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两百九十三章 主仆离心

时间:2018-10-10作者:广绫

    ,。

    换药?

    兰心柳眉微蹙,疑惑地看向商枝。

    “你之前不是说隔三日再换药?”

    商枝眸光微微一闪,她神态如常,“华敏公主今日会搬到李家去住,我们要招待她,之后几天恐怕没有时间给你换药。我今日正好有空过来,给你看一看伤口,如果没有多大的问题,你就去医馆,找林玉儿帮里换药。”

    这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

    兰心也并没有怀疑,她将门合上,解开衣带,露出半边肩膀。

    商枝招了招手,沈秋将手里的医药箱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商枝拿一把剪刀,将打的死结给剪断,拆开细布,伤口结成褐色的血痂。重新给上药,包扎好。

    她站在兰心的身后,双手拉着两边的衣领,提起来。

    商枝目光扫过她两边的肩膀,光洁无瑕,快速的合拢,“将衣带系起来,免得受凉。”

    兰心系好衣带,她站起来,看着被换下来的细布,“伤口这两日有一些痒,枝枝你这有什么药,能够止痒的吗?”

    “痒是正常的反应,你不能去挠痒。”商枝想一想,翻出一瓶药膏给兰心,“你下回去医馆换药的时候,让林玉儿给你涂抹上。”

    “谢谢枝枝。”兰心将药膏收下。

    商枝目光又落在兰心抄写的经文上,她随口问一句,“你的字体写得好,练了很多年吧?”

    “我四岁启蒙,便开始练字。”兰心似乎也陷入过往的回忆中,“我爹是走南闯北的商贾,他认为女子要念书明理,便给我请了女夫子。”

    商枝眼底落满笑意,“兰姑娘是哪里人?”

    “蜀地人。”兰心让婢女给商枝倒茶,询问道:“枝枝,今日你留下来用膳吗?”

    “今日闲来无事,多留半日,下午回去,华敏公主该要到了。”商枝随后与兰心聊起蜀地的风土人情,兰心一一对答上来,甚至说了许多有趣的见闻。

    转眼间,便到用午膳的时刻。

    商枝与兰心一同去正院用膳。

    满桌子,都是按照商枝的吩咐做的。一半清淡,一半辛辣。

    商枝偶尔吃一顿香辣的饭菜,调剂一下口味,清淡的饮食,吃的她嘴里寡淡无味。

    秦玉霜看着菜里飘着一层红油,火辣辣的,她就胃部发疼。

    商枝坐在兰心的身侧,给她挟一块棒棒鸡放在碗里,“你尝一尝,厨娘做的,可有你在蜀地吃的那个味道。”

    兰心唇边含笑,挟起一片放入口中,五味俱全的滋味在口中炸开,她面不改色,“口味很独特,与我在蜀地吃的,味道相差不了多少。”

    商枝又给兰心挟香辣鱼片,麻辣牛肉。

    她挟什么,兰心便吃什么。

    商枝见她各个菜都尝了,便放下筷子,自己吃了两碗饭。

    太过瘾了!

    薛慎之在一旁看着商枝,她很嗜辣,平常在家里约束她,不让她吃太辣,她也就吃一碗饭,有时候甚至半碗。如今两碗饭下肚,似乎还能再来一碗。

    他给商枝盛一碗汤,“别吃太多辣,待会睡觉会肚子疼。”

    商枝才不会肚子疼,转念想着肚子里小的,捧着薛慎之递过来的汤碗,小口小口慢慢地喝。

    她叹息一声,这一顿饭吃下肚,估摸着又有十天半个月见不着辣椒了。

    兰心在一旁,也是小口小口饮着茶水。

    用完膳,秦玉霜将商枝叫到内室。

    商枝挽着秦玉霜的手臂,母女两亲昵的走进内室。秦玉霜指着床上的几匹细棉布,“你挑一挑,喜欢哪些料子。”

    商枝讶异的看向秦玉霜,“娘,你给宝宝做小衣吗?”

    “给你做衣裳,再过几个月,肚子就要大起来。你的衣裳全都是收腰的,到时候不能穿。”秦玉霜看着床上铺展开的素色细棉布,“花色虽然不好看,但是穿着舒服,轻柔又吸汗。”

    商枝抱住秦玉霜,心里一片温暖,“娘,辛苦您了。针线活少做一些,别伤着眼睛。您的心意我都收到了,让绣娘来做是一样的。”

    “我现在还能动,就给你张罗,等年纪大,动不了,你想要穿我做的,也穿不上了。”秦玉霜牵着商枝的手过去,让她挑选几匹棉布。

    商枝觉得素色看着清雅,并不觉得难看。她挑了青色,蓝色,紫色,白色。然后一本图册摆放在她的面前,“没有花纹穿着太素,你喜欢那些图纹?娘给你绣上去。”

    商枝连忙将册子合起来,“娘,整个孕期一年都不到,您忙活好几个月,我真正上身也就几个月,等生下孩子太宽松,我也穿不下,太不划算。反正大着肚子,再好看的衣裳穿着也就那样了,我们追求舒适,不追求美。随便凑合凑合就好了!”

    秦玉霜觉得怀孕也可以穿着打扮得很美,赏心悦目,自己心情就很好。

    她心知是商枝不愿意她累着,心里感动,商枝对她的体贴。

    “你挑几个图纹,娘亲绣娘绣。”秦玉霜退一步。

    商枝半信半疑地看着秦玉霜。

    “娘若是绣了,今后都不给你做衣裳了,可以了吗?”

    “这还差不多。”

    商枝利落的挑选四个图纹。

    “你肚子可有不适?”秦玉霜记得商枝吃不少辛辣的菜。

    想要阻止她,让她少吃一些,又见她吃的香甜,不忍心让她扫兴。

    “好着呢。”商枝偶尔吃一顿辛辣,影响并不大。

    秦玉霜松一口气,数落起商枝,手指戳着她的鼻尖,“你真是的,自己吃也就算了,为何拉着兰姑娘和你一起胡吃胡喝?她都吃不得辣,不拂你脸面,才忍着不吭声。”

    商枝摆弄布匹的手一顿,“娘,兰姑娘不能吃吗?”

    “她住进来后,一起用膳,她都不碰有辣椒的菜色。”

    “我瞧着她面不改色,挺能吃的。”

    秦玉霜蹙紧眉,“是她受伤,才没有碰?”她想起兰心眉毛都不动一下,将东西吃下去,好像真的能吃辣椒。反正她不吃辣椒,一点都沾不得,然后又瞪着商枝,“你若是有兰姑娘一半的懂事,娘也省不少的心。”

    商枝嘴角翘了翘,抱着秦玉霜的手臂告饶,“是、是、是,我自控力不如兰姑娘,抗拒不了美食的诱惑!娘,我才偶尔吃这一顿,在您外孙生下来之前,我不这般胡吃胡喝了,可以吗?”

    “这还差不多。”

    “……”

    商枝将秦玉霜哄好了,走出内室,就看见兰心已经不在了。

    沈秋道:“兰姑娘身体不太舒服,脸色发白,出了冷汗。问她哪里不舒服,说是伤口疼了。小姐,会是辛辣刺激到伤口了吗?”

    “可能吧。”

    沈秋看向商枝,见她一脸讳莫如深的模样,抿了抿唇,没有再开口。

    薛慎之也看了商枝一眼,扶着她上马车。

    苏易站在马车旁掀开帘子,询问道:“你今日很反常。”

    “有吗?大哥,你多虑了。”商枝看着站在一旁的苏越,扬眉道:“二哥,娘给你相看了姑娘,听说你也去看了,合心意吗?”

    苏越突然被商枝点名,受宠若惊,转而想着她问的话,不自在道:“不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

    “是吗?”商枝拉长音。

    苏越故作镇定,耳朵却是通红,“婚姻之事,都由母亲与伯母做主。”

    “那我改天去问问伯母,相中的是哪家姑娘。”商枝怕再逗下去,苏越会恼羞成怒,反正转移了话题,她摆了摆手,“我们走你们快进去吧。”

    帘子垂下来一半,商枝对苏易道:“兰姑娘身体不舒服,你去探望她一下。”

    苏易点了点头,“华敏公主住在你的府中,你打算如何?”

    商枝眸光流转,压低声音道:“今晚有一份大礼,送给她。”

    苏易挑眉。

    商枝一脸神秘,放下帘子,乘坐马车离开。

    薛慎之眸色深深地凝视着商枝。

    商枝转过头来,被他盯得一阵脸热,双手拍了拍脸颊,“你看什么?”

    “看你糊弄人。”薛慎之唇边噙着笑,抬手将她鬓角的乱发抚顺到耳后,顺势将她搂进怀中,轻啄一下她的唇角,“你大哥不是这么轻易糊弄的人,你话题转移的痕迹太明显。”

    商枝眨了眨眼睛,“我和大哥的话说完了,就顺便关心一下二哥不行吗?还是说你们做官的都心眼很多?特别的敏感啊?”

    “我说错了吗?”薛慎之目光幽邃地望着商枝,洞若观火般,早已看透她的心思,“你在试探兰心。她的肩膀上,没有图腾?”

    商枝靠在他的胸膛上,手指摸着他的喉结。漫不经心地说道:“没有,可能是我之前看错了吧。”

    薛慎之抓住她作乱的手,将她模棱两可的话与她的行为拼凑在一起,再稍微一琢磨,心中便通透了。

    马车摇摇晃晃,商枝昏昏欲睡,抱着薛慎之,将脸埋在他的胸膛里,沉沉睡过去。

    到李宅的时候,薛慎之没有唤醒商枝,抱着她回屋,放在床上。

    商枝一沾床,幽幽转醒。

    她揉着眼睛,放空地望着帐顶,嗓音透着刚刚睡醒的沙哑,“你怎么不叫醒我啊。”

    薛慎之给她掖好被子,“再睡一会。”

    商枝摇了摇头,“再睡浑身就软了,更加疲乏。”说着,撑着身体坐起来。

    这个时候,秋水冲进来,满面慌张道:“小姐,不好了!沈秋被华敏公主给刁难了!你快去看一看!”

    商枝连忙下床,趿着鞋子往外走,“华敏公主与沈秋怎会起了冲突?”

    秋水连忙说道:“沈秋赶着马车要龚府,您让她告诉龚夫人,不必为您准备孕期要穿的衣裳,哪里知道遇上华敏公主,惊了她的马,华敏公主从马背上摔下来,当即让禁卫军的人,抓着沈秋跪在门口,逼问是不是您让沈秋故意给她难堪,沈秋若是不如实回答,就要赏她一顿鞭子!”

    商枝冷着脸,疾步到府外,就看见外面禁卫军将沈秋给包围着,街坊邻居全都打开府门,探出头来看热闹。

    嘉郡王妃听到动静,从府里出来,正好和商枝同一时间到了。

    商枝目光落在跪在地上的沈秋身上,她身上有几道鞭痕,将衣裳给撕破。

    她目光冰冷,犹如实质的望向华敏公主。

    华敏公主满面阴沉,她受伤的手,鲜血染红包扎的细棉布,身上还有少许的灰尘,狼狈不堪。

    她先发制人道:“薛夫人,你是为着昨晚的事情,才让这贱婢故意挡本宫的道,惊本宫的马吧?故意给本宫难堪,一个下马威,让本宫不住进李家?”

    巴音上前道:“薛夫人,你这婢女,不但冲撞了殿下,而且拒不认错。她若再不供出来,是谁指使她这么做,就莫怪殿下不念着旧情,将她扭送去官衙,以谋害殿下的罪名论处!也容不得她在官衙里狡辩,数十双眼睛全都看着,她分明瞧见殿下骑马过来,不停车避让,反而故意驱车撞上殿下!”

    商枝并不相信她们的说词,看向沈秋道:“你看见他们了吗?”

    “没有看见。”沈秋道。

    商枝唇边浮现冷笑,还未开口,禁卫军道:“薛夫人,你的婢女撒谎,她之前在右边行驶,而华敏公主在左边,她刻意将马车赶到左边,撞上华敏公主。您不信,大可看马车停着的位置,离巷口有一段距离,她如何会看不见华敏公主骑马过来?”

    有看热闹的路人道:“我们都看见了,的确是他们说的这样,这位姑娘特地撞上华敏公主!”

    商枝听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不论是路人,还是街坊,全都指责沈秋,是她撞上了华敏。

    “沈秋,你来说,真相是他们说的吗?”商枝声音冷下来。

    沈秋听出商枝声音里裹挟的怒火,她难以置信,商枝不肯相信她。

    她并不擅长辩解,将她当时的情况给说出来,“我调转马车,马匹像是受到诱惑,突然朝对面的人撞过去,等撞上了,我听见他们喊华敏公主,方才知道撞上的人是华敏公主。”

    “你的马车已经检查过,马匹也很正常,根本就没有发狂!”华敏公主阴冷道:“事到如今,你还想要狡辩!”

    沈秋紧紧攥着拳头,没有说话。

    商枝脸色难看,看一眼沈秋,然后对华敏公主道:“你想要如何?”

    华敏道:“你认下是你指使沈秋冲撞本宫,本宫立即放了她。你是阿珩的儿媳妇,本宫与他是旧交,便网开一面,你跪在本宫院子里半个时辰请罪,本宫就当做这件事没有发生。如果你不认下,本宫便以她故意谋害本宫的罪名,将她扭送到官府,等待她的是什么,相信没有人比薛夫人更清楚!怎么样?这笔买卖划算吧?她为了包庇你,宁愿受鞭刑,也不肯将你供出来。你难道宁愿眼睁睁看着她送命,也不愿承认,跪半个时辰?说不定本宫一心软,只让你意思意思跪一刻钟就够了。”

    商枝摸着自己的肚子,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怎么?薛夫人还没有想好?还是说这个贱婢,不值得你放下身份,跪本宫吗?”华敏公主继续挑拨着。

    商枝紧了紧拳头,最后做下决定,“不是我的罪,我不会认下!”

    沈秋闻言,抬眸看了商枝一眼。

    华敏公主捕捉到沈秋看了商枝一眼,那一眼透着心凉与委屈,更多的是不服屈的倔强!

    真有意思。

    她心中冷笑一声,沈秋为商枝掏心掏肺,商枝顾念着腹中的孩子,舍弃了沈秋。

    沈秋再忠心耿耿,面对商枝的见死不救,多少都会心凉吧!

    她最喜欢看的就是忠仆与主子反目的戏码。

    华敏公主手里握着的马鞭,抬高沈秋的下巴,“都这样了,你还要维护她吗?”

    沈秋咬着牙不吭声。

    华敏公主啧了一声,“本宫倒是欣赏你这一心为主的品质。可惜啊,你再忠心耿耿,也不过是一颗废棋!”

    商枝咬着唇,她看向沈秋,目光中带着愧疚。

    沈秋却是没有再看商枝,面无表情。

    “好一块硬骨头!”华敏公主往后退一步,厉声道:“来人,鞭笞五十!”

    沈秋浑身绷直了。

    巴音亲自拿着朱红色的鞭子抽沈秋,身上一道道红痕,令人触目惊心。

    商枝的指甲,几乎要抠破掌心。

    隐忍着。

    三十鞭子的时候,商枝终于忍无可忍,低斥道:“住手!”

    华敏递一个眼神给巴音,巴音收了鞭子。

    华敏公主微抬着下巴,“你要认罪了?”

    “公主,今后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你已经鞭笞沈秋三十鞭子,还不肯放过她?当真要将事情给做绝了?”商枝隐忍着怒火,声音嘶哑。

    华敏公主沉默了,似乎在思考商枝的话。

    商枝威胁道:“公主别忘了,你住进李家的目的!”

    目的?

    寻求保护?

    华敏公主眸光闪了闪,她一改之前得理不饶人的态度,“你说的对!本宫只是受一点皮肉伤与惊吓而已,鞭笞这贱婢几十鞭子,这一口气也算出了。毕竟今后本宫是要寻求李家的庇护,闹得太难看,今后我们不能愉快的相处。薛夫人若是早一点提醒本宫,说不定,这几十鞭子也给免了!”

    她轻飘飘的目光瞥向沈秋,看着她手背上青筋鼓起来,嘴角勾了勾,让禁卫军放人。

    “这一番折腾,本宫累了。薛夫人,不知本宫的院子在何处?”

    商枝让秋水领着华敏公主去北院。

    华敏公主临走前,看一眼深秋,意味深长地对商枝道:“本宫知道你有孕在身,方才让你下跪的话,不过是试探你而已,如果你答应了,本宫会感念你们主仆情深,不会多加为难你。倒是没有想到,你真是个心狠的人,也难怪本宫会栽你手里。”

    丢下这句话,她就随着秋水进府。

    不过片刻,人瞬间空了。

    只剩下嘉郡王妃与商枝、沈秋。

    沈秋撑着地站起来,膝盖跪得发麻,她膝盖一软,就要跪在地上,商枝连忙去扶。

    沈秋避开她的手。

    “小姐,我会冲撞你,伤着胎气。我先回去梳洗,今日向你告半日假。”

    沈秋低头说完这句话,就转身进府。

    嘉郡王妃叹息一声,想说什么,看着商枝满面落寞与自责,又不忍心呵责她。

    “你进去休息,沈秋会想明白的。”

    商枝苦笑一声,“但愿日此吧。”

    回到院子里,商枝给沈秋拿一瓶伤药,给她送过去。

    沈秋已经换了一声衣服,看着进来的商枝,她没有喊人,只是沉默地站着。

    “秋儿,我给你送药,你睡前擦一擦,伤口愈合得快。”商枝将药递给沈秋。

    沈秋没有动,许久,她才开口道:“我有药。”

    商枝地手僵在半空。

    沈秋道:“我累了,想休息。”

    商枝听着她下逐客令,手指紧紧地收成拳头,扯着嘴角,“那你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沈秋没有回话,合上门,将商枝关在门外。

    北院里。

    院子里芜多年,许久没有人入住,野草丛生,四处织满蛛网。

    华敏公主原本的好心情,瞬间乌云密布。

    巴音心里恼恨商枝他们不将他们当一回事,可想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连忙安抚华敏公主,“殿下,大局为重。左右有禁卫军在,这里就交给他们。”

    华敏公主深吸一口气,方才压下排江倒海的怒火。

    巴音弄来一张躺椅,让华敏公主躺在树下休息。她跟着一起去整理屋子,许是人手多,天擦黑之前,全都收整干净。

    华敏公主一觉醒来,看着窗明几净的院子,心里的郁气一扫而空。

    “那边什么情况?”华敏公主惦记着商枝与沈秋。

    巴音脸上露出笑意,低声说道:“有消息传过来,沈秋对商枝心怀芥蒂,她没有要商枝送过去的药,并且将商枝给赶走了。依奴婢看,沈秋是对商枝寒心了,否则为何不告诉商枝,她压根就没有受伤呢?奴婢那几鞭子下去,看着劲儿足,可都是巧劲儿,没有叫她沈秋受半点痛。”

    朱红色的鞭子,染着红色的汁液,一遍遍抽下去,汁液沾在衣服上,看着瘆人,可实际上,沈秋好着呢。

    他们就是要离间商枝与沈秋,沈秋是商枝的心腹,知道商枝重要的机密。

    因为他们警惕心强,防备的牢不可破,他们只得想法子撕开一道口子!

    现在看来,似乎成效还不错。

    以己度人,他们若是沈秋,对商枝不可谓不会寒心,失望。

    巴音见华敏公主心情愉悦,忍不住担忧道:“奴婢担心沈秋只是一时想不通,与商枝置气,若是明日被商枝一哄……”

    “在此之前,断了她的退路就好了。”华敏公主并不急切,也不担心沈秋今夜不会赴约。“等着吧,她今夜若是过来了,本宫就不会给她反悔的机会!”

    虽说心里不心急,华敏公主到底担忧人心易变,这世间,最难捉摸的是人心。

    她晚膳也没有胃口,站在窗前,望着清冷月色,随着时间渐渐的流逝,她再难以维持平静,心烦意乱。

    难道商枝这般对待她,沈秋依旧不愿背叛?

    华敏公主眼底闪过戾气。

    巴音拿着一件披风,披在华敏公主的身上,看着她焦虑不安,有心说两句,却发现都不合时宜。

    华敏公主正要吩咐巴音去打听沈秋那一边的消息,只见一道合影快速翻墙跃下来。

    就着银色月光,华敏公主看清楚沈秋越见显露清晰的脸,她嘴角上扬。

    而东院里。

    商枝躺在贵妃榻上。

    薛慎之坐在她身旁处理公务,看着商枝心不在焉,不禁道:“怎么了?”

    商枝望着窗外一闪而逝的焰火,昏黄的灯火照应在她的脸上,一双眸子忽明忽暗。

    “沈秋去了北院。”

    商枝撑着扶手坐起来,站在窗台前,秋风拂面,她似乎闻到焰火之后的硝石味,明明离的那般远。

    她幽邃深暗的眸子,望着北院的方向,神色不明。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