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一百五十四章 状元及第,天花病起

时间:2018-08-07作者:广绫

    薛慎之与贺锦荣行跪拜之礼,垂目望着地面,不敢直视元晋帝。

    元晋帝盯着薛慎之,见他低垂着头,开口道:“抬起头来。”

    薛慎之与贺锦荣抬起头,看向元晋帝。

    薛慎之微不可见的蹙一下眉心,元晋帝打量的视线太直接,仿佛透过他在看另一个人,这种感觉很怪异。

    转瞬薛慎之便明悟了,他是宁雅县主的儿子,元晋帝在他身上看见母亲的影子。

    “你是薛慎之?”元晋帝猜到薛慎之的身份,宝翎口中的李家后人,就是他吧?再没有人会有他这般像宁雅与李玉珩。

    元晋帝脑中闪过这个名字,捏紧了拳头。

    “正是草民。”薛慎之不卑不亢地回答。

    元晋帝颔首,收回视线,目光落在薛慎之做的文章上。

    拿起贺锦荣的文章,抬头看向贺锦荣,“你父亲贺岱才华盖世,博古今通。你做的文章徜徉恣肆,斐然成章,有理有据,比你父亲当年更胜一筹。”

    “臣子还有需要进益的地方。”贺锦荣谦卑有礼道。

    元晋帝看一眼薛慎之,缓缓地说道:“你的文章见解独到,立意深刻,分析透彻,耐人寻味,发人深思。的确是一篇锦绣文章,与贺锦荣的文章,各有妙处,难分高下。朕宣你们入宫,便是打算亲自策问。”

    薛慎之已经猜到一点,十分淡然镇定。

    贺锦荣看向薛慎之,唇角微抿,收紧袖中的手指。

    元晋帝将文章放下,开口道:“边疆年年战乱,外邦侵犯,物质贫匮,该如何应对?”

    贺锦荣先一步开口作答道:“回禀皇上,外邦无故来犯,我国当然要以倾国之兵迎战,同时派出使臣出访谈判,也可以与其他国家结盟。至于物质贫匮,让百姓耕种,能够解决问题。”

    元晋帝点了点头,看向薛慎之,“你有何见解?”

    薛慎之看向贺锦荣,看着他胸有成竹,十分自信的模样,沉吟道:“草民主张巩固边防,屯兵边塞,士兵可以耕种,也可以防守。来可拒,去可防,国则无忧,边境无虞。”

    薛慎之的战略观点,得到太傅与尚书的认同,“皇上,薛贡士的方法能够从根本上杜绝问题,外邦未来犯之前,可以屯养兵马,外邦出兵必然会有顾忌。而无战乱之时,士兵耕种,能够改善物质贫匮,缓解粮草短缺之忧。即便外邦来犯,也可以尽快的防御,或者出战,不必担心城门失守,等朝廷派兵去援助。”

    贺锦荣心里顿时紧张起来,之前他以为状元势在必得。

    如今薛慎之的提议,的确比他的出彩。

    薛慎之这番主张,也深得元晋帝的嘉许。

    只是——

    元晋帝再问,“天地间什么最大?”

    薛慎之与贺锦荣同时愣住。

    大殿内,瞬间鸦雀无声。

    良久,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皇上。”

    “道理。”

    贺锦荣拱手作揖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臣子以为,天地间最大的是皇上。”

    礼部尚书点了点头,十分赞同。

    太傅抚摸着胡须,看向薛慎之,看他如何解答。

    薛慎之抿紧唇,如今天下间都认定是君王至上,贺锦荣的回答不偏不倚,容易讨得皇上的欢心。他的回答,极有可能惹得皇上的不喜。

    沉默半晌,薛慎之依旧耿直地回答道:“天下虽大,治之在道。四海虽广,治之在心。没有道理的世间,破裂天常,败坏人纪,公道不存于心。草民认为,万事脱不开一个道理。”

    贺锦荣乍然看向薛慎之,脸色微微发白,万事脱不开一个道理,身为天子也是要遵循道理行事,岂不是屈居道理之下?

    “啪、啪、啪。”

    元晋帝鼓掌道:“好一个天下虽大,治之在道。薛贡士的回答,深得朕心!”

    朱砂笔一挥,将薛慎之钦点一甲第一名,贺锦荣一甲第二名!

    命刘勇送二人离宫,元晋帝将名次定夺下来。

    曾滨与太傅看到前三甲之后,突然跪在地上说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这次春闱是天降祥瑞。”

    元晋帝一怔,“天降祥瑞?这次考试,天降异象了?”

    太傅笑着说道:“皇上,您钦点的状元郎薛慎之,他可是连中三元。他出色的表现,微臣对他了解过一番,此子非池中之物,八岁的秀才,如果不是体弱多病,耽误他科举,只怕是十几岁的状元郎。说来太过可惜,差一点,他就连中六首,这可是从未出现过的事情!”

    礼部尚书也很高兴,“常言道:‘三元天下有,六首世间无。’,一个三元,却也是百年难得一遇。皇上是盛世明君,方才得一个得力的贤臣辅佐。”

    曾滨默然,实际上薛慎之是连中六首,只是当年为保命,自降名次罢了。

    元晋帝脸色沉郁下来,八岁的秀才的吗?

    李玉珩当年十四岁的解元郎,风光无限,名动盛京。几乎以为他会连中六首,只可惜会试发挥失常,屈居第二,殿试夺得魁首,拿下文武双状元。

    薛慎之在文章上青出于蓝。

    贤臣?

    元晋帝眼底的情绪意味不明。

    ——

    夜空破晓。

    巍峨庄严的皇宫,伴随着悠扬肃穆的钟声响起,午门的三扇正门,东西对开的两扇掖门缓缓开启。两队身穿金色飞鱼服,手持一丈画戟的殿廷卫士,整齐划一的从中门外的四个门洞而出,立在汉白玉铺成的五条大道旁。

    宫门外,这时已经站满穿着朝服的文武百官,以及三百位身着深蓝色罗袍的新科进士。大家心里又激动又紧张,从这一刻起,他们正式走上仕途。

    薛慎之被召进宫,被元晋帝亲自策问,对自己的名次,心中稍微有底,不是状元,便是榜眼。他在人群中抬起头,看着象征权利的皇宫,午门正门三个洞开的门高大无比,其中最高有十一丈高,这是历代皇上出入禁宫的专用门。除此之外,便是皇后大婚时从此门入,再之后就是历届新科状元、榜眼、探花可以从皇帝的御用道走过,一辈子仅此一次,享受读书人一生之中最高的荣誉,光宗耀祖,青史留名。

    十年寒窗苦读,为的便是今时今日。

    城门上一声钟响,内侍扯着嗓子喊道:“吉时到,百官率贡生觐见!”

    文武百官往左侧门进宫,公卿贵族往右侧门进宫,新科进士从掖门入,去往奉天门。一眼便看到白玉石栏杆雕刻着腾龙,十分宽广足以容纳万人的广场,广场尽头是一座坐落在三层汉白玉高台之上,金壁辉煌的金銮殿!

    新科进士心潮澎湃,心生匍匐,那是天生对皇权的敬畏,全都跪在大殿外御道两边,文武百官进入大殿。

    一切仪式之后,内阁首辅裴远从殿中出来,站立在一众进士面前,手持金册朗读,“皇恩浩荡,开科取士,为国抡才,出身莫问。今元晋十一年甲戊科殿试结束,由皇上策试天下贡士,钦赐一甲进士及第三名,二甲进士出身一百一十名,三甲同进士出身一百八十七名。”

    众人屏住呼吸,听着裴首辅宣读名册。

    裴远宣读道:“殿试一甲第一名薛慎之。”

    站在两侧的殿廷卫士齐声道:“一甲第一名贡生薛慎之觐见!”

    薛慎之一怔,似乎没有料到他被钦点为状元,当时的情景,贺锦荣的胜算更大一点。

    他侧头看向贺锦荣,贺锦荣低垂着头,神色不明。

    薛慎之跟着接引的官员走入金銮殿,裴远继续宣读第二名、第三名,分别是榜眼贺锦荣,探花裴焦。一直等到裴首辅将二甲进士宣读完毕,众人鱼贯而入,百官一同三拜九叩行大礼,元晋帝赐下金榜,交给礼部悬挂在午门三日,元晋帝乘龙撵回宫。

    元晋帝离开后,众人相互道贺。

    贺锦荣站在薛慎之的身侧,他主动开口,“薛状元,恭喜连中三元。”

    薛慎之看着温润尔雅的贺锦荣,微笑道:“贺榜眼,同喜。”

    这时,文渊阁大学士徐耒过来,让前三甲去更衣游街。

    徐耒将他们领到偏殿,“衣物里面准备好,各位快去换衣。”

    薛慎之等人一起进去,三位宫婢捧着进士袍子,服侍他们更衣。

    “我自己来。”薛慎之往后退一步,避开宫婢准备解衣扣的手,示意她出去等。

    宫婢迟疑一下,放下袍子离开。

    薛慎之穿上宽大的进士袍子,与其他大臣无异,腰间革带则换成了光素银带,挂药玉佩,头上的状元帽,左右各簪了一朵大红花,看着十分的喜庆。他从里面出来,看着贺锦荣与裴焦各戴一朵花,榜眼在左,探花在右。

    全都确认无误后,三人由三位辅政大学士亲送至午门外,礼部尚书迎接上来,亲自扈送三鼎甲,向正门出去,众进士随行在左侧官道上,薛慎之站在正中间,贺锦荣与裴焦在左右两侧,三人心思各异的从御道上出宫。

    官员给薛慎之胸口挂上红绸,扶着他上马,递给他一条马鞭。薛慎之往身侧望去,贺锦荣与裴焦都已经上马。

    街道两边围满了百姓,翘首期盼着这一届的状元郎。

    商枝站在人群里,她搀扶着嘉郡王妃,探着脑袋往街道上望去,就看见礼部尚书护送蟠龙金榜缓缓而来,身后跟着一众进士,她一眼就看见骑在高头大马上的薛慎之,头戴状元帽,身披红绸,芝兰玉树,耀眼夺目,缓缓朝她这边靠近。

    百姓看到新科状元、榜眼、探花,都是翩翩少年郎,全都欢呼着往他们身上扔花瓣,清风拂过,花瓣纷纷扬扬的洒落在街道,衬得他们宛如天神下凡。

    商枝看着意气风发的薛慎之,热泪盈眶,目光追随着薛慎之从身边走过,就看见骑马过去的薛慎之,忽然回过头来,一眼看见人群里的商枝。

    人潮中,四目相对,商枝心底刹那间涌起一抹悸动。薛慎之清冷淡漠的面容,展眉一笑,杏花树下,君子如玉。

    他比着嘴型:等我。

    商枝鼻子蓦地一酸,用力的点头。

    此后经年,回忆起这一幕,仍是色彩鲜亮,毫不褪色。

    “中了!中了!是状元!”

    嘉郡王妃激动地握着商枝的手,似乎任何言语也无法表述她此刻的心情。

    商枝望着不见他身影的长街,只有杏花零落,微微笑道:“连中三元。”

    “像他父亲,有乃父之风。”嘉郡王妃双手合十,念了几句佛号,“等琼林宴后,我们摆几桌,请一些亲朋好友,一起庆祝。”

    “好!”

    商枝扶着嘉郡王妃挤出人潮,一起回松石巷薛慎之。

    在松石巷门口,看见等候多时的嘉郡王。

    商枝问候一声,“嘉郡王。”

    嘉郡王点了点头,看着眼眶通红的嘉郡王妃,含笑道:“看见慎之骑马游街了?”

    嘉郡王妃板着脸,一言不发的进屋。

    嘉郡王习以为常,脸皮厚实得很,他不请自入,坐在嘉郡王妃的身边,“慎之算是光耀门楣,亲家在天有灵,也能感到欣慰。”

    提起李家,嘉郡王妃眉宇间染着伤感,愈发的沉默。

    嘉郡王眼底闪过懊恼,似有些无措的捧着茶杯,不知该如何哄她展颜。

    商枝轻叹一声,老一辈的事情,她是搅和不进去。记得上一次,嘉郡王妃问她会不会做佛跳脚,商枝去厨房里准备食材,将空间留下来给二老。

    厨房的门合上,嘉郡王低声道:“你与我置气二十年,我们如今已经迟暮,还有多少个二十年?你难道打算这辈子,不再原谅我?”

    “我的原谅只是让你从愧疚中解脱出来。”嘉郡王妃抬头看向嘉郡王,“当年我为母亲守孝,你收下老祖宗给的通房生儿子,那时候我就应该和你解除婚约。”

    或许,就没有之后这么多的生死别离。

    嘉郡王这辈子唯一愧对嘉郡王妃的就是这一件事,也就是这一件事,让这个家差点散了。

    这一生,他不曾辜负任何人,只对不起嘉郡王妃。

    “你若只是想求一个心安,便当做我已经原谅你。”嘉郡王妃的语气平缓,没有任何的波澜,“这大半生,我为郡王府而活,为顾全大局而隐忍。如今我这为数不多的后半生,只想好好守护着慎之。你若顾念着这些年我为郡王府的付出,顾念着这些年的夫妻情分,就不必再来扰乱我心情。”

    嘉郡王喉间一紧,“阿阮……”

    嘉郡王妃闭上眼,不准备再多说。

    嘉郡王收紧茶杯,将到喉间的话,咽下去。

    屋子陷入沉寂,只有火炉里发出噼啪地声响。

    不知过去多久,嘉郡王起身道:“慎之要留任清河县,这件事我已经有眉目,等琼林宴后就能确定下来。”

    嘉郡王妃颔首。

    嘉郡王落寞地离开松石巷。

    商枝从窗户里看着嘉郡王离开,走出厨房,将一叠点心放在桌子上,就听嘉郡王妃道:“枝枝,你觉得我是对,还是错了?”

    “没有所谓的对错,您只是想为自己而活。一辈子就这么长,难得能随心所欲。”商枝觉得无法从内心去接纳、原谅,逼着自己去做违心的事情,对自己是一种残忍与痛苦。

    嘉郡王妃释然地笑了。

    薛慎之游街夸官回来,商枝正好将饭菜全都做好,端着摆在桌子上,她走过去替薛慎之将胸口的红绸取下来。拨弄着他状元帽上的大红花,乐不可支道:“这样一穿,倒是像新郎官。”

    薛慎之笑道:“不如新郎官心情激荡。”

    商枝娇嗔地瞪他一眼。

    薛慎之却是掐着她的腰肢往怀中一提,低头在她红唇上磨辗轻啃一番,低哑地说道:“状元郎之后,就是新郎官。三日后就是琼林宴,之后拜访主考官,我们可以将婚事提上日程。”

    “日子还没有选呢!”商枝挣扎着跳下去,“日子要提前一个月选定,咱们回去怎么着也要四月中旬,婚事最早也要五月份去。若是五月份没有好日子,还得往后推。”

    薛慎之看着商枝掰手指头数日子,目光柔和道:“很想嫁给我?”

    商枝一怔,抬头看着眼底笑容满溢的薛慎之,张口道:“是!不但想嫁给你,还想给你生小萝卜头。”

    薛慎之目光瞬间变得幽暗,他紧紧地将商枝搂进怀中,发了狠去亲吻她。

    商枝气喘吁吁地推开他,“郡王妃还在外面,你收敛一点。”摸一下嘴唇,都给亲肿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

    薛慎之抬手将她鬓角细碎的头发拂至耳后,握着她的手,牵着商枝往走,“她是一个很开明的长辈。”

    商枝顿时记起在贡院门前亲他,不少人都看见了。

    她红着脸,挣脱薛慎之握着的手,去厨房里拿着冰敷。冰冷寒意冻得商枝一个激灵,脑子灵光起来,将冰块往木盆里一扔。

    “怕什么?郡王妃是过来人,小年轻总是会有……冲动。”

    “什么冲动?”嘉郡王听到商枝嘀咕声,目光落在她唇瓣上,忍不住笑开了,“是,小年轻难免躁动了一些。慎之方才和我提一下亲事,我明天请人测算日子,挑选黄道吉日,最好在五月份。这样回杏花村,咱们可以直接准备婚礼,不用再挑日子。”

    “这个主意好。”话一出口,商枝就恨不得咬断舌头,里子面子都在嘉郡王妃面前丢尽了。

    嘉郡王妃愉悦地笑道:“这是慎之的主意。”

    商枝脸蛋红彤彤的,话都说开了,似乎也没有什么好难为情。

    “日子最好在五月底,我还得给干爹干娘去一封信,若是方便的话,需要他们提前帮忙准备一番。”商枝担心京城里会有变故,等他们回去的时候,就怕时间不够用。

    “五月的婚礼,也差不多该准备。”嘉郡王妃目光一转,询问商枝道:“亲人都在京城,你想先在杏花村办理婚礼,京城张罗吗?”

    商枝蹙眉,她没有想过要在京城办。

    嘉郡王妃叹息道:“看慎之的缺位如何安排。他如果在京城,那就一定得办理,与各府联络一下,为他今后官场打基础,多结交一些人,总会没有错。”

    商枝心思顿时凝重下来。

    嘉郡王妃拍了拍她的肩头,“顺其自然。慎之有自己的主意想法,我不好插手你们的事情。如果想在仕途长久走先去,在翰林院是他最好的去处。”

    商枝点了点头,读书人做官之后,首辅才是追求。

    薛慎之想要在清河县做县令,是她的愿望。

    但是,他的想法呢?

    可有想过在官场上施展拳头?位极人臣,成为当朝首辅?

    两个人从厨房出来,嘉郡王妃想到喜事连连,又有商枝特地为她准备的佛跳脚,吃得腰肚儿圆。

    撑着了,从袖中摸出一瓶消食丸儿,当做糖果往嘴里塞。

    商枝见了,眼皮子抽了抽,“药有三分毒,您吃太饱,局让忍冬扶着在院里走几圈,总好过吃药。”

    嘉郡王妃点了点头,又往嘴里塞一颗消食丸。

    酸酸甜甜,真好吃!

    商枝:“……”

    老小孩,老小孩,越老越像小孩,说的就是嘉郡王妃与秦老夫人。

    薛慎之在一旁看了抿唇忍笑。

    屋子里的气氛,十分融洽。

    等待恩荣宴的日子,薛慎之将商枝画的筒车改善一下细节部分,又外出走访木匠,与他们讨论手摇水车的结构,慢慢的倒是琢磨出一些门道。

    薛慎之扛两根木头木来,买了做木工的工具,锯木头,做迷你缩小版的筒车,木盆里装水做试验。

    失败一次,改进一次,薛慎之全副的心思放进去了。

    转眼,就到恩荣宴前一日,薛慎之遇到瓶颈,他决定再去走访木匠。

    而染坊那边也有消息传来,老师傅制出标缸,请商枝过去看一看。

    商枝与龚星辰过去的时候,老师傅将一匹沥干的布给商枝看。

    商枝捧着毛青布,面料平整光洁,用最好的蓝靛染成,色泽大方,十分柔软,看着很清爽。

    老师傅惊叹道:“这色染得很牢固,不但不会褪色,反而越洗越艳,我在染坊几十年,从未见过这种布。”

    商枝看着染得很成功,含笑道:“多亏您老道的手艺,才能将布染得这么好。如今毛青布已经制出来,可以大量的生产,往江南一带售卖。”

    龚星辰却另有想法,“妹妹,你说将这毛青布做为贡品,进献到皇宫里如何?”

    “你是认真的?”商枝不过一瞬,明白龚星辰的意思,如果买青布能成为贡品,他在布庄界算是站稳一席之地了!“做两手准备,试着上贡,然后在外推出市场。”

    龚星辰很赞同,乐颠颠地找老师傅商量,让他掌管标缸,防止知道的人多了,会流传出去。然后打算在毛青布开拓出市场后,再打算给老师傅一点红利,如此他才不会被人挖走!

    商枝将会的其他几种颜色,教给老师傅,便打算回府去。

    走出作坊,就看见小高氏抱着孩子,从对面的医馆里出来,神色焦灼,眼睛发红。

    孩子被小高氏包裹得密不透风,商枝看不清楚情况。小高氏有栽过她一程的恩情,这次撞见了,商枝便打算看看孩子的情况如何。

    “夫人,孩子病了吗?”商枝唤住准备上马车离开的小高氏。

    小高氏听到商枝的叫喊声,转过头来,看着商枝靠近她们,连忙道:“别过来!”

    商枝脚步一顿。

    “商姑娘,你得过天花吗?如果没有,就不用靠近我们,会传染给你。”小高氏往后退两步,看着怀里高热昏迷的孩子,大夫说治不好,开两副药调节一下,靠孩子自行自愈。若是熬不过来,感染其他的病症,便要听天由命。

    天花?

    商枝脚步一顿,天花来势凶猛,发展迅速,对未免疫人群感染后十五至二十天内致死率高达百分之三十。若是及时服药控制,不伴有并发症,很大程度上能够治愈。

    “染天花几天了?”商枝从袖袋里翻出自制的口罩戴起来,走过去道:“我看一看。”

    小高氏带着哭腔道:“有五六日,之前只当做是寻常的高热,紧接着额头、面颊、手臂出现红色疹子,我才意识到不对劲,不是普通的高热,请郎中诊断出是天花。”

    “疼……娘……豆豆好疼……”

    豆豆昏迷中呓语。

    小高氏心绞拧着疼,“豆豆乖,很快就不疼了,娘给你糖人,你醒来吃一口,就不疼了。”

    商枝给豆豆号脉,撩开他的袖子,皮肤上的丘疹变为疱疹,有的疱疹转为脓疱。

    商枝心里有了底,对小高氏道:“冬春季是天花高发的季节,豆豆的情况不算特别严重,我能够治,跟你一起回府。”

    小高氏几乎要喜极而泣,她找了太多的郎中,全都说看孩子的造化,没有药方能够治疗好,她看着孩子难受的模样,心都要碎了。

    “商姑娘,多谢你愿意救豆豆!”小高氏给商枝另安排一辆马车,担心传染给商枝,然后派人去请贺锦荣回府。

    ------题外话------

    亲亲们,下午三点二更,么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