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飞上枝头 29.来做什么

时间:2018-05-17作者:故筝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二十九章来做什么

    项皇后没有留她说太久的话, 毕竟江舜一早便说了, 这萧五姑娘身体羸弱, 若是与她说话说久了, 都要体力不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丹翠, 送萧五姑娘出宫去罢。”项皇后叫来了宫女。

    那宫女正是先头,在凤鸾宫外将萧七桐引进来的人。

    “姑娘这边请。”

    萧七桐让乐桃扶着起了身, 只是还不等她转身往外走,太皇太后突然出了声:“啊……”

    尽管就只有那么一声,但众人还是停住了动作, 忙转头看向了她。

    项皇后朝太皇太后的方向, 倾了倾身子:“萧家姑娘身子不好, 她坐久了, 臣妾让她回去歇息。”

    太皇太后勉强撑开了眼皮, 瞧着萧七桐的身影, 突然指了指身旁的嬷嬷。

    那嬷嬷是常跟着太皇太后的, 顿时会意,忙一个步子上前, 走到了萧七桐的跟前,慈和地笑道:“五姑娘且等等,太皇太后要赏五姑娘东西呢。”

    这话一出,一旁的皇太妃面色便不大好看了。

    她也是一早就听闻了这萧七桐的种种。

    她一早便做好了拿这萧七桐讽刺两句, 泄泄火的心思。可谁知晓, 等坐在了殿中, 项皇后反倒对这门第不高的萧五百般照看。太皇太后还打算赏东西。

    她们难道就这样认可了未来的安王妃?

    皇太妃一开始可就没打算做什么好姿态, 也没打算备什么赏赐的东西。

    她平日在皇宫中处处受人恭敬讨好,又哪里会去讨好这样一个小丫头呢?

    皇太妃心头冷哼一声,指甲套都快掐进掌心去了。

    这时候,嬷嬷走回到了太皇太后的身边。

    她似乎从太皇太后那里取了什么东西,等转过身来,再走到萧七桐身边的时候,手里便已经多了一个珠串。

    那是一串玛瑙珠。

    色泽红、艳。

    不同于别的玛瑙珠的沉闷庄重颜色,这个珠串,再适合年轻女孩儿不过了。

    没有什么匣子装着,嬷嬷就将那珠串塞到了萧七桐的掌心:“五姑娘拿着吧。”

    萧七桐虽然心下惊疑不定,但面上还是丝毫不显,她捏紧了珠串,朝着太皇太后的方向福了福身:“谢太皇太后,七桐先告退了。”

    “去吧。”项皇后道。

    丹翠这才又带着萧七桐往外走去。

    而皇太妃虽然心有不快,但还是没有做出什么事来。

    等到萧七桐的身影完全自殿门口消失了,皇太妃方才不快地出声:“皇上怎么挑了个这样的女人给舜儿?”

    太皇太后像是睡着了,自然不会应她的话。

    而项皇后端起茶碗,吹去浮沫,也像是没听见她的话一般。

    皇太妃见状,心头自然更恨。

    她叹了口气,道:“这宫里头到头来,也只有我一人为舜儿着想。”

    只是这话,依旧没得什么回应。

    这桩婚事,连宣正帝都点了头,此时再来议论,又有什么用?

    何况……

    项皇后皱了下眉。

    她最厌憎太妃这样的口吻。

    当年她的女儿都长到七岁了,却因一场风寒夭折了。

    皇太妃来探望病倒的她,便叹口气,说了一句:“得亏没的是个女孩儿,若是你诞下皇子,再没了,那才更叫人伤心呢。”

    皇太妃当年做贵人的时候,便生了个儿子。只是这江氏如同得了什么诅咒一般,少有子嗣存活的。当年那个皇子也是早早夭折了。

    但不论如何。

    当时皇太妃的话,都叫她的心登时凉了凉。

    如今再听皇太妃这样说话。

    项皇后心下便有了一丝不快。

    她闭了闭眼,出声道:“皇太妃应当也乏了……”

    皇太妃也不想在此多留,依她瞧,项皇后这是翅膀硬了,如今也敢不尊她了。既如此,她还留在这里作什么?留着让自己没脸么?

    皇太妃站起身来,与太皇太后行了礼,方才离开凤鸾宫。

    而太皇太后也才醒过来,由人搀扶着去御花园里转转了。

    宫殿很快便又空荡荡了下来。

    项皇后抬手抚了抚胸口,如今还能忆起那种揪着疼的味道。

    一旁的宫女见了,不由皱了皱眉头,但她又不敢上前去劝,只好转身去点了安王送来的安神香。

    江舜虽然没有陪着萧七桐往凤鸾宫去,但等萧七桐走到宫门口的时候,却一眼便瞧见了江舜的身影。

    萧七桐去时,江舜正在同身边的小太监说着什么话。

    当等萧七桐的身影窜入他的眼中后,江舜便立时抬头朝萧七桐瞧了过来,同时还冲她招了下手。

    萧七桐缓步走到了他的跟前。

    丹翠见状,便福了福身:“安王殿下。”“五姑娘,奴婢这便回去复命了。”

    萧七桐点了头,目送着丹翠走远。

    “如何?今日可有受为难?”江舜低声问。

    萧七桐将头扭回来,并没有开口。

    江舜也没有追问,他先将萧七桐带着在宫门口附近走了两圈。

    待身边没有多余的人了,萧七桐才出声道:“项皇后倒是很好,连我饿不饿也要问上一句。”

    江舜忍不住道:“可见我那安神香倒是没有白送去。”

    一旁的常英听见了,忍不住暗暗嘀咕,殿下不是说要做好事不留名吗?还嘱咐他们莫要与萧五姑娘说,怎么反倒自个儿憋不住了?

    江舜说完,忍不住抬手摸了摸鼻子。

    等说出口,他才意识到,这样的小事似乎也没什么可说的必要。

    萧七桐惊讶了一瞬:“原来是殿下……”

    原来是江舜一早便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难怪了……

    萧七桐嘴角弯了弯。

    有这么个聪明人在身边,倒是省了她的事了。

    只是……

    “皇太妃不知何故,似乎极为不喜我。”

    江舜闻言,神色淡淡,仿佛在提一个不相干的人,道:“我年幼时,母妃生了一场病。恰巧那时,项皇后膝下的公主没了。父皇念及母妃无暇顾我,又念及项皇后吃了这等大苦。便将我送去,请皇太妃与项皇后一并照顾我。皇太妃也是项家女,她是项皇后的姑姑,便依着辈分高了一头,将我带到了她宫中,如此照顾了两月。”

    江舜这样一说,萧七桐便立即明白了。

    虽说只照看了两月,但想来皇太妃已经以母亲的身份自居了。

    项皇后都未曾说什么,反倒是她先为江舜的婚事打抱不平起来了。

    江舜顿了下,又道:“这话便也只能同你说,我连母妃都不曾说过。”

    闻言,常英、乐桃等人自觉地退开了三丈远。

    日后左右是要做夫妻的。

    有些事自然是彼此讲得清楚,才不会起嫌隙,拖了对方的后腿。

    “那时她将我视作她的子嗣,她的所有物。便想尽了办法,不愿将我还给母妃。使了种种手段,却都不成。那时我已能记事了。于是自那之后,那照顾了我两月的情分,便也就没了。”

    江舜的嗓音清润好听。

    用温柔的口吻说起来时,便令人觉得好似在听情话一般。

    可此时他的声线微冷,便如同浸了冰似的,于是便叫人觉得本能的心肝胆颤了。

    萧七桐可没想到,原来个中还有这样一段故事。

    难怪皇太妃那样厌恶她。

    安宜皇贵妃都不曾说什么,反倒是皇太妃先急起来了。

    “皇太后一心吃斋念佛,不理后宫事,她已有数十年不曾见过旁人了。因而皇太妃在宫中,便日渐气焰长。不过你也不必忌惮她……”

    “知晓。”萧七桐连连点点头,瞧着像是小松鼠啜松子似的,“你说过的,只管随心所欲。”

    江舜瞧着她的模样,不自觉地便笑了起来:“正是。”

    “走罢,我送你出宫。”

    “嗯。”

    *****

    临阳侯府内。

    宁小侯爷练了一个下午的长枪,都始终不得劲儿。

    他从小厮手中接过汗巾擦了擦一身的汗。

    “郡主在做什么?”

    “小的也不知晓,好像说是今个儿约了相熟的姑娘来府里。”

    宁小侯爷登时顿住了动作。

    他大步就朝外去了。

    小厮满面错愕:“小侯爷!小侯爷!您做什么去?”

    宁小侯爷摆了摆手,步伐却是迈得更快了。

    很快,宁小侯爷便走进了妹妹鸿欣郡主的院儿里。

    进门前,他还抬手敲了敲门。

    “妹妹?”

    鸿欣郡主有些惊讶地抬起头:“哥哥今日进门倒还知晓先敲门了。”

    宁小侯爷轻咳一声:“我能进来吗?”

    “进来罢。”

    宁小侯爷这才推门而入。

    只是等进了门,却只见鸿欣郡主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子前,拿着绣棚学刺绣呢。

    宁小侯爷克制着目光,小心地环视了一圈儿屋子。

    他问:“不是说约了人来玩儿么?”

    鸿欣郡主吐出一口气:“有人先一步邀走了。”

    “这样啊。”宁小侯爷讪讪地应了声。

    然后便觉得有些站立难安起来。

    “娘又让你学刺绣呢?那,那你先学。我回去接着练枪去!”

    鸿欣郡主不解地眨眨眼:“这就跑了?哥哥他来这儿做什么的?”

    丫鬟也满面不解:“谁知道呢?”

    手机用户浏览,更优质的体验。更多完本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xbqgxs 新笔趣阁进入首页 很多精彩小说等着你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