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一百七十二章 步步惊心,惨痛代价!

时间:2018-08-22作者:广绫

    ,精彩无弹窗免费!

    观雪亭在平阳候府一角,秦铭不喜欢热闹,在这里等着。

    商枝顺着婢女的指引,去往观雪亭。

    张雪姗从后面追上来,拽着商枝的袖子,“枝枝,你等一等。”

    商枝目光平静地看向张雪姗,将衣袖从她手中抽出来,展平皱痕道:“如果你是为了二表哥的婚事,张小姐找错人了,我不能帮上忙。姻缘是讲究缘分,没有缘分,强求也强求不来。”

    张雪姗脸上的血色褪尽,商枝的话语比任何尖锐的言词都要令她难堪。一个女子放下身段,求一个男子结成姻缘,本来就要难为情。商枝的话,不留任何的余地。亏她将商枝当做好朋友,商枝却这般不近人情!

    她的自尊心让想要转身逃离,但是想着母亲的谆谆叮嘱,张雪姗克制住心里的羞恼,哀求道:“枝枝,我是没有办法,走投无路才来求你帮忙。若是有一点希望,我也不会强求。你就替我在秦老夫人面前,说一句好话,这桩婚事成不成我都不怨你。”

    商枝眼神冷下来,张雪姗不会不知道,只要她开口,秦老夫人心中再为难,都会答应她。

    兴宁侯府心怀鬼胎,当初冬猎的时候,张雪姗与张如芸在苏锦瑟面前,维护她一回,便让她牺牲秦铭的婚姻去回报,恕她做不到!

    若是其他的事情,或许她还会答应!

    “张小姐,你若是将我当做真心朋友,便不会如此为难我。你若是有其他请求,我会量力而行帮助你。”无论张雪姗如何劝说,商枝都没有松口。

    张雪姗双手紧紧抓着商枝的手臂,泪水滚落下来,“商枝,求求你,帮我这一次!我们是好朋友,你就帮我这一次!我会报答你的!”

    商枝紧抿着红唇,冷声道:“你执意嫁给秦铭,为的是什么?”

    张雪姗张了张口,她嫁给秦铭是为了给兴宁侯府寻求庇护。只是这话如何说出口?只怕商枝会担心兴宁侯府牵累秦家,更不会出手相助。

    “张小姐,你不是因为感情,非秦铭不嫁,你让我如何帮你?如果是为了给兴宁侯府找一个靠山,底蕴比秦家深厚的比比皆是,为什么就非秦家不可?你别忘了,你姑姑做对我母亲与我做的那些事情,我若帮你嫁进秦家,我的外祖母所做的一切坚持,就是一场笑话。”商枝将张雪姗的手拂开,“你从一开始接触我,就是带着目的,并不是真心与我结交,我们从来就不是朋友。”

    兴宁侯府与秦家的立场不同,她们怎么能是朋友?

    张雪姗看着商枝离开的身影,眼底布满茫然的神情,难道真的要按照何氏说的去做?

    张雪姗想到自己苦苦哀求商枝,她都无动于衷,甚至说出她们不是朋友之类绝情的话,第一次觉得恨一个人,是这般轻易的事情!

    她擦干净脸上的泪痕,转身要走,看见商枝掉在地上的荷包,张雪姗脚步一顿,弯腰捡起荷包,紧紧握在掌心,打算借用这个荷包,去与秦铭搭讪,若是秦铭愿意娶她,比谁都管用。

    张雪姗心里下定决心,跟在商枝后面,看着商枝停住脚步回头,吓得张雪姗一颗心都要跳出来,她急忙躲在假山后面,就听假山石洞里传来对话声。

    “何氏寿辰请来杂耍,有一个喷火的环节,到时候你找个时机,将秦铭引开,请商枝去沁芳阁看杂耍。到时候会有人将面粉倒她的身上,火对着她喷过来,就立即焚烧将她炸死。只会是一场意外,不会牵连到你们身上。”

    “怎么将她请过去?她不肯去怎么办?”

    “用尽一切办法。”

    张雪姗脸色煞白,用力咬着自己的手指,才没有吓得发出声音。等洞里的人一走,浑身发软,撑住石壁才没有软倒在地上。

    她没有想到居然听见谋害商枝的消息!

    告诉她吗?用此事要挟商枝帮忙?

    不不不,商枝不会受她要挟的!

    张雪姗心脏剧烈的跳动着,眼珠子转动,突然想到一个办法,她抄小道,先商枝一步,抵达观雪亭。

    裙摆被荆棘给划破,稍微整理一下衣裙,张雪姗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慌乱,揉搓一下僵硬的脸颊,脸上的笑容自然,她才从一旁走出来,看见秦铭坐在亭子里闭目养神。

    端正的眉眼与英挺的姿容,显得十分俊美出众,随意的靠在石柱上,通身透着世家子弟的大家气派,却又透着飒爽不凡的铁血英姿。

    她一进来,秦铭陡然睁开眼,手里已经握着剑鞘,见到是一个女人,皱紧眉心,将剑鞘放在身旁,重新阖眼养神。外族已经屯兵塞上,随时都有开战的可能,大伯已经领兵去边塞,他们驻扎在京城,却也不能松懈,前几日在野外集训,今早才归来,苏越、苏易这一批去集训,商枝来苏府,他们不放心便让他护送商枝来苏府。

    张雪姗被他凌厉的眼神吓一跳,心都提起来,仿若她腌臜的心思被他那一眼就给洞穿。不过一瞬,他又阖上布满血丝的双眼,显然是没有睡好,浑身透着疲惫之态,张雪姗莫名地心疼。

    秦铭却突然想起张雪姗有点眼熟,商枝不是与她一起去见何氏了?

    “商枝在何处?”

    张雪姗仰头看着面前这一道高大的身影,只觉得自己在仰望着一座大山,“枝枝与二夫人闹了不愉快,她率先离开,我追出来只看见枝枝掉在地上的荷包,捡起来还给她,到处没有找到她的身影。我听说你在观雪亭,过来看看她在不在。”

    秦铭看着张雪姗手里的荷包,的确是商枝今日佩戴在身上的,他面色一变,目光锐利的盯着张雪姗。

    张雪姗咬紧牙关,硬着头皮问道:“秦公子,这是枝枝的荷包吗?”

    秦铭拿着荷包,匆匆离开,找到一个婢女,让她守在观雪亭,若是遇见商枝,便让商枝在这里等着,哪里不许去!

    张雪姗看着秦铭离开,眸光微微闪烁,不能怪她,要怪就怪商枝不通情理,如果她答应自己的请求,她一定会回报商枝,将这件事情告诉商枝的!

    秦铭离开后,联系人满府搜找商枝。

    商枝这时正好到了观雪亭,亭子里只有一个婢女。

    婢女见到商枝,连忙说道:“您是商姑娘?秦二爷留话给奴婢,让您去沁芳阁去找他。”

    “沁芳阁?”商枝皱紧眉头,秦铭没有遇见要紧的事情,答应在这里等她,就不会轻易的离开。

    “沁芳阁有杂耍的,还有一些世家公子在,秦二爷被人劝着去看杂耍,让奴婢在这儿等着您,给您传话。”婢女面色如常,毕恭毕敬回答商枝的问题。

    商枝沉吟片刻,让婢女带路去沁芳阁。

    婢女并未迟疑,在前面领路。

    商枝看不出异常,难道秦铭真的是在这里等她?

    远远地,她就听见一片叫好声,掌声如雷。

    走近沁芳阁,宽阔的庭院里,搭建着木台子,一个赤裸着上身的壮汉,喝一口酒喷向手里的抹着火油的木棍,火焰滚滚。

    商枝环顾四周,并未看见秦铭的身影,只有几个世家子弟坐在远处观赏。

    婢女带着商枝,询问守着沁芳阁的婢女,“你看见秦二公子了吗?”

    “秦二公子方才出去,待会就回来。”话说到这里,婢女突然看向商枝道:“您就是商姑娘?秦二公子让您在这儿等着。”

    商枝心里涌现一种奇怪的感觉,秦铭在的两个地方,都扑空了。有一点像是特地将她引到这里来!

    只是将她引到这里来,要做什么呢?

    商枝看向沁芳阁有不少人,她思索一番,便在这里看杂耍等着秦铭。

    婢女见商枝站在离木台子不远的地方等秦铭,不由松一口气,连忙出去通风报信。

    等人一走,商枝招来沈秋,附耳道:“你跟着她,看她去哪儿。”

    “可是……”沈秋犹豫,薛慎之叮嘱她寸步不离商枝。

    若是她离开这一小会儿,出事了怎么办?

    “快去!”商枝促催,不容置喙。

    沈秋只得快去快回。

    婢女送来一张椅子,端来一杯茶水递给商枝。

    商枝捧着茶水,浅饮两口,看着壮汉一连喷出几条火龙。

    “好!再喷出几条火龙,小爷有赏!”

    一锭十两的银子扔到木台上。

    壮汉火龙越喷越长,几息间,喷出两三条火龙。

    商枝几乎都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炙热气息。

    清风拂面,商枝皱一皱鼻子,空气中似乎有面粉的气息。

    她揉一揉鼻子,仰头望一眼空中,看不出什么异常,拉起紫色宽袖,挡住风向就看见细白的面粉沾在袖子上。

    真的是面粉!

    商枝回头望去,就看见有人端着托盘过来,光线下,似乎有腾腾粉尘在空中飞舞。

    心中凛然,商枝心里生出一种不安的情绪,不等端着托盘的人靠近,她倏然起身,疾步往门口走去。

    突然,从一旁冲出一道人影,狠狠撞向商枝的肩膀,她失重的往后倒去,婢女似乎被绊倒,手里的托盘飞出去,白色的面粉泼洒而出,壮汉的火龙适时喷出来。

    “嘭”地一声巨响,震耳欲聋。

    众人只看见一团火光,直冲云霄。

    “啊——”人群里,有人尖叫,“着火了!有人着火了!”

    商枝在地上翻滚几圈,躲开了凶险,冷着脸看着撞她的人,后背上着火,在地上打滚。

    有人反应快,及时提起一旁的水桶,泼在那人的身上,灭掉了火焰。

    “他真幸运,幸好离得远,只是被爆炸的火苗溅在身上。离得近一点,救不活了!”

    “他太莽撞了,刚刚将薛夫人给撞倒,如果不是薛夫人反应快,只怕就被烧死了。”

    “这些人怎么办事的?好端端的送面粉进来做甚么?”

    “会不会是故意的……”

    说话的人,瞬间哑了声。

    周围也静谧下来。

    只有烧伤的人,躺在地上痛苦呻吟。

    商枝从地上爬起来,拍掉身上的泥尘,冷眼看着后背烧焦的洪福,看见沈秋疾步冲进来,“将这个人抓起来!”

    沈秋连忙将人扣住。

    洪福挣扎道:“你们想干什么?快放开我!”

    沈秋伸手捏着他的下颔,卸掉下巴,洪福嚎叫一声,嘴里说着含糊不清的话,谁也听不清楚。

    商枝看着吓得跪在木台上的壮汉,知道他肯定是不知情的。

    那个端着托盘的婢女,已经趁乱爬起来跑了。

    “表妹,你没事吧?”秦铭听到一声巨响,加快脚步冲进来,幸好商枝没有事。

    商枝问道:“表哥去哪里了?你让人在观雪亭告诉我,来沁芳阁等你。”

    秦铭脸色瞬间冷峻,冷声道:“张小姐捡来你的荷包给我,她找不到你,来观雪亭找我。荷包你贴身放着,遗弃在地上,我担心你出事,就派人满府找你。最后是张小姐记起来,她听见有人说请你到沁芳阁看杂耍,我赶过来迟一步。”

    他进来时将逃跑的婢女逮着,扔给沈秋。

    “放开我,奴婢是去找夫人!发生这样大的事情,要请夫人来做主!”婢女挣扎着,想要逃跑。

    沈秋是练家子,一点也不怜香惜玉,一脚踢在婢女的脚窝,婢女吃痛跪在地上,沈秋压着她的肩膀,婢女动弹不得。

    秦铭那一番话说出口,张雪姗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商枝的目光望来,张雪姗心口一紧,袖中的手指紧握,稳住心神,脸上露出一抹不自然的笑容,镇定自若道:“枝枝,可能是我们推搡的时候,你的荷包掉在地上。我发现的时候,你已经不见了,只好去观雪亭找秦二公子。我们找了你一圈,都没有找到你,我这才想起给秦二公子送荷包的时候,听见有人要利用杂耍害一个人,担心要害的那个人就是你,我告诉秦二公子,一起过来找你!”

    张雪姗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道:“你是不知道,在门外听见爆破的声响,吓坏我们了,真担心你出事。幸好是虚惊一场!”

    咽喉一紧,张雪姗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商枝,“你干什么?商枝,你是要恩将仇报吗?”

    商枝掐着张雪姗的咽喉,看着张雪姗大惊失色,眼睛里布满恐惧,冷声道:“你知道我去观雪亭,我的荷包掉在地上,你发现的时候,去往观雪亭的那一条路,一定能够追上我,可你没有去,而是比我先一步去观雪亭,那么你是故意绕路去的观雪亭,为的是将表哥引开。因为你知道有人要害我,所以配合那个人,引走表哥,让背地里的人顺利进行计划,将我带到沁芳阁。而你呢,在表哥面前刷好感,在最后危机时刻,告诉他我在沁芳阁,千钧一发救下我的话,我和表哥一定会对你心存感激,你会借着这份恩情嫁进秦家。就算最后来迟一步,我被大火烧死,你有给表哥通风报信,在他面前一定赚足好感,你利用这份好感,可以让他娶你!张雪姗,你是很聪明,但是聪明的人往往会反被聪明误!你听到有人害我的消息,可以不通风报信!你告不告诉我,这件事都和你无关!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将表哥给引开,那么你就参与在这件事情中!”

    “啊!我没有!我没有这份心思,商枝,你误会我了!”张雪姗咽喉剧痛,商枝的手指紧紧掐着她的喉管,她不敢动,就怕商枝给掐断了。张雪姗害怕极了,眼泪大滴的从眼尾滚落,她颤声说道:“你真的误会我了!我想要嫁进秦家,直接用这个消息和你交换,不是更好吗?我不知道他们要害你,只是找不到你,碰一碰运气!”

    商枝见张雪姗到这个时候还在狡辩,眼底的冷意凝结寒霜,她的话破洞百出,经不起任何的推敲!

    “你信不信,我掐死你,然后将你的尸体送到兴宁侯府,找兴宁侯府兴师问罪,我不答应你的请求,你恼羞成怒的要杀我!”商枝加重手中的力道,张雪姗喉管发出咔咔的响声,恐惧席卷着张雪姗,浑身抑制不住的瑟瑟发抖,眼泪流淌得更汹涌,她张开手试图去抓秦铭的袖子,向他求救。

    秦铭对商枝说道:“你尽管动手,有事表哥替你兜着。”

    张雪姗眼底充满绝望!

    “你说不说,是谁指使你的做的!”商枝逼近张雪姗,张雪姗既然听见那些人在背地里要害她,一定知道特征。为了逼迫张雪姗交代出来是谁,商枝只得故意诬陷她!

    张雪姗带着哭腔,泪水奔涌而出,颤颤发抖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真的是偷听到有人要害你。一时鬼迷心窍,才会如你所说,利用这件事让秦二公子娶我!是谁我也不知道,就是看见那个人穿着深蓝色侍卫装,眼角有一块瘢痕。”

    商枝看向秦铭,他在京城土生土长,在权贵圈长大,认识的人比她多。

    秦铭还真的认识有一个人,身边的侍卫眼角有一块瘢痕。

    “豫王。”秦铭在商枝耳畔道。

    商枝眼底闪过阴冷的暗芒,松开张雪姗,看着她脖子上几个深红的指印,眉头都不动一下。张雪姗若不是为一己之私,将秦铭给引走,豫王的计划不一定能进行下去!

    粉尘爆炸,太过危险,若不是洪福给她挡了一下,即便她再反应敏捷,也快不过大火。

    张雪姗觉得喉咙几乎快断了,吞咽口水刀割一般地疼,脸色煞白的蹲在地上,小心翼翼捂着脖子。泪眼朦胧地看着商枝,眼底充满了恐惧。

    “小姐,这两个人如何处置?”沈秋询问道。

    商枝看一眼不放弃挣扎的两个人,这两个人想要审问出一点东西,得需要时间慢慢审,她才会直接从张雪姗这里入手。

    “把人交给何氏。”商枝既然知道是谁动的手,这两个留不留都没有多大的用处。丢给何氏,她是一定会庇护豫王,她没有那个胆子得罪一个王爷,而这个王爷身后站着的是皇后。而她不过是一个苏家流落在外的女儿的而已,如今都还未正式认祖归宗,与豫王相比显然不够看。但是在何氏做出选择之后,何氏也不会在她面前伪善。

    至于这两个人,既然暴露出来,豫王也不会留着他们活下去的。

    商枝不想脏自己的手。

    商枝看着从人群里隐去的豫王,眼底闪过晦暗不明的情绪。

    秦铭道:“我们回去?”

    商枝摇了摇头,“既然来了,我又没有出什么大事,先离席是对长辈的不尊重。等宴会散了,再一起走吧。”

    秦铭欲言又止,见商枝心意已决,便不再劝她,接下来是寸步不离的跟在商枝身边。

    两个人离开沁芳阁,去往宴会厅,正好经过马圈,看见马夫正在喂马草料,她忽而问道:“豫王是乘坐马车来的吗?”

    秦铭眉心微皱,冷声说道:“他是骑马来的。”

    豫王为人很高傲,他废了一条胳膊,以前不做的事情,开始亲力亲为,更是不愿意坐马车,无论去哪里都是骑马,为的是告诉世人,他虽然断了一条胳膊,但不是一个废人!

    商枝眸光闪烁,看了一眼马圈,没有半点异色,直接去宴会厅。

    果然如商枝所料,沈秋将人送到何氏的面前时,何氏已经听说了沁芳阁的消息,她脸色阴沉,觉得商枝就是一个煞星!她好端端的一个寿宴,因为她生出事端,简直就是晦气!

    她将所有的怒火,全部宣泄在洪福与婢女身上,动用酷刑逼供。

    洪福与婢女经受不住拶刑,手指血肉模糊,嚎哭着招供了,“豫王!是豫王指使奴婢(奴才)做的!”

    何氏脸色骤变,豫王!

    何氏淬骂一句,“真真个灾星!”

    她就不信商枝不知道幕后指使是豫王!

    可她偏偏将人送过来!

    何氏纵然气怒不平,明知商枝故意为难她,看她如何抉择,可她偏偏不能得罪豫王,自然不能给商枝公道!今后也不能装作和蔼可亲的模样,故意与商枝拉近关系,向她开口求助!

    这个贱蹄子!

    何氏深吸一口气,压制住胸腔里的怒火,派人将洪福与婢女给豫王送去。

    豫王以为事情将要得逞,侍卫在商枝去沁芳阁的时候,给他传信过去看好戏,哪知商枝福大命大,给她躲过一劫!

    胸腔里积压着一团怒火,脸色阴森地回到松翠阁。

    苏景年手里持着细长的白玉酒壶,自酌自饮,看见豫王满面郁色的回来,挑挑修长入鬓的眉毛,“被乐子给玩了?”

    “嘭咚”一声,豫王一脚踹倒椅子,“再让这贱人多活几日!”

    苏景年抿一口酒水,唇瓣愈发殷红,整个人透着邪气,“但愿!”

    豫王恼怒的瞪着苏景年,却见他整个人软了骨头似的缩在轮椅里,提着酒壶往口中灌酒,酒水自下颔顺着脖子没入胸膛,十分魅惑而勾人。

    豫王忍了忍,没好气道:“你就不盼着本王好?”

    “你对付的是我妹妹。”苏景年说着妹妹二字,神色玩味。

    豫王嗤笑一声,都不是个好人,又怎么会顾念着这点微薄的血脉亲情?

    这时,何氏将洪福与婢女送进来,“王爷,这是商枝送去二夫人屋子里的人。二夫人不知是您的人,动了他们。她让您放心,已经善尾,不会让人查到您头上来。”

    “王爷饶命,奴才……啊……”

    豫王一脚将洪福踹倒在地上,“没用的东西,拖下去处置了!”

    “王爷,饶命啊,饶了奴才这一回!”

    洪福与婢女哭号着求饶,被堵着嘴拉下去。

    苏景年皱紧眉头,“真聒噪,绞了舌头再杖毙吧!”

    豫王脸上总算露出一抹笑,这样的苏景年,才是正常的人。

    “照着三公子的话去办!”豫王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院子里有一片红枫林,就在那儿动刑,有血液滋养着,来年的枫叶定会更加艳红。”苏景年抛下酒壶,滚动着轮椅出来,护卫抬着他下楼。“去宴会厅。”

    宴会厅里,宾客已经来齐了。

    苏景年与豫王到的时候,正好在门口遇见商枝与秦铭。

    商枝的目光落在豫王身后的侍卫身上,果然眼角处有一块拇指指甲大的褐色瘢痕,她眸光流转着暗芒,神色不变的行礼。

    豫王阴冷的目光落在商枝的脸上,仿若一条毒蛇,令商枝心里十分不舒服。

    “本王听说宴后二夫人安排活动,平阳候府有一个跑马场,到时候会组织玩蹴鞠。薛夫人想必还未玩过蹴鞠?到时候本王让人教你,带你体会体会。”豫王脸上露出笑容,在马场玩蹴鞠,自然是骑马蹴鞠,而这个时候,很容易发生坠马意外,更别提商枝一个不懂得玩蹴鞠的人,发生一点什么意外最正常不过。

    苏景年冷嗤道:“她会骑马吗?王爷,你让她玩蹴鞠,别丢尽老苏家的人。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豫王为苏景年的话感到不悦。

    苏景年微微扬着下颔,打量一件货物般的目光,来回扫了几遍,厌恶道:“别让她脏了马场。”

    “苏三。”豫王加重语气,不满苏景年忤逆他的话,“实在不济,本王亲自教薛夫人。”

    苏景年讽刺道:“王爷何时与这般卑贱之人沦为一种人?如果是如此,王爷就不再是苏景年的朋友。”

    豫王脸色涨红,恼羞成怒,想要叱责苏景年,可看着他满脸厌弃的模样,又想起他平日就是这副德行,看谁不起,便对谁不假辞色,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给几分脸色,正是如此,才被人打断一双腿,这臭德行依旧不曾改变。

    虽然是如此,豫王心里到底是动怒了,他冷笑道:“好,好,好!你是看本王断了一臂,不再将本王放在眼里了!”

    苏景年直接滚动着轮椅进大厅。

    豫王狠狠地挫着牙齿,隐忍着怒火,拂袖而去。

    商枝看着这一出好戏,心里觉得奇怪,“苏景年这般不给豫王面子,豫王为何不发作?”

    秦铭道:“苏景年虽然混不吝,双腿未瘸的时候,替豫王除掉不少人。况且,他性子向来就是如此。豫王如今身有残缺,他需要苏二老爷,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落了苏家的脸面。”

    商枝点了点头,坐在宴席上,她回头看一眼苏景年,他满面阴郁之色,坐在角落里,神情狂躁的看着闹哄哄的席面。袖中的手紧握成拳,似乎随时都会爆发。

    何氏最后才姗姗迟来,她在主位上坐下,目光轻飘飘的略过商枝,笑容满面的招待客人。

    商枝勾了勾唇,低头用膳。

    一旁的人问商枝,“你的婢女呢?”

    “她在外守着。”

    商枝话音刚落,有人行色匆匆的进来,凑到何氏耳边说道:“豫王坠马,伤势惨重。”

    ------题外话------

    半夜里还有一更,亲亲们,早上起来看。么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