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飞上枝头 11.见风使舵(修)

时间:2018-05-17作者:故筝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十一章见风使舵

    少女身形纤弱,身上的衣衫也甚为单薄,乍一见,竟生出不盈一握的味道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初见的惊艳后,跟在江舜身后的众人不由得猛地生出一个念头——这姑娘年纪似乎极小啊!

    江舜倒不知晓属下脑子里的念头。

    他的目光垂落,盯住了跟前的萧七桐。

    二人也才不过见了一面,话都未曾说上几句。按理说,此时应当倍觉生疏,但萧七桐却向着他,微一屈膝,神情自然:“安王殿下。”

    江舜心下一动,手已经先一步将人扶起来了。

    “怎么穿得这样薄?”江舜脑子里甚至一瞬间动了脱下外衫给她披上的念头。不过到底是将念头按下了。

    后头的乐桃颤了颤,忙转身进门,取了件披风出来。

    那披风镶着绒毛,江舜几乎能预想得到,当少女裹上披风的时候,被白绒绒的一圈儿拱在中间,更衬得肤如凝脂,娇小惹人怜爱的模样。

    “姑娘先披上罢。”乐桃说着便要将披风给萧七桐罩上。

    但江舜的动作却更快,他伸手无比自然地接过了披风,抖开,再将萧七桐裹上。

    乐桃愣在了那里,根本不敢和江舜去抢。

    别说是她了。大半个院子的人,都处在了不可置信的呆愣状态之中。

    方才他们没有听错罢?

    那立在檐下的,该是当今最为受宠的安王殿下是罢?

    可他与五姑娘……

    下人们惊疑不定地打量着萧七桐,等目光转移到安王身上时,则变得更加的小心翼翼了。

    萧七桐伸出手指,不自觉地紧了紧披风一角。

    披风传递来的触感,柔软又温暖。

    萧七桐心头闪过了一丝惊愕。

    她对江舜并不甚了解,但江舜出身皇室,又是诸位王爷中最得皇上宠爱的,自然不会注意到这样的琐事细节。

    刹那间,萧七桐脑中已经转过了千百个念头。

    不管是安王殿下生性如此,还是他有意做戏给旁人瞧,萧七桐都满意了。至少这人没有半点要看轻她的意思。

    萧七桐垂首,自己伸手要系披风。

    江舜又一次更快地伸了手,他的手指细长有力,攥着衣带,慢慢的……打了个比较丑的结。

    看着自己的杰作,江舜面上也有一瞬的尴尬。

    堂堂安王,又哪里有需要他亲自动手的时候?

    自然都是身边伺候的侍女,将上下都打点得极为妥帖。

    萧七桐伸出手摸了摸那个看上去有些丑的衣结,江舜瞥见她的动作,顿时觉得脸上更烧了。

    江舜面上倒是神色如常,他低声道:“想着送些东西来给你,便冒昧上门来打搅了。”

    萧七桐这才转头朝顾刚等人怀中的匣子看去:“什么东西?”

    “一些胭脂水粉的玩意儿。”

    下人们虽说不敢肆意打量安王殿下,但他们却都竖着耳朵仔细听呢。

    原来安王是来送东西的……

    可……可好端端的,为何要给五姑娘送东西呢?

    下人们屏住呼吸,脑子里渐渐浮现的念头,沉重得几乎要将他们压垮。

    五姑娘这是……

    要飞上枝头作金凤凰去了?

    下人们尤在不敢相信。

    这厢江舜却又开口了:“也不知你喜欢什么模样的。”

    说罢,江舜便拍了拍手掌。

    顾刚便先抱了个匣子走到萧七桐的跟前:“这是宝珠阁的首饰。”

    说着,他便掀了盖子。

    乐桃控制不住地惊呼了出声。

    宝珠阁的首饰最贵了!

    乐桃转念才想到,跟前站着的可是安王殿下。安王又岂会缺了这点钱财?可他为什么要给姑娘送首饰呢?

    “这是水波庭的胭脂。”

    “这是霓裳轩的衣裳。”

    江舜伸手按住了那个匣子,道:“并不确定你的尺寸,便只胡乱买了两件,你且试试,若有不合适的,霓裳轩改日上门来为你丈量尺寸,再另做几套衣裳。”

    说罢,江舜便去瞧萧七桐的面色。

    但萧七桐垂着头,只伸出水葱似的纤纤手指,轻点在那匣子上,道:“嗯。”

    听着像是有些羞涩似的。

    江舜忽然间倒有些无所适从了。

    他从未有这样去对待一个女孩儿的时候。

    但也许是因为萧七桐在他跟前,实在衬得个头娇小的缘故,江舜心底不自觉地就软了软。

    于是江舜这次没再假他人之手了。

    他从侍卫手中取过一个食盒,递到了萧七桐的跟前:“这是荣春楼的素鸭,鲍鱼粥,珍珠鸡,烤肉脯,双色豆糕……”

    一旁的乐桃,那颗跳得飞快的心都快要炸掉了。

    其他下人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

    这些可都是荣春楼最出名的几道菜色!

    ……衣食首饰水粉,一样不缺地送了来。

    安王殿下竟待五姑娘这样细心!

    此时萧靖大步跨进了院内,他几步上前,道:“殿下,妹妹她用不得荤腥油腻之物。”

    江舜动作一顿,眼底飞快地掠过一丝尴尬:“倒是我思虑不周了,五姑娘身子弱,应当是用不得这些食物的。”

    萧七桐却伸手接过了那食盒,道:“我连肉味儿都没机会闻见,殿下好歹让我闻一闻。”

    听她细声细语的说话,江舜心底刹那又软了些。

    江舜低声问:“那你爱吃什么样的,我记下来。”

    萧七桐顿了顿,倒也不与他客气,便一口气念道:“芫爆仔鸽,佛手金卷,花菇鸭掌,烤狍肉,盐水鸡,烧圆鱼……这些都是我爱吃的。”

    她顿了下,紧跟着又道:“偏又都是我不能吃的。”

    江舜站在那里,心底彻底软作了一滩水。

    他实在从未见过这样,令他本能地想要去护佑的姑娘。

    “慢慢来,等身子调养好了,便都能吃了。”江舜出声安抚道。

    只是他觉得这样安抚的话语显得有些无力。

    身体康健的人,吃喝随性,并不知晓自己拥有怎样的一件幸事。

    而缠绵病榻的人,吃喝却不得随性,便只能过苦行僧一样的生活,人生不知少了多少趣味。

    从前他便不知晓,不过吃喝这件事,又哪里有特别令人愉悦的地方?旁的兄弟姐妹用饭时,尚要受桎梏,但他自幼得宣正帝的宠爱,但凡他爱用的,便取之不尽。

    如今见了萧七桐,他心中方才颇觉触动。

    这样尚小的年纪,却已经要学会控制自己的**,学会隐忍。实在让人忍不住生出一丝心疼。

    “好。”萧七桐低低地应了。

    她依旧低着头。

    瞧着像是在强忍心头的难过。

    江舜本能地伸出手,想要抚过她的头顶。但等手伸出去以后,他又猛地反应过来,此举唐突。

    于是他落下手,改为轻轻地拉一拉萧七桐身上的披风。

    一旁的萧靖闻言,心头的想法却和江舜全然不同。

    他的面色有些沉。

    他想的是,从前府中究竟是何等亏欠萧七桐?堂堂嫡女,却连肉味儿都闻不着。

    纵使七桐不能用荤腥之物,但也不至见一年连一口都尝不上。

    从前那位继母,私底下究竟做了多少的腌臜事?

    萧靖越想越觉得怒从心起。

    正巧,此时管家小心跨进院内,先躬身见礼,随后才道:“安王殿下,大公子,老爷回来了。”

    江舜这才出声:“嗯,那便去见一见萧大人罢。”

    萧靖松了口气。

    江舜在此,他生怕这位安王殿下作出什么冒犯萧七桐的事来。萧七桐身子弱,若是因此而受了什么伤害,那便不好了。

    “将东西拿进去罢。”江舜道。

    她的屋子,侍卫们自然是进不得的。

    萧七桐点了下头,指挥着院子里的下人,将东西搬进去。

    下人们僵硬的四肢这才恢复了。他们哪里再敢有半点怠慢?

    个个都腿脚快极了。

    等到了侍卫们的跟前,他们更神色敬畏得很,小心翼翼地捧着匣子进去了。

    生怕不小心触怒了安王殿下的手下。

    “那我便不打搅了,五姑娘好生歇息。”江舜道。

    萧七桐“嗯”了一声,并未多言。

    江舜很快带着侍卫,与萧靖一同往着前院儿去了。

    待他们的身影一消失,乐桃才恍恍惚惚地走了两步,走近到了萧七桐的身边:“姑娘……姑娘,奴婢没有做梦罢?今日来的,真是安王殿下?他怎么……怎么突然来瞧姑娘了?”

    萧七桐没应声。

    按江舜此人的性子,他今日既敢光明正大地前来,便说明那日与她商谈的事,多半已是板上钉钉了。

    一时间,萧七桐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竟然就这样轻巧的……走上了和上一世全然不同的路。

    此时,其他丫鬟婆子都围了上来,一个赛一个殷勤。

    “姑娘先进屋歇息吧。”

    “对对对,姑娘歇着吧。”

    “姑娘什么时候传饭,老奴先命人去准备着。”

    ……

    乐桃见了他们的模样,才终于有了一丝真实感。

    她咬着牙,小声在萧七桐耳边道:“姑娘,这些人倒是会见风使舵……”

    萧七桐淡淡一笑:“只要他们知道怕,便是好事。”

    说罢,萧七桐转身往屋子里走去。

    其他人不敢跟上去,便只留在屋外,随时等着吩咐。

    但他们却忍不住小声议论起来。

    “咱们府里的五姑娘啊,生得这样好看,我一早便说五姑娘将来是要有大造化的……”

    “可不是么,咱们府上的几个姑娘,唯独五姑娘模样最标致!”

    “五姑娘说不得日后便是要做贵人的呢……”

    这会儿子功夫,倒是再没谁记得,萧七桐遭宁小侯爷退了亲的事了。

    萧七桐在屋内听了个清楚,忍不住笑出了声。

    有趣。

    原来这人的嘴脸是能变得如此之快的。

    手机用户浏览23w,更优质的体验。更多完本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笔趣阁进入首页 很多精彩等着你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