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飞上枝头 18.进宫谢恩【第一更】

时间:2018-05-17作者:故筝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十八章进宫谢恩

    萧七桐睡了一觉醒来,便见乐桃神色焦灼地坐在床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姑娘可醒了。”乐桃惊喜出声。

    “这样慌张作什么?”

    乐桃眉间微皱,面上带着苦意:“老夫人在外间等着呢。”

    萧七桐不慌不忙地坐起身:“让厨房熬粥。”

    乐桃应了,先跨出门去传了话,然后才叫了两个丫头,打了水,取了衣裳进门来。

    萧七桐扫了一眼丫鬟手中捧着的衣裳:“府里新做的?从前怎么没见过?”

    “方才老夫人送来的。”

    萧七桐几乎是立刻便猜出了萧老夫人的目的,若非是又有谁家来请他赴宴,那便是……宫里来信儿了。

    算一算时候,应当是后者。

    这身衣裳瞧着便花了不少心思。

    萧七桐自然不会拒绝。

    萧老夫人送她东西越多越好,左右吃亏的人不是她。

    “替我换上罢。”萧七桐道。

    “哎。”

    萧老夫人在外室这一等,便是足足半个时辰。

    初时丫鬟还给她换了两杯茶,后头萧老夫人发了脾气,连茶也吃不下了。等萧七桐出来时,她反将自己渴得喉头冒烟。

    见她正在气头上,也没什么人敢去劝她。萧老夫人便顿觉自己叫人晾在了那里。

    她咬着牙,心头的厌憎更上了一层。

    萧七桐……好,好,有本事,现如今院儿里的下人都叫她管得服服帖帖,反倒不认她这个老夫人了。

    直到丫鬟们打起帘子,守在外室的下人轻唤了一声:“姑娘。”

    萧老夫人登时火起,压抑着面上怒色,笑道:“你年纪也不小了,难道不懂得勿让长辈久等的道理吗?”

    “老夫人知道我素来体弱,哪有快得起来的道理。”萧七桐不冷不热地堵了回去。

    萧老夫人满眼怒火地抬头看去,却见跟前娇小纤瘦的女孩儿,着海棠色长裙,外着寒宫折桂刺绣袖衫,腰间带子堪堪一挽,纤细婀娜。

    她本就肤白胜雪,而眉间轻点以朱砂,顿时衬得眉目昳丽,举手投足皆是动人。

    萧老夫人少见萧七桐这样作盛装打扮的时候。

    上回赴建王府春日宴的时候,萧七桐的打扮才堪堪及了今日的一半。

    这样一瞧,还褪了几分病态,两颊都映衬得好似含了桃花一样。

    萧老夫人顿时如被噎住一般。

    卡在喉咙里的那口气,吞吐不得。

    半晌,她才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来,道:“既然打扮好了,那便准备马车,进宫去罢。皇贵妃召见你,你也正该进宫谢恩去。”

    如今宫中皇贵妃只有一位。

    那便是安王的母妃,安宜皇贵妃。

    萧七桐应了,还让乐桃取了点心来,随意吃了两口。这才往外头走去。

    萧老夫人见她这样不慌不忙,心头气得大骂。

    实在是年纪小,没规矩!皇贵妃召见,竟然还这样不慌不忙!也不怕触怒了贵人……

    待看着萧七桐的身影远了。

    萧老夫人憋着的那口气,才吐了出来。

    这会儿子功夫,她心下的情绪复杂极了。

    她希望萧七桐摔个大跟头,得罪了贵人,方才知错。但又怕这贵人一得罪,连带怪罪的是整个萧家。

    想来想去,便也只有冷哼一声:“且看她的造化了……”

    只可恨啊。

    萧家这么多姑娘,偏偏就她得了安王的青睐。

    莫说做王妃,哪怕其他姑娘去做个妾也是好的。给王爷作侧室,也比旁人要高一等了。

    偏偏这样好的馅饼砸在萧七桐头上了,可谁又想沾她的光呢?

    萧老夫人站起身来,越发觉得喉头渴了。忙匆匆回了自己的院儿里。

    萧七桐两辈子加起来,都于皇宫一无所知。但上辈子的经历,却给了她足够的胆量与底气。

    因而当坐上马车,行至皇城门口时,乐桃已经战战兢兢,四肢软得不成样子了,而萧七桐至少面上还是气定神闲的模样。

    见过生死的人。

    又还有何惧呢?

    萧七桐掀起帘子,转头对乐桃道:“你若是怕了,便在外头等我罢。”

    乐桃咬了咬唇,却还是喘着气摇头道:“不,怎么放心姑娘一人去呢。”

    “是去一个富贵地方,又不是去什么龙潭虎穴,瞧你吓的……”

    乐桃扬起头,用崇拜的目光瞧着萧七桐:“姑娘真厉害,半点也不惧……”

    此时马车外传来了太监问询的声音:“马车上可是萧五姑娘?”

    “是。”萧七桐应声。

    乐桃忙小心扶住萧七桐,二人一并下了马车。

    乐桃依旧四肢发软,但都强自忍下来了。

    她微微颤抖着立在萧七桐的身旁,小心翼翼地用目光打量着四周。

    这里……便是皇宫了呀?

    “要烦请姑娘,随奴才步行前往永华宫了。”那太监敛起惊艳的神色,柔声道。

    随即他拿出了自己的宫牌,先给萧七桐瞧了两眼,以证身份。

    太监身旁还有两个宫女,宫女一人手中执伞,一人执扇,倒像是怕萧七桐被晒着似的。

    乐桃见了这副阵仗,想到的只有皇家威仪,令人战战兢兢。

    萧七桐想到的却是……这位皇贵妃应当是个和善人,至少面子上肯对她好。

    那便成了。

    萧七桐心下也隐约有了数,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位皇贵妃了。

    “五姑娘这边请。”那太监在前领路。

    而为了迁就萧七桐的体力,他走上两步便要稍作停顿。

    想来他们应当得了特地的嘱咐,面上不见一丝不耐之色。也或许是,皇贵妃宫里的人,本就调教得好,极重规矩。

    不管是哪种,都可窥得皇贵妃的性子,该是让人相处起来最舒服的。

    那太监领着他们,走了不知晓多久,他突地顿住了脚步,道:“姑娘且稍作等待。”

    乐桃闻言,更紧张了。

    像是生怕小太监突地一伸手,把她们都给推湖里去似的。

    萧七桐倒是满不在乎。

    宫女撑着伞为她遮阳,她不觉热,也不觉冷,口渴倒也能忍受。

    何况这皇宫她从前并未来过,头次来,自然觉得新奇万分,旁的情绪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站了没一会儿。

    一阵脚步声近了。

    “等久了。”男子温润的嗓音在耳边响起,随即他在萧七桐身边站定了,欣长的身影霎时挡去了大半的阳光。

    萧七桐扭头看去。

    果然……是江舜。

    “走吧。”江舜出声。

    萧七桐应声,与他并肩而行。

    乐桃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恍恍惚惚地跟了上去。

    江舜的目光克制地扫过身旁的萧七桐,他低声道:“今日的打扮好看得紧。”

    萧七桐歪了下头,钗子上坠下的流苏,轻扫过了江舜的面颊,江舜不自觉地伸手攥住了流苏,流苏是银制的,捏在掌心冰凉。

    江舜竟有种不想放开的感觉。

    “殿下今日……”萧七桐的目光也落到了江舜身上,只不过她打量得更为大方。

    江舜不自觉地将背脊挺得更直:“嗯?”

    “殿下今日也丰神俊朗,气度逼人。”

    她的声音细弱,带点儿不经意的甜味儿,像是轻轻挠在人的心上。

    江舜不自觉地掌心一紧,而后才慢慢地松开了流苏,道:“多谢七桐夸赞。”

    因为江舜与她挨着走的缘故,太监和宫女都退了一丈远。

    宫女太监们在后头瞧着他们的背影,彼此对望一眼,竟是会心一笑。

    瞧着安王殿下与未来的安王妃,感情甚好的样子……

    只有乐桃在后头走得更小心了。

    瞧着还不如萧七桐一半的仪态大方。

    转眼,众人入了后宫。

    走了没几步,便远远的瞧见一行人朝这边来了。

    萧七桐眯起眼瞧了瞧,隐约觉得有些眼熟。

    待那行人走近了,萧七桐才知道为何觉得眼熟了。

    众人朝着江舜这方,拜道:“安王殿下。”

    只见那为首的,是一个穿着藕色衫裙的年轻女子。

    这是孙家宴上,曾有一面之缘的项诗鸢。

    也是鸿欣郡主口中,疑似本该许配给江舜做王妃的项家姑娘。

    “平身。”江舜淡淡道。

    项诗鸢柔声道:“殿下是要去向皇贵妃请安吗?”

    江舜道:“赐婚圣旨下来,七桐还不曾见母妃,我便带她一同前往。”

    萧七桐心念一转。

    江舜之所以会出现在她跟前,是怕她一人应付不来?

    正如此刻,他话语中隐隐透出的回护之意。

    想得真周全。

    项诗鸢眼底略见黯然之色,她又福了福身,道:“那便不打搅殿下了。”

    “嗯。”

    项诗鸢抬头多瞧了江舜一眼,这才由宫女太监们拥簇着朝前行去。

    从始至终,倒是不曾与萧七桐打过招呼,甚至连往萧七桐这边看一眼也无。

    可见这项家姑娘的心头,还是对她颇为不满的。

    此时江舜几人也重新迈动步子,继续朝前行去。

    突然,江舜察觉到袖口一动。

    是萧七桐拽了他的袖子。

    江舜心下微软,低声问:“何事?可是走得累了?”

    萧七桐摇摇头:“我是想先问了殿下,听闻本该是方才那位项家姑娘,给殿下作未婚妻的,是也不是?”

    江舜嗓音微冷:“是她。”

    项诗鸢。

    乃至于项家,都不过是他父皇的一颗棋子。

    上辈子江舜便不曾喜欢过她,这辈子自然更不可能。

    萧七桐也不怕得罪江舜,她又问:“那她于殿下,重要与否?”

    “自然不重要。”

    “有殿下这番话,我便放心了。”

    “为何?”难道是吃醋?江舜忍不住转头去瞧萧七桐,那张容色明媚的面庞上,哪里有一点吃醋的迹象。

    何况……何况还未及笄的年纪,怕是还不懂得什么吃醋吧。

    萧七桐不知江舜的心思,她粲然一笑,道:“这样一来,日后若是项家姑娘瞧我不顺眼,要发难于我,我也不必给她留面子了。”

    江舜见她笑颜,忍不住也跟着笑了下:“你且大胆为之吧。”

    一个小姑娘,纵一纵,又何妨?

    手机用户浏览23w,更优质的体验。更多完本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笔趣阁进入首页 很多精彩等着你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