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一百七十八章 找到了宁雅,被发现了!

时间:2018-08-27作者:广绫

    这一座别院建立在荒山上,周边没有其他的人造别院,这里一场大火,更是让人视为禁忌,认为风水并不好,荒草都长有半人高。

    哑医回京,他被兴宁侯盯着,来别院挖当年的东西,被截杀。

    来此之前,襄王已经派人搜查过,没有其他人驻守,他们赶赴过来。

    薛慎之吩咐王府的侍卫,让人将废墟给挖开。

    襄王查出来他母亲当年被关押在此处,的确是一把大火给烧了,太后凶杀一事,他猜测是太后被元晋帝威胁所致,不会实话。而太后与元晋帝的种种反应,他都当做是母亲还活着。

    “这别院占地很广,你要验证这下面有没有地道,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挖出来。别地道未曾挖出来,你将本王父皇给挖惊动了!”襄王觉得他与薛慎之合作吃亏了。

    他这还没将人派上用场,他先帮薛慎之办事。

    还得摊上伤筋动骨的风险。

    商枝若能知道襄王心中所想,一定会嗤之以鼻。

    襄王不是傻子,既然将赌注下在薛慎之身上,那就是看中他身上的潜质。愿意在薛慎之身上投入高风险,从中获取高回报。

    薛慎之并不这么想,如果有地下通道,不止有一条,会密布整个别院。

    只要挖出两条,他就能够确定,母亲有九成把握还活着。

    “如果不是豫王出事,兴宁侯接连受挫,他们的旧部暗中投靠本王,其中就有人是当年一事的目击者,本王未必就能查出来。所有的事情,已经给善后,没有留下一点蛛丝马迹。他告诉本王,这里关押的一个人,亲眼看见被大火吞噬。火势很大,烧了一一夜,是下一场大雨,才将大火浇灭,挖出了几具尸首,没有生还的可能!”襄王看向薛慎之,见他面色无常,盯着一堆废墟,“你这人真固执,挖出暗道,你就能断定人还活着?”

    挖出暗道不能证明人活着,但是在此之前,太后的种种作为,元晋帝的种种反常,才让薛慎之有这种猜测。

    襄王见薛慎之沉默不语,挖地下暗道,工程浩大,一时半会不会出结果。

    “你在这里等着,本王先上马车补眠。”襄王留下这句话,躺在马车里睡觉。

    一个半时辰后,突然有人高喊一声,“挖到了!”

    薛慎之走去,几丈深的泥坑里,出现一块石板,侍卫用铁锹敲几下,底下传来的是‘咚咚’地回音,不是实心。

    “撬开。”

    几个侍卫挥汗如雨,顺着石板往一旁挖,找到石板的拼接缝隙,几个人站在石板旁的泥堆里,用铁锹插进缝隙里,将石板撬起来。

    “啪嗒”一声,木棍断裂,石板连一条缝都没有撬起来。

    薛慎之拿着铁锹在石板旁边挖,看到石板比暗道墙壁宽,推断出这座别院是先挖一个巨大的深坑,率先修建暗道,再将石板压上去,铺一丈深的泥,做地基建造别院。

    “榔头砸。”薛慎之放下铁锹,砸破一道口子,才方便将石板撬起来。

    侍卫拿着榔头在拼接口砸一个缺口,露出一个黑魆魆的洞,他们再将石板撬起来,森冷的气息袭来,侍卫们忍不住打一个冷颤。

    薛慎之拿起一旁的火棍,用打火石点燃,火把递给一旁的侍卫,他扶着石板跳下去,侍卫将火把给薛慎之,他举着火把看清楚暗道的情形,往深处走去。

    襄王睡一觉醒来,慵懒地伸张一个懒腰,微眯着桃花眼,掀开帘子,就看见薛慎之跳进暗道里。他连忙下马车,让侍卫点燃一个火把,跟在薛慎之身后。

    他东张西望,啧啧有声道:“真的给你找到了。你确定,你母亲会从这这条暗道逃生?”

    “不确定。”薛慎之面容紧绷,仔细的观察,不放过任何一丝细微之处。

    暗道尘封二十年,里面落满灰尘,许多东西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面貌。即使有留下一丝微末的线索,只怕也被岁月掩埋。

    这一条暗道走到底,中间有几条分岔道,薛慎之没有发觉什么,又重新换一条暗道。

    襄王挥着袖子,浮尘刺激鼻子很不舒服,“暗道里的空气太稀薄,你在里面这般久,不闷吗?”

    “你话太多。”薛慎之冷淡地丢下这句话。

    襄王想直接甩袖走人!

    “我们已经走了五条暗道,据这座别院,总共才分六大块,一块区域一条暗道,还剩下一条暗……”襄王看见薛慎之停下脚步,放低火把照着地面,用手扒一下灰,捡起一块物件。“这是什么东西?”襄王凑过去看一眼,才发现是一把比半个巴掌还要一点的玉梳,一面刻着龙凤纹,一面刻着祥云纹,一侧有几行字,却被薛慎之的手指挡住。“这是女子用来绾在发髻间装饰的玉梳。”

    薛慎之看着那几行字: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一世静好,不负韶光。

    末尾处,一个珩字。

    薛慎之手指收紧,梳齿嵌进掌心,一阵刺痛。

    元晋帝将他母亲囚禁在别院里,不会将人从暗道送进来,直接将人关在别院里。别院被冲的火光吞噬,人根本进不来,也出不去,元晋帝只能从暗道将人救走,才会将玉梳掉落在暗道里。

    薛慎之的神情十分隐忍而克制,襄王从他的神情中,确定这把玉梳,是薛慎之母亲的物品。

    一时间,襄王不知道什么宽慰的话。

    所有的语言,在此刻都显得苍白。

    而罪魁祸首是他的父皇,无论他什么,在此刻更显得讽刺。

    薛慎之克制住心里翻涌的情绪,他望着前面半段暗道,将玉梳放进袖中内袋,转身朝来时的路走去。

    侍卫见到薛慎之出来,将他拉上地面。

    襄王上来的时候,觉得浑身都沾满灰,剑眉紧蹙,“事情处理好,就让他们将石板放回去,坑给填好。”

    “我让你找的人,找好了吗?”薛慎之忽而问道。

    襄王抖一抖袍子,专注的检查身上可有沾染脏污,头也不抬道:“找好了。那些人,就是山脚下的村民,等我们走了,就请道士来做法,在这里修建道观。”

    “嗯。”薛慎之颔首。

    他们在这里动土,虽然元晋帝未曾派人盯着,动静太大难免会传到他耳郑

    人人都他的母亲是大火烧死,明有人亲眼看见她被火海包围,并且没有出来。他猜测是否有暗道,才会让襄王查找当年元晋帝囚禁母亲的地方时,他就想好如何遮掩。

    别院烧死几个人,他便让襄王找人在这个地方修建道观,对外声称这里闹鬼,孩子夜里啼哭不止,村民上山打猎,看见怪像被困在山林里,才会修建道观镇压恶鬼。

    百姓迷信,做出这种事情,并不奇怪。

    建道观,就要动土打地基,正好掩盖他们挖地道的痕迹。

    元晋帝即便听到消息,也不知道这里已经被他们挖过。

    薛慎之看着鞋底沾着的泥,在杂草上擦干净,撩着袍摆坐进马车内。

    襄王直接将鞋子脱下扔给侍从,坐在软毯上,将外衫一并脱下来,重新换上一件。

    薛慎之疲累地靠在车壁上,阖上双目,在整理思绪,从何处下手,才能够找到他母亲确切的消息。

    襄王取出一壶茶,斟一杯,浅饮一口,“你接下来准备如何做?”

    薛慎之沉吟道:“我再想一想。”

    事关元晋帝,不能太轻率,需要慎之又慎。

    襄王将一杯茶饮尽,他放下茶杯道:“叫你娘子,都做一些挣银子的营生,本王需要银子。”

    薛慎之抬眸看向襄王,襄王一点没有觉得不好意思,也不觉得他的请求有何不对,“本王不会白用你们的银子,是借!”

    “枝枝给你垫的饭钱,你还了吗?”薛慎之淡漠道。

    “薛慎之,一个男人气成你这样,本王还未见过。这一顿饭是商姑娘请本王,等本王将银子兑开,再回请过去。”襄王很不赞同薛慎之的话。

    薛慎之直言不讳道:“枝枝的银子,是她辛苦得来。我与你合作,是我个饶事情。枝枝的银子,与我无关。”

    襄王揉着眉心道:“不考虑服她?”

    “不考虑。”

    襄王叹息一声,“算了,本王另想办法。”

    薛慎之垂着眼睫,遮掩眸底的神色。襄王很缺银子,他手里养着一支军队,需要筹备马粮。

    谋夺那一个位置,权财缺一不可。

    马车停在松石巷,薛慎之掀开帘子下车。

    襄王隔着帘子对薛慎之道:“薛慎之,本王的话,你可以考虑一番。本王不是忘恩之人,今后会给她许多便利。她是商人,需要得到庇护。”

    薛慎之道:“我不愿她牵涉进来。”

    拒绝的不留半点余地。

    她如今按照自己的心愿轻松挣银子,若是答应与襄王合作,她赚银子的目的改变,难免会带着功利心,活得太累。薛慎之只想商枝简单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想她的生活发生改变。

    “不要打扰她,是我对王爷的请求。”薛慎之完这句话,推门进院子。

    不归看着薛慎之的举动,不满的道:“王爷,薛大人未免太不将您放进眼底?对您并不尊重。”

    襄王望着薛慎之的背影,觉得薛慎之对他的确太冷漠了。最初合作的时候,对他还有几分尊敬。随着身份的揭露,薛慎之算是他的表哥,他的父皇对薛慎之母亲做的事情,薛慎之哪里还能尊重他?

    何况,他还惦记着薛慎之媳妇的钱袋子。

    “本王惜才。”襄王叹息道:“对有才华的人,本王难免多几分宽容。”

    不归愕然。

    襄王拄下巴望着薛府,一双水光潋滟的桃花眼,闪过精光。

    商枝总有一日会答应他。

    ——

    商枝捣鼓出没药精油,又开始炼制玫瑰精油。

    玫瑰精油需要脂吸法,商枝去花市买一大捧玫瑰花,回来之后,将玫瑰花一朵朵给扯下来,放冷水里漂洗一下。

    她买了几个平底的陶瓷盆,在盆地放入微温的猪油,把花瓣铺在猪油上面,然后在盆的外底面上也抹上猪油,再把这些陶瓷盆层层摞起来,这样花瓣就被压在两层猪油之间,花瓣的油脂就可以被猪油吸收。每隔一两的时间就更换一次花瓣,直到猪油将花瓣的精油吸干,最后再用适量的酒精搅拌,将猪油分离出去,就得到了香精油。这个过程需要将近一个月,但是提取出来的精油浓度高,气味很饱满,只要一两滴精油就能达到很好的疗效,香味也十分馥郁纯粹。

    商枝用浸泡法做的没药精油时间很短,但是一大罐的树脂,只提取出一瓶的精油,价格不便宜。

    等玫瑰精油顺利提取出来之后,她就交给作坊生产,然后放在美肤馆售卖。

    商枝把瓷盆摞起来,放在药房角落里,盖上一块干净的布,走出药房,就看见薛慎之从外回来。

    薛慎之袍摆沾着泥,商枝问道:“你去巡视屯田了?”

    “我让菜农拉一车沙土回来,试着农耕。”薛慎之并没有将宁雅的事情告诉商枝,并非特地隐瞒,而是不知从何处起,也不想让她担心。

    商枝一眼看出薛慎之没有实话,“昨夜我们的话,你忘记了?慎之,我不希望事情到最终,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薛慎之默然不语。

    “你对我隐瞒,是将我当做外人。”商枝激将道。

    薛慎之无奈道:“没有的事,你别胡思乱想,我可以处理好。”

    商枝抿紧唇角,盯着薛慎之,见他神色平静,并没有告诉她的打算。商枝心里升起一种无力感,她十分了解薛慎之,如果真的只是寻常的事情,很容易处置好,薛慎之不会隐瞒。而他越是瞒着不,故作轻松的模样,事情便越棘手,他不想让她担心。

    正是知道薛慎之心中所想,商枝才想要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情,这样一来,她还能帮着想办法。

    商枝道:“你不想,我们就不。”

    完这句话,商枝去厨房做中饭。

    薛慎之看着商枝在厨房忙碌的身影,他们相处将近两年的时间,她任何的表情与语气,他都能分辨出喜怒。

    商枝在生气,气他的隐瞒,不曾对她开诚布公。

    薛慎之躺在竹榻上,拿出袖子里的玉梳,反复看着那几句字,每一个字,都流露出情意。

    他想爹娘的感情一定很好,只是他们太不幸运,才会遭受劫难。

    母亲的处境未明,他还未想好该如何去求证,寻找她的下落,才会暂时不告诉商枝。

    薛慎之并不想因为这件事,他们之间的感情生出间隙。

    商枝端着饭菜从厨房走出来,摆在桌子上,又去拿出两幅碗筷,将饭盛好,放在身边的位置,不像以前放在对面。自己舀一碗汤,坐下来喝,没有喊薛慎之吃饭。

    薛慎之苦笑一声,习惯性的端着碗要坐在对面,商枝吞下一口汤,“就在这坐着,我不想看见你。”

    薛慎之在商枝身侧坐下,慢条斯理的吃饭。

    商枝将饭吃完,自己的碗一收,起身离席,手腕被薛慎之攥住。

    “干啥?”商枝将碗往桌子上一放,重新坐下来。

    她心里生气,不会隐藏起来让薛慎之猜,如果他猜不出来,憋坏的可是她自己。

    所以商枝心里不高兴,她全都摆在脸上,告诉薛慎之:我很生气!你想好该怎么向我解释,哄我了吗?

    薛慎之收回手,细嚼慢咽的用饭,并没有急着开口。

    商枝耐心十足的坐着,她也没有催促薛慎之。

    直到薛慎之吃完一碗饭,喝两口汤,放下碗筷,擦干净唇瓣,方才缓缓地开口,“我母亲或许还活着。”

    商枝耳边一记闷雷炸响,她睁大眼睛,慢了半拍反应过来,“你娘还活着?你知道她的下落吗?”

    “在皇宫。”薛慎之看着商枝震惊的神情,将事情始末告诉她,“你现在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我并非有意隐瞒你……”

    商枝手指压在他的唇瓣上,打断他的话,“你最后愿意告诉我,我心里很高兴。慎之,你为我着想,也该知道我同样担心你。我的事情全都没有隐瞒你,就是怕你心焦,不知道我会处在什么危险的处境郑你不用什么事情都自己扛着,你的娘亲也是我的娘亲,我们是夫妻不是吗?昨你在皇宫晚归,我不知道你的踪迹,会发生什么样的危险,提心吊胆。我觉得一家人,就是互帮互助,坦诚相待。”

    薛慎之拿商枝没有一点办法,她的话,总是令你无从辩驳,到心里去。

    商枝不满的哼哼一声,“你答应过我,不会再隐瞒我的。”

    薛慎之凝视着商枝放软的语调,心头一片柔软,“我不敢保证,今后会不会再次隐瞒你。我可以告诉你,事关我的安危与踪迹,不会隐瞒你。”从袖中掏出一把玉梳放在商枝的手心里,“这把玉梳是父亲给母亲的定情信物,我在暗道里找到,才能确信她极有可能还活着。”

    商枝将玉梳拿在手里,这是上好的白脂玉,温润细腻,玉质光滑,即使这么多年没有佩戴在身上养玉,它的光泽十分耀眼,可见是一块上等的玉石。雕刻的功夫也很好,图案栩栩如生,字迹镌刻在上面,没有半点瑕疵。

    “你怀疑之前冷宫里的人是娘?”商枝询问道。

    “嗯,太后已经打草惊蛇,元晋帝一定将人转移走。”薛慎之出心里的猜测。

    商枝指腹摩挲着玉梳,眼波流转间,一个念头用上心口,“慎之,你人会不会被元晋帝藏在他的寝宫里?”

    薛慎之也觉得这个可能性大,只有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才安全。

    他又是一国之主,寻常人,谁敢擅闯他的寝宫?

    正是猜到这一点,薛慎之才不知道该如何查证。

    乾清殿四处都遍布暗卫,侍卫巡逻,宫婢与内侍看守,太过森严,不得元晋帝召见,不能入乾清殿。被他召见过去,元晋帝本人也在,根本没有机会。

    商枝想到一个人,可以帮忙,“慎之,我去找文贵妃,她是元晋帝的宠妃,出入乾清殿比一般的臣子机会多,而且不会轻易引起元晋帝的怀疑。”

    不等薛慎之回答,沈秋提着包袱从外走进来,神色冰冷道:“姐,何氏在门口要见您。”

    何氏?

    商枝挑眉,对薛慎之道:“你去书房忙,我担心你在这里,何氏的一些话,你招架不住。”

    薛慎之道:“你若不想见,可以不见她。”

    话音方落,何氏不请自来,推开院门走进来,打量一下这处宅子,“侄女儿,你这宅子真不错,是租赁还是买下来了?若是租的,婶娘给你买下来,算作送你的新婚贺礼。”

    商枝沉着脸,冷眼看着何氏。

    何氏丝毫不知道自己遭人嫌,她走进屋子里,看着简陋的摆设,眸光闪了闪,“侄女儿,侄女婿是李家的人,如今已经认祖归宗,李家的冤屈已经洗刷,被查封的宅子,应该还给你们才对。李家虽然是没落,到底是有底蕴在,好东西可不少。”

    商枝冷笑一声,当年李家满门抄斩,所有的东西全都充入国库。

    何氏这话用心险恶,是想要煽动她问元晋帝将东西要回来?

    “这是我们家的私事,不劳二夫人操心。”

    何氏不满的道:“你这丫头真是的,婶娘是为你打算,难道还会害你?当初我的寿宴,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你爹中毒,身子算垮了,平阳候府你哥哥又不愿继承,没有一个能顶事的,得罪豫王,二婶娘才选择让你受点委屈。你看,老爷开眼,豫王恶事做尽,遭谴,你还不能消消气?”

    “二夫人什么呢?当初你不是解释清楚了?豫王并没有害我,只是两个奴才不稳重,办事不利而已。这事情已经翻篇,不用再提。如果是为这件事向我道歉,我已经接收到你的心意,不必再愧疚。”商枝深明大义道。

    何氏脸色一僵,商枝这句话,她反而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

    “我知道你对我误会很深,是在怪我没有偏袒你,还帮着张雪姗为难你。”何氏突然靠近商枝,脚下绊倒一条长板凳,何氏惊叫一声,重心不稳向商枝倒去。

    商枝快速的避开,头皮一痛,头发被何氏别在胸口上佩戴的玛瑙项链上一块包金玉坠勾缠住,不敢再乱动。

    “你等等,我给你将头发解开。”何氏连忙按住商枝的肩膀,让她不要乱动,将商枝缠着金钩的青丝解开,将扯掉的几根头发放在商枝的掌心,“头皮还疼吗?”

    商枝揉一揉发疼的头皮,摇了摇头。

    何氏歉疚道:“侄女儿,二婶娘就不打扰你了。”着,告辞离开。

    商枝突然问道:“豫王虽然是遭谴,但是从平阳候府离开出的事,皇后娘娘没有为难二夫人吧?”

    何氏脸色一变,很快掩去一瞬间的失态,含笑道:“皇后娘娘十分明理,没有怎么为难我。就是问几句豫王在平阳候府的情况,查了一下马圈,确定与我无关,当日便将我放了。”

    “皇后……真是慈悲心肠。”商枝感概一句。

    何氏脸颊上的肌肉抽动一下,极力的克制住,才没有变得面目可憎。

    “皇后娘娘母仪下,心肠当然是很好的。”何氏违心的道,不愿在商枝面前露出破绽。

    商枝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何氏心一沉,有一种心事被洞穿的感觉,几乎是匆匆离开,有一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商枝看着何氏离开,皱了皱眉,何氏今很奇怪,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就离开,难道真的只是为了解释而来?

    “沈秋,你给我梳头发,我待会要进宫。”

    商枝坐在铜镜前,心里想着何氏的事情,觉得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何氏是无利不起早的人,她在京城大半年,不见何氏上门。发生豫王的事情之后,两人算得上是连面子情都不存在,何氏却突然来了,表现得十分热络,仿佛在侯府发生的不愉快,不曾发生过一般。

    事出反常必有妖!

    商枝坚信这一句话!

    “姐,您头上少了一支玉簪。”沈秋将头发散下来,只有几朵绢花,唯独那一根玉簪子不见了。

    商枝瞬间想到何氏那一摔,她的发丝勾缠住何氏的包金玉坠,眼底闪过冷意,总算明白何氏的来意!

    盯着何氏的人,一直没有传来消息,她还以为何氏消停了,哪里知道将主意打到她头上来了!

    何氏在皇后面前信誓旦旦保证,两个月查到真凶,可是所有的证据,都指向马醉木是夹带在其他草料里,检查的时候有疏漏,才导致豫王出事。

    这个结果告诉皇后,皇后当然不会买账。何氏也清楚这一点,她没有声张,甚至将消息隐瞒下来。

    直到何氏偷走她的玉簪,商枝猜到何氏的用意,是要将马醉木一事,栽在她的头上。

    何氏窃走的玉簪子,就成为遗落在作案现场的证物了!

    “可惜了,我很喜欢那根簪子。”商枝惋惜,她喜欢素净的东西,簪子都是白脂玉,或者和田玉,何氏拿走的是白脂玉的梅花簪,商枝挑拣一支差不多的梅花簪子,别在发髻上。“你去准备马车。”然后去药房里,拿出一瓶没药原精油,参入一些其他的配方,另外分装一瓶,带进宫。

    云姑姑接着商枝入宫,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薛夫人,您带美肤品给贵妃娘娘送来吗?”目光落在商枝的挎包里。

    商枝笑道:“什么都瞒不住云姑姑的眼睛。”

    “娘娘还在念叨呢,要召您进宫,让您给她带一些美肤品,她的那些全都用完了。没有抹您的美肤膏,娘娘总觉得气色差一点。皇上宣娘娘今夜去乾清宫侍寝,娘娘还在发愁呢。”云姑姑打趣道:“您这算是及时雨。”

    商枝听到乾清宫几个字,眸光闪了闪,“难怪我耳朵发烫,原来是娘娘在念叨我。”

    “本宫何时念叨你了?”文贵妃穿着嫩黄抹胸,白色半身长裙,披着绯红薄纱,映衬得肌肤如玉,施施然从殿内走出来,看到商枝手里的包袱,一股芬芳的香味入鼻,惊喜道:“你又研制出新品?”

    急忙领着商枝入内,眼睛发亮的盯着商枝的包袱。

    “是的。我研制出一款精油,用它按摩肌肤,可以很好的抗衰老,淡化细纹的功效。这的一瓶,价比黄金。”商枝从包袱里取出一个瓷瓶,只有大拇指大。

    文贵妃诧异道:“这一瓶,比金子还贵?”

    商枝道:“这一瓶,二十两银子。”

    没药树脂很难提取,而且是纯粹的原精油,这个价钱很公允。

    文贵妃惊愕的看向商枝,这一瓶二十两银子,几次就该用完了?

    “这还真是将金子抹在身上。”文贵妃不缺银子,但是也经不起这么个耗费。

    商枝看出文贵妃的兴致淡了一些,不由笑道:“这一瓶是送给您体验一下,如果觉得好,可以再考虑要不要继续用。别看这一瓶很,还是很耐用,一次几滴就行了。”

    文贵妃相信商枝出手的东西都是精品,兴致虽然被价格给败坏,但是不妨碍她尝试。

    “娘娘脱掉衣裳躺在软榻上。”商枝在铜盆里净手,吩咐文贵妃躺下。

    文贵妃脱掉衣裳趴在软榻上,商枝取出几滴精油放在掌心,掌心相互摩挲一下,手法轻柔的给文贵妃按摩推拿,让精油彻底的给吸收。

    文贵妃十分享受商枝的按摩,鼻端是没药精油挥散出的芬芳,像泥土,又带着独特的草药香,十分的清新好闻,令人神志清明。

    “这精油感觉还不错。”文贵妃穿上衣裳,浑身都轻松舒坦,脑清目明,不再昏昏沉沉,浑身乏力。

    商枝含笑道:“您喜欢就好。”

    文贵妃挑着眉梢,睨向商枝,“罢,你有何事要本宫帮忙?”

    “难道我只有有事的时候才找您?这一回,是给您送精油。”商枝似乎想起一件事,对文贵妃道:“皇上每月初五,不找任何后妃侍寝,他会在冷宫待一。您不会好奇,皇上去做什么吗?”

    怎么不好奇?只是在宫中,需要知道,想要生存下去,最不该有的就是好奇心!

    文贵妃面色一沉,“商枝,宫中的事情,岂是你一个外臣之妻可以置喙的?”

    商枝连忙道:“臣妇不敢!”

    “本宫看你胆子大得很!今日这件事,本宫就当做没有听见!”文贵妃不再看商枝,眉眼冷凝,带着云姑姑去往乾清殿,并没有派人送商枝出宫。

    商枝手心洇出一层薄汗,她之前是想找文贵妃帮忙,但是她用什么由头起这件事?一旦开这个口,便瞒不住文贵妃。

    重要的是文贵妃虽然对她友好,但这件事非同可,商枝不确定文贵妃愿不愿意帮忙。

    若是不愿意,只怕他们全都得搭进去。

    思来想去,商枝决定冒险提一句宫中的禁忌,文贵妃虽然不悦,甚至发怒,但是有精油一事在前,文贵妃不会发落她,而文贵妃的好奇心一定会被她给勾起来。正好文贵妃会去乾清宫,如果藏了人,聪敏如文贵妃,一定会发现什么吧?

    商枝从地上站起来,出宫回府等消息。

    那精油里面,她掺杂了东西,元晋帝中毒,她加的药能够刺激元晋帝的毒素发作,加剧他的头风症。元晋帝治头风症,依赖商枝的药丸。

    那个时候,她就可以进宫,查找宁雅的下落。

    商枝吃完晚饭,就坐在药房里等着,等着宫里来人。

    果然,戊时初,宫中来人,神色慌张,刘公公请商枝进宫。

    “皇上与文贵妃娘娘用晚膳,不知怎得,突然间皇上倒下,头痛欲裂,派老奴接您入宫。夜色晚了,劳您辛苦走一回。”刘公公对商枝道。

    商枝摇头道:“皇上的病情要紧,我不妨事。”

    刘公公突然意味不明的道:“薛夫人脾性好,就是太医院的太医,色黑了请进宫,也会有一些怨言。当年皇上不受宠的时候,半夜里生病了,太后派奴才请太医,没有人愿意去给皇上治病,实在是逼于无奈,太后派奴才出宫找县主。是县主带了太医过去给皇上治病,捡回皇上一条命。太医病得太凶险,若是迟一点,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

    商枝一怔,如果是这样,元晋帝就是恩将仇报了。

    刘公公也不再多言,一路沉默的入宫。

    文贵妃神色焦灼,商枝进入大殿的时候,文贵妃目光锐利,似要从商枝眼中看出一些什么。她听商枝那句话之后,一直心神不宁,陪着元晋帝用膳,他突然病倒,内侍将他抬到床上的时候,文贵妃听到似乎从地下传来铁链碰撞的声音。

    难道那铁链,就是元晋帝初五的原因?

    商枝又知道多少?

    “薛夫人,皇上头痛症发作,方才喝药,不见疗效。”太医连忙起身对商枝清楚元晋帝的情况,吃了哪一些药。

    商枝看一眼元晋帝青筋暴突,神色狰狞,即便在昏迷中,依旧承受着痛苦。

    “你们都出去,我要给皇上扎针。”商枝放下药箱,对众人道。

    文贵妃道:“给皇上治病,屋子里不留人,不合规矩。若是皇上出意外,谁担待得起?”

    一旁的刘公公道:“贵妃娘娘,皇上十分信任薛夫人,您可以在外等着,薛夫人为保住九族,也不会让皇上出意外。”

    文贵妃冷哼一声,拂袖离开。

    刘公公挥皖内的内侍与宫婢,斜眼看一眼房梁。

    商枝觉察到身上冰冷的压迫感消散,不由抬头看一眼,悄悄握紧了手指,那是暗卫退下了。

    刘公公看向一侧,目光不知是落在龙床上,还是在看元晋帝,“薛夫人,这殿内的东西,不能随便乱碰,尤其是床柱。”罢,就退了出去。

    商枝琢磨着刘公公的话,目光落在床柱的龙头上,鬼使神差,她转动一下,‘咔擦’一声响,她心脏几乎停止跳动。眼中闪过不可思议,刘公公在帮她?

    商枝不敢耽误,拿着银针,扎刺在元晋帝的穴位上,将他从床上拖下来,拉到一旁的长榻上。不放心,又摸出一个药瓶,放在元晋帝的鼻端,给他闻一闻,收入袖中,将床柱上的龙头,全都转动一下,她摸索着掀开床板,一点微弱的光亮从地下传上来。商枝心翼翼,踩着台阶下去一半,一眼看见躺在床上的女人,那个女人死灰般的眸子里,流露出震惊的神色,下一刻,她收回视线,脚下用力一踹,搁在床边的碗砸在地上,突然有一道人影出现,蹲在地上将碎片捡起来。

    商枝背脊发寒,如果不是床上的人发现她,并且给她提示里面还有人。她就这样进去,就会被妇人给发现。

    商枝已经找到人,在看见她的一刹那,就认出这个人是薛慎之的母亲。

    连忙退出去,脚下一滑,商枝一屁股坐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