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婚(二)

时间:2018-08-18作者:广绫

    ,!

    内侍骑着马过来,翻身下马,展开手里的圣旨。

    “薛慎之、商枝接旨!”

    薛慎之与商枝立即跪下接旨,其余村民全都懵了,他们这辈子第一次看见宫里面的人,也是第一次看见传说中的圣旨!

    圣旨对于他们来说存在于虚幻中,终其一生,也见不到。

    可今天他们见到了,震惊下,一时反应不过来。

    直到陈族长跪下,村民如梦初醒,纷纷跪下来。

    内侍高声尖锐的声音传入众人耳里。

    “商枝救治白嵩城有功,才貌品德实属上佳。薛慎之才学斐然,乃后起新秀,与商枝甚为般配,朕今特此赐婚,二人缔结良缘。择日完婚!钦赐!”

    “微臣谢皇恩浩荡。”薛慎之与商枝接旨。

    村民跟着谢恩。

    唐老爷跪在人群之后,听到这一道旨意,整个人都懵了!

    这一道不远千里而来的圣旨,只是为了给名不见正传的两个人赐婚?

    简直太过可笑!

    唐楚君眸光微微闪动,她心中也有一丝意外,看向商枝的目光十分复杂,能够得元晋帝赐婚,一定是凭着她过人的本事,让元晋帝另眼相看。

    她看向唐老爷,他的脸色阴云密布,不禁抿紧唇瓣,唐老爷这算是失策了。

    他以为薛慎之会为钱财弯腰,自古以来,红袖添香是美谈,薛慎之是状元,纳妾十分正常,总会松口的。而今一道圣旨打断了唐老爷的算计。薛慎之若不得元晋帝器重,他与商枝的婚事是元晋帝赐婚,他若要纳妾,便不能随心所欲。

    否则,便是对元晋帝赐婚感到不满。

    商枝心中很诧异,她之前向元晋帝讨要过赐婚的圣旨。元晋帝并未给一句准话,她以为元晋帝要出尔反尔,便没有将赐婚一事放在心上,毕竟薛慎之没有被人榜下捉婿,他们马上又要成亲,没有人能够破坏,赐婚不赐婚无甚区别。

    哪里知道元晋帝竟是派人将圣旨送到杏花村,当着全村百姓的面宣读圣旨。

    来此的人都是清河县有头有脸的大老爷,他们都是抱着与薛慎之结交的心思,甚至和唐老爷一样,想要更深入一步的关系。如今听到这一道圣旨之后,纷纷打消将女儿送给薛慎之做妾的打算。

    商枝觉得这道圣旨来的正是时候,那些人不敢再打薛慎之的主意。

    嘉郡王妃也大出意外,元晋帝分明已经知道薛慎之的身份,竟还给商枝与薛慎之赐婚。

    不过,这也算是一桩好事,她便没有多说什么。

    苏易最先反应过来,他连忙给内侍塞赏钱,将人往席间领去,“公公舟车劳顿,一路辛苦了。先在此用饭,安歇。”

    内侍的确累得够呛,也不和苏易客气,直接在主席位坐下。虽然他身份低微,但是宣读圣旨,便是代表着元晋帝,身份便又显贵起来,因此安排在主席位。

    一切都就绪,薛慎之牵着商枝去喜堂拜堂。

    薛慎之看见主位上的人,眼中诧异,不由看向商枝。

    秦玉霜缓缓摇了摇头。

    薛慎之抿唇,并没有开口提醒商枝,秦玉霜来了,并且被安排在主位上。

    与嘉郡王妃、嘉郡王并坐一排。

    傧相引着薛慎之与商枝进香。

    引赞道:“跪,献香。”

    薛慎之与商枝献香之后,通赞道:“跪,叩首,再叩首,三叩首。”

    两人磕完三个响头,便正式拜堂。

    傧相道:“一拜天地。”

    薛慎之牵引着商枝一起拜天地。

    “二拜高堂。”

    薛慎之与商枝转过身来,跪拜长辈。

    秦玉霜看着跪在她面前的商枝,眼圈瞬间就红了。她不知道商枝欢迎不欢迎她来参加婚宴,但是她忍不住来杏花村参加喜宴,并且贪心的想要得到更多,亲自以长辈的身份出现在席间。看着她与薛慎之拜堂,为人母不舍的情绪让她眼眶发酸发胀,忍不住想要落泪。

    看着商枝磕下头来,秦玉霜手指骨发白的攥紧红色的锦帕,按捺不住地想要站起身。

    嘉郡王妃拍了拍她的手背,秦玉霜才冷静下来。

    “夫妻对拜。”

    薛慎之望着商枝的目光,温柔如水,两人弯下腰的一瞬,他低声在商枝耳畔道:“娘来了。”

    商枝弯腰的动作一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过一瞬,她就知道薛慎之指的是谁。

    下一刻,她继续与薛慎之完成拜堂仪式。傧相高唱送入洞房,薛慎之直接握着商枝的手,牵着她去洞房。

    商枝坐在铺满红枣花生的床榻上,两个人按照喜娘的仪式举行完,喜娘递给薛慎之一柄玉如意挑喜帕。

    薛慎之握着玉如意的手指微微发紧,他看着安静坐在床榻上的商枝,缓缓地挑开喜帕,露出一张秾李夭桃的面容。峨眉淡淡一扫,双颊浅浅两抹胭红,云蒸霞蔚,艳压海棠。

    薛慎之的目光不禁变得深邃,怔怔地盯着她,看着商枝抬起头来,朝他嫣然一笑,薛慎之的心脏蓦地快速跳动,紧紧地握住玉如意。

    商枝看不懂薛慎之眼底的神情,却被他眼底深处厚重的情意,牵动心弦。

    沈秋端着两杯合卺酒递给二人。

    薛慎之坐在商枝身侧,两人手臂交缠,仰头饮下合卺酒。

    酒气熏染,商枝的眉眼愈发昳丽,脸颊绯红如玉,薛慎之手指微动,轻轻拂过她发烫的面颊。

    商枝浑身的血液瞬间往头上涌来,想着昨晚在册子上看到的各种姿势,紧张地捏着裙摆。

    喜娘在一旁含笑地说道:“祝贺二位连枝相依、同心永结。”

    沈秋给喜娘一个红封。

    喜娘惦着手里的份量,又一连说好写喜庆的话,带着人离开。

    屋子里,一时间,只剩下商枝与薛慎之。

    商枝心如擂鼓,紧张地吞咽口水,“你……你不是要出去敬酒?”

    薛慎之看着她紧张无措,却又故作镇定的模样,忍不住轻笑一声,倾身含住她柔软娇嫩的唇瓣允吻,并不缠绵深入,浅尝辄止。

    望着商枝润泽嫣红的唇,喉结微微滚动,“桃花香味。”

    商枝一怔,转而明白他说的是口脂的香味,抬手捶他胸膛,却被他宽厚的掌心包裹住。

    “我让沈秋给你端一碗粥进来,你先洗漱,若是累了,可以先睡。”薛慎之松开她的手,低头在她耳畔道:“我很快就回来。”

    商枝点了点头,目送薛慎之离开,商枝双手拍了拍滚烫的脸颊,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沈秋端着一碗肉丝粥进来,商枝将喜服脱下,挽着袖子将脸上的妆容卸去,清清爽爽地坐在桌子前喝粥。她饿过头了,一碗粥只吃了一半,让沈秋端出去,然后将秦玉霜请过来。

    她能来参加婚礼,商枝很意外,心里却涌现一股子喜悦的情绪。她对秦玉霜的感情是复杂的,但是因为身体里流淌着一部分秦玉霜的血脉,虽然未曾相认,却也没有否认过她是母亲的事实,她在潜意识里将秦玉霜当做母亲,实际上两个人却是很生疏。

    即便如此,她大喜的日子,秦玉霜出现,她很高兴!

    不一会儿,沈秋将秦玉霜请进来。

    秦玉霜很拘谨,局促不安地站在门口,心里猜测着商枝请她进来为的是什么事情?

    “请坐。”商枝站起来,指着身边的位置,让秦玉霜坐下。

    秦玉霜忐忑地说道:“枝枝,我贸然地来参加你的婚宴,没有事先知会你,我……”

    “你是我的娘亲,出席自己女儿的婚宴,难道有错吗?”商枝反问着秦玉霜。

    “你如果不喜欢,我就……”秦玉霜突然反应过来商枝说的什么话,话音戛然而止,惊愕地睁圆一双美目,“枝枝,你……你方才说什么?”

    “参加自己女儿的婚宴,您觉得错了吗?”商枝看着秦玉霜脸上滑落的泪痕,语气不由得放缓放柔,“无论我对你们的态度是什么,都无法抹去血脉里的亲缘。我与你们的相处不自在,是因为你们对我的愧疚之情。将我弄丢并非你们所愿,不是出自你们的本意,为何要觉得亏欠我?”

    “枝枝……”

    商枝拿着一方干净的锦帕递给秦玉霜,“我喜欢一家人亲近的相处,平和舒适的方式。就像你当初对待苏锦瑟一般,只是出自对女儿的关怀,我做得不对,或者你有不认同的地方。可以训斥我并且提出你的意见,不必担心我翻脸。没有任何的内疚与亏欠,也没有任何的弥补掺杂其中。”

    她不认为错过的那一段时间,内疚与弥补能够填平。既然如此,为何不能将过去那一段抹去不提,重新开始呢?

    秦玉霜似乎听懂商枝的意思,寻常母女该如何相处,她们便该如何相处。

    一旦掺杂愧疚与其他的感情,这一份母女情份,便会变了滋味。

    “我知道了。”秦玉霜心里松一口气,她脸上绽出柔美的笑容。觉得她鼓足勇气来参加商枝的婚宴,是这一辈子做过最正确的决定!

    非但没有被商枝反感,反而解除母女之间的那一层隔膜。

    话都说开了,秦玉霜在商枝面前,不再紧张拘谨,反而很放松。

    她想与商枝说几句这些时间来,想对她说的体己话。

    外面却传来脚步声,薛慎之敬酒回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