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二百零一章中药

时间:2018-09-11作者:广绫

    龚星辰很少回府,基本是隔三五日回府一次。

    今天是他回府的日子,他带着沈秋一起回来,将账本给沈秋拿回去给商枝。

    顾莺莺得知消息的时候,正在厨房里煲汤,一旁有她切好准备待会下锅做的三道菜。

    她垂眸望着灶上熬的一锅汤,吩咐一旁在忙碌的厨娘,“今日府中来客人,劳烦你待会再加两道菜。”

    “好勒。”厨娘放下手里的抹布,洗干净手,重新收拾出两道菜的配菜。

    顾莺莺的心思不在做饭上面,将她要做的菜让给厨娘去准备,又吩咐厨娘看着火,再过两刻钟,将汤盛出来,装进食盒里送去龚星辰的院子。她带着桂枝回院子,拿一身干净的衣裳里去沐浴。

    桂枝服侍顾莺莺梳妆好。

    顾莺莺扶着鬓角的绢花,“你去邀请龚夫人一起来辰哥哥屋子里用膳,招待辰哥哥的朋友。”随后,她将一个东西塞在桂枝手里,在她耳边叮嘱一番,摆了摆手,让桂枝去办。

    等桂枝离开之后,顾莺莺等了一会儿,方才走出院门。

    顾莺莺来到隔壁龚星辰的院子,只见沈秋一个人独自坐在屋子里,目光在她袖口处略过,抬眼脸上带着笑,“沈姑娘,你一个人坐在这儿?辰哥哥呢?”

    沈秋冷声道:“他去厨房。”

    顾莺莺略略点头,她抬手提着茶壶给沈秋斟茶,将茶杯推到沈秋的面前,“既然来了,一起用完饭再走。”

    沈秋沉默不语。

    顾莺莺目光带着深意,看着沈秋紧绷的面色,轻笑一声,“沈姑娘,我冒昧的问你一句话,你心中喜欢辰哥哥?”

    沈秋端茶的手一顿,顿时看向顾莺莺。

    顾莺莺并未去看沈秋,她自顾斟茶,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我也实不相瞒,辰哥哥与我姐姐有婚约,我姐姐逝世之后,我便在心里将辰哥哥当做未来的相公。今次进京,我是将对成为他的妻子,势在必得。”

    沈秋抱着茶杯的手,力道渐渐收紧。

    顾莺莺声音落寞道:“龚伯母并不好看我们的婚事,但是龚伯母会看辰哥哥的意见。我与辰哥哥自青梅竹马,关系十分亲近,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我不愿意就这般放弃,辰哥哥顾念旧年情谊,一定会娶我的,他心中对姐姐感情深厚,我与姐姐……”

    顾莺莺似乎意识到说的话不妥,“沈小姐,我不会放弃辰哥哥,在父母来京之前,会做最后的争取。请让我自私的要请你,在这段时间,不要向辰哥哥表露你的心思好吗?你是商妹妹身边的婢女,他若得知你对他的心意,辰哥哥会很为难,拒绝你之后,他不知该如何面对商妹妹。”

    沈秋突然起身,准备离开。

    顾莺莺连忙跟着起身,挡在沈秋的面前,紧咬着下唇瓣,“沈姑娘,我说的话重了吗?如果说重了,我向你道歉。”她看向门口,见到一抹绛红色裙摆,眸光微微一闪,“虽然我对辰哥哥而言,是有一些不同,他心中记怪我幼时欺负姐姐,便对我不假辞色。这也说明他心中是有我,不然为何记挂这么多年?沈姑娘,辰哥哥对商妹妹说过,与你之间只将你当做妹妹?我们算是同病相怜,我不该这般逼你,有失女子的端庄与教养。可女子对于护住自己心爱之人,总会义无反顾。”

    沈秋看顾莺莺一眼,没有理会她,绕开她大步离开,就看见站在门口的龚夫人。

    龚夫人将两个人的对话尽数听去,她看着脸色紧绷的沈秋,“沈姑娘,你回去?饭菜厨房里已经准备好了。”

    沈秋在龚夫人面前,脸色稍霁,她摇摇头,“我去厨房找龚公子。”

    龚夫人点了点头,让常乐给沈秋指路,然后走进屋子,看着顾莺莺微微泛红的眼眶,她在对面坐下。

    “伯母,我……”顾莺莺见到龚夫人,张了张唇,知道她是全都听去了,“我答应您会放下,但是我将辰哥哥放在心里十年,我不相信他对我没有半点心思,所以我想试一试。或许在我的父母来京后,辰哥哥会改变心意。”

    龚夫人轻叹一声,“这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管不了。”

    顾莺莺拿着帕子拭泪,“是我让伯母扫兴了。”

    龚夫人摇一摇头,并不多言。

    不一会儿,龚星辰与沈秋一前一后的进屋。

    婢女上菜,最后将一盅汤摆在桌子上。

    “我原来想为辰哥哥做三菜一汤,听你回府之后,想着早些来见你,只匆匆熬一盅汤,你们尝一尝味道。”顾莺莺给三个人,一人舀一碗汤,最后自己端着汤碗,吹冷后,尝一口。“少一点咸味?”

    龚夫人浅浅抿一口,“吃清淡一些好。”

    顾莺莺期盼的看向龚星辰。

    龚星辰垂目道:“淡了啊?我喝汤喜欢口味重,除枝枝熬的汤,别的我是不吃的。”

    顾莺莺脸上笑容不变,“我都快忘记了,辰哥哥是不喜欢喝汤。商妹妹的厨艺高绝,我一些挑食的菜,都能吃下去。”

    龚星辰看一眼顾莺莺,欲言又止,埋头吃饭。

    顾莺莺并未吃饭,而是目光落在一旁用油纸包装的点心,“这是辰哥哥买的糕点吗?”

    龚星辰道:“沈秋带来的。”

    顾莺莺转头看向沈秋,“沈姑娘,这是你送给辰哥哥的?我能吃吗?”

    沈秋点了点头,看着桌子上龚星辰特地摆在她面前的鸡腿,忽然间有些食不知味。

    顾莺莺将油包纸拆开,里面是山药糕,她拿筷子挟一块,小口小口的尝。似乎很喜欢山药糕香甜的口感,一连吃三小块。

    一包点心只有六块,顾莺莺一个人吃去一半,她面皮绯红,羞赧地将点心推到龚星辰面前,“辰哥哥,这山药糕还不错。”

    龚星辰眉心紧皱,顾莺莺沾过的东西,他并不愿意去吃,“我不喜欢山药糕。”

    顾莺莺心中松一口气,面上惋惜道;“真的很好吃,辰哥哥不喜欢吃,当真没有口福,只是可惜沈姑娘一番心意。”

    沈秋捏着筷子的手一紧,一声不吭继续吃饭。

    龚星辰这才意识到这话伤到沈秋,看她吃饭都不香了,心中懊恼,想解释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用完晚饭,龚夫人准备离开,见顾莺莺起身准备离开,沈秋坐着不动,便问一句,“沈姑娘,要派人送你回去吗?”

    沈秋目光落在被婢女收走的山药糕,平静地说道:“我等龚公子取账本,不用送,回去不远。”

    龚夫人颔首,带着常乐准备离开,忽而发觉顾莺莺有些不对劲,她脸上如火烧一般通红,之前发觉她面绯红,还以为是吃多糕点,不太好意思,面色羞红。如今细看,却觉得脸色深红,她气息微微带着喘,双眸蕴含着水雾,楚楚动人。

    她上前一碰,顾莺莺身上的皮肤热得烫人。

    顾莺莺循着龚夫人手上的冰凉,紧紧握着她的双手,难受地说道:“伯母……我热……好热……”

    龚夫人意识到不对劲,厉声道:“快去请郎中!”转而吩咐一旁站着的桂枝,“快扶你家小姐回去躺着。”

    顾莺莺伏在桂枝肩头,浑身发软,走不动路。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别吓奴婢!”桂枝摇晃着顾莺莺。

    顾莺莺隐忍着体内那一团灼热的火焰,抽去她浑身的力气,喉间溢出压抑不住的呻吟,只想着汲取冰凉。

    “水,桂枝,你快去给我打水。”顾莺莺清脆的声音变得绵软,十分勾人。

    龚夫人脸色冰冷,如何不知顾莺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这显然是中了禁药!

    “小姐,您在忍一忍,奴婢这就带你回去。”桂枝费力的扶着顾莺莺离开。

    这时,龚星辰从门外进来,桂枝一个踉跄,顾莺莺朝龚星辰身上倒去。

    龚星辰身上的沉水香,令她心神一荡,意识模糊的双手抱住龚星辰的脖子,娇软的身躯,紧紧贴上龚星辰。

    “热,我好难受,辰哥哥……”顾莺莺灼热的气息喷洒在龚星辰的脖颈间,红唇贴上他的脖子。

    龚星辰浑身僵硬,将手里的账本扔在地上,拉着她一条胳膊,就要将她拽开。

    顾莺莺已经失去意识,她将胸前的衣襟拉开,露出胸口一痕雪白的皮肤,缠上龚星辰。

    龚星辰脸色铁青,“娘!你快将这个女人拉开!”

    龚夫人原是要上前让人架开顾莺莺,但是看着她扯开衣襟,顿时给惊住了。她上前拉开顾莺莺,顾莺莺低泣道:“辰哥哥,我热,好难受,有火在烧我……水,我要喝水……”

    龚星辰看着顾莺莺被龚夫人按在椅子上,浑身也难受的很,想洗个澡换掉身上的袍子。

    这时,婢女请来郎中。

    郎中看着燥热难耐的顾莺莺,不停的在椅子里扭动着身子,不用号脉也知道她的症状。“这是吃了禁药,没有解药,需要她自己熬过去,可以用冰水给她缓解。”

    龚夫人闻言,连忙让人去准备一桶冰水,扶着顾莺莺回去,将她泡进冰水里。

    顾莺莺一走,龚星辰的屋子顿时安静下来,他脸色阴沉道:“娘,一定是那碗汤有问题!”全桌只有顾莺莺喝了那碗汤,而且那碗汤也是顾莺莺做的,她一定是下了东西!

    龚夫人明白龚星辰的意思,摇了摇头,“那碗汤不会有问题。”顾莺莺不会这般愚蠢,她在汤碗里下药,压根不会给她舀汤,“我也喝了半碗。”

    龚星辰仍是不相信,正好桌子上的残羹冷炙装在托盘里,并没有给撤下去。他请郎中去验汤,里面有没有下药。

    郎中检查一遍,摇头道:“这汤没有问题。”

    龚夫人道:“那便将菜色全都检查一遍。”

    郎中闻言,将其他的全验一遍,没有任何的问题。

    龚夫人拧眉,不可能没有问题,难道是在用饭前,顾莺莺便中药了?

    郎中这时道:“那位小姐中的药是急效药,不用一刻钟,便会发作。”

    这个意思她是在用饭过程中药。

    龚夫人的视线落在一包糕点,她拿起一块,闻一闻,有一种异常的味道,递给郎中。

    郎中嗅一下,脸色微微一变,“这糕点是加了料的。”

    桂枝进来,想请龚夫人找商枝给顾莺莺解药,正巧听见这句话,她脸色骤变,“这糕点是沈姑娘带来给龚公子,这糕点下的药,被我们小姐给吃了!幸好龚公子不吃山药糕,否则这一个两个,全都倒下了!”

    龚夫人的目光看向沈秋,微微抿唇,她与沈秋见过许多次,并不像是会下药的人。

    “不可能!绝对不会是沈秋!”龚星辰想也不想的否定。

    “这糕点是沈姑娘亲自带来的,这期间无人碰触过,这药不是她下的,难道还是卖点心的掌柜?究竟是不是她,我们让人搜查她,看她身上有没有藏药粉。”桂枝语气不善道:“沈姑娘,我们是唐突你,但却是你唯一证明清白法子。”

    沈秋可以拒绝,不理会桂枝的话。但是看着龚夫人沉敛的目光,她展开双手,“请便。”

    龚夫人看着满面怒色的桂枝,示意常乐上去搜查沈秋。

    这是无奈之举,证明沈秋的清白。

    常乐在沈秋身上搜查,并未搜找到任何的药粉包或者是药瓶。

    她正准备说没有,目光却一顿,落在沈秋的袖口处,她穿着黑色棉麻做的衣裳,透气性与舒适性好,袖子是窄口,她看见沾着一些细小白色粉末,若不是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常乐不由地看向郎中。

    郎中过来检验一下,脸色凝重道:“正是禁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