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二百八十章 续命,暴动(二更)

时间:2018-10-04作者:广绫

    ,。

    苏景年的人,并没有探查到元晋帝有任何的动静,反而是自华敏公主入狱之后,身体每况愈下。

    元晋帝召来国师去给他治病,国师却是束手无策。

    钟院使只是换汤不换药,元晋帝吃了药,并无疗效,他再度将商枝请进宫。

    商枝入宫,元晋帝的脉象的确不大好,仿佛之前的好转,只是错觉一般。

    元晋帝的病,她倒是能治,能够延长元晋帝十年的寿命,但是她却不能治。

    “朕的病情如何?”元晋帝紧盯着商枝,希望从她这里听到不一样的回答,仍旧心存一线希望。

    “皇上,您昏迷期间服用的药,掏空了身子,对五脏六腑损害极大。臣妇给您开几幅药,先温养调理一番,能够减轻您病痛。”商枝避而不谈他的身体状况。

    元晋帝何尝不知道?

    他浑浊的眸子里,那一线生机断绝。

    突然想到什么,他猛地翻身,将罩着神花的布揭开,神花已经从根部开始烂,花朵却是早已枯萎了。

    “不,不可能!这是神花,它活了三千年,怎么会就此枯萎了?”

    元晋帝不愿意去相信,看着这将死之花,他仿佛看见自己断却生机。

    脸色青紫,紧咬着的腮帮子,肌肉抽搐跳动,显得极为可怖。

    “朕不相信,这不可能!”元晋帝低声嘶吼着,“刘通,去叫国师!将国师叫过来!”

    刘通心想元晋帝是魔怔了,却又不敢戳破他的梦,否则受灾的是他们这些人,当即去将国师请过来。

    国师看着枯萎的花,只道一句:“天道不可逆。”

    这一句话,彻底压垮元晋帝抓着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将死,即便有神花庇佑,也无济于事,连同神花也一并枯死!

    元晋帝却是偏不信命,“国师,你不是功法深厚?为何不能为朕逆天改命?”

    国师定定地看着元晋帝,他眼中是疯狂之色,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国师的身上。

    “皇上,逆天改命,不过是传说,若当真能够改命,岂不是乱了这世道?”国师作揖道:“微臣已经尽力。”

    “朕是天子,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势,最终却是连自己的一条命也救不了。要来何用?要来有何用!求仙问药,长生不老,最后却百年都是奢求……哈哈哈……”

    元晋帝笑得凄惨,到最后发不出半点声音,喉口只有嗬嗬的喘息。

    他这一辈子,机关算尽,只求两样。

    长生不老,朱静婉。

    却是一样都不曾如愿!

    元晋帝的笑声十分瘆人,商枝双手护着小腹,站在一旁。

    国师看她一眼,示意她离开。

    商枝缓缓摇头,元晋帝未曾准许她离开,若是擅自离开,只怕他会发疯。

    目光落在那一盆枯萎的阿芙容,商枝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商枝,你家中最近有何喜事?”元晋帝突然幽幽地问道。

    商枝心一沉,她斟酌地回道:“皇上,您忘了?之前您批准的慈善,我已经着手做起来,不过半个月的时间,便筹集了五千两银子,能够救治不少的病人,这是一件大喜事。”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事情?”

    元晋帝阴沉沉地眸光,紧紧凝在商枝的身上,让她心中极为不舒适,仿佛被一条阴冷的毒蛇给盯上。

    “皇上,二舅舅如今苏醒过来,我开膛破肚,能够修复脏器的手术成功,这也是一桩喜事。”商枝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元晋帝觉得她脸上的笑意份外刺眼,她在秦景骁身上动刀子的消息,传出来了,当时他极为震惊,既然开膛破肚,不但不会死人,还能救人!

    可惜,再出神入化,惊世骇俗的医术,也不能救他一条命。

    元晋帝闭上眼睛,不再盘问商枝,即便再问,她也不过是装聋作哑。

    “你们都下去。”元晋帝摆了摆手,他心里还想到一个人——华敏公主。

    服用她的药之后,他的病症缓解,渐渐转好。

    说不定,她会有办法!

    “刘通,你去将华敏公主带来。”元晋帝不想死,他五十岁不到,登上帝位都没有二十年,怎么能甘心?

    他决计不能死的!

    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去做!

    刘通亲自去大理寺,将华敏公主给带回来。

    华敏公主似乎早就有预料,气定神闲,只等着元晋帝派人来请。

    刘通是个精明的人,若没有一点头脑,也不能在元晋帝身边这么多年。

    他立即想到那一日元晋帝头疼,华敏公主给他服下一粒药丸,只怕问题在这一粒药丸。华敏公主早知她洗刷不了冤屈,便打下埋伏,知道元晋帝为了保命,定会将她给放出来。

    华敏公主一入乾清宫,看着元晋帝乌紫的嘴唇,脸色泛着青,勾唇道:“陛下,今日找本宫来,是找到证据,证明本宫的清白了?”

    元晋帝并未回答华敏公主的话,而是将纱罩给拿开,露出一盆枯萎的花,询问道:“你可有办法,救活它?”

    华敏公主冷冷一瞥腐烂的阿芙容,随意的在杌子上坐下,“不能。但是,本宫能救你!”

    元晋帝猛地坐起身,太过激动,侧伏在床上剧烈的咳嗽。

    刘通连忙拿着帕子给元晋帝。

    元晋帝捂着嘴咳的撕心裂肺,帕子上沾着鲜血。

    华敏公主等元晋帝咳嗽缓解下来,幽幽地说道:“陛下,您知道,为何这盆神花,之前好端端的,放在您的宫殿之中,却枯萎颓败了?”

    元晋帝不语,等着下文。

    “神花是神圣之物,血煞之气太重了,便会妨碍它。您的宫殿里,有哪些人进来过?身上的杀戮之气太重。”华敏公主这一番话,只差明着说是秦景凌了。

    放眼这整个大周,有哪些人,杀戮之气,能重过南征北伐的大将军?

    元晋帝脑海中也是想到秦景凌。

    “皇上,实不相瞒,李玉珩是被本宫所救,他早已是本宫的驸马。无论您想做什么,切不可伤他分毫!”华敏公主从朱淳的只言片语,可以猜出来,元晋帝是不容李玉珩的,便在此之前,提一个条件。

    元晋帝错愕的看向华敏公主,未料到李玉珩居然是被她救走,而且还成为驸马!

    他低低地笑出声,笑容透着诡异,“很好,朕会助你一臂之力,尽快带着驸马回东胡。”

    似乎所有的好运,在这一刻眷顾着他!

    他千算万算,却是未曾料到李玉珩这些年竟是去东胡做了驸马!

    华敏公主怪异的看一眼元晋帝,不知道他为何心情突然变好,而且极力的支持她将李玉珩给带走。

    她想不透,也便不去想,只要两个人达成协议就好!

    华敏公主望着阿芙容,眸光微微一闪,拿出一瓶药丸给元晋帝。

    元晋帝迫不及待倒出来,塞入口中吃了。

    华敏公主却是反问起元晋帝,“陛下将本宫放了,如何向秦将军与一干大臣交代?”

    这句话,却是挑动元晋帝的怒火,“朕堂堂一国之君,所做的决定,还要经过他们的同意?你且放心,朕既然放了你,会妥善的处理!”

    华敏公主看着元晋帝眼中一闪而逝杀意,嘴角勾了勾,告辞离开。

    元晋帝服用华敏公主的药,通体舒畅不少,他招来刘通,让他将贺岱与江鹤请进宫。

    这两个人是受害者,若是要放了华敏公主,自是要安抚他们。

    而秦家杀戮之气太重,却是克到他了。

    ——

    商枝与国师一前一后的离开,商枝询问国师,“你消失了一段时间,去了何处?”

    国师淡淡道:“东胡。”

    “你去东胡真的是为了那一盆破花?那不是神花,只是普通的阿芙容,它的壳若是食用会让人产生兴奋感,而且会有依赖,长期食用必将导致慢性中毒,最终上瘾,很难戒掉。”商枝就是担心华敏公主有阿芙容,必然会有罂粟壳,担心她将这玩意给元晋帝吃下去,让他产生依赖上瘾,到时候就能够被华敏公主给掌控住。

    国师皱紧眉心,他也没有想到这小小的花,有这种毒性?

    “多久会上瘾?”国师问。

    商枝摇了摇头,“因人而异。说不定是我多想了。何况华敏公主被抓起来,她解除元晋帝的时间并不多,还不至于让他有药瘾。”

    “但愿如此。”国师脚步停顿,望着站在不远处的九娘子,“我送你到这里。”

    商枝点了点头,然后抬头看向国师,觉得莫名其妙,他可不是这般好心肠的人,怎么会特地送她来九娘子的宫殿?

    国师的确不是特地送商枝过来,而是有话要问她,关于李玉珩的事,只是未曾想到如何开口。

    毕竟商枝等人将李玉珩的消息瞒得很紧,他若是问了,又该如何圆过去。

    稍微耽搁片刻,已经到九娘子的宫殿,便提出告辞。

    “诶……”商枝看着离去的国师,喊了一声,他却仿若未闻,头也不回的离开,商枝皱眉,就见九娘子盯着国师的背影,“我怎么觉得他倒像是在躲避你?”

    “啊?躲避我?他为什么躲我?”九娘子愣住了,她觉得这些天与国师相处的氛围挺好,“我现在和他是朋友,他不应该躲我,我又没有惹他生气。”

    “朋友?”商枝稀奇了。

    九娘子便将这些日子国师每日来她寝宫的事情说一遍,“我觉得他是一个好人,并没有和我额吉勾结,还送了我一本书册。”

    “什么书?”商枝觉得这不是国师能做出来的事情。

    九娘子献宝似的将太霄琅书经给商枝,“我之前还以为他是道士,不能与女子亲近的缘故,才没有碰我呢。”

    好吧,商枝知道国师为何送书给九娘子了。

    人傻就多读书。

    九娘子当做国师友善的赠礼,并且回馈她珍视的马奶酒,强行和他做朋友,国师才会躲着她吧?

    “国师很厉害,他看得经文是梵文,我让他教我梵文,他说只有出家人才能学,我是妃子,怎么能出家呢?求了好久,他都不肯通融。”九娘子为此对楼夙很有意见。

    商枝觉得她是想错了,楼夙是被九娘子纠缠怕了,才会躲着她。

    想着楼夙用的理由,也是绝了,也就九娘子傻,才将她给唬住。

    她眼珠子转了转,眼底闪过狡黠,“阿九,国师是骗你的,他自己都是个假道士,都能学梵文,你为何就不能学?他定是嫌麻烦,不肯不教你。”

    “是这样吗?”

    商枝点了点头,“我没有必要骗你。”只是拆穿了楼夙而已。

    九娘子兴奋道:“明天他来的时候,我再求一求他。”

    商枝给九娘子一个鼓励的眼神。

    只要九娘子与国师结交上,到时候遇到困难,国师不会坐视不管的。

    “你在宫中还好吗?”商枝看着九娘子脸上笑容多了起来,浑身都充满朝气,仿佛又回到以前,说不定有楼夙的功劳在。

    九娘子的确和楼夙每日相处一段时间,心情便会放松下来,忘掉所有的忧愁与不愉快。而且离宫宴越来越近,她很快就要离开囚笼,心胸开怀。

    元晋帝的事情,非她所愿,既然发生了,她无法去挽回,只能学着去遗忘。

    “是我跟着国师看经书,才会变得豁达起来。等我离开这里,就拜入国师的师门做道姑。”九娘子已经回不去家乡,她离开皇宫无处可去,便想着去道观,寻求一个容身之所。

    “你想做道姑?”商枝转念想到九娘子的处境,“你可以和阿布一起生活。”

    九娘子眼前一亮,转瞬,她摇了摇头,“我不想成为阿布的累赘。”

    商枝还想再劝,九娘子却是心意已决,“我很喜欢念经,听到梵音,会让我内心一片宁静,洗涤一切的怨憎。”

    商枝却不忍心让九娘子孤苦,青灯古佛,她眸光转动,“你不是想学梵文吗?国师也是个道士,你就拜他为师。”

    九娘子愣住了,拜国师为师,她怎么会没有想到呢?

    商枝见九娘子被她洗脑了,心里松一口气,“国师的道行比他师傅还要高深,又还没有弟子,你拜入他门下,就是关门弟子了。”

    九娘子心动了,她觉得明天国师来的时候,可以先预定他徒弟的位置。

    商枝原来是想要开解九娘子,见她的状态还不错,便也放心了。

    她离开皇宫,便一个内侍撞她肩膀一下,手里被塞一个东西。

    “对不起,薛夫人,小人有眼无珠,冲撞您了。”内侍脸色惨白,跪在地上求饶。

    “我无碍,你起来,下回小心点,冲撞贵人,可没有我这般好说话。”商枝丢下这句话,握紧拳头回到马车上。

    她将塞手里的纸条展开,里面写着华敏公主被元晋帝放出来,她给元晋帝续命。

    紧接着,元晋帝宣召贺岱与江鹤入宫,不知商议何事,对元晋帝放走华敏公主,没有半点不满。

    商枝将纸条再看了一遍,用火石点燃蜡烛,将纸条给烧了。

    回到府中,商枝去书房薛慎之。

    薛慎之将安阳府城清丈土地的公文全都处理好,那边的土地全都丈量完毕,他再过去巡查一番确认无误便可以上奏元晋帝,请他批复,开始全国清查。

    商枝看着薛慎之疲惫的捏着鼻梁,站在他身后,轻柔的按着他的太阳穴,“华敏公主被放出来,元晋帝将江鹤与贺岱安抚好,只怕明天会有一套说辞,那些人并非是刺客了。”

    薛慎之很意外,“华敏公主做了什么?”

    “她救了元晋帝。”商枝唇边浮现一抹冷笑,“华敏公主与元晋帝恐怕不止达成这一项协议。”

    薛慎之沉吟道:“我们不知内情,便只好另辟蹊径。先放出江鹤收受贿赂,放走礼王一事。”

    “你的意思是从江鹤突破?”商枝觉得这一招可行,元晋帝可以包庇华敏公主一事,而礼王这件事情,却不能轻易的姑息。

    礼王与魏太后是扎进元晋帝心口的一根肉刺,他想要谋逆造反。而且与华敏公主勾结,礼王是生是死,除了他们与顾莺莺,无人得知,元晋帝定会猜疑华敏公主。

    薛慎之想到的却不止这一点,他起身道:“我去一趟襄王府。”

    “好。”商枝送着薛慎之出门,就看见宁雅站在门口,“娘,您有什么事?”

    “你从宫里回来,得到什么消息了?”宁雅心里惴惴不安,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

    商枝抿唇,望着宁雅眼中的忧虑,她没有再隐瞒,“娘,元晋帝已经知道您和爹的事情,今日在试探我,被我糊弄过去。”

    宁雅双手紧握,转而又松开,“你爹说带我走,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躲躲藏藏一辈子,反而让你们陷入危险之中。”宁雅握着商枝的手,“我不走,明日就和你爹一起搬回李家。”

    “等慎之和爹回来再说。”

    这是大事,商枝做不了决定。

    宁雅却是想通了,躲是躲不了,那就迎难而上。而且她也不想躲躲藏藏的生活,回到李家,元晋帝不可能敢明抢,总有办法对付他!

    商枝和宁雅的想法差不离,只要元晋帝不敢明抢,暗地里来的话,定叫他的人有来无回!

    第二日,江鹤收受贿赂,放走礼王的消息,不胫而走,顷刻间,便传遍大街小巷。与此同时,安阳府城清丈土地一事,却是爆发出暴动,百姓不满改革制度,虽然减免赋役,交上去的银子,加起来却又比赋役多,纷纷讨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