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二百八十四章回归李宅,风声乍起(二更)

时间:2018-10-06作者:广绫

    ,。

    “你进来吧。”

    忍冬听闻兰心是来换药的,连忙侧身站在一旁,给兰心让路。

    商枝开了医馆,能找上门的,必定是熟识的人,而且关系不一般。

    兰心摇了摇头,“我还在等人。”

    她往一边站去,给忍冬让路。

    忍冬皱眉,便见一个婢女匆匆走来,手里抱着一个包袱。

    “兰姑娘,让您久等了。”

    兰心摇了摇头,对忍冬道:“我等的人来了。”

    忍冬连忙走出院门,腾出地儿。

    兰心朝她微微颔首,然后带着婢女进院门。

    商枝眼尖地瞅见兰心走来,她起身道:“我得给人换药。”

    嘉郡王妃与宁雅会意,有客人来了。

    两个人往外望去,便见兰心带着婢女已经走到门口。

    兰心望着一屋子的人,她给长辈见礼。

    婢女是苏易安排伺候兰心的,她将手里的包袱递给商枝,“大小姐,这是二少爷让奴婢给您捎来的东西,方才忘在马车上,耽搁一会功夫。”

    商枝将包袱放在一旁,询问兰心,“今日过来,是伤口发热?疼吗?”

    兰心眸光扫过嘉郡王妃与宁雅、李玉珩,有一些羞涩,她轻声在商枝耳边道:“伤口很疼,夜里开始便开始发烫,我担心是伤口发脓,今日过来让你看一看。”

    “别太紧张,伤口发热有时也是愈合的原因。你随我来药房,我给你看一看。”商枝领着兰心去药房,剥掉兰心的衣裳,将绷带给解开,露出发红结痂的伤口,一切都很正常,并没有感染。“伤势很好,并没有发脓感染,我给你重新上一点药,能镇痛,你会舒服一点。”

    之前在马车里上药包扎,并没有代痛散,她的伤口太深,会比较痛。

    “有劳你了。”兰心道谢。

    商枝动作熟稔的给兰心换药,重新包扎,将她的衣裳穿上,“这次之后,隔三日再过来。”

    兰心将衣襟整理好,目光落在商枝的小腹上,她眼底闪过复杂的情绪,“枝枝,你腹中的孩子,明年什么时候生产?”

    “夏末。”

    “那个时候,天气正好,不会太热,坐月子不会太难受。”兰心将商枝放在桌子上的包袱拆开,拿出里面一个小罐子,“这是我来的时候,特地挑选的紫苏腌梅子,我试了一下,味道很好,你若是没有胃口,可以在嘴里含上一颗,能够开胃,还可以止吐。”

    商枝接过小罐子,紫苏可以治呕吐、腹胀气、胃部不适等症状,同样还有安胎的功效。紫苏里面的钙,磷元素含量较高,孕妇适量补充的话,对胎宝宝的骨骼、牙齿和大脑发育十分有益。

    “谢谢。”商枝揭开盖子,香气四溢,酸甜的滋味,令她口中泛着口水。“很香的梅子。”

    商枝深深嗅一下,里面只添加了紫苏与盐、糖,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东西。

    紫苏有杀菌防腐的作用,五月腌的梅子,时隔半年,颜色十分鲜艳,并没有变味。

    她忍住没有吃,盖好盖子,放在桌子上,“梅子放了很多盐,我不能吃多了,会对胎儿不好。”

    “你没有胃口的时候,偶尔吃上一颗,不会有影响。”

    兰心气质清冷,她脸上的笑容,仿若雨后初晴,湖光山色中静静绽放的芙蕖。

    商枝颔首,失笑道:“我这个月份,一般会有反应,现在是能吃能喝,没有半点不适。”

    “这是一个心疼娘的孩子。”兰心望着商枝的肚子,神色是前所未有的柔和,“你帮我上药,累着你了,你多注意休息,我先回去了。”

    “好。”商枝将兰心送出去,并没有留她下来吃饭。

    毕竟,苏易还没有认可她。

    商枝与兰心关系并不熟络。

    “枝枝,方才那位姑娘是谁?”嘉郡王妃认出那个婢女,是秦玉霜身边的人。

    商枝解释道:“我大哥的旧友,为我们的事情,受到牵连,才将她接到府中养伤。”

    嘉郡王妃点了点头,“我还以为是你未来的嫂子,苏易与苏越也该相看了。”

    “我娘在给哥哥相看呢,用不了多久,该有消息了。”商枝望一眼门口,已经不见兰心的背影。

    她不禁想到苏易,他提起与兰心的那一段感情。

    当初在竹楼里的邂逅,两个人都不曾过问彼此的身份,闲云野鹤,志趣相投,两个人在一起相处的感觉很舒服,谁也没有向对方表明心意,自然而然的在一起。

    兰心曾对苏易说过,他们两个不问未来,只争朝夕。

    或许从一开始,兰心便未曾想过会与苏易有一个未来。

    只是苏易却想给她一个未来。

    兰心舍弃苏易那一份真心。

    商枝轻叹一声,将兰心送的那罐梅子收起来,除了沈秋与她自己做的东西,别人送来的,商枝是不会轻易去碰。

    ——

    商枝要搬家的消息,传到苏家。

    苏易与苏越,都一起过来帮忙搬东西。

    商枝看着苏易与苏越满头大汗,一手拿着一块帕子,给他们擦汗。

    “我搬家的消息都没有传出去,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兰心。”苏易将箱笼搬到牛车上,“她在门口听到你们的谈话。”

    商枝挑眉,倒是没有说什么。

    宁雅与李玉珩的东西很少,加起来只有两个箱笼。

    商枝与薛慎之的东西比较多,一次雇四辆牛车,要分四五趟将东西拉过去。

    苏越与苏易两个人,忙碌一下午,直到天黑,才将商枝的东西全部都拉回李宅。

    商枝留下两个人用晚饭,苏越连忙拒绝,“你们刚刚搬家,也累得紧,我们一身臭汗,就先回府洗漱,改天你们腾出空闲,再邀我们来府上参观。”

    “好。”

    商枝没有强留,他们累一下午,也该回去好好休息,过两日再将人请过来。

    将苏易与苏越送出府,薛慎之正好从马车上下来。

    他信步到商枝身前,“你们搬家太突然,我去松石巷扑了空。”

    商枝这才记起来,他们搬家都忘记通知薛慎之了。

    “忙忘了。”

    商枝心里有些发虚,昨晚上两个人还在商量着搬家一事,当时她寻思着东西太多,得搬几天,她要等东西全都搬回来,再住进李宅。哪里知道苏越与苏易带着人过来帮忙,一个下午就全部都解决了。

    薛慎之无奈地叹息一声。

    两个人进府,苍松翠柏耸立,绿柳低垂,假山流水。两间垂花门楼,四面抄手游廊,院中十字甬路,四通八达。比起他们在松石巷的宅子,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商枝走进屋子,便有一股细细的清雅淡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

    她举目四顾,淡薄的阳光从窗棂洒下来,斑斑点点的细碎光芒铺散满桌,梨木桌上搁着一叠宣纸,旁边放着一方端砚,笔筒里插着几支毛笔。桌后摆着一张圈椅,临墙一面书架,书架里放满书册。

    商枝转头绕过山水屏风,走进内室。前窗立着梳妆台,后窗摆着美人榻,正中靠墙一张拔步床,悬着淡紫双绣花卉虫草纱帐,十分清新闲适。

    “这是娘亲自布置的。”薛慎之站在商枝的身后,“她不知你喜欢什么样的风格,便随意布置一番,暂时先住着。之后你再按照自己的喜好,重新规整。”

    商枝对住的地方并不挑,只要清新素雅,床铺宽阔柔软,满足这两点,她就很满意。

    她倒在床榻上,松软的床铺,让她浑身都懒洋洋的。

    “不用折腾,我觉得这样就挺好。”

    薛慎之看着她整个人陷入锦衾中,唇角微微勾起,眼眸微眯着,神情慵懒而妩媚,勾人动魄。

    他转开视线,将商枝从被窝里挖出来,“先沐浴换一身干净的衣裳,用完晚饭再睡。”

    商枝勾着薛慎之的脖子,仰着脖子轻轻蹭着他的唇角,“你要给我洗澡?”

    薛慎之脚步一顿,喉结滚了滚,“你自己洗。”然后将她放进净室里,便径自出来,给她拿一身换洗的衣裳,之后去隔壁书房里的净室沐浴。

    商枝弯唇笑了,量他也不敢。

    ——

    他们搬进李家,并没有兴师动众,告知亲友。

    得到消息的人,第二天便带着礼物上门道贺。当看见接待他们的李玉珩与宁雅,惊得眼珠子掉一地。

    他们只知道是商枝与薛慎之正式回归李家,撑起李家的门楣。却没有想到,死了二十多年的人,突然‘复活’了!

    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心中再震惊,不过一瞬,便收敛起自己的失态,纷纷恭贺,随即侧面打听他们消失二十年的内情。

    李玉珩告诉宾客,他们之所以销声匿迹二十年,那是因为当年遇到劫匪,夫妻失散。宁雅生下孩子,却被稳婆给抱走了,宁雅丢失孩子,心中愧疚又痛苦,一直在寻找薛慎之。在得知李家灭门之后,更是立誓,不找到孩子誓不回京。

    而得知薛慎之的身世之后,她便立即回到京城,与儿子相认。

    至于李玉珩自己,则是落崖后,身受重伤,伤好之后,得知家族灭门,妻儿遇难,心灰意冷,远离伤心之地。如今得知妻儿都还健在,便回京与他们相聚。

    故事虽然曲折离奇,大家并不在意,只是想要听一听八卦,圆的过去,也就将李玉珩编造的话当真。毕竟,是真是假,与他们无关。气氛十分热闹,宾主尽欢。

    等宾客离开之后,满京城里,都在议论着李玉珩与宁雅。

    仿若一滴水落入滚油,彻底沸腾起来。

    当事人,却是浑不在意。

    商枝忙着接待秦家的人。

    秦景凌与蒋氏过来,他们并不是为恭祝乔迁之喜,而是为离开来道别。

    商枝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这般突然,虽然意外,她却很快接受事实,毕竟秦家的人,早日离开京城才最安全。其他的事情,等孝期过去再说。那时候,元晋帝早已作古了!

    这般一想,商枝便拿出一张地图,绘制的是大周国京城布防图。

    她和秦景凌商议,先将秦家的下人遣散了,放出要回祖籍的消息。

    之后,再让秦景骁先离开,以他回乡养病为由。

    秦景凌最后再撤走。

    拍板定案之后,秦景凌与蒋氏回府,立即召集府中的奴仆,除了贴身伺候的人,其他一律给遣散。

    顷刻间,偌大的秦府瞬间空了。

    他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很快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其中就数贺岱、贺锦荣与华敏公主。

    贺岱与贺锦荣猜测秦家恐怕是听到风声,所以要在他们动手之前,先一步离开京城。

    当即,去找华敏公主。

    华敏公主也得到消息,而且比贺岱与贺锦荣带来的消息更为详细。

    “秦家先遣散奴仆,明天秦景骁就会借着养伤一事,先一步离开京城。秦景骁伤重,还未恢复好,我们可以好好筹谋一番,从他这里下手。”华敏公主心中顿时有了计划。

    “秦景凌征战沙场多年,善谋略,武艺高绝,想要对付他太难。而他这种铁血硬汉,却有软肋。”华敏公主眼底闪过冷意,“只要将他的软肋拿捏在掌心中,不担心他不会束手就擒。”

    贺岱意会过来,秦景凌的软肋就是他的家人。

    秦景骁如今不过是一个伤患,不足为惧。

    第二日,秦景凌进宫,请求元晋帝批准秦景骁离京,回祖籍养伤守孝。

    元晋帝大手一挥,准了。

    却将秦景凌扣留在京城,让他与接替他职务的武将交接,便不能护送秦景骁回祖籍。

    秦景凌回府,不多时,一队人马,护送一辆马车,缓缓从秦家驶出京城。

    ------题外话------

    明天的更新在中午十二点,么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