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飞上枝头 21.送上头面【第一更】

时间:2018-05-17作者:故筝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二十一章送上头面

    程家如今最大的官儿便是在地方做知州,俗话说鞭长莫及,程家在京中处处还得姻亲祝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后头由祝家牵线,程敏月入了萧家的门。

    萧成当时尚且年轻,便已是四品官,将来前途大有可为,自此程家以为攀上了一门好亲,便与祝家淡了联系,更连带的敌视萧七桐。

    萧七桐占了个嫡的名头。

    而程敏月却又迟迟无孕,从那时开始,程家便总觉得,萧七桐邪气得很,怕是克了他们程家的女儿。

    等到后头程敏月没了。

    程家便更觉得,都是遭萧七桐克死的。

    最早克死继母的话,便是自程家人的口中说出来。萧老夫人巧了也不喜祝琇莹和萧七桐,便真将萧七桐视作祸星一般。

    乐桃一边伺候着萧七桐用饭,一边忿忿道:“这程家便是墙头草……”

    “哪里是墙头草,墙头草只知顺着风倒。他们……可比墙头草要狠多了。”萧七桐擦了擦手。

    程家上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只可惜她上辈子力有不逮,最后也只将程敏月和萧咏兰欺凌她的仇还回去了。

    正想着呢,便有丫鬟来,道:“老夫人请姑娘去前头说话。”

    乐桃一下紧张了起来。

    盖因那程家人实在在她脑子里,留下了凶恶的印象。哪怕知晓如今姑娘已不是往昔,但心头的担忧却已经成了本能。

    萧七桐没动。

    “昨个儿府上得了些新鲜的异域果子,怎么不见往我院儿里送来?”她抬头问那丫鬟。

    丫鬟一怔。

    从前也不见往这院儿里送过呀。

    不,不,现在已经不是从前了。

    那丫鬟登时冷汗涔涔,忙道:“奴婢这就去问问,兴许是下头的人疏漏了。”一时间,倒也不敢催萧七桐去老夫人那儿了。

    乐桃见萧七桐如此气定神闲,心底的急躁也渐渐得到了缓解。

    这头不紧不慢。

    那头萧老夫人却笑不出来了。

    此时程家大夫人和程家大公子正坐在厅里呢,程家表公子也在一旁。

    萧老夫人面上微僵,道:“下头谁人这样蠢笨,竟是忘记往五姑娘那儿送去!还不快洗净了送去,让五姑娘尝尝鲜……”

    下人忙去折腾了。

    等水果送到了萧七桐跟前。

    这些玩意儿,她上辈子游历的时候,曾在外吃过。并不如何稀有,只是放在京城里显得贵重罢了。

    萧七桐将那果盘推到了乐桃的跟前:“瞧着我又不想吃了,你吃了罢。”

    乐桃呆了呆,这样金贵的玩意儿,就给她吃了?

    乐桃犹豫一会儿,还是不敢辜负了姑娘的心意,坐下吃了起来。

    其他丫鬟瞧着这一幕,心底何等艳羡便不必说了。

    此时也只能悔恨,过去他们怎么就没瞧出来五姑娘将来是要有大造化的呢?

    萧七桐等着乐桃吃完了果子,这才往前头去了。

    这么一折腾下来,半个时辰都过去了。

    众人便也就在前厅中,等了她足足半个时辰。只是谁也没有出声要走,更没有斥责萧七桐不懂规矩。

    安王正得皇上宠信的时候。

    谁敢去挑战这皇家威严呢?

    程家比萧老夫人想得更为通透。

    且不管这萧七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凶恶还是刻薄,体弱还是丑陋,既然圣旨下来了,那么就绝不可能有任何人能去挑战一言既出的皇家威严。

    这桩婚事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

    更不管日后安王是否宠爱萧七桐。

    此时,萧七桐都已经与安王绑作一体了,他们都不能作出冒犯皇权的事。

    在这座宅邸里,旁的人都算不得什么了。

    萧七桐便是最高的。

    一直等到萧七桐踏进门内。

    程夫人携着儿子和侄子,都一并站了起来,面露笑容:“五姑娘。”

    仿佛已经忘却了程敏月与萧七桐大为不和,而他们也曾经斥责威胁过萧七桐的事来。

    脸上实在半点也不觉得发烫。

    相比之下。

    萧老夫人的段数都被衬得仿佛孩童了。

    萧七桐淡淡扫过他们,让乐桃扶住自己坐下。

    她姿态有些慵懒,但这样一身新衣,再上一点浅浅的胭脂,弱化了气色上的苍白,瞧着便如同那睡莲,堪堪探了个尖儿出来。

    美得挠人心。

    程家人从前见到萧七桐的时候,都是阴郁、低沉、冷漠的模样,身上的衣裳也是旧的,哪有此刻的姿态从容?

    那时虽然觉得萧七桐生得实在好看,但却不觉惊艳。

    如今却随意瞧上一眼,便都觉得惊艳万分……

    程家大公子程万青与表公子程天禹,都有一刹那的呆滞。

    但程天禹更先反应过来。

    他眼底冷了冷,努力地压下了其中掩藏的阴毒。

    程家并不看重程敏月这个女儿。

    纵使程敏月没了,但他们依旧是萧家的姻亲。而那萧家的五姑娘又做了安王妃,这样好的机会送到眼前,已经超越了程敏月这条性命的价值了。

    萧家如今连萧成都发了话,不许将程敏月之死算在萧七桐的头上。自然也就更无法惩治萧七桐了。

    论起来,真正为程敏月的死感觉到伤心、愤怒的,只有程天禹一人。

    因为在他看来,程敏月一死,也就绝了他过继到萧家的路子。

    他是程家的表公子,过得并不大好,若能过继到萧家……萧靖今日得的一切,他便同样能得到,甚至能得到更多。

    可这些……都没了。

    程天禹又将目光落到了萧七桐的身上。

    一切……都因为这个乍看上去,柔弱弱弱,禁不起风一吹的小姑娘。

    此时程大夫人又开口了:“一段时日未见,五姑娘身量又长了些,模样也更好看了。”

    萧老夫人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

    她心下失望得紧,这程家实在见风使舵得很。从前来了萧家,头一个巴结的便是她,如今倒是冲一个小姑娘献殷勤去了,也全然不顾萧七桐克死了他们程家的姑娘。

    程大夫人全然不在意旁人的态度,她自顾自地笑着道:“闻得五姑娘大喜,便想着备了礼物,来恭贺五姑娘。”

    说着,她身边的丫鬟便捧了个盒子上前,送到了萧七桐的手边去。

    萧七桐盯着程大夫人,目光流转,越加衬得那双眼眸漂亮极了。

    “不敢收。”

    程大夫人面上神情僵都不带僵一下的,她柔声道:“姑娘见惯了好东西,我这也没什么好玩意儿,姑娘只当个玩物收下,平日里随意把玩就是。”

    话音落下,那丫鬟便打开了盒盖,露出里头的东西来。

    只见里头放着的,乃是一副金头面。

    足金打制。

    乍一开盒的时候,还有些金光晃眼的感觉。

    程家没有什么底蕴,自然的,程大夫人也没什么足够高的品味。

    她便想着送些贵重的、实在的玩意来。

    那金灿灿的钱,总是能吸人眼球的。这萧五姑娘身处内宅,从前过的都是些什么日子?哪里见过这样的金头面?

    此时就连萧老夫人都不由攥紧了手掌。

    从前程家讨好她的时候,可不见送这样的玩意儿。

    此时,萧老夫人倒是忘记了,程家隔三差五上门来孝敬她,送的那些东西加起来,比这个还要贵重些。

    萧七桐却依旧似笑非笑地盯着她:“我可不敢收。”顿了下,萧七桐才又接着道:“有一回,程家表公子赠了个盒子给我,我丫鬟打开一瞧,却见里头放着些虫蚁,打开的时候还往外爬呢……”

    程大夫人脸上神色未变,依旧笑着听她说。

    倒是一旁的程天禹脸色微微变了。

    那都是幼时的事了,没想到萧七桐还记得。

    “又有一回,我那继母说是程家送了吃食来,瞧我馋得可怜,就给了我一份儿。我吃了呀,当天脸颊奇痒难耐。要不是我那丫头拦下了给继母看病的大夫,请他来救了我。兴许今个儿你们见着的,便是一张烂脸了……”

    “再有继母刚进门时,取了一盒子首饰给我,后头却硬说是我偷的……”

    程大夫人惊讶地道:“敏月竟是如此为人母的?倒是我们程家的不是,竟是教出来这样的女儿。不过幸而,如今她人也没了。这样心肠恶毒的女儿,我们程家也不是不敢要的。”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又道:“今日我也给五姑娘一句准话,敏月之死本就与姑娘无关,姑娘大可放心。日后外头但凡有嚼舌根子,咱们程家头一个饶不了他们……”

    一旁的程天禹不由急了。

    难道这桩事就这样过去了?

    那他丢的东西呢?怎么拿回来?他一辈子也只能待在程家了?

    程大夫人说着,突然回了个头,将目光落在了程天禹的身上。

    她叹了口气,道:“天禹也着实不懂事,从前不知晓姑娘在他这里吃了苦。待回去,我定然请长辈好生管教他。若他日后仍有冒犯姑娘的地方,姑娘只管教训。那才为他好呢。”

    程天禹脖子根登时窜出了一层冷汗。

    这女人,就这样将他卖出去了?

    见萧七桐始终不曾表态。

    程大夫人又笑道:“咱们家老夫人这两日也挂念着五姑娘呢,想着何时上门来瞧五姑娘。我回去将敏月之事与他们说说,届时再一并来与姑娘道歉。姑娘是金贵人,便莫要为这等事烦心了。”

    萧老夫人在一旁,听得火都快窜上来了。

    好好好!

    这程家果然是聪明的。

    以前哄她是这般哄的,如今掉了个个儿,去哄萧七桐,便也是这样哄的。

    此时萧七桐淡淡一笑:“程大夫人的话听了,实在叫人舒心。”

    程大夫人也跟着笑起来。

    乍一看,气氛好极了。

    安王府。

    常英在江舜跟前躬腰,道:“殿下,那边来消息了。说那程家人上萧家去了。”

    程家?

    萧七桐的继母娘家?

    因着这辈子与萧七桐走近了,江舜便特地将萧七桐身边与她有仇怨的人家都查了个清楚。

    上辈子,似乎吵闹着要将萧七桐送官,最后将萧七桐逼上山的,便是那程家的人……

    尽管江舜知道,如今萧七桐与他有了婚约,程家人但凡聪明一点,都不会再蠢到去寻萧七桐的麻烦。

    但他就怕程家人真的蠢。

    萧七桐那样小的身板儿,又哪里经得起旁人的欺负呢?

    江舜几乎是立即沉下脸色,道:“再去探。”

    顾刚应声,吩咐下去了。

    而后江舜转头看向常英:“备马车,去萧家瞧瞧。”

    顾刚派出去的人,动作很快。

    没一会儿的功夫,便将江舜在路上堵着了。

    “殿下,程家人是去送礼的。”

    “送礼?”

    “是,给五姑娘送了一副金头面呢。”

    江舜的面色刹那变得怪异了起来。

    他都不曾送过萧七桐一副完整的头面……

    倒是叫程家人先送了。

    怎么想,江舜心底都有那么一些微妙的不得劲儿。

    “转道。”江舜突然出声。

    小厮问:“殿下,回府吗?”

    “不,去宝珠阁。”

    宝珠阁又一次迎来了贵人。

    ******

    萧家前厅内。

    程大夫人起身,走到那盒子头面旁,伸手将那些头面拿起来,在手里,挨个展示给萧七桐瞧。

    想以此来消除萧七桐的戒心。

    好叫萧七桐不疑心他们在上头抹了药。

    此时萧七桐却有些心不在焉,她的目光分了一点儿到门外。

    门外萧靖站在那里,站了已经有一会儿了,他左手紧握成拳,目光冷淡,眉间还带了几丝怒意。

    瞧上去,差不多也将方才那些对话,都听进了耳朵里。

    有趣。

    上辈子,这个义兄待她冷淡,甚至是不喜她。

    这辈子,却因为渐渐窥得一部分真相,于是对她越加心软起来。

    这人可实在是个实诚脑袋。

    是非黑白分得明白。

    “收起来罢。”待程大夫人将首饰都挨个摸过了,萧七桐方才出声了。

    程大夫人面上一喜,道:“能得姑娘喜欢,便是好的。”她顿了顿,又问:“姑娘平日里可爱吃果子?巧了我那娘家有个庄子,庄子里种了不少新鲜甘甜的果子。姑娘爱吃,我日后便常送来。”

    “不必了。”萧七桐抬眼看了看她。

    程大夫人也不强求,又道:“从前与五姑娘来往少,今日见了,才惊觉五姑娘是个何等神仙人物,令人心向往之。日后姑娘若是不嫌,便常与我们家那几个笨丫头顽顽吧。”

    这样一番话下来。

    旁边的萧老夫人倒是多有被冷落。

    程大夫人也不想冷落她。

    可要讨好一个人,便必然要让对方意识到她是独一无二被捧起来的。

    若是程大夫人一面哄萧七桐,一面又哄萧老夫人,便显得左右逢源,不仅不叫人觉得舒坦,反而觉得厌恶了。

    既如此,那她还是选这萧五姑娘。

    萧老夫人除了年纪上占点便宜,又有个好儿子外。实在没什么价值可言。

    程大夫人想到这里,面上笑容不由更盛了。

    就在这时候,管家跌跌撞撞地进门来了。

    “老夫人,安王府送东西来了。”

    萧老夫人立即站了起来,她颤声问:“安王殿下也来了?”

    一旁的程家人,眼底也涌现了一些微妙的喜色。

    程大夫人更是心头大定,认为今日这一出走对路子了!

    那管家却摇摇头,道:“只有安王府上的公公来了。”

    “快,快请!”萧老夫人反倒松了一口气,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站在那位安王的跟前,哪怕明知道这位脾性温润,她也感觉到瑟缩。

    管家忙将人请进来了。

    常英进门来,看也不看萧老夫人,只冲着萧七桐的方向一躬身,笑道:“五姑娘,咱们王爷给您送了些宝珠阁的首饰来。”

    萧七桐有些惊讶。

    怎么这么快又送东西来了?

    她招招手,让常英将东西捧近了。

    随即常英打开了盖子。

    只见里头放着的是……一副金头面!

    只不过和程大夫人送来的相比,款式更为独特、工艺更为精细,光是瞧着,便觉得要比程大夫人的头面更沉。

    手机用户浏览,更优质的体验。更多完本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xbqgxs 新笔趣阁进入首页 很多精彩小说等着你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