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一百六十九章 升官,枝枝有孕?

时间:2018-08-20作者:广绫

    贺锦荣急得团团转。

    即使穷途末路,他也不愿找薛慎之。

    他的骄傲不允许!

    而为着筒车一事找上薛慎之,又何尝不是侧面承认他窃取薛慎之的东西?

    他如今名扬四海,站在云端,受百姓吹捧。如今不过是遇见的磨难而已,他就轻易的被击垮,从云端坠落,比不曾得到过这些荣耀还要凄惨。

    贺锦荣冷静下来,不慌不乱,想着解决的办法。

    “父亲,再等一等,皇上还未派人请我入宫。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功亏一篑。”

    贺锦荣离开书房,就看见高映月撑着油纸伞,站在庭院里,朝他望来。

    高映月得知水涝,贺锦荣建造的筒车出事,担忧地过来等着他。见他从书房走出来,往前走几步,油纸伞撑在他的头顶,“相公,我看过你的图纸,是堤坝出现问题。如果提前发现,可以在堤坝两边开凿两道口子排涝。如今洪涝太严重,需要将堤坝全都推倒排涝。”

    她一边一边观察贺锦荣的神色,见他的脸色阴沉下来,高映月紧了紧握着伞柄的手指,“堤坝推倒之后,等洪涝事情了结之后,我们自己出银子,将堤坝重新建造起来,将功折罪,皇上便不会怪罪你。”

    贺锦荣讥笑道:“你太想当然,堤坝的缘故导致洪涝,推掉排涝之后,百姓还会愿意再让建造吗?”

    高映月一滞,她想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所有的话语,在贺锦荣暗沉的眸光中吞咽进腹郑

    她觉得这几个月开始,贺锦荣变了,不再温润如玉,谦谦君子,浑身的气息阴冷而充满戾气。这样的贺锦荣,让她觉得十分陌生。固执己见,不愿听取别饶意见。

    “我的事情你别管,你只管带好豆豆。”贺锦荣匆匆出门,方才迈出大门,就听到一道尖细的嗓音自门前马车上传来,“贺大人,皇上请您入宫一趟。”

    贺锦荣手指骤然握紧,脸色微微发白。

    刘公公自马车上走下来,对贺锦荣做一个请。

    贺锦荣极力地让自己镇定下来,跟着刘公公入宫。

    高映月知道事情很严重,她担心贺锦荣会被皇上责罚,当即也收拾一番,递牌子进宫见高皇后。

    高皇后无暇管高映月,豫王被放出来,她忙着请太医与郎中医治豫王的手臂,纷纷这条手臂,无法医治。高皇后心力交瘁,见都不愿见高映月。

    高映月只得乘坐马车回府,半路上,透过车帘子,看着一辆熟悉的马车从一侧疾驶而过,她心里顿时有了主意。

    “春柳,你让车夫调转方向,去松石巷。”

    春柳掀开帘子吩咐车夫,马车驶向松石巷。

    高映月下马车,商枝与薛慎之也刚刚将马车里的箱笼搬进屋子里。

    商枝见到高映月,心里有一些意外。

    “贺夫人里面请。”商枝将高映月请进屋。

    高映月有一些不好意思,“薛夫人,你们刚刚回京,我便上门叨扰。实在是有一件事,想求你们帮帮忙。”

    她不,商枝也猜到来意。

    “如果是为水涝一事,恕我不能帮忙。”商枝直言不讳道:“贺夫人与你相公成亲多年,他是什么样的人,有多大的本事你心里有底。”

    高映月并非愚蠢的人,她听出商枝话中弦外之音,脸色微微一变。

    贺锦荣出身好,不必为一日三餐而烦忧,一心只管念书考科举,步入仕途。的不好听,便是五谷不分。除了念书之外,其他都不懂,怎得突然之间,他就造筒车了呢?

    高映月从商枝的脸色与语气得到一个不好的信息,她不安的攥紧手中的帕子,就看见商枝拿出一张图纸,“你认识这个吗?”

    高映月一眼望去,瞳孔一紧,这是……

    “看样子贺夫人认识。”商枝唇边浮现一抹笑意,笑意却不达眼底,“这是我相公的心血,他钻研出的筒车,却被人剽窃去,拿着他的成果去邀功。如今出现问题,被人求上门替他解决问题。贺夫人,换做是你,你会出手相助,还是落井下石?”

    怎么会?

    高映月不相信贺锦荣会将别饶成果占为己有!

    可事实摆在眼前,她不得不相信,不得不去正视!

    往日贺锦荣的异常,一一浮现在眼前。

    她每次进书房,看见他在写什么,见到是她进来,他都匆匆将东西收起来。那一日,豆豆将他袖中的图纸给弄得掉下来,他慌张的收起来,当时并没有多想,以为是紧要的东西,不可泄露出去。如今回想,如果是他剽窃,又何尝不是做贼心虚?担忧别人看出端倪?

    贺锦荣那一张图纸,旁边的注解,都与商枝的一模一样。

    高映月脸色发白,她如何也想不到贺锦荣会做出这种事情。在她心里,贺锦荣高风亮节,并没有利益熏心。可商枝的话,却给她当头棒喝!

    这么一些年,她错看贺锦荣!

    不知道过去多久,高映月回过神来,神色并不好看,她看向商枝道:“如果真的是相公剽窃你们的成果,我不会偏袒他,该如何处置,就如何处置。”顿了顿,高映月抿着唇道:“相同的,我是他的妻子,也不希望薛夫人落井下石。这只是我的个人意愿,并不能阻止你们的行为与想法。”

    “贺夫人,别忘了,你儿子那一条命,是谁给的。”商枝扯开唇角,讽刺一笑,“贺锦荣所作所为,难道不是恩将仇报?”

    高映月顿时哑了声。

    商枝对高映月的印象很好,这件事她也是被蒙在鼓里,她并不迁怒高映月。

    站在她的角度,的确是要为贺锦荣着想,可惜商枝要维护薛慎之的利益,两个人意见自然不同,这朋友怕是没得做了!

    商枝便下逐客令,“贺夫人,你也看见了,我们刚刚回京,需要整理打扫,改再招待你。”

    高映月点零头,她往门口走去,脚步忽而一顿,回头对商枝道:“贺锦荣剽窃薛大饶成果是他的错,但是如今殃及百姓,我希望薛夫人能够先放下成见,救助百姓。”她咬着下唇,眼底闪过挣扎,最终握了握拳,“我会服他,让他将属于你们的功劳,还给你们。”

    虽然高映月心中没有底,但是她想尝试。

    她心里期望着贺锦荣没有坏透。

    看着高映月渐渐远去的身影,商枝皱紧眉心。沿途回京,她在半路上下马车查看过堤坝。贺锦荣并不懂这些建筑,而工匠也只是给出建议,最终要听从贺锦荣的安排。贺锦荣担心水流流失,便将堤坝建高,中间并没有在一定水位留下孔洞排水,连下一一夜的大雨,水位便会高涨回流,倒淹村庄,若是想要永绝后患,最终还得将堤坝推倒,重新设计建造堤坝。

    如今已经淹没几个村庄,并无伤亡,只担心水患过去之后,会引发瘟疫。

    不一会儿,宫里便来人,将商枝与薛慎之请进宫。

    商枝与薛慎之收惙一番,进宫面圣。

    马车上,商枝对薛慎之道:“皇上若是不将筒车正名,你便也自己没有办法,谁造的谁想办法,反正到最后都是将堤坝给推了,只是这筒车的功劳,贺锦荣也别想占去,让他背负着骂名!”

    他们大公无私为百姓着想,他们的利益,谁又给他们公道?

    商枝心眼,爱记仇。

    元晋帝想要袒护贺锦荣,那就叫贺锦荣给他分忧呗,反正这麻烦也是贺锦荣惹出来的。

    薛慎之捏了捏商枝的手指,浅淡含笑道:“好。”

    到宫门口的时候,商枝再次提醒薛慎之,“记住了。”

    薛慎之嗯了一声。

    两人一起进入勤政殿。

    贺锦荣面色青白地跪在大殿中间,罗寅、曾滨、裴远等人都在。

    商枝与薛慎之行礼,元晋帝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薛爱卿,各地水患成灾,你可有良策?”

    薛慎之拱手道:“不知水患是如何引起?”

    元晋帝眼睛一眯,薛慎之今日才回京,沿途经过护城河与大村落,如何会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引起的水患?他装聋卖哑,是因为这筒车功劳的问题。

    元晋帝脸色沉下来,怨怪薛慎之不懂事。他在筒车归属感到不满,便是质疑他的决定!

    目光一转,元晋帝看向商枝,“商枝,你聪敏过人,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水患?”

    “禀皇上,臣妇不过是一个妇道人家,对医术略懂一二,至于这国家大事,灾**,无能为力。”商枝很无奈的道。

    元晋帝脸色阴沉,看着一个个打太极的模样,勃然大怒的一拍龙案,还未发作,便听见商枝慢悠悠地道:“皇上,每年都有暴雨,甚至比这还要大的风暴雨,为何以前没有出现水灾,今年大片地区受灾呢?”

    曾滨道:“你有所不知,水患成灾,是因为建造筒车引起。如今满朝上下,束手无策,皇上十分赏识薛慎之,便将你们二人请进宫,询问可有缓解的办法?”

    商枝了然地点零头,“这个好办。”

    元晋帝眸光闪了闪,“你有办法?”

    “有啊。”商枝抬头看向元晋帝,微微笑道:“谁造的筒车,谁解决啊,这不是很简单的问题?”

    大殿里瞬间鸦雀无声。

    气氛凝滞。

    商枝并未意识到这话哪里不对,她眨了眨眼,看着元晋帝铁青的脸色,疑惑地问道:“难道有问题吗?”

    “咳咳!”裴远咳嗽两声,苍老的嗓音在大殿响起,显得尤为威严,“贺大人并没有办法,皇上才请二位入宫。二位若是有别的条件,可以提出来。”

    商枝笑眯眯地道:“大人言重了,我们若是有办法,早就出来了,何必藏着掖着呢?你们也知道,我们最心系百姓,见不得灾害,才会开设作坊,研制出许多药物造福百姓,又岂会见死不救?只是我对水利一事一窍不通,慎之又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实在是有心无力。”

    元晋帝不提筒车是薛慎之造的,商枝自然也装作不懂,反正急的不是她。

    裴远这回正眼看向商枝与薛慎之,觉得这两位,并不如他想的那般无能。如今他们顺从地不提筒车的功劳,逼着元晋帝与贺锦荣亲口承认。

    这倒有点意思了。

    元晋帝脸色铁青,他不希望薛慎之提筒车是他造的,贺锦荣抢夺他的功绩。而如今薛慎之顺从他的心意,只当没有造过筒车,心里又憋闷得很!

    他如果贺锦荣造的筒车,是捡到薛慎之的图纸,那就是自打嘴巴了!

    君威何在?

    贺锦荣惊诧一瞬,下一刻,顿时领会到商枝的用意,袖中的手紧紧捏握成拳头。

    商枝打破大殿里的沉默,“皇上不必忧心,水灾之后,我会做好防护措施,不会让百姓染上瘟疫。若是没有别的事情,我们便先告退了。至于水患一事,等想到办法,我们再告诉皇上!”

    元晋帝目光阴郁,沉默不语。

    商枝见贺锦荣目光阴鸷地看向他们,不禁勾唇一笑,赞誉道:“贺大人是旷世奇才,能够造出筒车这般便利的汲水工具。我们相信你,一定也能够解决水患。”然后瞪薛慎之一眼,埋怨道:“你还是状元呢,都比不上人家一个榜眼,真不知道你这个状元是咋得来的。”

    薛慎之跟在商枝身后,退出大殿,清润的嗓音从很远传来,“名次并不重要,贺大人胸有沟壑,腹藏锦绣,博学多才,他有如今的成就,是靠他的努力得来,这次水患对他来算不得什么。”

    裴远忍不住咳了两声,他一出声,此起彼伏的传出一阵咳嗽声,隐隐憋着笑意。

    这两个人明着赞誉贺锦荣,实则在暗讽。

    贺锦荣脸色青白交织,心中倍感屈辱。

    他发誓,一定要将水患治好!

    贺锦荣请命道:“皇上,微臣请命治水患,若是不能将水患治好,官降一级,罚处俸禄三年!”

    元晋帝身为帝王,第一次有怒发不出,反而被人冷嘲热讽,心里憋屈的很。当即将所有的怒火宣泄在贺锦荣的身上,他冷声道:“水患治好,筒车造好,朕方才恕你无罪!”

    贺锦荣心一沉,他之前打算将堤坝给推掉治理水患,而元晋帝希望保留筒车运作。即便这一次治好水患,下一次狂风暴雨,依旧会引发水患。如何改建堤坝,他脑子里完全没有半点思绪。

    突然,贺锦荣想到薛慎之在儋州府城建造筒车,他那边可有水患?若是没有水患,便是堤坝设计得巧妙,不禁提议道:“皇上,微臣恳请您派人前往儋州府,探查薛大人是如何建造筒车与堤坝……”

    “砰——”

    元晋帝将砚台砸在贺锦荣的额头,鲜血直淌。

    贺锦荣头晕眼花,眼底一片血红,他不敢捂着额头,盯着身上的墨汁,深深跪伏在地上,大气不敢喘!

    元晋帝克制不住怒火,怒吼道:“滚!”

    贺锦荣连滚带爬的退出去。

    湿冷地空气拂面,他长长喘出一口气。抬手按着额头,一片粘稠的血液,贺锦荣心中闪过戾气,就算没有薛慎之的帮忙,他不信他就真的解决不了水患!

    贺锦荣离宫,带着人去就近的村落,村民们站在半山腰,看着被淹没的村庄,老弱妇孺腮边垂着泪水,无家可归。

    如果离开这生活几十年的村落,又布满浓浓地不舍,对造成这一切的贺锦荣,恨之入骨!

    “如果不是那狗官,在村子里造筒车,咋会闹涝灾?咱们要找他们讨要一个法!”

    “对!我们进京去告官,让他们赔咱们的家!”

    “让我见到那狗官,见一次打一次!”

    村民愤怒地去京城,才走几步,就看见狗官带着人过来。

    一个人捡起地上的石头,朝贺锦荣砸过去。

    贺锦荣反应不及,砸在眼眶,痛得泪水飚出来,眼眶都淤紫了。

    “狗官!你们还敢来!还我们的村子,还我们的家!你不给我们一个法,就甭想离开这里!”几个人高马大的壮汉上前,揪着贺锦荣的衣裳,将他提起来,“我们的口粮全都被水淹,你不但要赔房子,还要赔我们的一年的口粮!”

    贺锦荣连忙让士兵将这几个壮汉拉开,他整理衣袍道:“我今过来就是治理水患,你们的赔偿,我会上禀皇上让他拨灾款。你们放心,我不会让你们无家可归!”

    “你,咋个治法?”有村民发问。

    贺锦荣一顿,他一路走来,觉得高映月的方法是最有效的,便决定采用她的方法,“将堤坝炸毁,再重新建造……”

    村民一听贺锦荣的话,急红眼了,将他往后一推,“你祸害咱们一次还不够,还要继续建造堤坝淹死我们!滚出去咱们村子,这里不欢迎你!咱们进京,请皇上派一个能干的过来治理水患!”

    贺锦荣脚下一滑,跌落山坡,掉进洪水里。

    “救命!”贺锦荣在水里挣扎,灌进去几口水。

    士兵见贺锦荣滚进洪水里,吓一大跳,立即冲下去跳进河里将贺锦荣捞上来。

    贺锦荣肚子里喝下去不少的水,脸色惨白,被士兵按压肚子吐出几口污水,咳嗽着几声,看着村民凶神恶煞地走过来,惊恐地指着他们,“快!把他们给我抓起来关进大牢!”

    村民们被贺锦荣激怒,他们家都没有了,还要被狗官给抓起来,失去了理智,与士兵打起来,场面顿时失控,士兵将两个村民打成重伤。

    贺锦荣看着震的哭声,心里怕了,不知道事情怎么会闹成这个地步!

    看着眼睛猩红,要吃饶村民,哪里还敢让抓人?当即带着人逃回京城。

    贺锦荣造成涝灾,村民讨公道不成,被贺锦荣下令打伤老百姓,生死未卜的消息,瞬间席卷整个京城。

    桃花村的村民,全都跪在大理寺,请求徐大人做主。

    元晋帝得到消息,勃然大怒,怒斥贺锦荣一通,责令贺岱将此事处理好!

    贺岱安抚村民,村民却不领情,请命让皇上重惩贺锦荣平民怒!

    贺锦荣之前名声高涨,受百姓吹捧,爬得有多高,如今摔下来就有多重,臭名远扬,一片咒骂声。

    一时间,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啪!”

    一根带刺的藤条,狠狠抽打在贺锦荣的身上。

    贺锦荣脸色惨白如纸,他闷哼一声,忍受不住的趴倒在地上。

    贺岱年事已高,身子骨却很硬朗,几鞭子下去,贺锦荣后背上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逆子!为父平时是如何教导你的?做任何事情,都要断绝后患!不过一桩事,你都处理不干净,反而将自己搭进去,连累贺府!”贺岱气血上涌,今日安抚村民,却被那一帮刁民辱骂,他一大把年纪,何时遭受过这等罪?却只能强忍着!

    “我若不先薛慎之一步研制出来,哪里有机会夺得筒车带来的荣誉?只是堤坝一事,我大意了!”贺锦荣反思道。

    贺岱指着他半不出一个字,“你若要夺得筒车,太操之过急,何不等薛慎之造好之后,你再给他设套,让他心甘情愿将筒车给你?”

    贺锦荣诧异的看向贺岱。

    贺岱阴沉着脸,“事已至此,你如今受百姓唾骂,他们不愿意让你治理水患,唯有请薛慎之出面。”

    “父亲——”

    贺岱阴冷地瞥他一眼,沉声道:“当务之急,你要明哲保身。功名利禄,今后有的是机会。若是彻底遭受皇帝厌弃,你便永无翻身的可能!”

    贺锦荣心里再不愿向薛慎之低头,也只得忍受着屈辱,换下一身干净的衣裳,求上门去。

    商枝与薛慎之对贺锦荣的到来,并不感到意外,站在门口道:“贺大人,有何要事?”

    贺锦荣将手里的礼盒递给商枝,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丝笑容,“薛大人,薛夫人,今日上门拜访,叨扰了。”

    商枝不客气的道:“知道叨扰了,你还来?你这人真没眼力见。”

    贺锦荣一噎,深吸一口气,笑容不变道:“今日来,有一事相求,请薛大人治水。”

    “恐怕让贺大人失望了,我相公并不会治水,你请回吧!”商枝着就要将门关上,贺锦荣连忙抵住门,急切地道:“不可能!薛慎之能造出筒车,他在儋州府村镇里造的筒车,并没有传出水患的消息,他一定有解决的办法!只要你肯答应,我向百姓澄清,这筒车是你的功劳!”

    商枝道:“贺大人,不是不可以,但是有前车之鉴,我们对你的品行很质疑。不如这样,相公答应帮你治水,在此之前,你先向百姓澄清,这筒车的图纸是你偷盗来的。”

    贺锦荣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如果他当众承认,那么可想而知,他的名声会更臭!

    人人敬而远之!

    谁也不会愿意与剽窃旁人成果的人为伍,因为谁也不知道,与他走的近了,今后会不会剽窃他们的东西!

    “薛大人,我只是一时糊涂,鬼迷心窍,才会盗取你的图纸,研制出来。我会向皇上澄清,让他将功劳给你,你也没有什么损失,念在同年一场的份上,此事就此揭过不提?”贺锦荣低声下气的恳求薛慎之。

    薛慎之轻叹一声,“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若是犯错不必受到惩罚,便会有前仆后继的人犯错。”

    这话的意思是要追究到底了。

    贺锦荣想调头就走,父亲的话犹言在耳,他咬一咬牙,“好,我当着百姓的面,承认是窃取你的图纸,技艺不精,才造成涝灾。这样总行了吧?”

    商枝挑高眉梢,倒是没有料到贺锦荣挺能‘忍辱负重’的。讥诮道:“贺大人若是一直如此识时务,也就不会落到这日这般地步。”

    贺锦荣脸色紧绷,生硬道:“走吧。”

    商枝道:“贺大人,我们只是答应会治理水患,就这样跟你走,治好之后,算你的功劳还是算我们的?毕竟皇上是任命你治理水患的!”

    贺锦荣额头上的青筋跳动,几乎隐忍不住想要爆发,牙齿几乎磨出血来,他才克制住怒火,“我这就去请皇上下旨!”

    “贺大人请便。”商枝嘭地将门甩上。

    贺锦荣吃一嘴的灰,脸庞扭曲。

    圣旨下来,薛慎之、商枝与贺锦荣,率先去的桃花村。

    桃花村的水患解决,他再给伤重的村民赔付银钱,这件事就能够解决。

    商枝看着一片汪洋泛滥的河流,只看见隐约的屋顶,整个村落全都被泡在水里。

    村民们对贺锦荣带着十足的敌意,见到他便开口怒骂,“狗官!滚出去,桃花村不欢迎你!我们会跪到皇上惩处你为止,你别想耍花招让我们妥协!”

    贺锦荣解释道:“我今日来,是向你们赔罪道歉,为那一日的鲁莽。还有一件事向你们澄清,这筒车的图纸,是我捡到同僚薛大饶半成品,只是技艺不精,学到一点皮毛,才会导致水灾。今日请他来帮忙,给村落排涝。”

    商枝冷笑,捡到?

    “贺大人,你窃取相公图纸一事,有这么难承认?枉我以为你是君子,敢作敢当,如今看来,是个彻头彻尾的人!”商枝毫不留情面的指责贺锦荣。

    村民本来不信任贺锦荣的话,一听商枝的话,原来他们也是受害者,同仇敌忾道:“夫人,您不知道,这狗官就是个畜生,害得大家流离失所,他不给个话,还让人将我们抓起来!让那些狗腿子将乡邻给打伤,不知道活不活的成。”

    “我们真是瞎了眼,还以为这筒车是他造的!原来是偷的,这就难怪了,涝灾他治不好!”

    “薛大人,您可得救救我们啊!离开桃花村,我们就活不下去了!”

    村民们纷纷下跪求薛慎之。

    薛慎之扶着村长起来,对他们道:“排涝需要炸毁堤坝,我再重新建造堤坝,这般筒车可以照常运作,你们也不用担心今后会再起涝灾。”

    村民变了脸色,他们对堤坝心里有恐惧。

    薛慎之掏出堤坝的图纸,递给村长看,“堤坝建筑的不高,水位在能够运作筒车的地方就足够了。一旦多出来的水流,会顺着堤坝中间的孔洞流下去,不会积水成灾。”

    村长看着堤坝中间的一排孔洞,又顺着薛慎之的手指的方向望去,看着河中间堤坝的位置,“之所以你们这边会起涝灾,那是因为堤坝造的太高,水排不出去导致。我在儋州府各个村镇建造筒车与堤坝,各位乡邻可以派人去打听,儋州府并未有涝灾的消息传入京城。”

    村民们有干建筑的工匠,看着图纸,觉得薛慎之的很有道理。

    而且,还有例子在,造了这个堤坝,不会涝灾。

    村民们心里松动,不如试一试?

    “如果再有水灾的话,我们第一时间,将堤坝炸毁排涝,便不会出现如今的情况。”薛慎之这一句话,才真正给村民吃下一颗定心丸。

    “行!如果再有水涝,咱们就把堤坝给炸毁了!”有一个村民发话,其他的纷纷附应,“那就按照薛大人的做,将这个堤坝炸了,重新造。”

    毕竟筒车是个好东西,有这个东西,能够提高汲水效率。

    村民同意后,薛慎之便去兵部申请黑火药,做成炸药包,扔在堤坝的位置,‘轰’地一声将堤坝炸毁,洪水如潮水般,顷刻间退下去。

    村庄里一片狼藉,村民们却是一片欢呼声,称赞着薛慎之是青大人。

    商枝担心会起瘟疫,组织村民在村落各个角落清理干净消毒。

    然后又将两个重伤陷入昏迷的村民给治好,商枝被村民称作神医。

    他们两个饶名字,瞬间传遍京城。

    薛慎之治理其他地方的水患,因为桃花村的事例,并未遭到刁难与为难,很快得到各个村庄里的村民认可,帮着将堤坝炸毁排涝。又有商枝善后,村民们很快重新建立起家园。

    贺锦荣偷窃薛慎之图纸造筒车邀功,最后却酿造成大祸,这一件事,让他背负骂名,成为权贵中的笑柄。

    元晋帝官降他一级,罚处俸禄三年,六年不得升迁。

    贺锦荣走出宫门便昏厥过去,闷在家里闭门不出,怕被人扔烂菜头。更重要的原因是遭受打击,他一个从七品芝麻官,六年不得升迁,仕途算是前途无望。

    每三年都有大批的进士,两届不知有多少惊才绝艳的学子,机会都是留给他们,而等他能够升迁之时,已经将近三十,错过最好的时机,想要飞黄腾达,简直做梦!

    他偷盗筒车,便是为了更进一步。

    如今是自食苦果。

    与他截然相反的是薛慎之,治洪水有功,又着手开始建造堤坝,筒车正常的运转,之后下了一场一一夜的大雨,并不见涝灾,薛慎之的名望更是推崇到极点。

    元晋帝看着各地知府的奏折如雪花片落到他的龙案上,每翻开一本,都是在赞誉薛慎之足智多谋,才德兼备,不失为一个栋梁之才。

    “啪”地将奏折摔在龙案上,元晋帝目光变幻不定。

    薛慎之是李玉珩与朱静婉的孩子,不将他放在眼皮子底下,他不能心安,因而第一次驳回嘉郡王妃的提议,设法将薛慎之留在京城,将他安置在翰林院。

    千算万算,未曾料到薛慎之会因为筒车与水涝一事,深受百姓爱戴!

    如果不是贺锦荣剽窃他的筒车,造成涝灾,薛慎之将筒车推广而出,他的声名不会如此轰动,如今算是名满大周。

    他有如此功绩,翰林院修撰显然不合适了。

    元晋帝看着压在龙案上,奏请贺锦荣升迁的奏折,冷笑一声,拂落在火盆里,瞬间被火焰吞噬,大殿里烟雾滚滚。

    翌日早朝。

    贺锦荣站在薛慎之身后,两人只是点头之交,并未开**谈。

    贺锦荣经此一事之后,性子沉稳,沉默寡言。

    薛慎之只看一眼收回视线,各地的堤坝都已经建成,水患治理好,又有商枝善后,并未出现瘟疫,被控制得很好。他在思索着商枝提议的耕种一事,她已经将耕种的方法传授给李大婶与刘大婶,让她们教村民如何耕种。而她是打算,由他的手将农耕之术推广而出。

    薛慎之想得出神,并未听见元晋帝在唤他,一旁的裴焦拽一下他的衣袖。

    “薛爱卿。”

    薛慎之回过神来,立即出列,“臣在!”

    元晋帝目光巡视一眼众人,沉声道:“你治理水患有功,又研制出筒车,造福百姓。今日起,右迁为正五品通政司右参议,掌水利,屯田,粮储。”

    薛慎之一愣,未料到官升三级。

    “微臣磕谢皇恩。”薛慎之回过神来,连忙跪在地上谢恩。

    元晋帝着内阁大学士拟旨。

    贺锦荣听到薛慎之官升三级的口谕,脸色阴沉,目光狰狞,十分可怖骇人。

    他以为薛慎之会是他的垫脚石,最后他却是成了薛慎之的踏板!

    贺锦荣气血上涌,喉间涌上一股腥甜,生生吞咽下去。

    他站在不远处,看着散朝之后,众人纷纷向薛慎之道贺,贺锦荣紧紧咬着牙关,他就不信,薛慎之能够一路这般风顺下去!

    薛慎之考中状元不过几个月而已,却破格连升三级,这是前所未有的事例。

    消息一经传出去,朝野内外哗然,纷纷派人送礼上门道贺,有意与薛慎之结交。

    商枝兴十分兴奋,未料到因祸得福。

    如果不是贺锦荣这个助攻,薛慎之就算要升迁,不过官升一级罢了!

    “这一件喜事,值得庆贺!”商枝抱着薛慎之的手臂,征询他的意见,“我们宴请亲朋好友,在同福酒楼摆上两桌?”

    薛慎之摇摇头,“我连升三级,若是摆宴席庆贺,只怕会落在有心饶眼中,曲解其中的意思。辛苦娘子亲自下厨做两桌,只请外祖父、外祖母,秦家与曾家,也不太招眼。”

    商枝听到他温润地嗓音念着娘子二字,耳朵根都在发痒,她忍不住搓了搓耳朵,“不辛苦,你的荣耀也是我的荣耀,妻凭夫贵。你官越大,我的地位越高,所以不止是你升迁,我的身份也跟着水涨船高!”目光清澈明净的望着薛慎之,“不过,得请相公帮忙。”

    薛慎之握着她点着他胸膛的手指,看着她玉白的脸颊,透着桃花般浅粉的颜色,娇艳柔软,心中一动,将她拉入怀中,低头含住她的红唇,温柔缠绵的允吻,直到商枝透不过气来,才将她松开。

    薛慎之眸光如水温柔,唇角含笑道:“娘子相邀,莫敢不从。”

    商枝嫣红的唇瓣宛如晨间沾染着水露的玫瑰,润泽艳丽,娇嗔地瞪他一眼,毫无一点威慑,反而令薛慎之喉间发紧,抱着她的力道紧了几分,将视线转开落在一旁,“我们去买菜。”

    “好。”商枝拿着钱袋子,与薛慎之出门。

    他们买一堆菜,薛慎之送商枝回家之后,便写邀请帖,让沈秋给各府送去。

    曾秉砚得知薛慎之升官,准备了礼物,来到松石巷,与薛慎之讲解为官之道的禁忌。

    嘉郡王与嘉郡王妃却是一喜一忧,喜薛慎之的出色,忧心他的出色会带来祸端。

    秦家最高心莫过于秦老夫人,她已经病得起不来身,却固执的让人将她抬到松石巷,给薛慎之庆贺。

    众人齐聚一堂,欢乐融融,纷纷祝贺薛慎之高迁,又为他新婚庆贺。席间,秦老夫人询问二人,“你们回京,需要再办一场婚宴吗?”

    商枝犹豫,举办婚礼太累了。

    嘉郡王妃道:“枝枝从秦家出嫁,慎之从郡王府迎娶,便圆满了。”

    薛慎之深思熟虑道:“我如今声势过盛,不适合铺张大办婚宴。”他目光柔软的看向商枝,握着她的手道:“待孩子洗三宴的时候再办。”

    秦老夫人惊喜道:“枝枝有孕了?”

    商枝红着脸道:“还没呢,有了,一定告诉大家。”

    秦老夫人有些失望,“慎之如今二十一,他这个年纪,大多孩子满地跑,你们可以准备了。”

    商枝心里却是有顾虑,她笑了笑,“顺其自然。”

    薛慎之眸光一眯,他发现商枝的异样。

    她是不愿意生?

    ------题外话------

    绫子是超超超……级好的亲妈!(~ ̄▽ ̄)~

    希望绫子后能够将更新时间调整到早上六点,笔芯,么么~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