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二百五十一章 清白被毁(26更)

时间:2018-09-30作者:广绫

    ,。李玉珩面色一变,当即起身,与商枝等人道别,疾步离开。

    休战之前,华敏公主便已经在回京的路上。

    按照她的计划,在即将要进京的时候,散播出休战的消息。

    李玉珩在大周国的京城,华敏公主当然要来京城找李玉珩,而她的身份太敏感,若是等休战之后来大周国,路上难免会有意外发生,所以她提前回家。

    华敏公主骑马疾奔而来,远远地看着站在城门口的人,她猛地拉住缰绳,马匹还未停下来,她已经快速翻身下马。

    她穿着一身绛红色长裙,腰间缠着一条鞭子,一头长发挽成发髻,点缀着几朵珠花,唇边含着温婉至极的笑容。这抹笑容,是她对着镜子每日练习,才能如此自然不生硬。

    华敏公主容貌十分美艳霸道,身姿挺拔,眉眼间透着股英气,举止该是洒脱大方。可她的一言一行,却是比照着李玉珩喜欢的女子的样子。

    “阿珩。”华敏公主语气温柔。

    李玉珩皱紧眉头。

    华敏公主对李玉珩皱眉的表情习以为常,她仿佛没有看见,将马鞭丢给身后的侍从,“你为何知道我今日到达京城?”她眼里闪动着明亮的火光,透着炙热。

    李玉珩冷漠道:“你的人,给元纪传递的消息。”

    华敏公主并不管是谁传递的消息,李玉珩能在城门口等她,她心中便十分欢喜。并不愿意去深究,他出现在这里的深层含义。

    “我们已经许久不见,我一路快马加鞭,跑断几匹马腿,缩短一半的时间到达京城。你对这边很熟悉了?知道哪里的美食很可口?”华敏公主不经意间站得离李玉珩很近,而李玉珩却也不动声色的拉开距离。

    华敏公主眸子暗了暗。

    “你该先见阿九。”李玉珩提醒华敏公主有一个女儿在宫中,“她过得并不好。”

    “你为何不带走她?你那般疼爱她,可见不得她吃半点苦头。”华敏公主话音一落,便见李玉珩眸色暗沉的斜睨着她,她目光一顿,“阿珩,我们许久未见,你不能问一问我过得如何?阿九她不是小孩,是她自己做的选择,每个人都需要为她做的选择负责。”

    李玉珩唇边浮现一抹讥诮的笑意,“华敏公主,您可还记得当初的约定,而最后,您却是如何做的?阿九我比你更了解她,她性子率真,并无野心。若不是你们的决定,她岂会嫁给一个能做她父亲的人?”

    华敏公主脸色阴沉,“阿珩,你是为她在责备我?”

    李玉珩带着人离开,不再理会华敏公主。

    华敏公主心中一慌,连忙追上李玉珩,“阿珩,我今日很累,明日再入宫见阿九,可好?至于当初我们签订的合约,并未按照你提出的要求行事,破坏你的计划,这件事是我做得不对,我向你道歉。”

    李玉珩停顿住脚步,眸子里没有半点温度,“华敏公主,我们只是合作关系,如今合约结束,你也达成所愿,请你对外解释你我之间只是合作的关系。”

    “阿珩……”

    “若是很困难,可以对外宣称驸马暴毙。”李玉珩得知华敏公主来京城,便是为了让她公开两个人真实的关系。他要与儿子认亲,头上若顶着外族驸马的头衔,他的儿子该如何猜疑他?

    以往是情势所逼,他孑然一身,便不在意。

    如今他是有儿子的人,自然该注意名节。

    华敏公主愕然。

    李玉珩头也不回的离开。

    华敏公主望着李玉珩渐行渐远的背影,她满脸严肃,“你去查,驸马在京城发生何事。”

    “是。”

    华敏公主入京的消息瞒不住,她并没有隐瞒行踪,反而大大方方的直接去往驿馆。

    晚间,侍卫跪在华敏公主身后,禀报李玉珩在京中的信息。

    “他与嘉郡王府的庶子朱淳来往密切。每隔几日祭奠亡妻,之后便是访友。”侍卫将李玉珩做了哪些,见了哪些人,全都事无巨细的告诉华敏公主。

    华敏公主听闻后,并没有发现异常,见过的人,全都是来京城之后遇见的街坊,或者在酒楼饮酒,喝茶结交很投缘的人。唯一不同寻常的是朱淳,而这一段恩怨她却是知道的,他要了断二十年前的恩怨。

    那他为何突然在意起一个称呼?

    急于摘掉这个头衔。

    而这个头衔是她唯一与他牵系在一起的东西,她自然不会轻易让他如愿。

    所以找到让他急于摆脱她的原因,再将后患斩除。

    难道是因为她违反合约,并没有按照他的计划对战大周国,最后选择与礼王与魏太后合作,才让他生怒?

    若是如此的话,问题便棘手了。

    华敏公主顿时想到深宫中的九娘子。

    翌日。

    华敏公主进宫去拜见元晋帝。

    元晋帝的身子大不如从前,还未彻底好全,便一直歇在乾清宫,在床榻上放置一张炕桌,批阅奏折。

    有时候手上没有力气,便叫九娘子给他读奏折,按照他的口述批红。

    华敏公主拜访,元晋帝便在乾清宫接见。

    他穿上龙袍,端坐在龙椅中,九娘子站立在他的身侧,低眉敛目,早已失去一身的气势,换上宫婢的服装,只怕也沦为平庸,只以为是普通的宫婢。

    华敏公主行东胡礼仪,“华敏拜见大周国陛下。”

    元晋帝病容上流露出几许笑意,“华敏公主不必多礼,你远道而来,朕该设宴款待,如今战事方歇,诸位臣子都在忙于休战事宜,待秦将军班师回朝,朕再设宴款待。”

    华敏公主脸色一僵,秦将军班师回朝,算是凯旋而归,那时候便是庆功宴。

    给她这外邦公主,且是战败国的公主,接风洗尘宴,安排在庆功宴。

    她心中冷笑一声,面上半分不显,“陛下,华敏只是私人来京,不必兴师动众。”

    元晋帝虚握成拳,抵在唇边咳嗽几声。

    他摆了摆手,指着一旁的九娘子道:“朕身体疲累,公主与阿九两个人说会话。”

    华敏公主的目光这才看向九娘子。

    九娘子始终低垂着头,一眼未曾看向华敏公主,她担心自己一旦看见华敏公主的面容时,会忍不住泪流,歇斯底里的质问她,为何要这么做!

    这些失态的行为,在目前并不合时宜。

    九娘子听见华敏公主的声音,眼眶里仿佛被撒了一把砂砾,涩痛,酸胀,泪水难忍的滴落。

    元晋帝起身,刘通搀扶着他去往内室。

    华敏公主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不过一下,便又将视线收回,她看向殿外,“阿九,你不带额吉走一走?”

    九娘子紧紧握着拳头,默默地走下台阶,站在华敏公主的身侧。

    “去御花园。”九娘子嗓音沙哑,透着浓浓的鼻音。

    华敏公主皱紧眉心,似乎对九娘子的话感到不满。

    若是以往,九娘子定会害怕,站在她的面前挨训。

    今日,她不了。

    直接往御花园的方向而起。

    华敏公主跟在九娘子的身后,沿着通往御花园的曲折连廊,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假山流水,荷塘鱼池,一步一景。

    与她二十年前见到的皇宫别无二致。

    只是却少了亭中少年。

    九娘子引着华敏公主去凉亭,等华敏公主落座后,她也侧身入座。

    华敏公主望着九娘子瘦削的面容,那原本美艳的容貌,如今已经褪去色彩,苍白黯然。

    “如今是元晋帝的宠妃,额吉也不愿喊了?”华敏公主见九娘子默不作声,顿时皱起眉头,“阿九,你在怨额吉?”

    “阿九不敢。”九娘子说话间,缓缓抬起头来,目光直视着华敏公主,“阿九有一个疑问,不得而知,需要额吉给阿九解惑。”

    “说!”

    九娘子一路走到御花园,一直打着腹稿,如何问华敏公主,为何要舍弃她。

    无数的版本,最后临到开口之时,思绪纷乱,竟不知从何问起。

    良久,她鼓起所有的勇气,询问道:“额吉,为何将我送给元晋帝?”

    华敏公主眼中闪过意外,似乎未曾料到九娘子会问这个问题。

    她的手指抚摸着尾指上的玉戒指,似乎在思虑着如何回答。

    “额吉是不愿回答,还是您也回答不上来?”九娘子目光澄澈,明明是懵懂无知的,可却被华敏公主从中看出一丝洞若观火。

    她低笑一声,“长进了。”

    这一句话,让一直隐忍着泪水的九娘子,泪珠决堤般崩塌而下。

    深深压抑在心底的委屈,似乎找到一个闸口,汹涌而出。

    她的泪水大滴大滴的滚落,就这般怔怔望着华敏公主,喉口哽咽道:“额吉早已与礼王、魏太后勾结,根本就不需要我做内应,从进宫以来,未曾收到过您的只言片语。我想,或许只是您纯粹的不想要我留在东胡,才会随意将我扔到大周国。”

    华敏公主轻叹一声,她从袖中抽出一张手帕,给她在脸上擦泪,“阿九,你为何会有如此偏激的想法?你是额吉唯一的女儿,我为何要舍弃你?额吉是担心魏太后与礼王有诈,便让你在宫中做内应,至于为何一直未曾联系你,那是因为他们暂时还很值得信任,过早联系你,反而让你陷入危险的处境之中。”

    九娘子目光探究的看向华敏公主,似乎在判断她话中的真假。

    “你看,如今你连额吉都信不过。”华敏公主长叹一声,“你阿布来京城,没有找过你吗?”

    九娘子浑身一震,“阿布……”

    华敏公主眸光微闪,“你不知道?”她望着御花园里的木芙蓉,嘴角微勾,“他来京城有一个多月了。我还以为,他早就来见过你。”

    九娘子放在桌子下的双手,紧紧的揉搓在一起。

    她蓦地想起薛慎之那一日宽慰她的话,想必那个时候,薛慎之就已经知道阿布来京城了。只是不太好明说!

    这样一想,九娘子心中的难受消散。她突然想到,那个时候东胡在与大周开战,阿布是东胡驸马,并不适合出现在京城,甚至是皇宫。

    “额吉,阿布有隐情。”九娘子忍不住替李玉珩解释。

    华敏公主听闻九娘子的话,她低垂着眼帘,看不清楚任何的神色。好一会儿,她抬起头来,眼底蕴含着愁绪,她握着九娘子的手,“阿九,你阿布要离开我们母女两。昨日他特地等在宫门口,让我对外宣称,与他并无夫妻关系,宁愿我对外宣称他暴毙,也不愿做东胡的驸马。阿九,你阿布向来疼宠你,你说的话,他没有不听的,你劝一劝他,让他留在我们的身边。”

    如果是以前,单纯,不谙世事的九娘子,或许会听信华敏公主的话,去劝说李玉珩,并且挽留住他。

    而今她在皇宫短短几月的时间里,以前许多看不明白的事情,现在回忆起来,竟有一种大彻大悟。

    “额吉,您与阿布相识多年,他的为人脾性您心中都十分清楚。他做下的每一个决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如果他要与您撇清关系,一定有他的用意与道理。或者,他是想要留在家乡……”

    “是他和你说的?”华敏公主的声音,透着一丝尖锐。

    九娘子淡淡看她一眼,“您忘了,我并未见过阿布。”

    华敏公主心中慌神,她有一种对所有事情的失控感,“明天额吉带阿布进宫看你,你再劝一劝他,不管他答不答应。”

    九娘子点头。

    她很想念阿布了。

    华敏公主此行的目的达成,她也便不多留,起身离开。

    九娘子望着华敏公主离开的背影,总觉得她进宫,只是为了这件事而来。

    ——

    松石巷。

    李玉珩给她掐手指算了一个吉日。

    明天就是好日子。

    商枝提着干果一类零嘴儿,兴冲冲去铺子里,准备张罗一下,看有没有遗漏的东西。

    为了便于管理,商枝将杏林馆那一条街大多数的铺面给租下来,愿意出售的,她就买下来了。

    而这个慈善铺子,只是办公用的。至于拍卖的会场,还在装修。

    商枝给京城各大权贵富贾发了邀请帖,并且在城门口张贴告示,所有人都可以参与。

    她去铺子里收拾,高映月也过来帮忙,“你这里要用的人,全都雇佣好了吗?”

    提起用人一事上,商枝头疼,因为慈善这件事很新鲜,是新鲜玩意儿,没有人做过,他们都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儿。然后慈善的主旨与用意,就是帮助贫寒家庭,没有银钱看病的问题,结果给人当做骗子!

    “开始还挺多人来要来干活,一听是要别人给银子,给东西拍卖,得来的银子救助穷苦的病人,有人甚至指着我的鼻子说我是骗子,专骗人钱财的,最后只有一个人留下。先这样吧,反正刚刚做起来,等他们知道不是骗人的,自然会有人来应征。”商枝除了开始郁闷外,之后倒是想通了。任何新奇的事物,百姓接受起来,需要过程。

    “若是人手不够,我来帮你。”高映月道:“胭脂水粉的铺子,正好有一个干活的,足够了。”

    “行啊,你来最好了,我能省心不少!”商枝高高兴兴的答应下来,然后拿着本子给她简单的讲解流程,之后将本子往她手里一塞,“懂了自己拿去看。”

    高映月兴趣浓厚,抱着册子看一个上午。

    商枝便不回府去吃饭,直接留在医馆里。

    前脚踏进医馆,薛慎之后脚就到了。

    “你今日来的巧,我正准备今日不回府吃饭。”商枝拉着薛慎之的手臂,去后院二楼,找宁雅。

    宁雅见到商枝与薛慎之,十分高兴,连忙张罗厨房,让厨娘多加几个菜。

    “娘,您先别走,我有话与你说。”商枝见宁雅要去厨房搭把手,拉着她在身边的位置坐下来。“宫里那位身体越来越不行,就是强撑着,最多也就半年的寿命。如果服药调理,能延长至一年。您想出去走走吗?就是想去哪里便去哪里,无拘无束,不用担惊受怕。”

    宁雅听到元晋帝的时候,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发白的脸色,呈现一种青白色。

    她极力的克制住心底的恐惧,听闻元晋帝最长也就是一年的寿命,她紧绷着的一颗心落下来了。

    至于商枝的问话,她想出去走一走,看一看,就是担心被远景的人给抓回去。

    如今元晋帝这个巨大的威胁减弱,宁雅一颗心便活跃起来。

    “枝枝,你依旧帮我化妆,扮成不同的模样,不会有人将我认出来。”宁雅细细的数着能画几种妆,然后五次再一个轮回。

    商枝看着宁雅眼底有心而散发出的温暖笑意,便知道她对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的向往。虽然住的屋子很宽敞,行动自由,与被关在暗室里也差不多。

    宁雅期待的问道:“枝枝,我们吃完午饭,可以出去吗?”

    “当然可以!”

    商枝应允,宁雅只吃了几口饭,她悄悄凑到商枝耳边道:“别吃太多了,待会我们出去吃好吃的。”

    商枝不由得失笑,这才是宁雅的真性情。

    有宁雅的叮嘱,商枝留了肚子,给她净面化妆。这一次画的并不是老年人,而是将五官用阴影打出立体,英姿飒爽的豪爽女子。一头长发梳着马尾,穿着简单利落的裙子,整个人的气势顿时大变样。

    宁雅在铜镜前转一个圈,很满意,一行人便出门。

    方才走到门口,商枝与薛慎之的脚步顿住,便见到李玉珩站在医馆门口,他身边站着一个女子,再与他说话。

    而他的目光,却是落在宁雅身上。

    ------题外话------

    好了,宝宝们,今天小绫子是直播更新的节奏吗?捂脸(^。^)感觉今天的更新,写得小绫子肾虚了。这两天晚上都是睡两三个小时,白天也没有补觉,所以今天晚上小绫子打算睡个饱觉,明天中午十二点更新,目测有五六更,么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