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飞上枝头 49.亏了赚了

时间:2018-05-17作者:故筝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四十九章亏了赚了

    这家铺子名为“点墨轩”,平日里卖的笔墨纸砚, 在京中算得上是价格低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萧七桐乘的轿子当先停在了点墨轩外。

    随后方才是安王驱马上前。

    点墨轩内有些人正在选看, 只是随着安王的到来,那些人都立即被侍卫驱散了。

    伙计们呆了呆, 随即便拔腿往后堂跑去,口中大呼:“掌柜的!掌柜的……安王, 安王殿下来了咱们铺子!”

    伙计恨不能生出一双飞腿。

    那可是安王啊!

    他做梦也没想到, 安王会来他们这家小铺子啊!

    那掌柜的是个大肚的中年胖子,那胖子满头大汗地从帘子后头挤了出来。

    他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红。

    “安、安王殿下。”

    他冲着门口拜了拜。

    但骑在那高头大马上的华服青年, 并没有立即跳下马来。

    他先转头吩咐了常英几句。

    常英神色有些怪异, 但他还是托了个匣子,走到了轿子外。

    “给你们姑娘披上。”常英说着将匣子递给了乐桃。

    乐桃愣了愣, 将匣子打开,才瞥见里头放了件披风。

    纯白的,倒是什么样的衣裳都搭得。

    除了披风, 还有一副面纱。

    “……我们带了的。”乐桃小声道。

    常英却好似没听见一样, 扭身回去站定了。

    乐桃捧着匣子瞧了瞧, 转念一想。

    这不正说明安王想得周全吗?

    乐桃笑了笑, 忙将匣子递了进去。

    萧七桐在轿子内听见了二人的对话, 低头一瞧匣子内的东西。

    果然不是萧家能做出来的东西。

    萧七桐也不客气矫情。

    旁人对她好, 她为何不收着呢?

    萧七桐将面纱戴好,掀起轿帘走了下去。

    而后乐桃展开披风, 将她裹在了其中, 免了凉风的侵扰。

    少女身段纤弱, 弱不胜风。

    因着戴了面纱,众人便只能瞧见她一头乌黑的发。

    和赛雪的肌肤。

    以及一双美丽如含缱绻春水的眼。

    未见面容,却已足以令人心生向往之。

    那头掌柜的瞪大了眼,霎时明白过来,为什么安王迟迟没有下马了,原来是因为轿内还等着一位佳人。

    掌柜的目光一动,隐约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他只听得身旁的伙计道:“那位姑娘前些日子来过咱们铺子。”伙计语带惊恐:“今日再来,不会是来寻茬的吧?”

    掌柜的却笑得仿佛一朵盛开的菊花。

    “怎会?”

    若是来寻茬的,只怕站在这里的侍卫,个个都凶神恶煞了。

    这会儿没见亲切得很么?

    恐怕是那位姑娘将他这间小铺子,荐给了王爷!

    而此时江舜终于翻身下马。

    他站在门边一侧,等着萧七桐先踏进了门,而后与萧七桐拉开了一丈远的距离,方才跟着进了门内。

    到底有这么人瞧着,总该避嫌一二。

    只是但凡长了眼睛的,都能瞧出来安王殿下虽然与那位姑娘有一段距离,但那回护的姿态,却实在明显得很。

    掌柜的顿时信心更足。

    他躬着身子上前,又唤了一声:“王爷。”但随后,便立即看向了萧七桐:“姑娘这边请。”

    比较之下,竟是对萧七桐要更殷勤些。

    常英将他形状收入眼底,暗哼一声。

    倒是个聪明人。

    掌柜的问:“前几日姑娘来咱们铺子里挑了一块砚台,用着可顺手?”

    萧七桐哪里知晓顺手不顺手,她避开了掌柜的这句问话,主动出声道:“今日我也是来买砚的。”

    说完,萧七桐回头瞧了瞧江舜。

    她可不知晓他喜好什么样的。

    总该他亲自瞧瞧。

    江舜眯了眯眼,道:“便选与那日一样的罢。”

    萧靖既有了一个,他也该有一个方才说得过去。

    萧七桐心念微转。

    江舜什么地位,这里的笔墨纸砚应当一个也吸引不了他。

    江舜说要与她来瞧瞧,便只是想要个与萧靖一样的砚台?

    萧七桐抬手轻点了一方砚台。

    “这个罢。”

    伙计手脚麻利,赶紧上去取下来了,又忙呈到了萧七桐的跟前。

    萧七桐将砚台接到手中,淡淡问了一句:“如何?”

    江舜问那掌柜的:“几两银子?”

    掌柜的知晓这等贵人,你将价格往便宜了说,人家反而不爱买了。

    于是当即笑着道:“十两银子!”

    要再往高了说,他就不敢了。

    江舜藏在袖间的手指动了动。

    他盯着萧七桐捧在掌心的砚台打量了起来。

    却是越瞧越觉得满意。

    那砚台通体漆黑,首尾各雕花竹纹理。

    这是文人常爱的一些纹路。

    纹理细致。

    通体流畅。

    不错!

    只是江舜没有开口。

    萧七桐见他并不出声,便又问了一句:“那便就这个罢?”

    “嗯。”江舜这才低低应了一声。

    因着他与萧七桐有段距离,这声音都几不可闻起来。

    萧七桐想了想,又添了一两银子,让那掌柜的将砚台小心包起来。

    掌柜的哪里敢怠慢?

    恨不得包个五两银子的效果出来!

    萧七桐在外头待久了,难免觉得疲乏。

    等伙计将砚台包好后,她让乐桃拿在手中,便转身道:“该回府了。”

    江舜点头,当先一步出了铺子,只是没有立即上马。而是等到萧七桐缓缓行出来,上了轿子后,他方才也翻身上马。

    留在后头的常英,从小太监手里取过一个袋子,扔给了那掌柜的。

    “赏你的。”

    掌柜的顿时笑开了花。

    “谢王爷,谢王爷赏赐!”

    常英盯着他瞧了一眼。

    那掌柜的一个激灵,忙又添了一句道:“谢姑娘!”

    常英这才笑了,带着其余人转身离去。

    而掌柜的转过身,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几乎要将那张面皮都撑破。

    等转入后堂,他更是直接跑了起来。

    “没想到我也有见着安王殿下这一日哈哈哈哈哈……”

    萧七桐回到轿子里,觉得憋闷得厉害,便取下了面纱,放回了那匣子里。

    她低头数了数荷包里的银子。

    得,又亏了。

    才刚从大哥那里赚了十两银子回来,一转头又倒出去了,还多贴了一两银子!

    萧七桐伸出手到轿子外:“乐桃,将那砚台给我。”

    乐桃忙递了进去。

    萧七桐将那装着砚台的盒子,放在掌心翻来覆去把玩了一番。

    而轿子外头,安王殿下骑在马背上,抬头望着天。

    ……她怎么还未将砚台给他呢?

    这一等,便是眼瞧着萧七桐的轿子回到了萧家门外。

    萧七桐下轿子,辞别了江舜,踏进了萧家的大门。

    江舜微微一怔。

    原来这个砚台……也不是给他的?

    江舜忍不住转头问常英:“十两银子多不多?”

    常英小心地答道:“多,够一些穷苦人家一年的花费了。”

    江舜不自觉地皱了下眉。

    十两银子。

    这么多。

    谁当得起这份礼?

    江舜一抖缰绳:“回府。”

    常英松了口气:“是!”

    常英也忍不住纳闷。

    这位五姑娘的心思还真是捉摸不透啊……

    竟愣是没想过要巴结讨好他们王爷啊!

    萧七桐回到府中后,乐桃也忍不住问:“姑娘,奴婢觉得,觉得方才安王殿下瞧上去有些不大高兴。”

    “是吗。”萧七桐将盒子摆在桌上,指着道:“唤个小厮来,让他送到安王府上去!”

    乐桃瞪大眼:“方才……方才姑娘为何不给安王殿下?”

    “不一样。”萧七桐伸出细白的手指勾了勾盒子的边缘:“意义是不一样的。”

    乐桃却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哪里意义不一样。

    于是她只点了头,老老实实出去传小厮了。

    萧七桐挪了挪身下的凳子,一只手撑着桌面,懒洋洋地倚靠着,然后动手去翻在宫中时,江舜命常英交给她的匣子。

    一打开。

    里头便是一片金灿灿的。

    都是金元宝。

    萧七桐都不自觉地屏了一瞬的呼吸。

    恐怕没有谁能抵挡得住这个颜色的诱惑。

    好吧。

    萧七桐忍不住撑着脑袋低低笑了起来。

    还是她赚了。

    并且赚了那十两银子的数倍。

    且说回安王府。

    江舜回到府中,心中始终按捺不住好奇。

    他交代顾犬:“你去瞧瞧,五姑娘新买的砚台,是要送给谁?”本王记得,她身边并无几个亲近的人才是。

    顾犬应声去了。

    只是不过一会儿的功夫,顾犬就又回来了。

    他回来时,江舜正欲作画。

    见他进门,江舜不由皱了下眉:“怎么这样快便回来了?”

    顾犬道:“属下去到萧家,便见一个小厮捧着那盒子,大步朝外奔来。”

    “然后属下便悄悄跟上了他。”

    “只见他奔着春宁街而去,又绕过了永宁巷……”顾犬说到这里,咽了下口水,瞪大眼,道:“最后在咱们王府门口停住了。”

    江舜:“……”

    他的心尖像是被谁用力地摁揉一番。

    一丝惊喜的味道,飞快地从上头掠了过去。

    “……人呢?”他抬头朝门外守着的小太监看去。

    那小太监一头雾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而此时王府管家疾奔而来,等到了书房外,方才放缓了脚步。

    那管家躬身道:“主子,萧家送东西来了。”

    “将东西取进来。”

    管家应声。

    江舜想了想,又添了一句:“你亲手去取进来。”

    “是!”管家返身往外行去,只是脑子里忍不住想。主子不是一向瞧不上萧家么?这萧家送的东西能如何值得主子看重?

    难不成……是那萧五姑娘送的?

    想想,管家便又否决了。

    他实在想象不出,主子重情爱的模样。

    江舜坐在书房里,翻动了两本书,方才等到管家将砚台取回。

    他命人将那盒子在跟前放好。

    随即净手,开盒。

    里头的砚台,上头的花竹纹理清晰可见。

    他没瞧错。

    这砚台果然是不错的。

    手机用户浏览,更优质的体验。更多完本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xbqgxs 新笔趣阁进入首页 很多精彩小说等着你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