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飞上枝头 55.避什么嫌

时间:2018-05-17作者:故筝

    此为防盗章, 订阅比例不足时, 请等待36小时后清除缓存观看

    鸿欣郡主方只是难过一阵儿, 但于整个临阳侯府来说, 这桩赐婚便实在下了他们的面子。

    乐桃站在萧七桐跟前,理着梳妆台, 眼圈微红地道:“总归先是他临阳侯府背弃道义, 抛弃了咱们姑娘, 如今再下他们的面子,也是他们该受着的。”

    话虽如此说, 但乐桃心底,还是更倾向于临阳侯府。

    安王高高在上,王府中自然规矩也更多。那临阳侯府, 门第要矮上一等,规矩自然又要松一些。

    姑娘本该也过得松快些。

    乐桃想着,便忍不住叹了声气。

    萧七桐转了转手边的茶杯,道:“莫唉声叹气了, 先为我梳了头发,上个妆罢。”

    乐桃惊讶道:“今日姑娘有什么事要做么?”

    “前日,老夫人往陈家赴宴去了, 不曾带我。今个儿大理寺卿府上又送了帖子来萧家。她该要带着我一同去了。”

    萧七桐不排斥出席这样的宴会。

    整日闷在屋子里, 也没什么趣味儿, 倒不如出去瞧瞧, 日后总免不了与那些千金闺秀打交道的。

    她并不打算做个缩起头来的人。

    乐桃张了张嘴, 正想问, 姑娘怎么知晓,今日老夫人一定会带姑娘前往呢。

    外头便一阵脚步声近了。

    丫鬟在外头叩门,道:“姑娘,老夫人派人来传话,让您准备好,待一个时辰后,出发去孙家。”

    留了一个时辰给她作准备。

    这老妇人可算学聪明了一回,知道她是不能随意指派的。

    萧七桐闭上眼:“给我端碗薏仁粥来,我且喝着,你只管梳头便是。”

    乐桃愣愣地点了头。

    等薏仁粥端上来时,乐桃方才反应过来,感叹了一声:“总觉得姑娘好像变了。”

    萧七桐吃了两口粥,问:“哪儿变了?”

    乐桃局促地笑了笑:“总觉得姑娘好像比以前要……要开心多了,也比以前更,更……奴婢不知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了。就觉得姑娘好像遇事,都很冷静,很聪明,没有姑娘解决不了的事了一样……”

    萧七桐慢吞吞地又吃了两口粥,才笑了出声。

    那可是用上辈子吃的苦换来的呀。

    所以啊,这辈子她若还不能过得快活,那便实在天理不容了。

    待用了饭,梳了妆。

    换了一身新做的衣裳。

    萧七桐便由乐桃扶着,往前院儿去了。

    今日,她没有再换那身洗得褪了色的长裙。

    如今她已得了赐婚,若再穿成那般,便有刻意之嫌了。何况如今萧家待她小心,再不复之前的苛刻,她也就不必再做给旁人瞧了。

    此时,那些人想要瞧的,可就是她落魄狼狈才好。

    萧七桐少有迈出门的时候。

    莫说萧家大门了,从前她连自己的院子都不出。

    府里头的下人,若非近来闹出的事多,他们对这五姑娘的印象都不大深刻。但现在,他们可谁也无法忘记五姑娘了。

    瞧瞧。

    一身粉裳。

    头上戴着嵌玉流苏蝴蝶银簪。

    簪头上的蝴蝶像是要飞起来似的。

    连带的,衬得五姑娘的身形都轻盈极了,仿佛下一刻便要如蝴蝶般飞走了。

    谁说五姑娘病恹恹,阴沉沉,模样难看的?

    下人们心头感叹一声,这才低下头去。

    待到了府门口。

    今日萧老夫人便未再先上了马车,而是先等了萧七桐。

    见萧七桐的身影近了,她才不冷不热地道一声:“倒是让祖母好等。”

    萧七桐微微一笑:“总该好好收拾,免得叫萧家丢了面子。”

    萧老夫人压住了冷哼的冲动,转身上了马车。

    而马车旁的三姑娘、四姑娘,朝萧七桐瞥了一眼,面上闪过了一丝尴尬。

    原来这二人,一人着粉裳,一人着粉白衣裳。

    ……和萧七桐撞衫了。

    乐桃也有些尴尬,不由得紧了紧手里的帕子。

    萧七桐倒是满不在乎,她提了提裙子,慢吞吞地登上了马车。

    之后才是三姑娘、四姑娘。

    上马车后。

    这二人时不时与萧老夫人说上两句话。

    萧七桐便掀了车帘一角,饶有兴致地瞧着外头的风景。

    萧老夫人瞧见这一幕,心头顿时有些不是滋味儿。

    旁人都知晓讨好她,偏萧七桐半点也不肯服软。萧老夫人心头冷笑,真以为要做安王妃了,便可目中无人了?正因为日后要做安王妃,她才更该谨小慎微,讨好自己呢。

    马车在大理寺卿的府门口停下。

    待下了马车,几人一并行进门内。

    萧七桐步履慢,萧老夫人便不得不放缓了步子等她。

    待入了府中花园时,园子里已经有不少夫人千金在了。

    孙夫人主动迎来,与萧老夫人见了礼。

    虽说她的丈夫乃是萧成的上司,但孙夫人却懂得,如今萧家已不是昔日萧家。在萧老夫人跟前摆出晚辈姿态,算不得跌了份儿。

    随后,孙夫人便将目光落到了萧七桐的身上。她满眼惊艳地道:“这便是五姑娘了吧?五姑娘果然生得天资绝色。瞧着便是有大福气的。”

    萧七桐露了个笑容:“孙夫人谬赞了。”

    言语间,孙夫人便将她们引入了席中。

    孙夫人实在是个聪明人。

    她见萧七桐举止缓慢,气色不大好,又隐约听闻萧七桐有旧疾在身,于是便特地派了个丫头伺候萧七桐。

    待落座后。

    便又有丫鬟取走了她手边的茶水,转而换成了温热的白水。

    连带的,萧七桐跟前的菜色,也有了细微的变动,冷菜少,热菜多。

    孙夫人不好酒,便也未准备酒。

    园子里就只浮动着菜香气和淡淡的花香气。

    萧七桐这一餐,倒是吃得愉悦。

    别人都顾着说话了,偏她只顾着低头细嚼慢咽地吃。

    而席间孙夫人也不曾冷落她,但凡与旁人说话,总要捎带上萧七桐一两句。她也不刻意与萧七桐搭话,像是顾忌着萧七桐身子弱、恐体力不济。

    唯独坏了胃口的,是席间总有两道目光,不停朝她扫来。

    待宴会结束后,众人散去,萧七桐这才看清了,总打量着她的是谁。

    一个是鸿欣郡主。

    她正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眼底透漏着一丝不舍。

    另一个,却是名着杜若长裙,外套绣鸢尾白褙子的年轻女孩儿,年纪约莫在十六七岁的样子。

    那女孩儿五官标致,生得温柔大方,举手投足,都透着股子文气。

    像是书香世家出身。

    “那是谁?怎么总盯着姑娘瞧?”乐桃略微不快地道。

    萧七桐也不认得她。

    毕竟上辈子,自己见过的人有限。京里头的闺秀,还真不是个个她都认得的。

    转眼间,鸿欣郡主走近了。

    “那是项家的姑娘,项诗鸢。”她低声道。

    项家?

    萧七桐隐约记得,项家如今的老太爷,似是入了内阁。

    鸿欣郡主却突地拐了话题,道:“五姑娘……可收到了我上回送去的东西?”

    “收到了,还未曾多谢郡主。”萧七桐觉得有些意思,这小姑娘从前憎恶她,如今却又巴巴地凑到跟前来,倒像是甚为喜欢她一样。

    哪怕如今赐了婚,临阳侯府没了面子。小姑娘也没有半点怪责她的意思。

    二人到底并不熟稔,两句话说完,便都沉默了下来。

    就在萧七桐准备动身离开的时候,鸿欣郡主又道:“恭贺五姑娘。”

    “多谢。”

    乐桃在一旁催促道:“姑娘,咱们该走了。”

    萧七桐点头,便向鸿欣郡主告了辞。

    鸿欣郡主看着她走出去,忍不住冲丫鬟道:“果真是从前咱们家做得过分了些,瞧她都不大想理我。”

    “兴许只是和郡主还不够熟稔吧。”

    鸿欣郡主并不觉宽慰,她突地皱起眉:“我方才似乎忘了什么事。”

    已经走到花园门口的萧七桐,突地又返身回来,走到了鸿欣郡主的跟前:“郡主赠我礼物,我总该回之以礼的。”

    说罢,萧七桐执起她的手,塞了一块圆圆的玉珏到她掌心。

    鸿欣郡主惊讶地瞪大眼,不自觉地攥紧了掌心。

    萧七桐这才又转身离开。

    “等等……”鸿欣郡主结巴了一下,“方才忘记和你说了,那个,那个项家姑娘,像是该要许给安王殿下的。”

    萧七桐惊讶了一瞬。

    原来该她做江舜的未婚妻。

    不过那又如何?

    江舜既然找上了自己,那便说明,江舜有自己的打算。

    萧七桐微颔首:“我知晓了,多谢郡主。”

    “不谢。”

    鸿欣郡主捏着玉珏,就这么一路捏回了家。

    “拿什么呢?跟拿个宝贝似的!”宁小侯爷一扬眉,问。

    “萧五姑娘送我的!”

    宁小侯爷:“……”

    他从前跟萧五有婚约在身的时候,也没见收到什么玩意儿啊。

    宁小侯爷多少有点别扭,总觉得自尊心被接连几个巴掌,扇到了地上。

    *****

    自孙家宴后,一时间京里的议论减少了许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