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二百二十六章 决裂,交易(1更)

时间:2018-09-30作者:广绫

    ,。安阳府城。

    薛慎之忙得脚不沾地。

    襄王已经在元晋帝的批复下来,要求各位官宦配合他的指令,便已经启程回京。

    元晋帝头疼国库空虚,如今不费一兵一卒,便能获得一笔巨资填补国库,他自然乐见其成。

    薛慎之采取相互监督,赏罚分明的制度,取得很好的成效。一旦不据实上报,便会褫夺官职,流放。若是据实上报,令人核查无误后,便定夺业绩施以奖赏,许多人趁机要冒出头,进行的十分顺利,为薛慎之减少许多麻烦。他预计再有两个月,便能清查完毕。

    如今,薛慎之将手里多查出的一万亩,先分批拍卖出去。

    “大人,拍卖的场地已经找好,您要去看一看吗”张一闻恭敬的站在门口道。

    薛慎之嗯一声,搁下手中的毛笔,合上土地登记册子。

    他换上一身常服,走出驿站,乘坐马车到茶园。

    京城有名的戏园子是梅园,而安阳府城则是茶园。

    茶园占地广,园内水木清华,景致清雅优美,且能容纳几百人。

    一万亩地,薛慎之分为几次拍卖,一次三千亩,邀请三百人。

    薛慎之巡视一番,茶园拍卖会场分为上下两层。偌大的大厅,与楼上雅间,三百个人,绰绰有余。

    张一闻见薛慎之满意,当即与掌柜商议,暂时租赁三天,日期错开,每三天一次,他们要用的那一天,要谢绝不受邀请的客人。

    掌柜爽快答应。

    张一闻将字据收好。

    薛慎之走出茶园,微风和面,碧空如洗。

    他已经离开京城一个月,不知商枝在京城如何。

    她要求他三天去一封信,同样商枝也会隔几日给他一封信,每一封信,很平常的家书,却让他心头涌上一股暖流,仿佛能够刻画出她信中所写的模样。

    薛慎之抚摸着眼角,一直在不停的跳动着。

    “慎之。”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薛慎之转头,李明礼身着粗布长袍,站在不远处。

    “你不在儋州府念书”薛慎之朝李明礼走去。

    “我进京,来安阳府城为我娘办一件事,恰巧在此处遇见你。”李明礼面色如常,不经意的询问一句,“你来安阳府城办差事”

    薛慎之与李明礼交好,并且在安阳府城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他也就没有隐瞒,如实说道:“嗯,皇命在身,来此丈量土地。”

    “你会成为众之矢的,牵扯太多人的利益,你要小心为上。你如今的势力太过低微,与这些官宦抗衡,就是蚍蜉撼树。”李明礼叹息一声,“你该等位高权重之时,再提出革新变法。”

    “再一两个月,便会完成试点。你若是回京为进国子监念书做准备,可以暂时留下来帮我。”薛慎之提出邀请,工程太浩大,而他能够得用的人却太少。“官商勾结,官官相护,他们贪赃枉法,我找不到一个突破口,无法将他们一众拿下。”

    只要撕裂一道口子,他们的恶行便无处遁形。

    李明礼眸光一闪,“他们都愿意配合”

    薛慎之唇边浮现一抹冷笑,“违背皇命,褫夺官职,想要保住乌纱帽,再不愿也要答应。”

    李明礼颔首,并未应下薛慎之的话,反而问起他,“你不打算赴京奔丧吗”

    薛慎之愣住。

    “秦老夫人过世,如今丧礼已经举办第三日,再过几日就要出殡。”李明礼看着薛慎之惊异的表情,挑眉道:“这般大的事情,商枝没有告诉你”

    薛慎之握紧拳头,秦老夫人过世,商枝没有告诉他,定是因为他在清丈土地一事。而秦景骁劝阻她

    李明礼道:“你做为外孙女婿,如何能缺席安阳府城离京城,只有两日的路程,耽搁不了多长的时间。我是下午的船只,走水路回京要快上半日。你若是要回京,我们可以一起。”

    秦老夫人身体并不好,商枝对她的关注便多,感情也就不一般。她不能治好秦老夫人的病,为此耿耿于怀,如今秦老夫人过世,她定很悲伤难过。

    而她在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未曾陪伴在她的身侧。

    薛慎之面色冷沉,点了点头。

    陆路容易设伏,他突然回京,走的水路,他们即便想要埋伏,也来不及准备。

    李明礼随薛慎之回馆驿,他被安置在前厅,薛慎之去收拾东西,交代张一闻明日拍卖的事项,第二场拍卖他会赶回来。得来的银子,存放在陈知府府中,每一箱多少,都登记造册,贴上封条。

    张一闻全都记下来,然后领着薛慎之交给他三千亩地的地契,小心翼翼抱在怀中,回去收藏好。

    李明礼看着张一闻抱着一个包袱从书房走出来,在船即将要开的几刻钟,薛慎之空手出来,与李明礼离开。

    李明礼走在薛慎之身后,目光落在他新换的一双靴子。

    “靴子方便赶路。”薛慎之觉察到李明礼打量的目光。

    李明礼略微颔首,两个人骑马一同去码头。

    方才上船,船家便将铁锚抛上船头,船家拿着竹竿,将船只撑开岸边。

    薛慎之站在船头,望着安阳府城的方向。

    “奔完丧,再回来,出不了什么岔子。”李明礼沉吟片刻,宽慰道。

    薛慎之收回视线,看着船舱里只有一对夫妻,在他们对面坐下。

    “你先休息,回京之后,你只怕没有休息的时间。”李明礼坐在他的身侧。

    “嗯。”薛慎之的确很疲累,这段时间,每日只能阖眼一两个时辰,坐在平稳行驶的船只上,睡意袭上来。

    醒来的时候,刚刚出安阳府成的地段,那对夫妻已经靠岸下去。

    “大约还有一天能到京城。”李明礼见薛慎之望着窗外出神,随口说道。

    “你对京城路段很熟悉,去过京城”薛慎之说话间,目光转向李明礼。

    李明礼触及薛慎之的眼眸,他漆黑深沉的眸子,带着刺破一切伪装的锐利。

    他看着空中燃起的烟雾,长叹一声。

    “去过。”

    薛慎之还未开口,船舱后传来船家的声音,“船破了,有水渗进来,客官快将小船扔下去,这船要沉了”

    哗有人从水低蹿出水面,手里握着锋利的匕首,四五个人朝薛慎之刺来。

    薛慎之推开李明礼,向左侧迈一步避开,擒住黑衣人的手腕,动作迅猛抬脚踢向黑衣人的胫骨,手肘击向他的肋骨。黑衣人吃痛,挥拳击向薛慎之的面门,薛慎之拧住他的手臂,一拧,右肘击断黑衣人的肘关节,夺去他手里的匕首抹向黑衣人的脖子。

    黑衣人似乎没有料到薛慎之会一点拳脚功夫,一气呵成的杀了一个同伴。

    齐攻而上。

    薛慎之并无多少实战经验,对方人多势众,不过几个回合,就有些吃力。看着近攻而上的黑衣人,薛慎之护住要害,一脚插入黑衣人两腿间,动作快准狠的击向他的腹部、胸口、头颅,黑衣人倒下。

    李明礼焦急道:“小心。”

    薛慎之被李明礼推开,黑衣人一刀刺进李明礼的手臂。

    李明礼面部痛苦的扭曲,“快逃”

    薛慎之看到岸边有几个黑衣人,拉开弓箭,几支带着火焰的利箭飞射而来。

    船刷了桐油,遇火即着,薛慎之跳进水里。黑衣人朝他落水的地方连射几箭,鲜血从水里漫上来。

    “搜”

    几个黑衣人跳进水里。

    李明礼被黑衣人救上岸,他捂着手臂上的伤口,盯着水面上漂浮的鲜血,目光沉沉道:“他不会泅水。如今中箭受伤,只怕活不成。”

    “王爷下令,不留活口。”黑衣人首领目光落在李明礼手臂上,“你不该救他,王爷责备下来,后果不是你能承受。”

    “我以防万一,他会拳脚功夫。如果他逃走,救他一命,我能够打消他的猜疑,换取他的信任。”李明礼望着平静的湖面,半晌,收回视线道:“我多此一举了。”

    “你做得很好,王爷会赏识你。你是李家的子孙,如今薛慎之死了,你就是唯一的后人,李家的一切是你继承。回去之后,王爷会给你安排职务,在他身边做属官。”黑衣人首领说几句话,便指挥人加速打捞。

    将近黄昏,也未曾将薛慎之打捞上来。

    李明礼道:“湖面宽阔,想要捞一个人并不容易。派人驻守在这里,等两三日,他若没有爬上岸,那必然是死了。能不能捞上来,并不重要。”

    “你确认他不会泅水”

    “嗯,他幼时溺水,他的大哥救他上来,他的大哥溺亡,他惧水。若不是急着回京送葬,只怕不会愿意乘船。”李明礼回头看一眼湖面,朝马车走去。

    黑衣人首领派人驻守,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