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中毒,下场惨烈!

时间:2018-08-22作者:广绫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何氏脸色骤然大变,“怎么一回事?”

    “豫王骑马回府,经过闹市的时候,马匹突然发狂,豫王只有一只手,不方便驭马,被甩出去摔在马路中间,惊扰一辆马车,直接从豫王身上碾过去,豫王凄厉的惨叫一声,躺在地上不能动弹,只能张嘴说话,还有转动眼珠子,脖子以下部分,全都不能动弹了。”婢女压低了声音,想到她看见的场景,太惊心动魄,车轮子从豫王脖子上碾过去,几乎都以为豫王活不成了。哪里知道,吐出一口血沫,眼珠子还在动。

    她急急忙忙赶回府来,将事情告诉何氏。

    豫王从平阳候府离开,紧接着马匹出事,一定会牵连到平阳候府。

    何氏脸色发白,显然她也想到这一点!

    立即坐不住了,她倏然站起身,见同席的人,全都望过来,勉强扯出一抹笑容道:“送去厨房炖燕窝汤的燕窝不见了,我过去看看,大家慢用。”

    何氏离席,走到门口,被商枝给堵住。

    “二夫人,今日我在沁芳阁出事,送去您屋子里的两个人,招供了吗?”商枝站在门口,看着何氏变得阴沉的脸色,勾唇道:“难道二夫人还没有审问出来?若是在您府中,连安危都无法保证,谁还敢来苏府?当时可是有不少的世家子弟在看杂耍,如果不是我绊倒了婢女,不少人都要遭殃,这些人各个都是世家的继承人,不知道是不是有人针对那些世家子。如果他们都出事了,试问二夫人那个时候担待得起吗?”

    那些在场的世家子正在吃饭笑闹,突然被商枝点名,懵了一下,听完她的话,睁圆了眼睛,有的被食物呛住,发出剧烈的咳嗽声。

    商枝未免太无耻了,那个婢女哪里是她绊倒的?分明是自己滑倒在地上!

    而且,他们离得远,闹得再大的动静,也波及不到他们啊!

    不过一瞬,都明白过来,商枝利用他们给何氏施压!

    她一个人人微言轻,担心何氏随便敷衍了事。

    商枝的确是抱着这个心态,反正也不会有人站出来,特地澄清不是她绊倒的。

    那些夫人也着急,担心是刻意针对他们的儿子,纷纷沉着脸,目光犀利地看向何氏。

    何氏心里咒骂商枝这个灾星,刻意挑事儿!

    豫王这个时候出事,她更不能将人交代出来!

    “只是个意外,那婢子端着面粉过去,是杂耍的人需要用……”

    “练铁砂掌吗?”

    噗——咳咳!

    众人憋不住笑出声。

    何氏脸色涨红。

    商枝挑眉道:“练铁砂掌,也得拿砂子不是吗?用面粉,那一个杂耍的,还能表演包饺子?揉馒头?”

    何氏拉长脸,冷声道:“那几个人已经杖毙,尸首还在枫树林晾着,难道还不算给你交代?如果真的有人要害各府公子,不会是小打小闹。各位夫人放心,你们来府中,自然要保护各位的安危,也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没有蓄意谋害,只是出现意外。”

    商枝咄咄逼人道:“若不是蓄意谋害,那又为何将他们的舌头给割了呢?”

    何氏咬牙切齿,压低声音对商枝道:“商枝,你是故意与我过意不去?”

    “我难道不该要一个公道?”商枝反问。

    “公道?”何氏往后退两步,咬牙道:“杖毙两个办事不利,行事莽撞的人,你还想要怎么样?商枝,你为你母亲打抱不平,危言耸听,煽动各府与苏家结仇。别以为自己是平阳候府的晚辈,我就不敢动你!”

    “你敢保证,今日沁芳阁的一切,都是意外?”商枝毫不退让。

    “你!”何氏气急,一心想着去见豫王,当即举着几根手指头发誓,“今日在沁芳阁发生的事情,纯属意外,没有任何的阴谋诡计!我若有半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商枝往后退一步,让开一条道,含笑道:“二夫人发毒誓下保证,商枝自然是信你的办事能力。”

    何氏几乎要吐出血来,这个贱人,她是故意要气死她!

    顾不上找商枝麻烦,急匆匆离开。

    商枝看着众人一脸好奇,分明是不信何氏去厨房查看燕窝,她眸光一转,对秦铭道:“二表哥,饭都吃完了,我们回去吧。”

    秦铭放下碗筷,走到商枝的身边。

    苏景年侧头望来。

    商枝抬头望去,对上苏景年幽邃诡谲的目光,下一刻,便见他勾着殷红的唇,露出一抹鄙夷的笑。

    商枝想拿着桌子上的碗,砸苏景年的脸上,实在太欠揍。难怪别人打断他的双腿,她都想打残他的脸!

    离开平阳侯府,商枝远远地看着苏元靖脸色苍白,站在长廊里盯着她,忽而抬袖掩住嘴咳嗽。

    商枝收回视线,走出侯府,坐上马车。

    马车回松石巷的路上,正好碰见豫王出事的地方,远远地听见豫王凄厉的嗷叫与咒骂。

    豫王躺在血泊中,等着宫中太医赶过来救治,一旁临时请来的郎中,根本不敢随意乱动豫王。

    何氏看着豫王像一滩烂泥软趴趴地躺在地上,只能转动着眼珠子,痛苦地嚎叫,满身满脸的鲜血,宝蓝色的锦袍上,还有两道车轮子碾过的印记,十分惨烈。

    何氏捂着嘴,差点惊叫出声,心里暗道完了!

    豫王出事,皇后一定会怪罪苏府的!

    “郎中,你们杵着做什么?还不快点给诊治?”何氏心里祈祷着,豫王不会出事!

    郎中忏愧道:“夫人,老夫医术有限,你们要另请高明!”

    何氏急得团团转,“太医呢?你们请太医去了吗?”

    侍卫神色凝重道:“夫人,已经去请太医了!”

    这时,钟院使背着药箱走来,看到豫王转动着眼珠望来,浑身动弹不得,吓得脸色一变,“王爷?”

    豫王额头上青筋都快要炸裂,根根暴突,“本王快要痛死了!你们还不快过来给本王医治!”

    钟院使放下药箱,检查豫王的伤口。

    “啊啊啊,轻一点,嘶,你是要痛死本王!”豫王浑身不能碰,一碰钻心的痛,恨不得在地上打滚,只是他根本不能动弹。

    钟院使不顾豫王的叫喊,检查他的脊椎,脸色顿时凝重,“脖子的脊椎已经断裂,治不好了,无法续骨。”

    豫王一听,暴怒!

    “庸医!全都是庸医!滚,你们滚啊!”豫王在崩溃的边缘,他才刚刚从宗人府放出来,就遇见这种事情,几乎断绝后半生,让他怎么甘心?豫王眼睛里一片狂乱之色,他怒吼道:“查!本王的马匹为何发狂!”

    马匹已经被侍卫斩杀,倒在地上。钟院使检查一番,还真的给他发现问题。这匹马是吃了马醉木,才会发昏,像喝醉一般,产生幻觉。

    何氏大惊失色,连忙解释道:“府中这两日吃的草料,都是新运进府,我提前检查过没有半点问题,里面绝对没有马醉木!”

    豫王阴戾道:“来人,去平阳侯府马圈彻查!”

    侍卫立即匆匆去平阳候府,翻找马圈囤积的草料,在拴着豫王马匹的位置食槽里面,发现有捣碎的马醉木!

    何氏看着拿到面前的马醉木,矢口否认,“不是我!真的不是干的!王爷,借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害您!”

    豫王听不进任何的话,“抓起来,把这个贱妇抓起来!”

    何氏连忙往后退,她看见马车里掀开帘子的商枝,大喊道:“王爷,我是被冤枉的!一定是商枝干的,她恨您在沁芳阁派人谋害她,所以在你马匹里的草料下毒!”

    商枝挑眉道:“二夫人,您真是贵人多忘事。方才你在宴会厅里,当着大家的面起誓,抓住的那两个人是皇宫后院的女人,你的小动作能瞒得过皇上?”

    何氏悚然一惊,浑身冒出冷汗!

    就算草料没有毒,豫王从苏家离开,都是要受到牵累的。

    更别提,如今在草料里搜到有毒的东西。

    而这草料,她还亲自查看了!

    她终于知道商枝为何在宴会厅咄咄逼人,不肯退让!明面上是一副宽宏大量的模样,实在别有居心!为的就是等眼下这一刻,防备她推脱责任给商枝,拉着商枝替罪!

    这个后果,她无法承受!

    商枝脸上的笑容渐深,何氏对她不满,豫王出事她无法承受,一定会拉一个人做替罪羊羔!商枝预料到何氏会有这一出戏,而她极有可能是这个倒霉鬼,所以在大家面前逼着何氏承认没有人害他们!

    其他紧跟着商枝散了的夫人,听到何氏的话,纷纷作证道:“商姑娘没有撒谎,何氏当着我们大家的面发誓,沁芳阁里的出的事情是一场意外,不是商枝所作所为!”

    “带回府!”豫王眼睛通红,怒吼。

    侍卫扣住何氏,将她带去豫王府。

    何氏大喊大叫道:“不是臣妇!王爷,臣妇是冤枉的……”

    商枝道:“二夫人,王爷可没有冤枉你。就算马醉木不是你放的,你也有失职的罪责。还是留着力气,在皇后面前狡辩吧!”

    何氏眼底露出浓烈的恨意,死死盯着商枝。

    商枝和善地朝何氏笑了一下。

    何氏几乎咬碎一口牙!

    早知道商枝有预谋,她就直接将豫王抖出来,也不至于落到有口说不清的地步!

    钟院使吩咐人将豫王抬到马车上。

    豫王撕心裂肺的嚎叫,“你们是想要害死本王!再敢弄疼本王,要你们的脑袋!”

    钟院使捧着豫王的脑袋,其他人抬着豫王的四肢,小心翼翼挪到马车上。

    马车停在豫王府门前。

    皇后听到消息,哀求元晋帝与她一起出宫探望豫王。

    元晋帝听到豫王伤势惨重,便恩准皇后的请求,一同出宫。

    看着钟院使抬着豫王下马车,皱紧眉头,“豫王如何了?”

    钟院使回道:“脊椎断裂,今后无法自理。”

    元晋帝脸色阴沉,看着侍卫押着何氏跪在豫王院子里,神情不悦。

    皇后看着豫王的惨状,承受不住打击,摇摇欲坠,如果不是红姑姑在身后搀扶住,已经倒在地上。她扑倒在豫王身上失声哭号,豫王被皇后压得惨叫,吓得皇后坐直身体,不敢碰触豫王。

    皇后面色狰狞,手里的锦帕被甲套撕碎,仿佛手里握着的不是锦帕,而是伤害豫王的仇人!

    “皇儿,是谁?究竟是谁害你的?”皇后哭腔中透着蚀骨的恨意!

    “何氏!”豫王斩钉截铁。

    何氏在院里听着,刺激得两眼发黑,差点昏厥过去。

    皇后看着何氏的目光冰冷,仿佛看着一个死人!

    此刻她顾不上收拾何氏,记起正事,急忙询问太医,“钟院使,豫王还能得救吗?”

    钟院使摇了摇头,“伤势太严重,商枝来了,都未必能治。”

    皇后眼泪汹涌地流淌而下,经历过太多的撕心裂肺,豫王如此凄惨的下场,皇后失控的情绪能够很好的控制住,不再失态到癫狂,难以抑制。她不能倒下,豫王还等着她做主!

    “你别担心,母后一定会请名医治好你!”

    豫王并不抱希望,眼底充斥着浓烈的仇恨,还有对命运不公的怨怒!

    这时,兴宁侯请来一个很有名望的游医,“微臣叩见皇上、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元晋帝虚抬一下手臂,示意兴宁侯不必多礼。

    兴宁侯指着游医道:“皇上、皇后娘娘,这是我请来的郎中,他的医术高超,对续骨十分有研究,治好不少脊椎断裂的病患,微臣听到王爷出事,立即将人请来。”

    元晋帝挑一下眉头,就连商枝都治不好的毛病,这一个游医竟然能治好?

    “抬起头来。”

    游医抬头,看着元晋帝的面色,眼神瞬间变幻,脱口而出道:“皇上,您的面相……”是中毒!

    ------题外话------

    补齐前面两天的更新!

    孩子这两天发烧,都没有保持万更。昨天带去医院检查,对症下药,已经控制住高烧不退,小绫子能安心码字了。么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