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二百八十五章 华敏的报应

时间:2018-10-06作者:广绫

    华敏公主得到消息的时候,正在书房中,她手中拿着一封来自东胡的书信。

    “殿下,秦景骁已经被秦家军护卫出府。粗略估算,有二十个人左右。”巴音将探子得来的消息,转告给华敏公主。

    华敏公主蹙紧眉心,她带来大周的暗卫,只有四五十个人,而其中二十个人,全都在捉拿宁雅的时候,全军覆没。如今手里只有三十个人而已,秦家军却有二十个人,她若想要顺利抓住秦景骁,还得倾巢而出。

    “殿下,您要派多少人?”

    “全部。”

    思虑良久,华敏公主眼底闪过狠厉之色。

    成败在此一举了!

    若是叫他们逃回祖籍,还真的没有办法对付他们。

    “殿下,不留一些人保护您?”巴音很不放心,毕竟在大周国,他们树立了几个仇敌,“贺家也有一些私兵?”

    华敏公主眼底布满轻蔑,“就那几个虾兵蟹将?”

    巴音默然无语。

    华敏公主心意已决,让人全部出动,去抓拿秦景骁。

    巴音心知劝不了华敏,也便不再劝说,而是将东胡那边的消息,告知她。

    “殿下,可汗每日服用您给的药丸,如今已经产生依赖,无法戒断。您何时才回东胡?”

    华敏公主嘴角勾出一抹冷笑,“暂时先不管他,将大周国的事情处理好,我再回去。”

    巴音心知,华敏不但要带回驸马,还要等九娘子‘生子’之后,才会回东胡。

    华敏公主心里早已算计好了,九娘子生下一个皇子,扶持他坐上皇位,她再回东胡之后,断了可汗的药物,这样揭露可汗的丑态,她再取而代之。虽然她是女子,可她在东胡的威望极高,那时候又有东胡的筹码加持,一定能够在可汗的儿子们中竞选脱颖而出。

    巴音下去下达命令,亲自带人去与贺岱汇合。

    而这个时候,暗卫捧着一个木匣子呈递给华敏公主。

    “殿下,这是可汗让属下交给您的东西。”暗卫跪在地上,高举着木匣子。

    华敏公主望着跪在下首的暗卫,问他对了暗号,确认是可汗的人之后,手指叩击着桌案,让他将木匣子放在桌面上。

    华敏公主对可汗送东西过来的事情,习以为常。她在边关打仗的时候,便时常收到可汗送来的东西。

    可汗每次得到新鲜东西,都会派人给她送一份。

    华敏公主从匣子一层的夹层,摸出薄薄的钥匙片,将锁片给打开,掀开盒盖。

    还未看清楚里面的东西,只听见咔咔地声响,银光一闪,上百枚银针破盒而出,如疾风骤雨般朝着华敏铺面而去。

    “啊!”

    华敏公主惨叫一声,往地上滚去,操起椅子朝桌面的匣子砸过去。木匣子被砸落在地,银针朝着墙壁噗噗飞射而去,尽数落在地上。

    华敏公主捂着眼睛,面目狰狞。

    跪在地上的暗卫,拔出长剑,朝华敏公主刺去。

    华敏公主反应不及,想要躲开,却是来不及了,她伸手去挡,左手手指齐掌而断,鲜血迸溅。

    剧痛袭来,华敏公主目眦欲裂,她憎恨地看着暗卫,快速的翻滚,躲避刺来的一剑,抽出藏在书案下的弯刀,翻身而起,与暗卫缠斗在一起。

    她虽然眼睛里刺进一根银针,左手断了半掌,但是战斗力绝对不弱。

    暗卫能够伤着她,完全是借助暗器的缘故,她马虎大意,才中了埋伏。

    华敏公主眼中闪过嗜血的暴戾,手腕一翻,弯刀脱手而出,化出一道流光,划过暗卫的脖子,暗卫笔挺的倒下去。

    华敏公主喘息着,她一只眼睛完全睁不开,看着鲜血直流的左手,她心中恨意难消,脚尖勾起长剑,握在手中,狠狠刺进暗卫的胸口。

    目光凶恶的盯着暗卫,他是着东胡人的打扮,她与可汗的密令,无人知晓。

    难道可汗知道她的野心,准备击杀她吗?

    不!

    华敏公主脑海中闪过一个人。

    李玉珩!

    他也知道,她与可汗的密令。

    他的手里,也有东胡暗卫。

    华敏公主一颗心仿佛被一双手活生生给撕碎,剧烈的痛楚侵袭着她,扭曲的面容,因为仇恨变得异常狰狞可怖,让推门而入的巴音看了,生生打了冷战。

    巴音错愕的看着满屋子的狼藉,她才离开短短几刻钟而已,高高在上的华敏公主,变得狼狈不堪,一只眼睛肿胀淌出鲜血,左手断了半掌,她心中胆寒,不知道是谁胆敢刺杀华敏公主。

    看到地上躺着的暗卫,巴音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华敏公主虽是女流之辈,她的武艺十分高强,普通的暗卫是没有办法伤害她!

    “殿下,奴婢请巫医给您包扎!”巴音回过神来,连忙去请巫医。

    华敏公主胸口涌起浓烈的仇恨,神情十分激愤,“将他剁成肉泥,给驸马送去!”

    巴音头皮发麻,不敢忤逆华敏公主,找来几个普通的侍卫,将暗卫拖下去。

    她转而找来巫医给华敏公主救治。

    左手彻底废了,银针有毒,伤着眼睛,要将眼珠子给挖出来,才能控制毒素蔓延全身。

    华敏公主沸腾的血液里仇恨在叫嚣,她没有想到李玉珩这般狠心绝情,竟想要她死!

    如果不是她身手灵敏,只怕早就别毒针给刺死!

    虽然,她如今并没有好到哪里去,但是只要她还活着,就能够手刃仇敌!

    “挖了!”华敏公主用尽全身的力气,才从咽喉深处,挤出这两个字。

    巫医便将华敏公主的眼珠子给挖出来,他们并没有麻醉药,华敏公主想要喝烈酒,但是酒水能够催发毒素,她生生忍受着酷刑,感受到她的眼睛与她一点一点的剥离。

    巫医给华敏公主包扎好,叮嘱道:“殿下,您要护理好,若是发脓感染了,只怕您的性命也难保!”

    华敏公主浑身被冷汗侵透,脸色煞白,听闻巫医的话,恨不得将一口牙给咬断。

    “毒素不会再入肺腑?”华敏公主想要保住自己的命,已经摘除了眼珠子,如果身体还会中毒,她便得不偿失了!

    “殿下已经服用解毒药,毒性已经解除。”

    华敏公主这才松一口气,若是就这么死了,她多么不甘心!

    巫医离开,巴音连忙打水进来,伺候华敏公主擦身,然后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裳。

    华敏公主坐在铜镜前,看着被缠绕起的一只右眼,又举起包扎好的左手,森然一笑,她华敏也有落到如此凄惨下场的一日。

    这时,浑身鲜血的暗卫滚进来,气息奄奄地说道:“殿……殿下,我……我们的人,中……中了埋伏……”

    华敏倏然站起来,“你说什么?”

    “不……不是秦……秦景……骁,是秦……秦景……景……”暗卫抽搐着,断了气息。

    “哗啦”一声,华敏公主将梳妆台上的东西一扫落地。

    她脸色涨成青紫色,做梦也想不到,马车里的人是秦景凌!

    华敏想不透,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因为他们得来的消息,的确是秦景骁今日离京。他们的眼线,埋伏很隐秘,根本没有人会发现。

    蓦然,华敏心里升起一个念头,或许从始至终,这都是秦家布下的局!

    为的就是引她上钩!

    这样一想,华敏觉得一切都透着阴谋!

    秦景凌明知秦家是非常时期,却指派二十个人护送秦景骁回祖籍。他一定是很清楚,她的手中有多少个人。如果超出她的人手,她一定会量力而行,不会轻易的派人去抓拿秦景骁。而是,改变战术。

    华敏公主脸色铁青,她手里有多少人,一查便会知道,何况他们那里还有一个对她十分了解的李玉珩!

    不多不少,正好二十个人,比她的人少十个。她如果要去抓秦景骁,为了保证任务的成功,一定会倾巢而出。这个时候,李玉珩派来一个东胡暗卫,乔装成可汗的人,给她送一个布满暗器的匣子,刺伤她之后,再要暗卫一剑将她毙命!

    环环相扣,多好的计谋?

    而她深陷别人的计谋中,浑然不觉,还在沾沾自喜,马上就能够端掉秦家。

    却不知,自己俨然是一个笑话,反被秦家的人给端了!

    “巴音,立即给可汗去信,我请求他的支援!”

    华敏公主愤怒至极,之前若是因为秦家是她称霸中原的碍脚石,方才要拔除。如今秦家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非死不可了!

    “殿下,您在馆驿被人刺杀,为何不上报元晋帝?让他给您做主?”巴音心中十分气愤。

    华敏公主眼底一片冰寒,李玉珩敢潜入馆驿刺杀她,必然是做了万全的准备,能够全身而退。她若是贸贸然向元晋帝告状,只怕自己不知何时又会掉落他们的圈套里!

    这个哑巴亏,她暂时得吞咽下去!

    华敏公主的确没有猜错,商枝他们早已知道华敏公主与元晋帝想要对付秦家,所以装作不知情,故意制定出详细的撤离计划,并且很认真的在实施,骗过华敏公主的耳目,实则秦景骁早在秦景凌进宫的时候,当天夜里,就从秦家的密道里离开,撤离了京城。

    而坐着马车,张扬离开的,是秦景凌。

    秦景凌明里带着二十个人,实则,还有几十个人,在盯着华敏公主的一举一动,一旦她的人出城,这些人立即跟着他们出城,在他们动手的时候,将他们困起来围剿。

    商枝与薛慎之、李玉珩,在秦家等着消息。

    蒋氏坐立难安,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就怕秦景凌会出事。

    虽然他们的计划万无一失,又难保有疏漏之处。

    蒋氏双手合十,求菩萨保佑。

    商枝被蒋氏转来转去,转的头晕眼花,原来不太紧张,看着她十分焦灼难安的模样,一颗心也提到嗓子眼。

    毕竟谁也不知道,华敏公主那边会不会也是挖了坑等他们跳!

    薛慎之安抚着商枝,“别太担心,爹说了,华敏公主只有三十个人,就算加上贺家的人,也不会是大舅的对手。”秦家军都是刀口舔血,从战场上磨砺出的精锐,只有华敏公主带来的人,有点看头之外,其他的人完全不必放在心上。

    而华敏公主的人,虽然有战斗力,却是不熟悉大周的地势,又略输一筹。

    商枝点了点头,看着求神拜佛的蒋氏,心里叹息一声,在没有看见秦景凌回来之前,他们是没法放心了。

    一行人沉默的坐着,等待着秦景凌回府。

    直到日落西山,秦景凌穿着一身劲装,裹挟着一身血腥气回来,大家提着的一颗心,全都落回肚子里。

    蒋氏连忙迎上来问道:“老爷,怎得回来这么晚?出现意外了吗?”

    “没有,将后续处理完,就这个时辰。”秦景凌要将华敏公主的暗卫,全都清理干净。

    “回来就好,没事就好。”蒋氏不再多问,连忙让人给准备热水,让秦景凌去清洗。

    秦景凌安然无恙,商枝不禁担心起去刺杀华敏的人,“爹,您派出去的人还没有回来,估计是回不来了,会不会暴露出您的身份?”

    李玉珩笑了一下,一点也不担忧,“不会。”

    华敏公主包藏野心,她想要可汗之位,他手中已经收集一些证据。

    若不是华敏公主,对宁雅起了杀心,他也不会与她撕破脸。

    这些证据,已经派人,全都给可汗送去。

    ------题外话------

    晚上有二更,么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