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二百六十一章

时间:2018-09-30作者:广绫

    ,。他身后并不见李明礼的身影。

    “他呢”商枝问。

    薛慎之站定,往后望去。

    便见李明礼从融融夜色中走出来。

    商枝见李明礼被薛慎之给找回来了,心中松一口气。

    姜姬过世,李明礼一个人,他若离开京城,并不能够让人放心。

    薛慎之道:“进屋说。”

    一行人进屋,商枝给他们两个断两万热茶。

    薛慎之之所以能够将李明礼给劝回来,是因为他李明礼心中对仕途,始终未曾放弃。这是姜姬毕生的心愿,便是让李明礼科举走仕途,重振李家门楣。

    “元晋帝的时日无多,最多便是一年的寿命,这一年里,你潜心学习,之后襄王登位,你又能光明正大出现在人前。这一年里,我将你引荐给襄王,让他举荐你到裴首辅门下。有他做你的靠山,即便当真查出礼王一事,也能一力为你压下来。”薛慎之唇边浮现一抹冷笑,“你只是回乡厚葬你娘,恰好遇见劫囚车,礼王躲藏在你的马车之中,被人追赶得慌不择路,坠下山崖。礼王若是想要叛逃,即便你杀了,元晋帝也不会追究你。”

    所以,杀礼王一事,必定要咬定是礼王叛逃。

    礼王已经死了,死无对证,若有重臣为李明礼担保,没有人能够给他定罪

    李明礼的确是因为裴首辅的门生而心动,错过这个机会,即便今后他后悔,也没有机会。

    薛慎之这一番话,让李明礼心中动容。

    “薛兄”

    薛慎之含笑地看向李明礼,“怎么之前不是喊我大哥吗”

    李明礼离开之前,他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躲避官府的追查,所以也是带着赴死的心离去。而薛慎之在他的心目中是唯一且仅存的亲人,他在离去前,想要不留下遗憾,想与薛慎之相认。又怕他会出事,给薛慎之增添麻烦,最终大哥二字并未喊出来,只有一个口型。

    若非是他将族谱托付,薛慎之不一定知道他是在喊大哥。

    李明礼抿紧唇,定定地望着薛慎之,实在是喊不出口。

    薛慎之不为难他,“你有其他想法,可以告诉我。”

    李明礼摇头,薛慎之已经为他安排的很周全。

    商枝起身给李明礼安排出一间客房。

    等商枝从屋子里出来,拿出薛慎之还未穿过的衣裳给李明礼换洗,就看见龚星辰从沈秋屋子里出来,看着自己的手,嘿嘿傻笑着。

    商枝简直没眼看。

    薛慎之与李明礼对望一眼,转过头来,默契地低头喝茶。

    龚星辰凑到商枝的面前,“妹妹,你知道二哥为何这般开心吗”

    商枝看着他一副你快点问的表情,翻了翻白眼,“为何这般开心沈秋答应你的求亲了吗”

    “嘿嘿,不告诉你。”

    “”

    商枝几乎要控制不住体内的洪之力,想把龚星辰摁在地上狠狠摩擦摩擦。

    龚星辰心里美滋滋的,今天摸到深秋的手,整个人仿佛踩在云端,轻飘飘的,晕乎乎。再过不久,他就能把沈秋给娶回家。

    这样一想,心里更是美的冒泡,“妹妹啊,沈秋还小,你再多留她几个月。”

    商枝:“呵呵。”说的好似几个月就能把人搞定。

    龚星辰浑不在意商枝对他的嘲笑,他到时候等着商枝惊掉下巴。

    翌日。

    商枝从床上爬起来,薛慎之已经带着李明礼去找襄王。

    穿戴整齐,从屋子里出来,沈秋正好从府外回来,她给商枝比一个手势。

    顾莺莺那儿,搞定了。

    商枝颔首,去厨房里生火,舀几勺水倒锅子里,打水洗漱。

    这时,医馆里有人送来一封信。

    商枝拆开,是宁雅送来的书信,邀他们今日去医馆。

    时辰却是未写。

    商枝不清楚宁雅约的是什么时候,正好今日她要过去医馆那一边,今日杏林慈善要开业。

    她煮两碗面,与沈秋一起吃完,便去医馆。

    杏林慈善门口,已经零星来了一些人,马车拥堵,后面的车辆无法通行,已经有人在叫骂。

    商枝皱紧眉心,是她疏忽了,并未想到这个问题。

    这一条街的铺面,全都是临街而建,并没有停靠马车的地方。而她这里的慈善,今日来的大多数都是权贵与富贾,他们都是马车出行,来的人多了,这一条街,便无法正常通行。

    商枝连忙过去疏导。

    停靠在路边上的一辆马车,帘子掀开,露出一张雍容华贵的面容,她淡淡地睨商枝一眼,转过头,慢慢的品茶。

    穿着嫩绿色衣裳的婢女,柳眉一拧,“薛夫人,您邀请我们来参加这劳什子的慈善会,我们夫人给您捧场,您却连一个停马车的地儿都未安排好。这叫我们如何放心,将捐赠的银子由你管理,而不会出纰漏”

    完全质疑商枝的行事能力。

    此次的事情,的确是商枝的疏忽,她歉意道:“这位夫人,今日是我思虑不周,请你们将马车往前走一里,有一家同福酒楼,你们可以将马车停在那儿。”

    绿翠难以置信道:“你叫我们夫人走一里路给你白送银子”

    商枝脸色沉下来,“不是给我送银子,而是为你们积福行善。我并不勉强、强迫你们做善事,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若是夫人对此有误解,我对你有言语胁迫,在此向你道歉。”

    江夫人放下茶杯,转头看向商枝,眉心微皱,神情略有些不悦,“薛夫人,是你组织我们一起做善事,我们也都给足你面子,你却连自己的分内事情都没有处理好,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还在责备我们刻意刁难你。就你这种态度,能将慈善做好”

    高映月从铺子出来,对江夫人说道:“薛夫人方才已经向你们道歉,表示是她的失误,请你们今日通融一番,前往同福酒楼停靠马车。是你们紧揪着她这一点小过失不放。枝枝说的哪一句话不在理做善事本就是你情我愿,若是强求对方行善,便失去慈善这二字的意愿。并且,这里头一个铜板也不进枝枝的口袋,你们摆着高高的姿态给谁看呢”

    江夫人脸色微变。

    “夫人若是无心做善事,请回吧。”商枝扬声对其他的人说道:“我今日告诉大家,杏林慈善,是各位自愿捐赠,给你们发邀请函,只是让你们知道有这么一件事情,帮扶贫寒百姓治病,并非是强迫各位一定要捐赠,若是有这一方面误解的,大家可以自行散去。”

    ------题外话------

    小绫子祝宝宝们中秋快乐,阖家欢乐,么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