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二百八十八章有孕,计划泄露(二更)

时间:2018-10-07作者:广绫

    ,。

    秦景凌虽然还在京城,不能参加宫宴,副将代他参加庆功宴。

    薛慎之与商枝来铜雀街苏家,与苏易、苏越一同入宫。

    秦玉霜不便入宫,她与兰心站在门口目送他们。

    “易儿,越儿,你们两个多看顾着枝枝。”秦玉霜不放心,她和宁雅是一个意思,商枝留下来,免得动胎气。

    商枝执意入宫是有用意的,她和德妃娘娘有一些交情,而在宫中十几年的她,自然比他们对宫中熟悉。

    为了带走阿九,李玉珩也会入宫参加宫宴。

    既然已经公开身份,李玉珩重新回到人前,他当初的身份还会不会官复原职不说。元晋帝为李家‘洗刷冤屈’,李玉珩在宫宴上‘谢恩’,这个理由让人挑不出错处。

    想必元晋帝也早就想要会一会李玉珩。

    商枝道:“娘,我不会乱跑,你就不用担心了。”

    秦玉霜娇嗔道:“你什么时候能听话,我才能省心。”转而,她看向身侧的兰心,“兰姑娘,你要与易儿一起入宫吗?”

    几个人齐刷刷的看向兰心。

    兰心清浅一笑,“不了,我并非亲属,孤女的身份进宫不合适。”然后,看着吊在脖子上的手,“我手臂受伤,在府中修养比较好。”

    商枝揶揄道:“娘,您就让兰姑娘陪着您解闷,免得您一个人在府中喊无聊。”

    “你和你哥哥们生个孩子给我带着,我就不会无趣了。”

    苏易一见战火蔓延到他们身上,开口道:“时辰不早了,我们先走了。”目光扫过兰心,到底没有说什么嘱咐的话,垂下帘子,让车夫赶车。

    商枝自然没有错过那一眼,询问苏易道:“大哥,你心里还惦记着兰姑娘吗?”

    苏易诧异的看向商枝,很意外她会问这个问题。

    他沉默半晌,神情认真道:“第一个真心相许的女子,总会难忘一些。”

    商枝挑眉,这句话的意思是想要忘,却忘不掉。

    苏易睨她一眼,“你顾着肚子里的这个,别的事情不必操心。兰心并不适合做我的妻子,她不会是你的大嫂。”

    言外之意,你要做说客就免了。

    商枝撇了撇嘴,她才不是要做说客。

    “哥,感情的事情,你太冷静了。”商枝觉得苏易是喜欢兰心的,只是他没有再放任自己去重新爱上。

    苏易沉声说道:“枝枝,我今后要继承侯府的爵位,我的妻子将会是侯府夫人,她要长袖善舞,会处理各方的人情往来,也有做宗妇的魄力。”他停顿了一下,低声道:“娘就是一个例子。”

    商枝沉默了,世家的嫡女,自小都是当做宗妇在培养,各府之间都是错综复杂的关系,苏易的亲事,不能任意妄为。他一直都很清醒,很冷静,将自己的位置摆得很正,所以当初能够求娶兰心,可见是真的喜欢。只是他已不再年少热血,那一股劲头过去之后,与兰心之间又有几年的空白期,她缺少一个侯府女主人必备的条件,苏易对她的热情也沉淀了,他需要考虑的事情更多,更现实,不能随心而为。

    当然,苏易执意娶兰心,他们没有人会反抗,他也能够请人教兰心如何去做好一个侯夫人,但是兰心就要承受太多,她是否愿意去为了苏易改变?能否担任起她的身份?

    这一切都是未知的,苏易根本就没有动过这个念头,或许是被兰心伤透,对她失去信任。

    苏易的确不敢冒这个险,在他看来,摆正自己的位置与态度很重要。兰心与他并非一个世界的人,强行融入进来,她累,他也会很累,或许这一段感情,掺杂太多现实的东西,将双方折磨得面目全非,痛苦不堪。已经预料到没有一个好的结果,不如从一开始就泾渭分明,互不相融。

    苏越一直默不作声,不知在想什么。

    商枝手指弹他脑门,“你就别瞎掺和。”

    苏越摸着脑门,眼中是商枝看不懂的复杂,“娘是有秦家的身份,即便能力不足,也不要紧。但是你想门庭兴盛,主母的能力很重要。若是没有足够的身份,你是融入不进权贵圈中,遭受人排挤,不被人接纳。”

    而一旦主母不被接纳,连同男人也会被边缘化。

    为何女主人到处参加宴会,这也是与各府夫人建立关系的一种方式,从对方口中获得第一手消息。

    像苏易常年在军营,这种关系就显得尤为重要。

    商枝算是学到了。

    说话间,已经到了宫中。

    商枝去了一趟贤德殿,之后才去宴会厅。

    她坐在薛慎之的身边,望着空悬的高位,心神不宁道:“爹什么时候进宫?”

    “差不多快来了。”薛慎之关切的询问道:“累吗?”

    商枝摇了摇头,目光对上对面的华敏公主。

    华敏公主看到商枝与薛慎之,她露出诡异的笑,端着酒杯,朝他们遥遥示意。

    商枝嘴角上翘,并不理会。

    华敏公主浑不在意,顾自将杯中酒饮尽。

    这时,殿外传来内侍尖细的声音,“皇上驾到。”

    商枝侧目望去,元晋帝坐在轮椅之中,刘通推着他进来。等元晋帝坐到丹墀之上,九娘子方才低调的进来,坐在他的身边。

    九娘子快速的看一眼商枝,对她比一个手势。

    商枝松一口气。

    李玉珩与贺岱一前一后的进来。

    他并未戴面具,贺岱目光一直落在李玉珩的脸上,变化并不大,除了右脸增添一道伤疤之外。

    “李大人,二十年未见,你的风采依旧不减当年。”贺岱阴阳怪气道:“今日为何不带尊夫人一同进宫?”

    “贺大人谬赞了。我今日进宫谢恩,携带家眷,并不合适。”李玉珩含笑道:“贺大人如今是天子近臣,您今日这番话,是在提醒我,皇上有意提拔我,将我官复原职?”

    的确,李玉珩的身份如今很尴尬,他没‘死’之前,是正四品官员。‘死’了之后,皇上也没有剥夺他的官职,但是他二十年未曾出现,原来的职务早已被人顶替。

    “你……”

    李玉珩打断贺岱的话,“贺大人,宴会即将开始。宫宴之后,我在宫门前等你,邀你喝一杯酒,再细谈其余小事。”不等贺岱拒绝,李玉珩坐在薛慎之的身边。

    贺岱被强行应约,气得吹胡子瞪眼,不知道李玉珩葫芦里卖什么药!

    华敏公主从李玉珩一出面,她的目光就落在他的身上。

    李玉珩对她那般冷酷无情,华敏公主对他的感情未减分毫,又爱又恨。

    元晋帝也是从李玉珩进入大殿开始,目光便一直落在他的身上,看到他的风姿,分毫不减,而他自己却已经龙钟之态,双手紧紧地握着扶椅。

    不论是李玉珩遭遇上天的厚待,让他死里逃生,且姿容不改,还是朱静婉重新回到李玉珩的身边。

    元晋帝嫉妒得发狂!

    分明他与李玉珩年岁相差不无几,却是看着比他老了十岁还不止。

    李玉珩觉察到元晋帝的打量,抬眸望去,元晋帝干瘦暗黄的脸映入眼帘,与记忆中的模样,相差甚远,宛如一个迟暮老人。

    而当年他意气风发,高傲不可一世的姿态,蔑视地说道:“李玉珩,你不过是一个臣子,我是储君,我叫你生,你便生。我叫你死,你就得死。不说是你,就算颠覆你李家,你又能如何?”

    时隔三年,元晋帝当真覆灭李家。

    恨意如潮水般铺天盖地的用来,几乎将李玉珩淹没,他用尽力气,才没有让仇恨破体而出,显露在面容上。

    薛慎之看着李玉珩握着酒杯的手指骨泛白,知道他在极力的忍耐心底翻涌的仇恨,才不至于会失态。

    “李玉珩,真没有想到,你还活着。这些年,你究竟去了哪里?朕已经给李家洗刷冤屈,你为何到如今才出现?”元晋帝主动开口,询问起李玉珩。

    李玉珩还未开口,华敏公主接过话茬道:“说来也是缘分,当年本宫来大周国联姻,对李大人一见钟情,可惜李大人已经娶妻即将要生子。本宫失意回东胡,在回程的路上,救下坠河的李大人,便将他带去东胡疗伤养病。”

    元晋帝似乎很感兴趣,追问道:“李玉珩最后如何报答公主的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吗?”自己都觉得好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华敏公主并没有接元晋帝的话茬,而是反问道:“皇上也觉得李大人该报答本宫的救命之恩吗?”

    元晋帝沉默,目光锐利的看向华敏公主。

    她曾在他的面前说过,要李玉珩做她的驸马,将李玉珩带去东胡。

    而他方才那一番话,也是引出李玉珩在东胡驸马的身份。

    可华敏公主并不领情!

    “你想要李玉珩如何报答?”

    沉吟许久,元晋帝终究是顺着华敏公主的话说。

    百官震惊,全都没有想到李玉珩这二十年在东胡。

    华敏公主举着自己的左手,目光看向李玉珩,话却是对着元晋帝说,“皇上,本宫在馆驿遇到袭击,身受重伤。本宫听闻李大人当年是文武双状元,武功不凡,不如本宫在大周国的这段时间,就住在李家,由李大人保护本宫的安危,作为报答?”

    华敏公主的提议,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她想要住在李家,真的是为了自己的安危考虑,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众人心里升起熊熊八卦之心。

    目光火热的盯着华敏公主与李玉珩,猜测这两个人之间,究竟是不是华敏公主所说的这一段救命恩情,之后可有发生一些不可言说的事情?

    元晋帝忽的笑了,瞬间顿悟华敏公主的心思。

    “李玉珩,你觉得如何?”

    李玉珩轻笑一声道:“皇上,臣不能答应!”

    华敏公主脸上的笑容一僵。

    元晋帝的面色同样阴沉下来。

    李玉珩不疾不徐道:“臣有妻有子,华敏公主是孀妇,住在李家并不合适。臣若是答应了,便是恩将仇报,败坏了华敏公主的声誉。况且李家只是普通的宅邸,华敏公主是大周国的贵客,住所不能随便简易,既然馆驿不安全,何不住进宫中?微臣认为,没有哪里比皇宫更安全。”

    元晋帝却不容李玉珩拒绝,“你说的虽然有道理,可百姓都是通情达理之人,华敏公主住在李家,只会是美谈,怎么会妨碍了华敏公主的声誉?”

    李玉珩笑容不变,“若是华敏公主在李家出现性命之忧,皇上不追究臣,微臣……悉听尊便。”

    最后这句话,莫名的让华敏心里不寒而栗。

    李玉珩这句话,直白的表示,她死在李家,不会担负任何的责任。

    而李玉珩却是对她暗藏杀心!

    华敏公主一时心中犹豫,不知她这个决定是对还是错。

    而华敏公主的性命,却是与元晋帝无关,他立即替华敏公主做下决定,“此事便这么定了,朕会派人去李家,保护华敏公主的安危。”

    李玉珩心中冷笑,这是堂而皇之的往他身边安插眼线。

    眼底骤然闪过一道冷光,举着酒杯,敬元晋帝与华敏公主,算是认同此事。

    商枝心中冷笑一声,正好李家宅子设计得很奇特,因为当时李老爷有三个儿子,宅子便划分为四,东南西北,各一个院子,每一个院子都是独立的,而且都能上锁。相隔开的一扇门,正反面都能上锁,防止其他院里的人乱闯入。

    华敏公主想要住进李家,便将她随意安排在一个僻静的院子里,将门板上落锁,将她分隔开就是了。

    这样一想,憋在胸口的郁气吐出来。

    华敏公主得偿所愿,便不再开口。

    元晋帝看向刘通,刘通让内侍传膳。

    婢女端着膳食,鱼贯而入,放在各位的小案上。

    九娘子揭开盖子,准备伺候元晋帝用膳,蒸腾的雾气,伴随着一股怪异难闻的气味入鼻,九娘子胃里翻涌,不受控制的捂着嘴呕吐。

    元晋帝眼皮子一跳,实在是这一幕太过熟悉。不久之前,皇后便是在宴会上呕吐,诊断出有孕。而如今九娘子同样的症状,他眼底闪过暗芒,他有两个月不曾碰九娘子,她若是有孕……

    华敏公主见九娘子抱着婢女递过来的痰盂吐得昏天暗地,焦急的喊太医给九娘子号脉。

    元晋帝已经在众人面前丢过一次脸,这一次并不想让太医给九娘子诊脉,这个症状十有**是有孕了!

    九娘子将胃里的食物与胆汁全都吐出来,干呕了几声,再也吐不出东西来,她擦干净嘴唇,端着一杯水漱口。

    看着华敏公主焦灼的模样,眼底闪过讽刺,多么‘慈爱’的额吉啊。如果她不是当事人,清楚华敏的阴谋诡计,也要被她给感动。

    那一粒药丸,只是让异味刺激着她,产生孕吐反应,然后华敏再让她收买的太医给诊出喜脉。等她七个月之后,再将孩子‘生’出来。

    为了大周国的皇位,华敏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皇上,阿九身体向来强壮,无病无灾,她今日突然呕吐,定是病了,请您让太医为她诊脉。”华敏公主在下方恳求。

    九娘子身后的赛罕,却是多嘴一句,“娘娘已经两个月不曾来癸水。”

    元晋帝耳尖的听见,他诧异的看向九娘子。

    九娘子紧紧抿着唇,冷眼看向华敏公主。

    华敏公主一愣,旋即喜不自禁道:“难道是有龙嗣了?”

    元晋帝心里推测一下,如果真的两个月没有来癸水,这个孩子必然是他的!

    这样一想,大手一挥,让太医给九娘子号脉。

    商枝看着一个面生的太医,跪坐在九娘子身旁,拿着帕子搭在她的手腕上,给九娘子号脉。须臾,太医恭喜元晋帝,“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微臣诊出娘娘是喜脉。”

    “月份。”

    “已经三个月!”

    元晋帝心里一松,旋即眼底浮上喜色,他如今这个年纪,还能让女子有孕,何尝不是证明他的能力呢?

    他一高兴,便给九娘子丰厚的赏赐。

    一直持续到散宴,元晋帝脸上的喜色,都未曾淡去半分。

    他让九娘子今夜宿在乾清宫。

    九娘子婉拒道:“皇上,阿九能够有孕,多亏德妃娘娘送给阿九一个送子观音,阿九想要去感谢德妃娘娘。”

    元晋帝心情愉悦,心知德妃是个心胸宽阔的人,她希望后宫的女人开枝散叶,赠九娘子送子观音,似乎也并不奇怪,当即道:“你是要去感谢她,不但要谢,还要重谢!”

    元晋帝也一并让刘通给德妃送去赏赐。

    “阿九多写皇上!”九娘子行礼之后,便告退,去往贤德殿。

    商枝与德妃娘娘串通好,她去贤德殿,与商枝会面,从地下通道离开,而阿布会在出口处等她。

    赛罕在九娘子与元晋帝并肩出去的时候,并未跟上去,而是留下来,站在华敏公主的身边,“殿下,今日德妃让云姑姑给小姐送来食盒,委托小姐帮忙送去给皇上。奴婢觉得很可疑,德妃娘娘自从小姐入宫之后,便闭门不出,开始信佛,不再在皇上面前邀宠。今日突然送来东西,并且不许奴婢碰,还邀请小姐宫宴之后去贤德殿,她亲自道谢。整件事情透露着古怪,您要跟着去看吗?”

    华敏公主皱紧眉心,心里也觉得有些不安,想到九娘子说就是死也不想死在宫中,她渴望着出去。

    如今她让九娘子‘有孕’,算是断了她的念想了!

    这时,有人过来,给华敏公主送一封信。

    华敏公主拆开信,看完里面的内容,她冷笑一声。

    “叫上刘通,随本宫一起去贤德殿!”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