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飞上枝头 春日宴冷

时间:2018-05-17作者:故筝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七章春日宴冷

    园中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萧老夫人头上渗出冷汗,这时才意识到,方才她在心急之下,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

    萧老夫人忙露出笑容:“七桐少有出门的时候,方才还怕她不懂规矩,冲撞了郡主。”

    这便是在为自己刚才过激的言行寻个台阶了。

    鸿欣郡主尚未回过神来,便只本能地道了一声:“她并未冲撞我……”

    萧老夫人眼底掠过尴尬之色。

    倒是她多事了。

    “老身有几句话要嘱咐她,可否请郡主暂移步?”萧老夫人问。

    鸿欣郡主正面上发烧,不敢再去瞧萧七桐,听萧老夫人如此一说,她便点了头,扶着丫鬟的手,快步走到一旁去了。

    见鸿欣郡主走了,萧老夫人才捡回了气势与架子。

    “你今日作的是什么打扮?如今谁都知晓,咱们府上没了个人。你还如此招摇?岂不让人指摘萧家没规矩!”吃了方才的教训,这回萧老夫人倒是将嗓音压得极低。

    于是那话里的威严也就打了个折扣。

    萧七桐理了理色泽艳丽的袖口,道:“谁都知晓我与继母不合,若她身死,我还悲伤万分,着素衣素服,那岂不显得我做贼心虚?”

    “何况今日赴的乃是建王府的宴,旁人都着盛装打扮,我却打扮素淡,届时岂不叫人觉得晦气?那时方才叫丢了萧家的脸面,引得建王妃指责咱们府上没规矩呢。”

    萧老夫人叫她这一番话说得头昏脑涨,心底竟隐隐生出了认同之感。

    萧老夫人有些气恼。

    从前也没见萧七桐如何伶牙俐齿,如今……自己却差点叫她说得动摇了立场!

    此时只听得有人道了一声:“建王妃到了。”

    萧老夫人不得不住了嘴。

    这鸿欣郡主她尚且要顾忌几分,更莫说这建王妃了,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皇室中人。此时若再闹笑话,萧家便要坏名声了。

    萧七桐听见声音,便也朝着那进门处看去。

    只见一个不过十七八岁,梳着妇人头,钗环满鬓,一身绛紫衣裙的年轻女子,由侍女扶着,缓缓走了进来。

    女子神色柔和,气质温平。

    倒没有皇室的傲气。

    待她一走近,众人便都躬身俯腰,口中呼道:“王妃!”

    其中当然也有萧七桐。

    建王妃抬手示意众人起身。

    她的目光环视一圈,最后却蓦地落在了萧七桐的身上。

    “这是哪家的姑娘?从前怎么不曾见过?”建王妃惊诧地问。

    众人面面相觑,却说不出话来。

    谁都不敢信,这便是萧家五姑娘。自然也就不敢在建王妃跟前妄言了。

    还是萧老夫人上前一步,躬身道:“这是萧家行五的姑娘。”

    “原来是萧五姑娘?”建王妃脸上掩不住错愕之色,“原来……原来……”她吞吐半天,最后却什么话都没再说出来。

    能说什么呢?

    这位萧五姑娘在京里的名声已经坏透了,人人都道她遭宁小侯爷退婚后,怕是要上山绞了头发做姑子去了!

    可谁又想得到,这萧五不仅没有做姑子,反而还摇身一变,成了个这样的绝色美人儿?

    又哪里如传闻中描述的那般,面容丑恶如夜叉?

    若这世上的夜叉,都长得这般模样。

    那只怕谁都想要娶个这样的夜叉回家了!

    一时间,建王妃的神色有些怪异,难以迅速扭转回来。

    这会儿园子里的气氛更有些怪异了。

    谁都不敢,也不愿往萧七桐那边瞧。他们更恨不得将方才私底下夸萧七桐的话,全都吃回肚子里去。

    建王妃出声道:“诸位随我入席罢。”

    算作是打破了凝滞的气氛。

    众人这才回神,忙附和起建王妃,一边随着她往筵席间走去。

    萧老夫人那颗心沉了沉。

    果然不该带萧七桐来,惹得她一把年纪还闹出笑话不说,也坏了建王府上的气氛,只盼着王妃莫要怪罪才好。

    萧老夫人这头琢磨着,等回去之后,她要将王府中的情景讲给萧成听。

    到那时,萧成自然不会再让她带着萧七桐一并出门。

    想到这里,萧老夫人心头方才舒坦了许多。

    此时众人都入了席。

    侍女太监们盛上了食物。

    旁的夫人姑娘们,已经开始夸起建王府上的食物了。

    而建王妃姿态倒也亲近,并没有拿捏架子的意思,但凡谁主动与她搭话,她也都会回上一两句。

    于是一时间,席间热闹极了。

    说是春日宴。

    萧七桐瞧着,倒像是夏日宴。

    叽叽喳喳的,谁都停不下来。

    乐桃有些紧张地攀了攀萧七桐的袖子:“姑娘不说几句话么?”

    萧七桐转头看向了建王妃的方向,只是淡淡一笑,并不言语。

    建王妃的目光从许多人身上扫过,借用眼神来传递亲近之意,但却独独没有朝她看来。建王妃是个长袖善舞的人物,却非要将她漏下。可见建王妃有意冷落她。

    既如此,她又何必主动开口呢?

    便做那个名声坏透了的萧家五姑娘,令所有人都敬而远之,也没什么不好。

    萧七桐想着便低头抿了一口汤喝。

    汤有些凉了。

    一股油腥味儿反上来,让萧七桐皱了下眉。

    待拿起茶杯一饮,里头的茶水也凉透了。

    唯一热着的,便只有温在她跟前的那壶果酒。

    偏萧七桐又饮不了酒。

    她将那汤盏推远了,一时间也没了什么吃食物的兴趣。

    倒是乐桃在旁边瞧见了,忙道:“可是凉了?姑娘喝不得凉的东西。我请府里头的人拿去热热罢。”

    “不用了。”这样的宴会,吃食本就不是重要的东西。结交地位高的人,方才是他们的目的。

    乐桃胆子小,这会儿却护主心切,便偷偷地走到一旁去,央求一个侍女,道:“请姐姐换盏热汤来罢……我家姑娘吃不得凉的食物。”

    那侍女将目光落在乐桃的身上,脸上有些冷漠,还有一些讽刺:“萧五姑娘身边伺候的?”

    乐桃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侍女轻笑一声,道:“别的夫人、姑娘都没这样的事儿,偏你家姑娘金贵?这哪来的热汤呢?”

    乐桃心下有些憋气。

    没有便说没有就是了,又何苦用这样的口吻来挖苦?

    但这里是王府,乐桃也不敢与她争辩,只神色黯淡地回去了。

    萧七桐早知晓这个结果,便也不问她发生了何事。

    乐桃这才渐渐平了胸中憋着的那股气,道:“等回去,我给姑娘煮碗热汤面罢。”

    萧七桐点了下头。

    视线紧跟着飘向了那上座的建王妃。

    她上辈子虽不认得建王妃,但却曾听人说起过,建王妃出身书香门第,是个玲珑人物,连皇上都曾多次夸,说建王了了,但这个王妃却娶得好,实在细心得很。

    如今再一对照,便不免觉得好笑。

    建王妃想做个八面玲珑的人物,但却事事都流于表面。

    此时当春日,春寒笼身,摆上桌的却都尽是冷食。不记得温着热汤,倒记得温着酒。

    待春日宴进入尾声。

    谁家的姑娘都叫建王妃点到了,就连萧家的三姑娘、四姑娘,也都起身回了建王妃两句话。偏萧七桐从头至尾都好似没影子的人一般,叫人忽视了彻底。

    乐桃慌了。

    “王妃怎么不问问姑娘呢?”

    萧七桐头也不抬,道:“这儿这么多的人,哪有个个都管得过来的道理?”

    乐桃想想也是这个理儿,方才放宽了心。

    她只怕建王妃与旁的人都说了话,却偏不问姑娘的话。难免叫旁人冷落疏离,看轻了去。

    至此,春日宴结束。

    建王妃又留了几个关系亲近的妇人说话。

    其余的人便由王府下人送着往外去了。

    待出了建王府后,萧老夫人便立即斜睨着萧七桐,道:“日后便不带你赴宴了,实在是个蠢笨的。在我们跟前,倒是能说会道。入了席,便成哑巴了。”

    萧七桐瞧了她一眼,转身便径直上了马车。

    萧老夫人冷笑道:“瞧瞧,倒还说不得了。”

    不过她到底记着萧成的嘱咐,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萧老夫人携着三姑娘、四姑娘上了马车。

    这会儿心底也松了口气。

    席间建王妃还肯同她们笑谈,便说明京中无人看轻萧家。

    萧家的颜面是保住了。

    只可恨萧七桐……整治不了她不说,反而还得护着她。

    萧老夫人深吸一口气,放下车帘,只觉得心头还压着块石头,挥之不去。

    她哪里晓得,过不了两日,那块石头便要压得更沉了。

    永华宫。

    坐在高位上的女子,揉了揉手指,头也不抬地问:“如何?可瞧见那姑娘的模样了?”

    她昨日方才知晓,儿子在御前为自己求了一桩婚事。他相中的那女子,还正巧是京里头近来声名大噪的那位萧五姑娘。

    想到这里,女子不由抬手揉了揉额角。

    也不知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偏他喜欢……

    此时跪在下首的嬷嬷,抬起头来,面上带着挥之不去的惊讶之色:“回娘娘,见着了。那位萧五姑娘和传闻……实在大相径庭。”

    “她模样生得实在美极,举手投足都是韵味。只是瞧着身子弱了些,想来早年在家中受了苛待的缘故。”

    “何出此言?”女子听闻这话,立即便坐直了身子。

    “我瞧她今日赴宴,打扮艳丽,但凑近了仔细一瞧,却见她里头穿的长裙,都洗得褪了色了。可见外头那身衣裳,不过是府里想着表面功夫糊弄了事。堂堂萧家嫡女,何至于此?想从前做主的乃是继夫人程氏,便不觉奇怪了。”

    嬷嬷叹了口气,又才紧跟着道:“席间萧老夫人也多有冷落她,她那般瘦小的一个人,靠在席间,身边就一个丫头伺候,什么也没吃上一口,便散了席离去了。”

    说罢,嬷嬷又将建王府上侍女说的话,学给她听了。

    女子转了转手边放着的玳瑁嵌珠宝甲套,沉吟半晌,道:“萧老夫人从前便不喜祝氏,不喜她生下的女儿倒也不奇怪。”

    嬷嬷只默默点头,并不应声。

    女子轻点手边的匣子,道:“你且选一盒子首饰出来,又挑两身布料,送萧家去。舜儿心意已定,将来这姑娘便是要给本宫做儿媳的。哪里容得旁人轻视苛待?”

    手机用户浏览23w,更优质的体验。喜欢看都市乡村 家庭伦理的请 nbsp; llxsww 精彩的佳人公众号点击书城首页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