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一百六十五章他的身份

时间:2018-08-18作者:广绫

    ,!

    商枝也不催促林玉儿,脸上动刀子,不如一帖药这般轻松。

    除了华佗外,并没有人再动过刀子。

    林玉儿犹豫很正常,谁也不知道安不安全,有无性命之忧。

    饶是商枝在医术这一方面表现出过人的天赋,甚至是出色的能力。牵涉到动刀子,无人敢劝林玉儿。

    “师傅,我再想一想,明天回家看一趟我爹,我回来再给你答复。”林玉儿说不紧张担心是假的,毕竟刀子是动在自己身上,如果……有个万一呢?

    她想回去交代爹一声,再做决定。

    商枝颔首,“暂时不急,你的痦子没有恶化,可以再考虑一些时间。”稍微停顿一下,商枝又道:“你最好尽快做决定,你自己是医者,应该懂任何病症越快治疗,效果越好的道理。”

    林玉儿知道这个道理,只是心中害怕极了。抿了抿唇,低声说道:“我会尽快答复。”

    “好。”

    商枝将手术刀与缝合针收拾起来,装进包袱里,准备带回去。

    眼见时辰不早,商枝带着嘉郡王妃与秦玉霜一行人,去往同福酒楼。

    他们与薛慎之约定,在酒楼里汇合。

    酒楼里的生意依旧很火爆,当初设立的擂台,如今正在如火如荼的在比试诗赋。

    当初是为了吸引客人,夺魁的人能够免单。如今倒成了一件助兴的事儿,不为夺魁,只为以文会友,这倒也成了同福酒楼的一大特色奇观。

    商枝欣慰的笑了,清河县同福酒楼,是开得最成功一家分号。

    京城里的生意虽然渐好,却是比不得清河县酒楼生意。

    掌柜的将商枝领到三楼,端上茶点,亲切地寒暄道:“东家,许久不曾见你来,店里的菜谱,都是大东家从京城里制成菜谱弄过来,我们厨子都不习惯,琢磨许久才琢磨出您的那种味道。”

    商枝含笑道:“我进京有重要的事情处理,我亲自教过厨娘,她大抵也知道我惯用的烹饪方法,我相信他们尝试着做几遍就能够做出来。”

    掌柜脸上堆满笑容,十分自豪道:“那是自然,这些厨子本来手艺好,经过东家培训,他们的手艺比之前更好。”他看着商枝身后的几个人,恭敬地说道:“我这就去吩咐厨房那边上菜,东家与贵客稍等片刻。”

    “好,你先去忙。”

    掌柜得了商枝的话,不见有其他吩咐,便退下去,吩咐厨房先准备商枝这一桌菜。

    秦玉霜惊讶的说道:“这家酒楼是你开的?”她对商枝的情况,了解的并不多,所有知道的信息,都是从秦老夫人与秦景凌口中得知,而他们自然不会与她详说。

    秦玉霜只知道商枝有一身高超的医术,并且开了一家医馆,推出几种对大周国有巨大影响的药物,其他便一概不知。

    乍然耳闻,心中很惊讶,她的日子过的很不错。

    “不是我开的,是慎之最初看中我的厨艺。那时候我的生活很艰难,他让我给酒楼菜式,给我酒楼的分红。不多,两成。”商枝语气平淡,过去艰难的事情,虽然只有短短一年的时间,但是对她来说却仿佛经年之久,记忆渐渐模糊,唯一清晰的是与薛慎之点点滴滴的相处,还有她创立医馆这一条艰辛的路。

    “慎之也是遇见贵人,若不是得秦伯言的赏识,请他做账房先生,打点酒楼,给他三成分红,他的日子也不会过得轻松。”嘉郡王妃眼底有着骄傲,那个时候的薛慎之,才十三四岁,便已经出现不凡的能力,他能考上状元,似乎并不那么令人意外了。

    他很认真的生活,很认真的学习,即便身子破败,苟延残喘,薛慎之都在努力的活好每一天,而不是浑浑噩噩,荒废度日。

    商枝也觉得薛慎之很厉害,他不但才学斐然,很有自己做账的一套方式,那套方式已经接近现代的简易记账。而且她只是提了筒车的大致轮廓,却也被他给造出来,可见他聪敏过人。

    不一会儿,饭菜端上桌。

    嘉郡王妃尝一口酸辣汤,比起商枝做的味道差上那么一点火候,口感却也很不错。不知不觉,嘉郡王妃喝下一碗酸辣汤。

    这个时候,薛慎之带着他几个同窗好友过来。

    王春芳不如之前那般肥胖,整个人瘦一大圈,脸上显出俊朗的轮廓,十分阳刚。他见到商枝,挠挠头,“商枝妹妹,太久没见你了。昨儿个你与慎之婚礼,他这人太不讲义气,我们都是好兄弟的情分,一大桌子的人,大半年不见,怎么着也得一人闷一杯酒,他倒好,直接一杯酒对付我们!行,我们体恤他是新郎官,今天可得好好罚他!”

    薛慎但笑不语。

    商枝瞪了薛慎之一眼,对王春芳道:“这事儿怨不了他,昨儿是我让他不许多喝酒,早些回去。你们好不容易聚一次,今天我就不扫兴。”然后吩咐跑堂,去拿几坛子烧刀子上来。

    打算让跑堂上果子酒的王春芳,瞬间闭嘴了。

    文曲星站在一旁,始终很沉默,并没有参与到热闹的谈话中。

    商枝觉察到文曲星的异常,以前都是文曲星最欢脱,如今他突然沉稳下来,商枝不太习惯。

    文曲星觉察到商枝的视线,动了动嘴角,似乎在笑,不过一瞬就敛去,重新陷入自己的思绪中。

    商枝微微皱眉,薛慎之看出商枝的疑惑,侧身在她耳边说道:“文曲星这次科举失利,没有考上秀才。王春芳与李明礼如今都是秀才。”

    商枝诧异的看向王春芳,觉得这次最大改变的就是他。

    之前一个大胖子,如今不但瘦了,而且勉励上进。

    至于李明礼,他是有真才实学,只是缺少机会。如今给他机会,他一举得中,并不让人觉得意外。

    李明礼觉察到商枝的注目,朝她微微点头,算作打了招呼。

    一贯的沉默少言。

    商枝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全都变了,没有之前那般的亲近,若是放在以往,她与薛慎之成亲,一定会来闹洞房。

    薛慎之并不觉得有什么,他们大半年未见,关系生疏很正常。何况对于文曲星的变化,他心中多少有点数。当初是他跟班的王春芳,突然之间考上秀才,将文曲星甩出一大截,文曲星暂时没有办法调整这一种落差,心情难免低落。

    商枝也想到这一个点,她便没有再问文曲星。

    一起用完饭,文曲星就寻一个借口,府中还有事情,暂时先告辞了。

    商枝没有挽留,将准备给他的那一份礼,递给文曲星,“在我心中,文曲星是一个不会被挫折打垮的人。”

    文曲星手指一顿,收紧手里的礼盒,他喉间滚了滚,什么话也没有说,转身离开。

    商枝轻叹一声,文曲颜已经嫁进京城,苏景年待她如何,商枝不得而知。

    王春芳不放心文曲星,与商枝说一声,连忙跟在文曲星的身后离开。

    突然之间,只剩下李明礼一个外人坐在席间。

    他与文曲星、王春芳的关系并不好,鉴于薛慎之成亲的身份上,他才答应与薛慎之过来吃一顿饭。

    这一顿饭的过程里,他好几次感受到嘉郡王妃的注目。

    只是看不懂她眼底复杂的情绪,宛如一个长辈看晚辈的眼神,却掩不住她见到他时,眼底一闪而逝的惊讶,让李明礼留了一个心眼。

    他知道嘉郡王妃是从京城来的人,而薛慎之是嘉郡王妃的外祖母。他从他的母亲口中得知,她还是他爹明媒正娶的女人,那个时候他爹也是好人家的公子,只是遭人陷害,才会命丧黄泉。他娘是富贵人家出身的女子,为了养育他长大,身无一技之长,只能做起皮肉生意养他成人。

    他经常看见他娘手里拿着一个褪色的荷包,望着一个方向,满面愁苦。有时候陪男人喝醉了,她会拉着他的手说他爹是京城里的人,让他用心念书,争取留在京城混个京官,长长脸儿。

    嘉郡王妃看着他的眼神有古怪,李明礼摸着自己的脸颊,难道嘉郡王妃认识他爹?

    李明礼没有直接问出口,他将疑问藏进心里。这一切的秘密,他一定会自己去京城揭秘!

    嘉郡王妃看着李明礼的面容,慈祥和蔼的问道:“你叫明礼?我能和其他人一起这么叫你吗?看见你的第一眼,就觉得你很有眼缘,特别喜欢你。不知道你家中有哪些亲人?”

    嘉郡王妃这一番话,几乎让李明礼确定,嘉郡王妃大概猜到他的身份。

    李明礼沉默了一会,没有如实回答,“我家中有爹娘,爹是做一点小生意,还有一些兄弟姐妹。

    嘉郡王妃点了点头,有爹有娘,也许可能是她看错了?

    她也便没有多问,看着大家都吃好了,询问道:“回村子里,还是要在县城里逛一逛,买一些小物件儿?”

    商枝觉得回去太早也没有事,应声道:“也行,正好消消食。”

    一行人走出酒楼,李明礼拱手向薛慎之告辞。

    “明……”姜姬从一旁的医馆出来,一眼看见李明礼站在商枝身边。勾唇一笑,提着裙摆就要走过来,猛地看见李明礼身侧的嘉郡王妃与秦玉霜,她的眼睫猛地颤动几下,脸色发白,慌手慌脚,急急忙忙地钻进一条小巷子里躲避。

    嘉郡王妃抬起头,觉得那道躲起来的身影,隐约有点儿眼熟。但是一眼看出她身上的风尘气息,不禁皱紧眉头,觉得她是真的看错了。对薛慎之道:“你有事情就先去和同窗去忙,我们不要紧,枝枝陪着我们上街呢。”

    商枝知道薛慎之心里装着筒车的事情,连忙对他说道:“你先去忙,到时候我们坐马车回去。”

    “好。”薛慎之已经想到为什么筒车汲水不上来,想要尽快回去做试验。

    薛慎之与李明礼一走,嘉郡王妃看着李明礼走远的身影,蹙紧眉头,问商枝,“你认识这个叫明礼的?他姓什么?”

    “姓李。”商枝道,“您认识他?”

    嘉郡王妃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她有点像一个故人,我可能是看错了。”

    “很多人长得面善,看错是正常的。”商枝并没有多想,同福酒楼过去,就是一条商业街,商枝便带着她们两人去逛。

    而姜姬靠在墙壁上,屏佐吸,生怕她的呼吸声,都能引来那两个人。

    许久,没有半点动静,姜姬探出头去,看着商枝一行人坐上马车,与她这个相反的方向离去,不禁松了一口气。

    正好,李明礼与薛慎之道别走过来,姜姬伸手握住李明礼的胳膊。

    李明礼站在巷子里,看着脸色发白,惊惶未定的姜姬,抬手将姜姬的手臂从胳膊上挥落,“刚刚你看见什么了?躲什么?”

    听见李明礼透着嘲讽的话,姜姬猛地回过神来。看着李明礼与她生疏的模样,心里揪痛,脸上却是露出一抹轻佻的笑容,“你觉得我能躲什么?干我以前那一行的,谁不怕遇见一个正室夫人?我遇见老熟人,担心是以前恩客的夫人,怕被人堵着打,当然要躲起来。”

    她的语气太自然,让一直紧盯着她的李明礼,又恨又恼!

    恨她将这些不光彩的事情,挂在嘴边,毫无羞耻地模样。

    恼他自己,毫无能力,摆脱他们的困境。

    如果他有能力,他的母亲,就不需要以色事人!

    李明礼深深看着脸上带着妩媚笑意的姜姬,她已经不见之前的慌张,仿佛是真的如她所说,怕遇见恩客的夫人被打。李明礼抿紧唇瓣,转身往巷子口走。

    姜姬见李明礼不再追问,长长松一口气,紧握着的掌心,被尖利的指甲划破,洇出丝丝缕缕的鲜血。

    忽然,走在巷子口的李明礼,脚步突然一顿,姜姬连忙停顿脚步。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吗?”姜姬看着比她高出许多的李明礼,盯着他单薄的背影,心里莫名地升起不安。她下意识的就要转开话题,“明礼,你如今考上秀才,想在府学去念书吗?娘托人去问了,你想去的话,过几天就能去报名。”

    “娘。”

    姜姬心口一颤,惊诧的看向李明礼,这是这么多年来,李明礼第一次叫她娘!

    “那个人是嘉郡王妃,她说我长得像一个故人。你认识她口中的故人吗?”李明礼一边问,一边转过身来,诈一诈姜姬。

    ------题外话------

    抱歉,亲亲们,今天更新还是有点少,小绫子快要返程了,更新会恢复正常,么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