萧七桐隐约还听见了两道声音,二人在说着话,像是在说给皇贵妃听。

    “我实在好奇,这萧五姑娘是什么样子?”

    “既是安王选的,定然是个好的。”

    “那可说不准呢,兴许那姑娘是个惯会蛊惑人心的呢……”这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江舜、萧七桐已经转入屏风后了,同时也将那殿内的情形,收入了眼中。

    坐在主位上的,乃是穿着赤金色衫裙,挽着望仙九鬟髻,头戴堑花凤形金步摇的美妇。

    她虽一身金贵打扮,但气质却颇为出尘。平白比旁人多了几分贵气,又多了几分仙气。

    她眉眼间与江舜有几分相似的地方。

    这便是安宜皇贵妃了。

    而一旁,还有两个美貌的妇人坐着。

    一人着翠绿衫裙,头戴粉白色绢花,打扮素淡,五官柔和,瞧着年纪也就堪堪近三十的样子。

    另一人着玫瑰紫衣,头戴扭珠珍珠钗,又并插了几根小金簪,挽就十字髻,两旁垂落的发将脸修饰得更见小了。瞧着还有几分年轻女子的妍丽风采。

    这人眉眼瞧着也有些眼熟。

    一副刚纳进富贵人家的得宠小妾的派头。

    江舜此时躬身先拜过了安宜皇贵妃。

    萧七桐便也跟着拜下:“七桐拜见皇贵妃。”

    皇贵妃动了动唇:“赏。”

    话音落下,安姑姑便上前,拿了一对玉镯子,塞到了萧七桐的手中。

    “我来罢。”江舜说着,便取过镯子,然后执起萧七桐那纤细的手腕,给她戴了上去。

    等镯子戴好了。

    江舜方才又道:“这是应贵嫔,这是刘淑媛。”

    萧七桐顺着朝那边看去。

    那紫衫的是应贵嫔,打扮素淡的是刘淑媛。

    此时对面的二人,正盯着萧七桐的模样,陷入了些许的呆滞中。

    应贵嫔一心信了萧五姑娘面容丑恶的传闻。而刘淑媛虽然心道,安王的品味不至那样低劣,可也没想过这萧五姑娘该是什么大美人。

    直到这一刻,她们所有的认知、猜想,哗啦——都被打破了。

    萧七桐朝她们也见了礼:“应贵嫔,刘淑媛。”

    应贵嫔的眼底飞快地掠过一丝妒色。

    跟前的女孩儿,年纪极轻,却已得姝色。

    原来安王得的不是个声名狼藉,面容丑恶的女人,而是个十足的谁也挑不出错处来的美人儿……

    应贵嫔这才笑了一声:“恭贺安王殿下,得了这样的美人儿。”

    这话说得实在不太庄重。

    萧七桐心中也判断出了这位应贵嫔,究竟是个什么模样的人了。

    只怕是空有美貌,却脾性大、脑子不太好使的人。

    兴许她与安宜皇贵妃还多有不对付的地方。

    “罢了,今日姐姐要见未来的儿媳妇,要说体己话。我也不留在这里讨嫌了。”应贵嫔说着便站起了身。

    皇贵妃却压根没有搭理她,连半个眼神都未分给她。

    这厢刘淑媛也忙告了辞。

    很快,殿中便没了她们的身影。

    安宜皇贵妃摆了摆手道:“不必在我这儿杵着了,在宫里头四下走走吧。与我说话有什么意思?”

    萧七桐闻言,不由有些惊讶。

    皇贵妃这样开明吗?特意留给他们独处的机会?

    “去罢。”皇贵妃道。

    江舜却没挪动步子,他笑道:“母妃先赏碗茶喝。”

    皇贵妃又扫了扫萧七桐,道:“你吃得茶,让嬷嬷给你倒去。萧姑娘怕是不能吃茶,茶性凉,萧姑娘身子受不住。”说罢,她转头道:“安姑姑,你取厨房里温着的汤来,让萧姑娘解渴。”

    萧七桐心下微暖。

    且不管皇贵妃这般行事,是否表面功夫。但也足够叫人觉得心下一片暖意了。

    如此一瞧,江舜的百般贴心,该是遗传自皇贵妃了。

    二人待吃了茶,喝了汤,方才从皇贵妃这里告辞了。

    皇贵妃目送着他们踏出殿去。

    抬手为自己倒了杯茶:“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这萧五姑娘,的确的是世间难得的美人。”

    她笑了下,道:“倒是便宜我儿了。”

    萧七桐与江舜出了永华宫。

    “我带你去面见父皇。”江舜道。

    萧七桐点头应了,半点不惧,倒是她身后的乐桃险些又四肢发软,当场吓得跪倒。

    一行人便又朝着勤政殿去了。

    待至了勤政殿外,守在外头的太监、侍卫们,纷纷朝江舜见了礼。

    “殿下这是……?”太监疑惑地问

    “来向父皇道谢。”

    太监恍然大悟,忙转身进去传话了。

    没一会儿,那太监便出来了。

    面色为难地道:“皇上正在处理政务,恐无暇分身见殿下。”

    萧七桐眨了眨眼。看来……宣正帝不喜欢她,甚至可以说是,极为的不喜欢她。

    否则也不会这样将她同江舜一并,拒之门外了。

    萧七桐不由转头去看江舜,江舜神色倒是淡然,他点头道:“左右日后进宫的时候多,那便改日再来见父皇吧。”

    那公公松了口气,忙笑着将二人送走了。

    “你不必担忧。”江舜似是怕她有心理负担,于是出声安抚了一句。

    萧七桐摇摇头:“能有今日,已是一帆风顺,又何必去苛求那么一小点的不圆满。”

    上辈子这时候,她已经剃了头发了。

    夜里要拥着冰冷的被子入睡。

    她那时不适应寺庙的环境,还病了一场。

    日日夜夜,只有自己煎熬度过。

    相比之下,宣正帝拒不见她,又算得了什么?

    何况有安王在侧,宣正帝也无法为难她。

    萧七桐想得通透明白,自然不会置气。

    江舜见她这般平静,心底却起了一丝心疼的味道。

    她定是在萧家吃足了苦,因而遇见旁的事,便也不觉得苦了。

    想来想去,他所能给的,便也只有叫她余生,再不吃一丝苦头了。

    “我带你在御花园走走,再送你出宫。”江舜不自觉地将声音放得柔了些。

    萧七桐并未察觉到他的变化,饶有兴致地点了点头。

    随后二人便往着御花园去了。

    且说应贵嫔回了自己的殿中,便正巧,建王也进宫来向她请安了。

    她将建王扶起来,打量了几眼建王,不快地道:“怎么又瘦了?你那王妃也不懂得心疼你。”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