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一家人(4更)

时间:2018-09-30作者:广绫

    ,。李玉珩眉眼清朗,一双眼睛清幽深邃,薄唇紧抿,捏着面具的手指微微泛白,似乎在在紧张着什么。

    宁雅望着他清雅疏朗的面容,一道伤疤横贯他的右脸,从颧骨划至耳侧。

    李玉珩看着宁雅泪水汹涌,将手里的面具重新戴上。

    宁雅握着他的手,制止他的动作。

    手指轻轻拂过他脸上的疤痕,指下是一片粗粝,唇瓣颤动着,“是坠崖的时候,伤着的吗”

    李玉珩点头。

    “疼吗”二十年前的那一幕浮现在眼前,她被侍卫紧紧地拽着两条胳膊,眼睁睁看着李玉珩被人打落崖下,她嘶喊着,哀求着元晋帝,那一种凄苦悲绝的情绪涌上心头,至今回想起来,都令人心惊肉跳,胆颤心寒。“一定很疼。”

    比起这伤痕,最痛的是心伤。

    他死里逃生,听到妻儿遇害,一定如她一般崩溃与绝望。

    宁雅心口绞拧着疼,抱着他的脖子,哽咽地说道:“真好。我们都好好的活着,所有遭受的磨难与苦痛,只为了今日我们的相聚。”

    她无比的庆幸,无论多么的无望,她依旧坚强的活下来。

    老天爷才会将阿珩送到她的身边来。

    李玉珩亲吻着她眼睑上的泪水,喉咙发紧道:“雅雅,我该早些回来找到你。”

    宁雅深深的呼吸着,压下心底的恐惧,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阿珩,我们不能贪心。”

    那个时候,即便他早点回来,未必就能找到她。

    而他若是暴露在元晋帝的视野中,大周国是他的地盘,布下天罗地网,他便是插翅难飞。

    现在他们能够相聚,她心里很满足。

    不过

    宁雅往后退一步,问道:“你为何变成东胡驸马了”

    而且还被华敏公主给警告。

    如果不是他对华敏公主不假辞色,她都要怀疑二十年过去,李玉珩变心了。

    “还有,你是什么时候认出我来的”

    李玉珩坐在凳子上,拉着宁雅的手,让她坐在怀中,双手拥着她,神色认真的向她解释:“当年坠崖,华敏公主与东胡可汗,将我救走,她想要攻占大周国,而我想要报仇,便一拍即合合作了。我对东胡的人来说是外族人,并不能参议政事,华敏便提议,我做她的驸马,有名无实,这样对我在东胡的行事有便利。那时候我以为你与孩子都不在了,一心只想要报仇,便应允她。除了这一个头衔,并无半点逾越。”

    “这一次来大周国,我听见我们孩子还活着的消息,来找他相认。有一些事情还未处理妥当,便没有立即与他相认。我与华敏公主合作多年,我们两个的利益纠缠在一起,并不是这般轻易的分割。我担心贸然与他相认,将他置身在危险之中,便想处理与华敏公主的牵扯,便与他相认。”

    谁知,他认出宁雅,明知不是最好的时机,他却是依旧忍不住来找她。

    他们已经错失二十年,即便是有重重阻碍在前面,他们一定能够跨越过去。

    他也能够护她周全。

    宁雅听闻他的解释,心中释然。

    李玉珩看着她轻松的面容,唇边绽出一抹浅笑,“在国寺我便认出你,出来找你的时候,已经不见你了。”随即,似乎想到什么,他心情愉悦道:“冥冥之中,有些缘分,早已将我们牵系在一起。在国寺里我虽然未曾与你们相认,元纪却拿来在慎之手里换来的馒头给我吃。”

    宁雅望着他眼底满溢而出的笑意,也不由弯眉浅笑。双手捧着他的脸,依旧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她凑近了,望着他乌黑深邃的眸子,她的身影占满他的瞳仁。

    “阿珩,你真的回来了吗”

    宁雅手指抚上他的眉眼,指腹下温热的体温,让她确认他是真的回来了。

    李玉珩扣着她的后脑勺,吻上她的红唇,软玉温香,让他真切的感受到,她真的活着,并且回到他的身边。

    温柔缠绵的吻,由浅入深,直到胸腔肺腑的里的空气都抽离,方才放开她。

    李玉珩望着她丰润的唇,绯红如玉的面容,衣襟微微散乱,香艳无边,伸手将她松散的衣襟给合拢。

    他将宁雅放下来,站起身,拿起桌子上的面具。

    “你要走了”宁雅心口一紧,双手紧握在一起。

    李玉珩是准备离开,华敏公主的眼线在盯着他,今日过来,他是避开华敏公主的人,翻墙进来,在看见她做了一半的女红,方才真正的确定是她。

    “我该回去,明日再过来。”李玉珩看着她眼底的失落,心口一紧,他长叹一声,“我今夜不走。”

    宁雅脸上绽放出惊喜的笑容,连忙抱着李玉珩,问他,“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一家人住在一起”

    “快了。”

    “你吃饭了吗我让人给你做饭。”宁雅一边说,一边往外走。

    李玉珩握住她的手,“不用,我吃了点心。”

    “可是”

    “别动,陪我坐一会。”李玉珩揽着宁雅坐在他怀中。

    两个人安静的依偎着彼此,沉淀着心里激荡的情绪。

    宁雅催促李玉珩去沐浴,拿着给薛慎之做好的衣裳给他换上。

    两个人洗漱好,方才躺在床榻上安歇。

    宁雅哭得太累了,靠在李玉珩的怀中,心里一片安宁,沉沉的酣睡。

    天微微亮,宁雅往李玉珩的方向睡过去,一片冰凉,并没有她预想中的温暖怀抱。陡然间惊醒过来,宁雅翻身坐起来,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并没有留下他半点气息与痕迹。

    宁雅心慌的赤足下床,四处搜找。

    “阿珩阿珩”

    宁雅里里外外找遍了,都不见李玉珩,她脑袋瞬间就空了。

    昨夜的一切那般的真实,怎么会是梦呢

    她不肯相信,突然想起什么,跑到净室里,看着挂在浴桶边上的里衣,宁雅提着的一口气,长长地吐出来。

    不是梦。

    他在。

    冷静下来,宁雅方才想起,昨夜里,迷迷糊糊之间,听到他在耳边说等他回来。

    宁雅写一封信,让人给薛慎之送去,请他今日来一趟。

    她看着自己的脸,总觉得不如以往那般水润光滑,翻出被她丢在角落里的美肤品,按照商枝教的步骤护肤。

    期待着今夜李玉珩的到来。

    商枝与薛慎之将宁雅送回去,回到屋子里,看见已经离开京城的李明礼,却出现在家里,惊讶的说道:“李明礼,你没有走吗。”

    李明礼嗯一声,他抬头看向薛慎之,“我将朱昀杀了。”

    薛慎之并不意外,礼王害死姜姬,李明礼明知顾莺莺与礼王有关系,依旧顺从顾莺莺的心意,分明是知道顾莺莺的计划,想要利用她手刃礼王,给姜姬报仇。

    “顾莺莺呢”商枝问道。

    李明礼看一眼商枝,抿紧唇角。

    商枝看向薛慎之,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若说顾莺莺死了,他不该是这么表情,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

    就在商枝各种猜测顾莺莺的下场时,李明礼哑声道:“我将她送去天香楼。”

    商枝难以置信的看向李明礼,因为这种事情,实在不像是他能干出来的。不过是大快人心,顾莺莺整日想坏人清白,便让她自己尝尝是什么滋味。

    “她辱骂我娘。”李明礼被愤怒摧毁理智,将顾莺莺丢在天香楼,他今日来这里,便是有东西交给薛慎之,“满京城的人都在找礼王,士兵与解救礼王的人,有没有死的,找上我是迟早的事。今后怕是无缘科举,不知何时才会回京,我将这个给你。”

    他拿着一个包袱,递给薛慎之,“你替我保管,我会给你写信。若是此去一年都杳无音信,你便将这个包袱打开。”

    薛慎之双手捧着包袱,十分的沉重,“李兄,礼王不过是被废的王爷,事情并不如你想得这般严重。”

    李明礼一双阴沉沉地眸子里雾霭散去,涌动着让人无法分辨的复杂情绪。他望着薛慎之,唇瓣翕动,最终却是什么都没有说,转身离开。

    薛慎之握紧手里的包袱,看着李明礼渐行渐远的身影,才恍悟他方才那一番话,是在交代身后事,他此去是在逃亡。

    薛慎之直觉手里的东西,对李明礼很重要,他违背李明礼的叮嘱,将包袱放在桌子上,他将包袱皮打开,看着里面的东西,薛慎之眸光震颤,恍然想起他唇瓣吐出无声的两个字,双手紧握成拳,霍然转身,疾步去追李明礼。

    ------题外话------

    哈哈哈~一家人,最重要的是团团圆圆,么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