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爱情有约:蝶恋花 第176章 :跟他抢女人,拆了行吗?(下)

时间:2018-05-17作者:云知舞

    季君月随意感受了一下四周的气息,微微挑眉玩味的一笑:“居然连江湖人都请来了,而且还不少,你这一次是针对你,还是针对我?”

    这话无疑是对马车里的云商的,自从两人搭伴从松枝城出发到现在不过三天,就遇到了九回刺杀,五回下毒,次数完全比她单独赶路还要多了一半。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刺杀云商的人占了三分之二,刺杀她的人从松枝城之后就减少了很多,这让她不得不怀疑对方在酝酿更大的阴谋。

    现在突然出现这么多江湖人,随便查探一下就有上百人,这让季君月有种预感,这些人应当是冲着她来的。

    “她请不动这么多江湖势力。”云商平缓的声音沉静的就像三月春风。

    不过话语里的意思很明了,若无意外,这些人是冲着季君月来的。

    凤夜、梁钰和阿斯听了这话也是赞同的,虽然只有阿斯知道云商口里的‘她’是谁,但凤夜和梁钰觉得若是云商的敌人能够请动这么多的江湖势力早就动手了,怎么可能失败了无数次后才来出杀手锏,早就一击必中一了百了了。

    张西安跟在凤夜和梁钰身后没有话,素来嬉皮笑脸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这三天的时间足够他彻底的清楚主和这个叫云商的少年身边有多危险了,一波接一波的刺杀根本就不间断,也好在当初在无月村的时候没有杀手来刺杀,不然无月村可就要遭受无妄之灾了。

    季君月闻言也没再多,拍了拍黑白的脑袋,示意它向前走,黑白见此也没有拒绝,一双狼眼警惕又带着几分凶恶的盯着正前方挡路的老头,踩着四肢驴蹄靠近。

    凤夜几人自然二话不的骑马跟上,云商也让阿斯跟着前行,直到一行人来到那老头数米之遥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季君月看着眼前悠闲的老头,勾唇一笑:“阁下这是来碰瓷的?”

    碰瓷?……

    那老头抬起酒壶的手猛然一僵,眼角狠狠的抽了抽,那副佯装出来的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模样也瞬间龟裂,多了一丝不出的暗沉之气。

    马车上的阿斯也狠狠的抽了抽嘴角,碰瓷?别还真有些像……

    “应该就是碰瓷的。”季君月身侧的凤夜直接下定论,那严肃的模样再次让不熟悉他的阿斯眼角抽了抽。

    梁钰眼底略过一抹笑意,不过跟在季君月身边久了,对付这种事他也学会气人了,一本正经道:“老人家还是想开些好,别为了银把命给搭了。”

    张西安眼珠一转,猴精的一笑:“原来越老越财迷,真是受教了。”

    被几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挤兑,那地上的老头再也沉不住气了,想他好歹是江湖上少有人敢惹,见了都怕的鬼阎罗,这几个不知死活的竟然敢侮辱他!

    鬼阎罗蹭的一下跳了起来,也不在地上摆姿势了,老眼阴沉沉的扫过几人,最后落在了季君月身上,盯着她的脸似乎在确定什么,片刻后竟然阴险的笑了。

    “不错不错,居然比画像上还要俊俏几分,老头我也是有爱美之心的,只要你将东西交给我,我鬼阎罗就放你一条生路!”

    “鬼阎罗……”凤夜神色很冷,不过倒也没有丝毫紧张,对着季君月解释道:“二十年前高手榜上排名第三,听闻年轻时候也是个不可多得的美男,不过随着年纪的增长,他为了寻求长生不老之法,最后导致毁容,已经在江湖上消失了好几年了。”

    听了凤夜的解释后,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置信又带着几分嫌弃的扫了眼前的老头一眼。

    这老头看起来已经七八十岁,胡邋遢满头灰白发丝,脸上斑斑点点青一块白一块的,看起来并非是被人打的,反而像是毒素累积出来的。

    想了想,凤夜又加了一句:“他今年才五十岁。”

    “噗……”张西安直接喷了,瞪着眼珠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五十?看起来可是已经七老八十了,这得要多恨自己才能把自己折腾成这副摸样……”

    “所以你堵在这里是为了什么?本公可没有什么长生不老药。”季君月慢悠悠的道了一句。

    鬼阎罗听言阴笑的脸顿时沉了下来:“你别跟我装模作样,不想死的话就把藏宝图交出来!”

    藏宝图?!

    凤夜几人顿时愕然,还以为这老头是谁派来刺杀的,可没想到竟然是为了藏宝图……

    等等,他们身上可没什么藏宝图。

    阿斯狐疑的看了季君月等人一眼,心中猜测他们一行人会一直被人追杀,难道真的是因为藏了藏宝图?

    季君月神色一顿,眉梢微挑:“藏宝图?呵~”玩味的尾音微微上挑,不出的邪肆莫测。

    就在这时,四周隐匿的人也按耐不住的纷纷现身了。

    “鬼阎罗,你倒是来的够快的,好东西可是要大家一起分享的,若是被你一个人贪墨了,心撑爆你老的肚皮!”

    一个瘦的中年男人扛着一把比他身量还要高的巨剑嗤笑的看着鬼阎罗,不过与其那是剑,不如是一把像剑的铁,因为那剑根本没有开封。

    凤夜对着季君月低声道:“他应该是剑魔柳高人,因为天生怪力而文明江湖,就他手里那把比他个还高的剑就足足有两百公斤重,武功低的人根本扛不住他一剑。”

    “而且这人脾性暴躁乖戾,但凡招惹了他的人,无论是谁皆被他一剑拍成了肉酱,因此在江湖上得罪了不少人,不过因为他独来独往行踪不定,加上轻功了得,江湖上的人至今拿他没办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