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二百六十九章礼尚往来,伤重

时间:2018-09-30作者:广绫

    ,。乾清宫里,九娘子将炕桌摆放在床上,扶着元晋帝坐起身,在他胸前围一块帕子。(w?)

    内侍将饭菜摆放在炕桌上,端着一个小瓷碗,舀一小勺汤,递给一旁试菜的小内侍。

    元晋帝却指着九娘子,“给她。”

    九娘子面色一变。

    刘通亦是惊讶的看向元晋帝。

    “皇上……”

    “华敏公主来京,阿九试菜,朕更心安。”元晋帝毫不避讳,他对华敏公主的防备。

    九娘子眼睫颤动,她望着送到面前的汤,久久没有动静。

    “阿九。”元晋帝低低的唤一声。

    听在九娘子耳中,心底却是泛起一阵寒气。

    她双手发颤的端着汤碗,脸色苍白,看一眼元晋帝,一口喝尽。

    内侍接过碗,将一双筷子呈递给九娘子。

    九娘子望着桌子上精致的饭菜,心中胆寒,在元晋帝的注视下,一样挟一点吃进去。

    元晋帝这才满意,让九娘子喂他吃饭。

    这一顿饭吃完,九娘子背后渗出一身冷汗,小衣都给洇湿了。

    从乾清宫出来,深秋的冷风吹来,她浑身打一个冷战,四肢都是僵冷的。

    九娘子有一种活过来的感觉。

    元晋帝并未病糊涂,他到底是不会放心华敏公主,担心华敏公主与她内应外合,在他的吃食里下毒,所以一应入口的东西,全都要她来试吃。

    九娘子苦笑一声,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华敏公主想要借着她的肚子生孩子,帮他们夺得大周,在她肚皮有动静之前,不会对元晋帝下手,因而她才能保住性命。

    回到寝宫之中,赛罕端水给她漱口。

    九娘子这一回没有拒绝,很顺从的配合,仿佛想通了。

    赛罕见九娘子接纳她,没有再抗拒,心里松一口气。

    服侍九娘子洗漱,赛罕将铜盆端出去,在门口遇见国师,她眼睫颤动,连忙避让开,国师缓步入内。

    九娘子侧躺在床榻上,闭上眼睛,面容美艳无双,眉心染着淡淡的轻愁。

    国师站在床前片刻,清淡的目光落在九娘子的脸上。

    九娘子感受一道目光注视着她,久久没有散去,她浑身不由得紧绷,摆放在被褥上的手指几乎要控制不住的收紧。

    “出来。”一道清冷如泉的声音响起。

    九娘子眼皮子一颤,几乎要睁开眼睛。

    “主子,开始了吗?”

    净月身子倒挂在窗前,看着寝宫内只有国师一人,他飘入进来。

    “既然醒着的,不起身,是要净月动手脱你衣裳?”国师坐在桌子前,拿起一个杯子,端着茶壶,这才发现茶壶是空的。

    九娘子浑身一震,惊讶的睁开眸子,正好看见那一双狭长的眸眼里,闪过一丝不悦。

    她拢着被子坐起来,看着他面前的空茶杯,“你要喝水?”

    国师侧头望来。

    “你等等。”九娘子扔下被子,赤足跑到墙角,她将衣柜移开,从夹缝里拿出一个水囊。“我藏了几个水囊,赛罕睡觉的时候,我将水换上新的,除了床底下那一个,其他的她都不知道,没有被下药。”

    床底下的水囊被下药之后,九娘子学聪明了,她在水囊封口处涂抹上一层胭脂,若是被动过,那胭脂是会被抹掉。

    国师挑眉,“你不怕我?”

    九娘子倒水的手一顿,她垂着眼眸给他倒水,一边轻声说道:“怕你有用吗?昨天你没有碰我,今日我醒着的,你更不会碰我。”

    净月插嘴道:“男人喜欢醒着的,睡死了,和死鱼差不多,多扫兴?”

    九娘子面色发白。

    国师冰冷的目光望去,净月脖子一凉。

    “开始吧。”国师轻缓地开口,停顿了一下,又道:“一个时辰。”

    九娘子听不懂国师的话,她疑惑地看一眼国师,又看一眼净月,这才发现净月哭丧着脸。

    “主子,半……半个时辰?”净月肠子给悔青了,昨日就是想看主子的热闹,让主子为难。一时多嘴一句,男女鱼水之欢时,不但女子身上着有痕迹,床榻也会发出声响。

    然后……他挥汗如雨,摇了半个时辰的床柱,回去吃饭,拿筷子都还在发抖。

    国师并未回话,只是目光微凉的望他一眼。

    净月浑身一个激灵,当即挽着袖子,扎着马步,摇床!

    这番操作,看得九娘子发愣。

    她昨天觉得快被摇散架了,原来是净月摇床所致。

    那她身上的痕迹……

    九娘子面色青白交错,她低声问国师,“我……我的手……”望着国师眼里冷漠没有一丝七情六欲的眼睛,九娘子的嘴唇抿得死紧。

    他身上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气息,宛如高山之巅的霜白之花,冷傲高华,不染尘埃。她问出这句话,仿佛对他都是一种亵渎。

    九娘子拘谨的坐在国师对面,看着他从袖中拿出一本书册,安静地翻阅。

    她悄悄斜眼偷窥,只见上面全都是梵文,一个字都不认识。

    九娘子突然想到关于大周国国师的传言,她觉得自己想到了国师为何不碰她的理由,当即脱口而出道:“你不碰我,因为你是道士吗?”

    国师手一顿,惊讶的抬眸,直直望向九娘子,显然也被她的想法给惊住了。

    净月听了,差点笑岔气,又被怕主子给重罚,拼命憋着笑,脸庞都显得扭曲起来。

    九娘子也知道自己想错了,她咬着下唇,手指绞拧着,仿佛做错事的孩子,脸上带着一丝羞愧,轻声道:“对不起,我听说你是个道士……中原的道士,不都是禁止酒色吗?”

    国师沉默了很久,不想回答九娘子。

    九娘子并不知道国师不愿意回答她,以为他只是在思索该如何回答,竖着耳朵,上身微微前倾,一双眼睛十分明亮,等着国师的回答。

    国师将书册合上,放入袖中,看着九娘子清澈明净的眸子里,带着好奇。明明身在如沼泽般污浊的皇宫,经历不公平的对待,被至亲给抛弃,她的眼神依旧如水洗般澄澈,一眼便能望进底,保留着那一颗最初的赤子之心。

    只因他未曾伤害过她,便对他毫不设防。

    可惜了。

    净月抬手擦去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对九娘子道:“主子他可不是正派道士,是那种可以成亲吃肉的。”

    国师冷冷一瞥。

    净月连忙闭嘴。

    九娘子想道歉。

    国师冷声道:“聒噪。”

    九娘子住口。

    内殿里一片寂静。

    国师似在闭目打坐。

    九娘子支着下颔,盯着国师的面具,猜测下面掩藏着何等的绝色。

    净月喘着粗气,苦哈哈的摇床,只希望时间快些过去。

    一时间,气氛倒也十分的和谐。

    这一次之后,净月给九娘子送来一本经书。

    九娘子收到书很开心,并没有去想净月为何给她送一本经书,且里面全都是讲关于道士的起源,与各类道士的分派。

    为了表示感谢国师赠送她书册,她特地将自己珍藏起来的马奶酒,在国师第二次来的时候,拿出来赠给他。

    国师望着眼前鲜润如玉,满杯飘香的马奶酒,听闻九娘子是为了感激他赠书,方才回赠给他,神情有一些微的微妙。

    似乎没有见过这么傻还又蠢的女人。

    “这是我家乡的酒,我只有这一瓶,每次想念家乡的时候,我就拿出来看一看。我也只有这一瓶马奶酒,在没有其他别的,我不止是感谢你赠我书册,还有你愿意保护我。”九娘子神情真挚,语气诚恳。

    国师望着她提起家乡,神采飞扬的模样,望着杯子里的酒,在九娘子的期盼下,破天的喝下去。

    “你喝了我的酒,今后我们就是朋友了?”九娘子觉得她也变坏了,她知道元晋帝很信任国师,所以拿自己的马奶酒贿赂国师,和他交上朋友。到时候阿布救她走的时候,她可以请国师帮忙。

    国师冷笑了一声。

    很快收回认为这个女人很傻很蠢的评价。

    九娘子当他默认了,国师就这样被九娘子强行单方面认作朋友。

    ——

    商枝从皇宫回去,她将刘公公与九娘子告诉她的信息,梳理一遍,转述给薛慎之。

    薛慎之却觉得华敏公主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有她的用意。

    “华敏公主想让九娘子有孕,算在元晋帝的头上,到时候快到月份便催产出来,让她的孩子继承大周,这个想法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襄王势力拓展开,元晋帝也久病不愈,九娘子顺利生下龙子,又如何争得过襄王?华敏公主如果想要让九娘子的孩子上位,必然还是要拔出挡路石。我担心第一个就是秦家,或者还有襄王。”

    商枝却觉得襄王的可能性更大,只要襄王一死,元晋帝只剩下九娘子的孩子。

    薛慎之沉吟道:“都有可能。”

    “我就是担心那一盆花,华敏公主会用这花做文章。这盆花却被元晋帝护得固若金汤,就是看上一眼都很难。”商枝面色凝重,她心里发慌,总有一种预感,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静观其变,别想太多。”薛慎之宽慰商枝。

    商枝点了点头,“希望九娘子能够平安无事吧。”

    在皇宫里,她是帮不了任何的忙。

    这时,沈秋疾步进来道:“小姐,薛大人,秦老将军他们班师回朝了。秦二爷伤重,请您过去救治。”

    ------题外话------

    晚上有二更,么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