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飞上枝头 37.仗着好看

时间:2018-05-17作者:故筝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三十七章仗着好看

    临阳侯府外, 小厮们远远的便见着了宁小侯爷的身影。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小侯爷回来了!”

    他们飞快地迎了上去。

    “郡主还在后头。”宁小侯爷说完, 便要往里走。

    小厮们见他神色不大对劲,但还是硬着头皮, 道:“侯爷, 王妃请侯爷过院说话。”

    宁小侯爷顿了下,有些惊讶:“母亲寻我去?”

    老王妃平日里深居简出,少有寻他们兄妹去说话的时候。

    宁小侯爷不敢怠慢,匆忙往老王妃的院子去了。

    跨进门。

    宁小侯爷一眼就瞧见了座上的老王妃。

    老王妃的鬓发梳得一丝不苟, 身穿褐色衣裳, 她腰背挺得笔直,若是手边有兵刃,便仿佛下一刻就要上战场了似的。

    宁小侯爷见惯了母亲这样的姿态, 便也不觉得奇怪。

    他躬身先见了礼。

    便听老王妃问:“今日你与鸿欣都去玩了?”

    “是的母亲。”

    “见着萧五姑娘了?”

    宁小侯爷浑身一僵。

    母亲怎么这么快便知道了?

    “瞧你的神色,那便是见着了。”老王妃道。

    宁小侯爷抿住了唇, 不由又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

    老王妃将他上下打量一番:“后悔了?”

    宁小侯爷打了一个激灵, 本能地摇头:“没有。”

    “没有就好。”老王妃顿了顿, 口吻平静地道:“万事开弓没有回头箭,反反复复,只会令人瞧不起。”

    宁小侯爷点了点头,哑然道:“母亲说的是。”

    老王妃点到即止, 显然并没有长篇大论教训下去的意思。

    她摆了摆手道:“鸿欣也该回来了,你去陪她说话吧。”

    宁小侯爷应了声, 转身出去了。

    等出了老王妃的院子, 他在门口顿了好一会儿。

    小厮惴惴不安地问:“侯爷不去瞧郡主吗?”

    宁小侯爷摇了摇头。

    回来的路上, 他还想了许多。

    想着妹妹为何不同他说,那便是萧五姑娘。

    可转念想想,他早就该猜到的。只是他早早先入为主,给萧五姑娘身上贴了凶恶、毒辣种种标签,这才从未将她与萧五姑娘四字联系起来。

    后头他又想着,该问一问妹妹,要如何取得萧五姑娘的原谅。

    可取得原谅后又做什么,他也不知晓。

    那些纷繁的念头在脑子里挤着打了个转儿,最后都散去了。

    母亲说的不错。

    万事开弓没有回头箭,反反复复,更令人生厌。

    宁小侯爷深吸一口气。

    那便……便当做那日,他并未见着妹妹带回来的朋友吧。

    小厮悄悄抬头,见宁小侯爷面上阴云密布,登时什么都不敢再问了。

    气氛诡异的倒也不止临阳侯府一家。

    建王府上。

    侍女压低了声音道:“王爷回来了。”

    建王妃顿住了手上剪花枝的动作:“王爷去哪儿了?”

    侍女接过了她手中的剪子:“同安王殿下一并去郊外玩了。”

    “都有谁在?”

    “京中未出阁的贵女,都在那儿了。”侍女顿了顿,道:“萧五也在,奴婢听前头回来的小厮说,似乎正是因着萧五在,安王殿下方才去了的。”

    建王妃攥紧的手,骤然松开来,她缓缓笑道:“那便好。”

    萧五生姝色。

    总归叫人看了心里发慌。

    幸而啊……

    她定亲了。

    建王妃提起裙摆往外走去,迎上了归来的建王。

    “王爷乏了吧?妾让厨房熬了补身子的汤,王爷用一些?”

    建王推开了她:“不用了。”汤水之类的玩意儿,他最是不喜。偏建王妃毫无所觉一般,日日都要炖了汤等他回来用。

    建王妃走在他的身旁,问了几句,今日可有什么新鲜玩意儿云云。

    江辰都简略带过了。

    建王妃窥他神色,忍不住道:“今日安王也去了?”

    “嗯。”

    建王妃笑道:“妾先前曾见过那萧五姑娘一面,实在姿容卓绝。安王也同样容貌出众。他们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双。”

    江辰闻言却拧了拧眉。

    宣正帝五官端正,居高位多年的一身气势便又添了几分英朗。

    而他母妃应贵嫔,容色艳丽,也是十足美人。

    偏他在江舜跟前,容貌永远是被死死压一头的。

    于是此时听建王妃说起,安王容貌出众,与那萧五乃是天造地设的一双。江辰心下当即便被戳中了痛处,他面上不显,心底却已经有些不耐了。

    建王妃从他面上瞧不出什么来。

    忍不住又道了一声:“可惜今日妾未曾前往,倒没机会再见那萧五姑娘的风姿了。也不知今日她又是什么打扮,只怕当场不少人的视线都叫她一人夺去了。”

    “嗯。”江辰嗓音微冷地应了一声,道:“的确是引走了不少的目光。”

    正如他一般。

    谁也没有想到,萧五姑娘原来生得这样好,好到让人几乎本能地生出怜惜之心,又哪里忍心再去抹黑怪罪她。

    当时江辰将那些个年轻公子,悄悄打量萧七桐,且满面惊艳讶异的神色,统统收入了眼底。

    回想起那个场面都还觉得有些滑稽。

    这头建王妃嘴角的笑意减了一分,忙转头去吩咐侍女,将汤盛上来。

    待转过脸后,建王妃吐出一口气。只盼着安王越疼那萧五,才越好呢。

    ********

    这一回春日小聚告一段落。

    也许是因为安王在聚会时的一连番举动,致使曾经有关异人投梦,于是安王遇见萧五,一见钟情的故事,又在京中扩散开了来。

    文人墨客总是多情的,他们之间的风花雪月本就传得快。

    也就一转眼的功夫,他们竟然推崇起了安王的种种举动,认为安王实在是个情深义重的人,令人敬服云云……

    而文人瞧见的大都是表面。

    倒是朝臣们听闻了此事,纷纷暗自摇头。

    实在可惜。

    安王如此受宠,却浪费了一手好牌。

    明明有可争之力,却偏甘心做个低调王爷,每日里只与书画为伍。

    ……

    且不论这些人如何感叹。

    萧家上下听闻后,都是震惊不已,而再看向萧七桐的时候,眼底不免又多了一丝惶恐。

    萧老夫人坐在厅中,将萧七桐上下打量一番,突地笑道:“咱们五姑娘倒是个有手段的,连王爷也能绑紧了。”

    萧七桐坐在下首,把玩着手里的玉盏,并未应声。

    那玉盏是安王府送来的。

    兴许是江舜不愿再留下半点隐患,让别人再趁虚而入,给她下毒。

    所以江舜便什么零碎玩意儿都买了新的送来。

    萧老夫人见她心不在焉的模样,心下登时憋了一口火气,只是那口火气还不能吐出来。

    她也只能压着火气,道:“祖母也是为你好,方才将你唤来,与你说这些话。安王殿下待你再如何好,那毕竟都是王爷。何况如今还没成亲,婚事也是有可能变动的。等到日后入了府,恩宠是否仍在,也是两说。”

    萧七桐依旧没有搭理她。

    她还好整以暇地转头问乐桃:“厨房煮的花茶煮好了么?”

    乐桃应:“不知呢,奴婢去问问。”

    萧老夫人心头再三劝慰了自己,方才努力绷住了脸上的神色不变。

    只是那咬着后槽牙的声音,却清晰可闻:“你要知晓,万不可恃宠而骄,惹怒王爷。万一为萧家招来祸患,你便要成罪人了……”

    萧七桐“噗嗤”笑出声来:“依老夫人所言,萧家便是只能与我同富贵,不可与我共患难了?”

    “我哪里是这个意思……”

    “老夫人还是莫要再谈了,王爷如何行事,存的什么心思,哪里容萧家来算计呢?王爷乐意给我,我便接着。哪里轮得到旁人置噱呢?”

    萧老夫人捂了捂胸口:“我哪里是算计王爷的意思……”

    她憋了半天,最后只吐出来一句:“罢了,你既然不爱听,我便也不说了。”

    萧咏兰此时抬起头,瞧了瞧萧七桐的模样。

    她神色轻松,眉眼飞扬。

    这便是得了意的人。

    而她自己……不用照镜子她也知晓,自己此时瞧上去该是神色憔悴,目光无神……原本就不及萧七桐好看,此时便更莫要说了。

    萧咏兰低头瞥了瞥身上的衣裳,突然起身。

    “你又怎么了?”萧老夫人正心气不顺的时候,见状不由回头斥骂了一句。

    “不大舒服。”

    萧老夫人冷着脸道:“那便回你的屋子去!”

    萧咏兰咬着唇,低着头,走了出去。

    她身边的丫鬟担忧地瞧了瞧她,小心地将萧咏兰扶回了院子里。

    等进了屋。

    萧咏兰突地冲到桌边,抓起桌上的剪刀,便往自己身上捅去。

    丫鬟吓得惊叫连连,赶紧伸手去抢剪刀。

    只听得“噗嗤”几声。

    萧咏兰发了疯一般,将身上的衣裳搅碎剪烂了。

    丫鬟见状这才松了口气。

    只是那颗心始终上上下下落不了地。

    而她连劝也不敢劝。

    等萧咏兰发泄够了,她方才出声道:“姑娘莫要气坏了身子。”

    萧咏兰却好似听不见她的话一般,来来回回踱着步子,咬着牙,仿佛深仇大恨一般的口吻:“她不过是长得好看,不过是长得好看……”

    不过好看罢了。

    若她好看。

    若她也这样好看……

    手机用户浏览,更优质的体验。更多完本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xbqgxs 新笔趣阁进入首页 很多精彩小说等着你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