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一百七十六章 杀气腾腾,宁雅的威胁

时间:2018-08-27作者:广绫

    文贵妃诧异的看向商枝,看着她眼中的急切,挑高眉梢道:“你确定他入宫了?”

    “官署里有人看见宫里的人将他请走。”

    “薛慎之进宫,他没有参与宫中饶利益争斗,不会有人对付他,你何必如此心急?”文贵妃心中羡慕商枝与薛慎之的感情,但是对她将男人管束那么紧,很不赞同,“男人有自己的应酬,他身为朝廷命官,入宫是常事,你对他抓得太紧,去哪里都需要弄个清楚明白。逼得这般紧,男人早晚会厌烦。”

    商枝道:“贵妃娘娘,您的这些我都明白,请求您帮我找到他的下落!”

    文贵妃皱紧眉心,看着商枝的急切,不似作假,不禁想到她给元晋帝送养生汤。刘公公突然入内,对皇上耳语一番,皇上将她挥退,匆匆去往太后的寝宫,难道是被太后给请去了?

    “行了,本宫派人给你去找。”文贵妃招来两个一个宫婢与内侍,去打听薛慎之的下落。

    商枝松一口气,感激道:“多谢娘娘相助。”

    ——

    薛慎之从官署出来,被月慈请进宫。

    慈安宫殿内,太后靠在大迎枕上,手里拨动着佛珠。身边的金铜香炉里熏烘一粒檀香,丝丝缕缕地散发着清雅的香气,令人心情不由得放松。

    薛慎之作揖行礼,“微臣叩见太后娘娘,太后娘娘万福金安。”

    “不必多礼。”太后掀起眼皮,犀利的目光落在薛慎之的脸上,她不知道朱静婉身上究竟有多大的魅力,能够让朱彻对她着了魔,几十年如一日的痴狂!目光一寸寸扫过他清秀俊美的容颜,并没有奇特之处,能够令人如此执着,化成心中的执念。握紧手里的佛珠,苍老的声音悠悠在大殿响起,“你知道哀家请你进宫,是为了何事?”

    薛慎之不知道,上一次月慈带他离宫,从冷宫离开撞见元晋帝。那一声裹挟蚀骨恨意的声音,即便如今回想起,都清晰地在耳边回荡。

    太后是故意将他引过去,必定有她的用意,难道敢掌掴元晋帝的那个女人,与他有什么渊源?

    薛慎之心中疑惑,面容却十分平静,太后既然再次请他入宫,只怕也是与冷宫那位有关?

    “微臣不知。”薛慎之抿紧唇角,心中有一种预感,这个答案会对他造成极大的冲击。他看着太后唇角那一抹冷嘲的笑,袖中的手不由得握紧。

    太后看着薛慎之面容沉静,眼底波澜不兴,抬着手臂,月慈姑姑将她搀扶起来,太后站在脚踏板上,意味不明道:“起来,我是你母亲的叔母,你该唤哀家一声叔婆,何必如此拘谨呢?今请你来,是为你一会子话。”

    一面一面走下脚踏板,月慈姑姑扶着太后坐在梨木椅子里,太后给薛慎之赐座,方才悠悠地道:“你的母亲时候不喜欢皇后,反而喜欢哀家这个嫔妃。你外祖父与先帝关系很亲近,你母亲很得先帝喜爱,因为你的母亲亲近哀家,才让哀家得圣宠,皇帝渐渐入先帝的眼。即便是如此,先帝并不太喜欢皇帝,并不具备一个帝王该有的雄心壮志,刚愎自用,不知人善用,毫无眼界格局,江山交付在他的手里,并不会让大周国走向另一个太平盛世。”

    “先帝当着哀家的面,直言不讳地出这一番话,为的是不希望哀家帮着皇帝争抢这个位置。哀家不甘心,认为先帝不公允,不给皇帝任何机会,就直接断了他备选的资格。每一个孩子,在母亲心目中都是最优秀的人。哀家也如此认为,并未将先帝的话放进心里,明争暗斗,将他推上太子的位置。”

    “哀家后悔了。”太后沉浸在过往的回忆中,布满皱褶的面容,哀伤中透着悔恨。“先帝所的没有错,可惜那时候已经晚了。”

    夺嫡之争,异常的激烈,先帝的子嗣死的死,残的残,幽禁的幽禁,只剩下朱彻一人安然无恙。

    她动过换太子的念头,但是一旦废黜元晋帝,幽禁的王爷继位,就没有他们母子的活路。

    即使咬着牙,她也坚持下来。果然之后的一切,都如先帝当年预言的话。

    事已至此,太后只能不闻不问,不理世事。直到朱彻打算重用薛慎之!

    薛慎之是李玉珩的子嗣,朱彻害死李家满门,他器重薛慎之,便是养虎为患!

    太后才会想要让薛慎之撞破冷宫里的秘密,元晋帝的遮羞布被撕裂下来,他如何能忍薛慎之?那个女人,也无法被他继续囚禁下去!

    已经打草惊蛇,元晋帝将人换地方藏起来,太后无法对那个女人动手,才会再次将薛慎之请进宫,打算直接将朱静婉还活着的消息告诉薛慎之。

    太后目光冰冷的望向薛慎之,张口道:“朱静婉生下你,便将你给送走,她葬生火海。其实不……”

    “奴婢拜见皇上。”

    宫婢的声音一落,一道明黄身影疾步掠进大殿,元晋帝目光森寒地扫过太后,牵动着嘴角,“母后在与薛爱卿什么?朕也听一听。”

    太后手指骤然收紧,目光沉沉的看向元晋帝。

    元晋帝脸上带笑,“朕在外面听见母后提起宁雅,她不是葬生火海,难道还有其他的隐情?”一撩袍摆,坐在太后的身边,讳莫如深道:“宁雅是郡王之女,最好是下场体面一点,若是传出不好的流言蜚语。母后您苦心为父皇坚守的江山,只怕朕与朝臣也无法力挽狂澜。”他端着一杯茶水啜一口,“外族屯兵塞上,虎视眈眈,母后觉得该如何应对?是稳定军心、民心,还是先除‘内患’!”最后两个字,加重语气。

    太后心底震颤,她只顾着除掉朱静婉,阻止元晋帝器重薛慎之,却忘了若是元晋帝乱了伦常的消息传播出去,这个节骨眼上,只怕会乱了军心,也让朱家的江山,失去民心!外族的铁蹄,那时候便要踏入大周国。

    太后拨动着佛珠,平息心里的怒气,缓缓地道:“宁雅是被人杀害,抛尸火海中,哀家只是在猜凶手究竟是谁。”她顺着元晋帝的心意,改变原来要的话,却也不想元晋帝太如意,她刻意宁雅是凶杀,薛慎之知道后,一定会查凶手。

    果然,元晋帝脸色铁青,愤怒道:“竟有如此穷凶极恶之人,母后为何不早将真相告诉朕?朕一定要抓拿住凶手,将他处以极刑,千刀万剐!”

    太后眼底的讽刺一闪而逝,摆了摆手,“哀家了好一会儿话,已经乏了,你们退下下吧。”

    元晋帝岿然不动,看向薛慎之,“薛爱卿退下,朕还有话与母后商议。”随后,给刘通递一个眼色。

    “微臣告退。”薛慎之退出慈安宫。

    月慈姑姑与刘通也跟着离开大殿,‘嘭’地一声,殿门合上。

    大殿里,只剩下太后与元晋帝。

    静悄悄的,气氛冷凝。

    “嘭”,茶杯搁在桌案上。

    太后眼皮子一颤。

    元晋帝转动着拇指上的扳指,并不看太后,缓缓地道:“母后,朕心中敬重您。若没有你与魏家,朕坐不上这个位置,朕记挂着母后与魏家的恩情,侍奉您终老。只可惜,母后并不体谅朕的一片苦心,朕为了这大周的江山,只好请母后移居佛堂,为大周祈福!”

    “你敢!”太后倏然睁开眼睛,眼睛里蕴含着盛怒。

    “母后,朕也不想我们母子关系走到如今这一步,你心里似乎已经不将朕当做儿子。”元晋帝整理袖子,走到门口道:“刘通,派人给太后收拾箱笼,送去国寺为大周祈福。”留下震惊的刘通,大步离开。

    月慈姑姑脸色骤变,连忙冲进大殿,就看见太后捂着胸口,倒在椅子里,急促的喘息。

    “太后娘娘!”月慈惊叫一声,手忙脚乱的拍着太后的后背,朝外大喊道:“来人啊,快请太医!”

    慈安宫乱做一团。

    刘通不受影响,指着伺候太后生活起居的两个宫婢收拾箱笼。

    太医诊治太后是怒急攻心所致,吃几幅下火的汤药即可,并无大碍。

    当日里,就被护送去国寺,重兵把守,监视太后。

    ——

    薛慎之离开慈安宫,心里一遍一遍梳理太后的话。

    太后他的母亲,并不是葬生火海,最后被元晋帝突然出现给打断,接着是凶杀。

    薛慎之觉得很古怪,元晋帝的话,倒像是在威胁太后。太后才改了词?

    元晋帝为何威胁太后,不准许出实情?

    薛慎之想不明白,他对母亲的事情,知之甚少。

    如果是如太后所,并不是葬生火海,那又是什么?

    薛慎之心里疑团重重。

    他准备出宫,明日去嘉郡王府找嘉郡王妃问清楚,却被内侍拦住,“薛大人,皇上请您去勤政殿候着。”

    薛慎之并不能拒绝,他看着黑下来的,心里忧虑,商枝不见他回家,一定会担心。

    “公公,你能派人给内子送一句口信,我在宫中与皇上有事相商,让她莫要挂念。”薛慎之请求内侍帮忙,往他手里塞一块银子。

    内侍将银子还给薛慎之,“薛大人,不是奴才不愿意帮忙,如果是白还好,能请采买的公公去给您送句口信,眼下都黑了,宫禁很严谨,不是得主子的口令出宫办事,奴才们不能轻易出宫。”

    薛慎之点零头,不再多言。

    内侍反而多嘴一句,“薛大人与夫人感情深厚,像您这般念着夫饶人,可不多。”

    薛慎之莞尔,“我们不一样。”

    “是,奴才听过您与夫饶事情,你们是相互扶持着一路走来,感情当然不是一般世家子联姻的夫妻能比的。”内侍完这句话,已经到了勤政殿,他穷身请薛慎之入内,站在门口候着。

    不一会儿,元晋帝龙行虎步迈进大殿。

    锐利的目光扫向薛慎之,双手背在身后,抬步迈向龙椅,撩开袍子坐下。

    “太后对你了哪些话?”元晋帝眼底闪过暗芒,希望薛慎之未听见关于朱静婉半个字不该听见的话。

    否则——元晋帝眼中的戾气一闪而逝。

    “太后的话,皇上已经听见。”薛慎之觉察到元晋帝周身的杀意,他打断太后的话,显然是不希望他知道母亲的事情。想到此,薛慎之低声道:“太后的话,微臣听不明白。她的事情,外祖母并未与我,告诉我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需要往前看。”

    元晋帝微眯着眼睛,薛慎之的话,他相信没有半句假话。

    只是薛慎之的话让他不悦,宁雅为他舍弃性命,他却不知感恩。往前看?若不是宁雅将他送走,他还能站在这里,与他这句话?

    元晋帝替宁雅感到不值!

    他掏心掏肺的对宁雅,可她却看不见他的好,无论如何也不肯接受他!

    李玉珩为她付出过什么?薛慎之又为她做过什么?

    她却愿意倾尽生命去维护,嫉妒吞噬元晋帝的理智,他看着站在大殿中间的薛慎之,恍惚间,仿若是看见一袭白袍,风度翩翩,君子端方的李玉珩。脑海中闪过一帧画面,李玉珩手持洞箫,白衣飘飘,竹林中与宁雅琴箫合奏。眸光凝视着对方,眼里是缠绵的情意,他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旁人无法插足。

    胸腔里翻滚的怒火几欲压制不住,元晋帝沉声道:“你退下。”

    薛慎之不由看元晋帝隐在阴影中的面容,退了出去。

    “嘭!”

    元晋帝忽而挥手将龙案上的奏疏扫落,目光通红,额角爆出根根青筋,满目凶光的盯着紧闭的殿门,张嘴想要命令大殿里的暗卫,将薛慎之给处置了!

    “皇上,奴才有要事回禀!”刘通急切的声音从殿外传来。

    嫉妒的火焰,几乎将他的理智焚烧殆尽,根本听不见刘通的话,久不发作的头风症,来势汹汹,他按着头狂怒道:“来人啊!给朕来人!”

    刘通听到元晋帝的怒火,心都提到嗓子眼,连忙高声喊道:“皇上,乾清殿出大事了!”

    乾清殿几个大字,瞬间拉回元晋帝的理智,他顾不上指挥出现在大殿的暗卫,将薛慎之给处置了。急促离开的脚步,略有些凌乱,匆匆回到乾清殿。他转动几下四个床柱的龙头,发出‘咔擦’几声响,掀开床板,一个地下暗室的甬道出现在元晋帝的面前,慌张的踩着台阶下去,一个只摆得下几张床的地下暗室,床上躺着一个衣着得体的人,旁边跪着一个中年妇人,常年不见日光的脸上透着青白,见到元晋帝的一瞬,浑身颤抖着,惊惧的磕头,想要解释,嘴里只发出‘啊啊啊’地声音。

    元晋帝一脚将她给踹翻,急切的去床榻边,看着床上脸色透着不正常白的女人,眼睛黯无光泽,透着沉沉死气,仿若死了一般。她侧躺着,嘴里塞着一根木棍,鲜血顺着嘴角流淌而下。四肢被沉重的铁链锁住,浑身绵软的连抬手的力气也没樱

    “婉婉,你怎能想不开?你儿子还活着,只要你活下去,就能一日能够见到他。”元晋帝想去抱住宁雅,擦拭掉她嘴角的血,可他一触碰宁雅,她就会干呕,她眼底的厌恶与仇恨,令他心悸,又难受得无法忍受。

    伸出的手,又收回来,目光扫过她手臂上的伤疤,眼睛里流动着浓郁的墨色,在看到宁雅那张完美无瑕的脸时,生生压下心里的戾气,拉着宽大的袖子遮掩住宁雅的手臂,元晋帝上下看一眼,被一件长袍包裹着严丝合缝,不露出一点瑕疵的宁雅,脸上的神情稍稍缓和。

    宁雅已经数不清被关了多久,从未见过日月更替,不知道今夕是何夕,只能数着元晋帝来看她,计算着日子,来满十二次,便是过去一年,在黑暗中无望的等待着,她重见日的一日,为着心里的一个执念,她送出去的那个孩子。

    在她数到两百多次,几乎绝望的时候,元晋帝告诉她,她的儿子还活着,并且考取功名,在水利一事造福百姓。她心中涌现出欣慰、酸涩、凄楚复杂的情绪,最后只剩下解脱。

    但是元晋帝可耻的用薛慎之威胁她,她第一次愤怒到失智,狠狠掌掴他。而在这时,外面传来刘公公的声音,还有一道清越的嗓音,她的眼泪忍不住坠落,这是她儿子的声音,虽然见不到他的容颜,能够听到他的声音,她已经很知足。

    元晋帝因为这一个插曲,匆匆离开,忘记喂她服下每月一次的药,那种药会让她四肢绵软屋无力。这一个月没有服用,身上渐渐有了力气,她便咬舌自尽,不想被元晋帝拿她去威胁薛慎之,也不想薛慎之有一个她这样的娘,给他光荣辉煌的一生,添上一笔污点!

    即便她是清白之身,可世人知道她被元晋帝囚禁二十年,谁又相信她是清白的?

    宁雅垂目看着嘴里塞着的木棍,觉得她与活死人没有半点区别,连死的资格都没樱

    元晋帝语气尽量放轻放柔,仿佛怕惊吓到宁雅,“婉婉,你乖乖活着,不要自寻短见,我给你见一见薛慎之,怎么样?”

    宁雅眼珠子一动,这是她内心深处的渴望,可是她知道不见薛慎之才是最好的。这样,元晋帝才不会因为嫉妒发疯病,伤害薛慎之。

    元晋帝看着宁雅无动于衷,一点微末的反应也没有,就如同以往每一日相见一样。他想到那一日,宁雅听见薛慎之还活着的消息,眼角滑下泪水,又被他的威胁给激怒,这是二十年来,他第一次看到她做出情绪反应,这样才鲜活,有一点生机。

    元晋帝心里痛恨着薛慎之让宁雅挂念,又不得不让他活着,威胁宁雅活下去。

    “今后每一个月,我都请薛慎之来乾清殿,让你听听他的声音?”元晋帝放下令人心动的诱饵,只希望宁雅放弃寻死。只要她没有活下去的意志,不管他看守着多么严密,都会让她找到机会。

    宁雅闭上眼睛,将元晋帝当做不存在。

    元晋帝被她这漠然的神情给激怒,手指紧握成拳,手背上的青筋凸出来,咬牙切齿道:“婉婉,朕不逼你活着,你必须清楚一点,你死了,薛慎之绝对活不过第二日!”

    宁雅眼睫颤动,她倏然睁开眼睛,眼底浓烈的恨意,几乎要将元晋帝给吞噬!

    元晋帝看着宁雅终于有一点反应,脸上薄怒的神情稍稍缓和,他低声道:“你想要他好好的,你就好好活着!朕绝对不会为难他,今后还会给他加官进爵。”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