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飞上枝头 52.按捺不住

时间:2018-05-17作者:故筝

    第五十二章按捺不住

    将陈若秀引到府上玩了几日, 萧老夫人心情大好,连带着面上也常见了笑意,与萧七桐说起话时,都没了往日的阴阳怪气。

    她动了些心思,想着日后陈若秀嫁进了萧家, 便要让萧七桐总领着陈若秀进宫去玩玩, 与宫里的贵人们也混个脸熟,此后也不必瞧那些高门出身的妇人的脸色了。

    想来想去,萧老夫人也不复从前的憎恶憋闷了。

    她甚至想象起了将来,依托着安王这棵大树, 萧家该如何繁盛!

    而陈若秀嫁进来后,她就有孙子抱了。

    孙子绕膝,又有荣华富贵, 当真是不愁了。

    于是因着这个缘故,萧老夫人渐渐也开始转变自己的姿态,想着要对萧七桐好一些,至少要做给安王看。

    也好叫安王知晓,萧家并非外界传的那样不堪。

    这会儿乐桃瞧着从老夫人房里送来的一盒子药材, 面上多有些激动:“老夫人待姑娘可算是好起来了!”

    乐桃脑子里依旧惦记着尊卑长幼,从前老夫人待姑娘不好, 她自然要与姑娘站在一处,而如今老夫人转变了姿态, 她也为之高兴, 觉得姑娘总算得到了老夫人的认可。

    萧七桐抬手, 自己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斜睨她一眼,道:“不过释放一些善意,你便满心欢喜了,像你这样性子,哪日被卖了还要为人数钱呢。”

    乐桃讪讪地笑了笑,这也才反应过来。

    是呀。

    老夫人从前待姑娘不好,便可见老夫人怀着什么心思,如今才不过转变了一些态度,她怎么就欢欣鼓舞起来了呢?

    乐桃起身,为萧七桐捏起了肩颈,道:“奴婢总觉得姑娘好像长大了似的,总能说出许多有道理的话……奴婢的脑子,半分也想不出来。”

    她话音方才落下,萧靖站在门外轻咳了一声,打断了屋内主仆二人的交谈。

    “大哥?”萧七桐朝门口看去。

    “嗯,来瞧瞧你身子如何了。”门外的萧靖口吻一如既往,并不显得如何过分热络。

    乐桃惊了一跳,忙走上前去将门打开。

    门一开,她一抬头便正对上了大公子的双眼。眼里好像带着一丝温和。乐桃迷惑地想。

    萧靖的目光克制地在她房中转了一圈儿,并没有旁的意思,似是……似是想瞧瞧,如今府上对她的待遇,可有了变化。

    当然,经由这么几回折腾,谁人都不敢怠慢了萧七桐去,因而她的屋子也渐渐有了大家千金闺房的模样了。

    萧靖收起目光,这才将背在身后的手伸出来。

    却见他手中拎了一只鸟笼,里头的鸟儿正在酣睡,似是对外界毫不设防。

    萧靖将鸟笼放在桌上,道:“你平日里难免无趣,让它陪你说说话。”

    那鸟儿身上的羽毛,一撮暖黄一撮嫩绿。

    那是一只幼鸟。

    看着可爱得紧。

    不过萧七桐仍旧觉得惊讶。

    毕竟萧靖瞧上去,可不像是会送这些玩意儿的人。

    见萧七桐没有出声,萧靖不由追问了一声:“不喜欢?”

    萧七桐摇头。

    萧靖既然要送,她收着就是了。

    萧靖面上的神色这才放松下来。

    “我还有公务在身,便不留了。”萧靖说罢,就转身出去了。

    萧七桐瞧着他走远,然后将门外的丫鬟叫了进来:“大公子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也就一会儿……”

    一会儿吗?

    萧七桐也就没再往下想。

    她从不掩饰自己对萧家的情感淡漠。

    满院子的丫鬟婆子们都学聪明了,就算再听见什么话,也都不敢往外传,生怕吃了萧七桐的手段。

    如今就算萧靖听见也一样。

    她丝毫不觉畏惧。

    她这辈子本就求个坦荡舒爽,又何必处处委屈自己迁就别人呢?

    萧七桐垂下目光,打开了笼门,而后还伸出手指头戳了戳小东西的脑袋。

    那小鸟一头栽下去,然后惊得赶紧扑棱着翅膀又飞了回去。

    萧七桐觉得还有一些意思,她便笑了笑,道:“挂到屋檐下去吧。”

    乐桃高兴地应了,忙提着那鸟笼出去了。

    这厢萧靖跨出了萧七桐住的院子。

    他方才舒缓的神色,这会儿却又微微绷紧了。

    “不过释放一些善意,你便满心欢喜了,像你这样性子,哪日被卖了还要为人数钱呢。”

    他于七桐来说,是否也仅仅只是释放了一些善意而已,并不能抹杀过去的忽视?

    七桐平日的乖巧,是否又是另一种疏离的表现?

    萧靖心里竟觉得有一丝心酸。

    萧家上下,恐怕没有一人是令她觉得温情的。

    ……

    待见了同僚,一模样轻佻的男人走上前,笑问他:“如何?你妹妹可喜欢?”

    萧靖扫了他一眼:“你这法子不成,我妹妹连笑也没笑。”

    同僚无奈一摊手:“你妹妹也太难讨好了些……是哪个妹妹?莫不是那位……”

    萧靖默不作声。

    同僚却嘻笑道:“五姑娘是该娇贵些!”

    是啊,是该娇贵些。

    *****

    没两日,萧家又收了个帖子,原来是项诗鸢的生日,便送了帖子给京中出身不低的年轻女孩儿们。

    其中不仅有萧七桐,就连萧家几个庶出的女儿也得了邀,可谓是办事妥帖了。

    萧七桐与萧咏兰、萧三、萧四一并上了马车。

    马车内,萧三姑娘忍不住讥讽地咧了下嘴,道:“这位项姑娘该要过十八的生辰了吧?”

    萧七桐都有些惊讶,原来项诗鸢比她长了好几岁?

    萧咏兰已有一段日子不曾露面,这会儿收拾了一番,却也瞧着依旧阴沉沉的,整个人都如同拢着霉气在身。

    她转头瞥了一眼萧七桐,也跟着讥讽地道:“十八还未出嫁,是为了等安王罢,京中谁不知道呢,偏偏她眼瞧着就要与安王定亲了,愣是教人中途搅合了……只怕她心头恨得厉害呢。”

    说到最后一句话,萧咏兰咬着牙加重了语气,与其说这句话是在说项诗鸢的心情,倒不如是在说她自己。

    萧七桐皱了下眉。

    倒不是因着项诗鸢而倍觉膈应,毕竟她对安王欣赏有之,但要说爱慕之心那就是在可笑了。

    她厌憎的是萧咏兰的口吻。

    拿项诗鸢的年纪当做笑话来讲,听来未免可悲。

    难道年纪小便早早定了亲事,就该令人欢欣鼓舞了吗?

    萧咏兰眼界如此之浅,也难怪这么多年与她为难着不肯放了。

    萧三这会儿倒是突地出声道:“祖母可有说,何时给二姐姐说亲?说起来,二姐姐年纪也不小了。”

    萧咏兰脸色登时变了。

    她今年十七了。

    比之项诗鸢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

    何况……何况她如今有了脚疾,哪家又肯娶她?

    没了程敏月,她又带不出门去,只怕老夫人都嫌弃她是个累赘了。

    萧咏兰咬着牙,一时间没了声音。

    马车内倒是安静了下来。

    萧七桐撑着脑袋,歪歪地靠在马车内壁,并不与她们说话。

    萧三想要嘀咕一句什么,但最后又拼命地咽回去了。

    从前,萧七桐这位嫡小姐,比之她们尚且不如。可如今,却好像比谁都高了一等,像是与她们说话都不屑了。

    萧三心底也有些意难平,毕竟瞧了这么多年的嫡庶颠倒,继室掌权,她都已经将这视为常态了,等到这一切被打破的时候,她心头自然不快。

    此时只听得外头的婆子喊了一声:“五姑娘,到了。”

    至于旁的三个姑娘,那婆子就像是忘了似的,嘴里根本没有喊出声。

    见风使舵的玩意儿。

    萧三暗骂。

    萧七桐命人打起帘子,当先由乐桃扶着走了下去。

    嫡庶有别,其实原本按照常理来说,萧咏兰三人是要永远矮上她一头的。萧七桐可不会去做个好人,让她们不必多礼。这会儿她就要教教她们,这迟来多年的嫡庶之礼。

    萧七桐下了马车,由乐桃扶着,再有两三个丫鬟婆子伴着一块儿进去了。

    相比之下,萧咏兰几人身边就只有一个丫头跟着,寒酸极了。

    再加上前头萧七桐身形虽纤瘦,却模样纤美,更将她们衬进泥土里去了。

    萧三有些惶惶然。

    她突然觉得,仿佛只要有萧七桐在一日,她们身上的光华便要不见天日。

    “五姑娘。”萧七桐这头才刚迈进门去,便见项诗鸢款款而来,直直走到她的跟前,像是来接她的。

    项诗鸢今日穿的红裳,分外不符合她平日里的气质打扮。不过到底年轻,红色将她的面孔衬得更有气色了,眉眼都比较起往日要显得活泼有生气些。

    今儿是她的生日,这样打扮倒也不奇怪。

    项诗鸢此时捏着帕子,冲萧七桐盈盈一笑道:“安王殿下知晓我请了五姑娘来玩,还特地嘱咐了我,要好生照看姑娘,姑娘体弱,可不能出了半点差错。”

    早在项诗鸢走到萧七桐跟前来的时候,就有好奇的人悄悄翘起耳朵尖儿,等着听好戏了。

    这会儿听见了项诗鸢口中的话,众人咋舌不已。

    项家姑娘这番话,不是特意在萧七桐面前凸显她与安王的亲近么?一个与安王险些成就一桩亲事,一个是安王如今的未婚妻,前头那个当着如今这个说什么照顾她的话,岂不是故意压她一头么?

    众人心下都有些躁动。

    瞧吧,她们就知晓,这项姑娘终究是要按捺不住的。

    换她们,也按捺不住!

    萧七桐哪能瞧不出项诗鸢的心思。

    她伸出手,搭在了项诗鸢的肩上,就像是瞧不出来项诗鸢的本意一样,一抬眸,红唇微张,懒懒地道:“巧了,我正走累了呢。”

    瞧那姿态,竟像是直接将项诗鸢当丫鬟使起来了。

    距离这边隔着两条走廊的一块儿平地上,平王江良、建王江辰、七皇子江远同他们带来的太监、侍卫,正站在那儿,听见动静,不由隐隐朝这边望了一眼。

    江良感慨:“那是哪家姑娘,连项姑娘也敢欺了去?”

    七皇子却大声道:“胡说,那明明是项诗鸢欺负她呢!不行,本皇子得去保护她!”

    不然本皇子回宫又得抄书千百遍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