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飞上枝头 53.平王江良

时间:2018-05-17作者:故筝

    第五十三章平王江良

    七皇子生得虽然圆滚滚, 但一双腿却跑得比谁都快, 等江良反应过来的时候, 七皇子已经撒腿朝着那方跑过去了。

    太监和侍卫吓了一跳,都忙不迭地跟了上去。

    江良疑惑道:“七弟与那姑娘认识?”说完, 他忍不住皱了下眉:“莫要惹出什么事才好。”

    他倒不怕七皇子惹出事, 毕竟七皇子有淑妃撑腰。他怕自己因看管不住幼弟,而受责罚。毕竟他虽封王,但说起来, 还不如宫中两个年幼的皇子地位来得高。

    这厢江辰也觉得有些惊奇。

    上回宫中传出消息来, 不是说这二人起了争执,最后他那三弟还为萧五姑娘出了头,使得淑妃颜面大失吗?

    按理来说,这江远应当是憎恶萧五的才是!

    除非……除非江远怕了老三, 这才面对萧五分外殷勤起来!

    他这个七弟,果然是个只长肉不长脑子的, 堂堂皇子这般行事,实在叫人瞧不上!

    不过……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江远愚钝,也就失了争宠之力。而旁人再瞧见他因老三之故, 堂堂皇子却不得不去讨好一个官员之女, 不知多少人要觉得唇亡齿寒了。

    到那时,他们对老三的不满, 自然会积攒到顶点。

    于是江辰微眯起眼, 双手背在身后, 并没有要上前阻拦的意思。

    江良见他不动, 便也只有继续在一旁充当木桩子了。

    且说这厢七皇子跑得快,眼前着就快跑到跟前去了,他却又猛地顿了顿脚步,放慢了速度。

    他可还记得上回是因什么挨了罚,这回可不敢在萧七桐跟前横冲直撞了。

    ……

    当萧七桐的手搭上项诗鸢的时候,项诗鸢就有那么一瞬觉得不好。而等到萧七桐出声之后,项诗鸢的猜测成真了。

    她身子微微僵直地站在那儿,甩开萧七桐的手也不好,可就这样受着也不好。

    无论是哪种做法,都会叫旁人看了笑话去。

    是她心急了。

    项诗鸢掐了掐掌心。

    一时间气氛有些凝滞,众人瞧着这一幕,眼底都还带着挥之不去的惊诧。

    这萧七桐聪明得很,项诗鸢那样挤兑她,她都敢反过来无比自然地将项诗鸢当做她的丫鬟一般使唤。

    她们心头不由都暗暗提了警惕,将萧七桐列为了并不好对付的对象。

    待平复了心头的惊诧后。

    这会儿旁边站着的贵女们,方才缓缓出了声:“都杵在这儿作什么?项姑娘不接我们进去么?”

    这便是在给项诗鸢台阶了。

    满京贵女,到底还是有些人与项诗鸢交好的。

    项诗鸢面上微微笑道:“是我疏漏了,快请。”

    只是她话音刚落下,便见一身锦衣华服的七皇子大步走来了。

    七皇子伸手费劲儿地将她推开了,道:“你这女人,为难她做什么!”

    项诗鸢僵了下,没想到七皇子会忽然出现在这里,更没想到七皇子嘴上会这样说……一时间,项诗鸢的面容有些狼狈。

    “七皇子,我并没有为难萧五姑娘。”项诗鸢出声。

    七皇子却挡在了萧七桐的跟前,抬头怒视着项诗鸢:“你坏!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萧七桐也有些惊讶。

    这小胖子怎么也在?

    萧七桐伸手拉了七皇子一把,七皇子这才没有往下说。

    住嘴后,七皇子还伸出肥胖胖的手,反手拍了拍萧七桐:“别怕,本皇子保护你。”

    贵女们瞧见这一幕,想笑又不敢笑。

    七皇子的模样固然滑稽,可谁也不敢小瞧了去。

    说到底,这位始终都是皇子!哪怕形容再丑陋,行事再好笑,她们都须得尊敬服从。有了七皇子的这句话,旁人谁还敢再去欺负萧七桐呢?

    有人嫉妒。

    也有人忍不住暗暗叹息,这回项诗鸢可是麻烦了。

    七皇子是个混世魔王。

    他可不怕事,欺负起人来毫不手软,反倒是她们这些女孩儿,受礼教的拘束,并不敢轻易行事。

    萧七桐这会儿又伸手拍了拍七皇子的头:“她不曾欺负我,方才项姑娘说要照顾我呢,你没瞧见我手都搭她身上了么?我累得很,正等着项姑娘来扶我呢。”

    旁人见她如此动作,都暗暗咋舌。

    这萧五胆子也真大,皇子的头是你能摸得的么?

    偏偏那七皇子不仅没有发作怒火,反而还道:“不成不成,她喜欢三哥,要是故意害你,把你推水里怎么办?”

    七皇子小小年纪,对这些手段倒是通得很。

    “本皇子来扶你!”七皇子抓着萧七桐的手,就要往他肩上放。这么一瞧,他倒像是成了萧七桐的拐杖似的。

    萧七桐眨了下眼,觉得有趣。

    她本意也不想与项诗鸢多作纠缠,平白让其他人瞧好戏。于是也就顺着点了头,道:“今个儿倒是我有福气了,能叫七皇子扶我。不过你可得走慢些,我累了,步子迈不快的。”

    “嗯!嗯!”七皇子用力点头,脸上的肉都跟着绷紧了,一副被寄予重任、如临大敌的模样。

    萧七桐便也不再瞧项诗鸢,只一心低着头去瞧脚下的路。

    项诗鸢也不敢再招她,只压下了一早准备好的种种招数,装作什么事都未发生一般,转身道:“诸位随我来。”

    于是众人这才又往里走去。

    而此时,萧咏兰、萧三姑娘、萧四姑娘也方才走进了府内。

    她们之前听见了里头的声音,以为萧七桐和谁争执起来了,怕遭了牵连,便没有急着进门来,这会儿等动静消停了,她们才进来了。

    只是等进来后,她们隐约瞧见萧七桐身边还跟了个……孩子?

    萧咏兰已经许久不曾赴宴,上回七皇子去建王府上时,她并未在场,因而也不知晓其身份。

    这会儿瞧了,她忍不住疑惑地问旁边一个姑娘:“萧五身边的是谁?”

    “七皇子。”

    七皇子?

    萧咏兰呆了下。

    她是听过七皇子的。

    据说许多贵女都被他同他那小姨捉弄过。

    七皇子身份非凡,脾气又不好……

    萧咏兰嘴角弯了弯,脸上的笑意几乎压不住。

    萧三、萧四上回却是见过的,她们知晓这七皇子似乎很维护萧七桐。

    于是她们忍不住问那姑娘:“这是在做什么呢?”

    那姑娘有些无奈地道:“萧五姑娘说自己走得累了,七皇子便主动扶了萧五姑娘。”

    七皇子年纪小,扶一扶萧七桐倒也算不得什么。

    但……

    但这根本不是重点!

    重点是,堂堂皇子,就因为萧七桐一句“走累了”,便主动伸手扶她?

    七皇子在外面传播开的恶名,难道都是假的吗?

    瞧他如今扶着萧七桐的卖力劲儿,简直令人震撼!

    萧咏兰才露出来的笑容,也因为这番话而消失了个干净。

    她几乎是咬着牙问旁边的两个妹妹:“萧七桐何时又和七皇子有这样好的关系了?”

    怎么什么好事都净往萧七桐的头上落?

    若说那安王乃是瞧中了萧七桐的模样好,倒也说得通。

    可这七皇子才几岁?

    他懂得美丑之分吗?

    他凭什么也对萧七桐这样好?

    萧咏兰环顾四周,惊觉这里并不是在萧家,手边也没有可以供她打砸的东西。萧咏兰心底顿觉更加的难受了。

    就像是一把火被狠狠塞进了她的胸腔,不断炙烤着她的心肺,令她觉得焦躁疼痛。

    萧三微微嫉妒地道:“七皇子乃是安王的弟弟,兴许是得了安王殿下的吩咐,这才对五妹妹另眼相看吧。”

    萧咏兰却觉得不对。

    寻常人家况且还兄弟不合的多呢,更别说皇家了?那七皇子难道真听安王的话?

    萧咏兰脑子里塞满了各种思绪。

    她的目光胡乱扫着,扫来扫去,然后突然顿住了。

    “那是……那是建王殿下?”萧咏兰语出惊喜地道。

    上回在城郊聚会,便见着了这位建王殿下。她依稀记得对方的风采。

    这位建王殿下应该是不喜欢萧七桐的,上回建王打下的猎物,可是都让萧七桐拿走了!

    “那是建王?”萧三和萧四有些惊讶,而惊讶过后,便也难免有些喜悦。

    那次聚会,萧咏兰在场,她们可不在。

    她们这些平日养在深闺的姑娘,可少有能见到王爷皇子的时候。

    虽说建王已经有了王妃,但也难免令人向往。

    甚至,她们心头忍不住想……

    萧七桐都能同光风霁月的安王定亲……

    正想着呢。

    此时萧四低声道:“传闻说几位王爷与项家姑娘极为亲近,看来倒是真的。项诗鸢过个生辰,都有建王带着七皇子前来。”

    旁边有个姑娘恰好听见这句话,便淡淡道:“似是自幼一同长大呢。”

    有人不免嫉妒地道:“毕竟项家可有一位项皇后呢。”

    萧咏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跛足。

    顿时暗恨不已。

    若没有这样的障碍,遇见了建王这样的人物,她也未必没有一拼之力!

    那建王妃长得可并不如何……

    众人各有各的心思。

    而这些萧七桐都不知晓。

    她满心闲适,并不因着来了项诗鸢的地盘,便觉得战战兢兢、如坐针毡。

    待入了厅中。

    众人分坐桌前。

    七皇子此时死守在萧七桐的身边,振振有词地道:“不得让人欺负了你去!”

    但这样到底不合规矩,项诗鸢便上前温声劝他。

    只是给项诗鸢面子的,只有平王、建王,七皇子可不曾与她一同长大,自然不给她留脸面。

    “你别动本皇子,你安的什么心?”七皇子气愤地道。

    项诗鸢从前不和七皇子来往,而七皇子瞧在项皇后的面子上,也并不捉弄项诗鸢,因而项诗鸢从未在七皇子这里尝到过苦头。

    今个儿连连吃瘪,项诗鸢终于明白,这个胖子,不会再高看她一眼了……

    为什么呢?就因为如今萧七桐成了钦定的安王妃?

    项诗鸢心下翻滚,但面上却不显。

    她不再劝,只起身去请了平王、建王。

    平王江良早就想将七皇子喊回去了,见项诗鸢来递台阶,便也顺着往下,与江辰道:“二弟,我去寻七弟。”

    “嗯。”江辰应了声,落座为自己倒了一杯酒。

    江良来到厅中。

    小太监唱道:“平王殿下到。”

    众人纷纷起身。

    不过她们对这位平王素来没什么印象,因而这时脸都不曾红一下。

    江良准确地捕捉到了七皇子的方位,他走上前去,低声喊道:“七弟,你……”

    江良不自然地顿了下。

    方才离得远,他并未瞧清楚那和项诗鸢起争执的人,生得什么模样。

    但这会儿对方就站在那里。

    就在眼前。

    江良不自觉地怔了怔。

    这是个身材纤弱的小姑娘。

    从上由下而望去的时候,一眼先瞥见她脑袋上如云般的秀发,然后再是赛雪的肌肤,标志得过了分的五官,和脆弱而修长的脖颈……

    胜过项诗鸢当年这个岁数时,百倍。

    萧七桐隐约察觉到了打量的目光,她微微抬起头,毫不畏惧地朝对方看去。

    江良这才得以完整地窥见她的全貌。

    怯弱生怜。

    似乎真像七弟说的那样,并非她欺负项诗鸢。

    毕竟瞧她模样,怎么瞧都怎么欺负不了项诗鸢。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