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三司会审(19更)

时间:2018-09-30作者:广绫

    ,。三司长官恨不得晕倒过去。

    这是又要搞事啊!

    秦老将军还真的打算搞事情。

    他气呼呼的坐在马车上,商枝给他一叠信。

    秦老将军拿着商枝替换出来的信,一眼就认出这是真的,微眯着眼,“他还真的是与东胡有勾结啊!不知死活的东西!”

    “大舅、二舅他们……”

    秦老将军摆摆手,打断商枝的话,不欲多言。

    他反问道:“你怎么知道他在使幺蛾子?”

    商枝从最开始说起,“李明礼当初骗慎之回京城,他身边大约是有人监视吧,故意说出很多有破绽的话,并且经不起推敲。慎之遇到埋伏的时候,证明他的确是被人派来的,之所以选中他,一定是因为李明礼与慎之关系不错,慎之能够轻易相信他,李明礼是最好潜伏在我们身边,而且容易动手栽赃也不会引起我们的怀疑。”

    “慎之出事之后,李明礼最该做的是过来解释,洗清楚他的嫌疑,可是他没有来,任由我们误会。我约他出来试探,李明礼态度也并不好,甚至为了顾莺莺威胁警告我。我就觉得这件事情很奇怪,李明礼应该知道,缓解我们的关系,才更有利他行事,但是他没有,反其道而行,说明一个原因,他不想做,却不得不这么做,只能与我们的关系破裂,这样他无论做什么,我们都会对他起堤防不会轻易上当。”

    “还有一件事,那一日我在酒楼,送给他一个木盒子,如果他真的是要与我们决裂,一定会丢掉。他不但没有丢掉,反而拿回家去,甚至给了顾莺莺。”

    李明礼的性子是那种软硬不吃的,他认定什么就是什么,十分的执拗,他与他们决裂,不想要的东西,根本不会你半点面子。

    这一点,在姜姬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商枝知道李明礼有苦衷,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苦衷,能够逼迫他做这种事情。

    “这京城里,看我们不顺眼的也就是礼王了。他必定是在为礼王做事,在京城里传出留言,说秦家通敌叛国之后,我就突然间顿悟,礼王一定会是打算以此做文章,想要诬陷我们通敌叛国,自然要有证据。他一定还会派李明礼过来,所以我就用药将信纸给做旧,知道您在日临村养了退役的士兵,便故意写在信里面误导。特地放在书桌上。”

    “李明礼大概也猜出来,我已经知道他的身份,所以才会在我频频看向书房的时候,他领悟过来,闯进书房里面,将信换走给礼王。”

    “还好是虚惊一场!”龚夫人按着自己的胸口,“我竟不知道府里也被人放东西了,幸好你干爹做的事情,和正常人套路不一样,不然我们是有嘴也说不清楚了!”

    “顾莺莺。”商枝冷声说道:“她是礼王的人。”

    提起这个名字,龚夫人脸色就冷下来。

    商枝想到龚正华很迷茫的神情,不由得失笑,“干爹这次真的就是靠运气。”她也没有想到,礼王会在龚府动手。如果龚正华没有洗清楚嫌疑,只怕那一笔笔用军饷购买战马的票据,就会要了他们的命!

    正是贪墨一事不存在,其他的罪证也跟着不成立。

    说到运气好,龚夫人就有话要说了,“听干娘的没错吧?你就是个有福气的,我们龚家遇见你之后,那运气真的不是一般好,这次也是如此。”

    商枝就算脸皮厚,被这么夸,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那是我们八字很合,所以才会运气格外好,不然咱们怎么会结干亲?”

    商枝这句话,哄得龚夫人心花怒放,之前发生的不愉快,也暂时的被放下。

    “以后真的是别什么人都往家里带,经过这一回事,就该记一辈子。”龚夫人抚着胸口,依旧心有余悸,“等你们搬到李家去,我们也换宅子,搬到铜雀街,和你娘一起作伴。”

    这宅子是不敢住了,谁知道以后还会冒出什么东西来?

    说完事,各自从马车上下来,坐回各自的马车,回各住处。

    商枝与薛慎之没有回松石巷,而是朝另一个方向离开。

    “李明礼今日算是彻底暴露了,就算没有暴露,礼王吃那么大的亏,他肯定不会放过李明礼。”商枝催促车夫快一点,他们耽误有一段时间,就怕李明礼会出事。

    薛慎之薄唇紧抿成一线,目光中透着严峻,握着商枝的手。

    商枝皱了一下鼻子,手被他握着疼,她却没有吭声,薛慎之定是为李明礼而担忧,毕竟李明礼是因为他们而陷入危险之中。

    其实,他大可以自私一点,构陷他们。

    谁也没有发现,就在长街深处,停靠着一辆不起眼的马车,车帘子微微掀开,望着他们离开的马车。

    李玉珩平静无波的眸子里,仿佛被春风吹皱的池水泛起涟漪。

    他心中十分讶异,未曾料到这个十分投缘的小友,是他的儿子!

    秦家、薛府、龚府出事,是在夜里一更天。

    元纪在门口知会他,这几家出事。

    他听闻有薛府,当即就赶过来。

    到大理寺门前,他才发现,自己并没有身份可以进去。

    只能心焦地在外面等待。

    直到他们出现的那一刻,所有的担心被震惊与不可置信给冲散,激动与惊喜的情绪充盈他的胸口,所有的情绪齐涌而上,冲击得他眼眶泛起热潮。

    他就是他和雅雅的孩子。

    雅雅若还在该多好,他们一家便能齐聚。

    ——

    礼王走出大理寺,街道上一片白雾茫茫。

    南风站在石狮子旁,见他走出来,神色焦急道:“王爷,不好了,皇上要苏醒了。”

    “你说什么?”礼王神色震惊,太后不是每一次药碗里都有加料吗?

    元晋帝根本不可能会醒!

    可现在,醒了!

    他既然醒过来了!

    他一双狭长的眸子里,布满了惊惧之色,那是一种无法抑制的恐惧。

    俊美的面颊上,肌肉扭曲。

    他觉得自己不被上天眷顾,方才陆续事发!

    礼王觉得想到要逃,太后庇护不住他的。

    但是在走之前,礼王要清算叛徒!

    他到底是对李明礼太放心,放在他身边的人,并没有发现他给商枝等人传递消息,每次见面都是不假辞色。

    礼王眼底闪过森寒的光芒,他终究是错漏了,商枝他们那般狡诈的人,如何会发现不了李明礼的异常!就是他的不假辞色,才提醒商枝等人!

    礼王狞笑,他到底是棋差一着!

    漏算人心!

    谁知道李明礼会不顾姜姬的死活?

    当初他派人许以重利,请李明礼归京,却被他给拒绝!

    之后他将姜姬给抓回京城,李明礼便跟着上京,他还以为母子情深,如今看来,李明礼完全不将姜姬的性命当一回事,否则,他哪里会背叛他!

    礼王脸色乌云密布,裹挟着怒火,乘坐马车,疾驰去礼王府。

    他气势凛然的去往望月台,暗卫将李明礼给抓过来,将他按着跪在地上。

    被推得太猛,李明礼双手撑在地上。

    礼王脸色阴沉,抬脚辗着李明礼的手,力道之大,恨不得将他的手被踩断!

    李明礼紧咬着牙根,一声不吭。

    “李明礼,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本王面前耍花招!本王看你是不要命了!”礼王眼底充满彻骨的寒意,一只手抓着李明礼的头发,将他的头往后拽,“本王看你是选择舍弃你的母亲,救那一帮人!”

    李明礼眉心紧皱,头皮几乎都要被礼王给撕下来。

    礼王看着他平静的面容,怒从心起,“你不要以为本王不敢要你的命!”

    “王爷,成王败寇。”李明礼声音平静,毫无波澜兴起的眼眸,在看向望月台的时候,微微一紧。

    礼王捕捉到他这细微的变化,嘴角露出残酷的笑,他打一个手势,婆子将姜姬半个身子推到窗户外。

    “李明礼,本王给你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你将商枝给杀了,本王立即放了你的母亲。”礼王松开李明礼的头发,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他,“你大可不答应,眼睁睁看着你母亲坠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