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一百四十四章 事迹败露,千刀万剐!

时间:2018-08-04作者:广绫

    贺平章抱着怀中的永安,激动地手指都在颤抖。

    他快要成功了!

    将永安放在租来的马车上,贺平章凝视着她昏睡的容颜,手指拂过她的脸颊,清美妍丽的姿容,给别的男人糟蹋,真够可惜。

    只可惜,他不能用!

    贺平章脸色瞬时变得极其难看,迸发出强烈的恨意。

    如果不是商枝,他不会失去做男人的根本,不会连一个女人都碰不了,需要借助别的男人,给他戴一顶绿帽子!

    贺平章紧攥着拳头,手背上青筋狰狞。

    总有一日,他会将这笔账还回去!

    马车到达约定的地点,贺平章将永安抱下来,进入小巷子,推开破旧一扇门。

    等在里面的周青、周城听到动静,霍然起身,看着贺平章将人带进来,搓着手,哥俩将人扶着躺在床上。

    手指触碰上永安滑腻白皙的肌肤,忍不住心荡神驰,他们迫不及待松开腰带。

    “等一下,弄醒她再做。”贺平章出声提醒两个人,如果永安在昏睡中,她怎么能够感受到绝望?如何能在她心理上造成创伤?

    周青不耐烦被打断,看着床上白嫩娇贵地永安,摆了摆手,“你出去,将门关上,待会这娘们看见你,你就洗不干净了。”

    周城拿着解药,塞进永安的嘴里。

    贺平章眼睫颤动,紧了紧握着的拳头,扭头走出去,合上门。

    永安缓缓睁开眼,迷茫地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小美人,醒过来了。”周青脸上露出令永安很不舒服的笑容,惊惧地睁大眼睛,看着周青和周城将腰带解开,脱掉身上的衣裳,寸缕不着,那丑恶地身躯赤/裸/裸地展现在她的面前。

    “你们是谁?”永安惊恐万状,想要起身逃跑,浑身软绵无力,到这个时候,永安早已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她几乎要崩溃地哭喊出来,“你……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趁着什么还没有发生,你们放了我,赶紧逃走,我不会追究你们!”

    周青听到一个大笑话似的,摸一把永安的脸颊,掐着她的下颔,哈哈哈大笑道:“甭管你是谁,今儿个躺在哥俩的床上,就别想着放你出去。等事情结束之后,哥俩就会离开京城,你丢了清白,还能够大张旗鼓的找哥俩算账?”

    永安攥紧双手,脸色煞白,涕泪交流,眼神凄婉无比。

    “大哥,别和她废话,抓紧时间!”周城粗暴地抽掉永安的腰带,双手抓着她的衣襟,往两边用力一撕,永安整个人暴露在他们的眼前。

    周青的眼睛瞬间红了,抓着永安肩膀的手,忍不住的颤抖,饿虎扑食般压上去。

    永安惊惧地尖叫,在她身上作乱的两个人,就像穷凶极恶的野兽,张开血盆大口,下一刻即将要将她吞噬。

    “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我是……啊……”

    屋子里绝望的哀嚎,让站在院子里的贺平章肝胆俱裂。

    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贺平章咬咬牙,在永安凄厉的叫喊中,离开了院落。

    而商枝派沈秋去找永安,一路跟踪到后门,只看马车疾驰而去。

    沈秋立即回头找商枝,告诉她,“永安公主像是被人劫掠了,马车往城西的方向去。那边是一片贫民窟,住的都是流氓地痞。”

    商枝脸色骤然一变,她顿时想起桃溪街,贺平章对永安献殷勤,难道是贺平章劫掠永安了?

    “大哥,快,我们去城西!”商枝慌张地抓起苏易的手臂,匆匆往府外走。

    薛慎之连忙跟上。

    商枝制止他,“慎之,你就别去了,我带着大哥和沈秋,不会有危险发生,你待会送老夫人回府。”

    他们一走,秦老夫人的确没有人管。薛慎之想过去帮忙,但是苏易会武功,只能将他留下来。

    一行人骑着快马追去城西,在巷子口沈秋认出是装着永安的马车。

    一条巷子里,住几十户人家,他们挨家挨户找下去,只怕该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全都已经发生了。

    “大哥,你跳上围墙去找,看见贺平章的话,永安一定会在!”商枝心急如焚,不想让贺平章的诡计得逞。

    “好。”苏易知道事出从急,跳上围墙叮嘱沈秋,“保护好小姐!”

    “是。”沈秋寸步不离。

    商枝想与沈秋分开找,这样快一点,沈秋说什么也不肯离开商枝寸步。

    别人的安危不及商枝,保护好商枝是她的使命!

    苏易飞檐走壁,快步搜寻着,忽而,有人打开院门,他迅速趴下,看见是鬼鬼祟祟的贺平章,双眼一眯,正要跳下去抓贺平章,屋子里传来绝望而凄厉的嘶喊声,心中凛然,朝屋子里快步掠去,只听见短促的叫喊声,踹开门,就看见永安满头鲜血,昏厥在床铺上,周青捂着肩膀上被咬出的口子,满脸凶狠的模样,抬着永安的腿就要横冲直入。

    苏易目光森寒,抬手狠厉的劈晕周青,看着满面惊恐,瑟瑟发抖地周城,握紧手中的剑鞘,步步走近。

    周城吓萎了,屁滚尿流的跪在地上,求饶道:“公子,小人是拿人钱财消灾,有眼不识泰山,动了贵府的小姐,她……她还是完璧,求求公子饶了小人一命!”

    苏易神色冷峻,剑鞘滑开,冰冷的锋刃擦过周城的脖子,鲜血如注,周城瞪大眼睛,直挺地倒下。

    苏易看着床上被凌辱得不堪入目的永安,别开头,掀起被子将她包裹住。

    “大哥……”商枝带着沈秋匆匆进来,看到地上躺一个死人,吓得脸色一白,“快走,贺平章带着五城兵马司的人过来了!”

    她和沈秋一路找过来,听到一户人家传来可疑的声音,爬墙进去,没有发现永安。等她们爬出来的时候,商枝趴在围墙上,远远看见贺平章带着人过来,听到贺平章对兵马司的人说他妹妹被恶徒劫掠到三十五号,他逃跑出来求救。

    商枝急忙带着沈秋赶过来,催促苏易快点将永安卷起来扛走。

    “嘭”地一声,院门被踹开,已经来不及了!

    苏易拔出剑,挥下去,鲜血迸溅。

    周青目眦欲裂,痛醒过来。

    商枝听着快要到门口的声音,将苏易推去后门,拉着他一起跑出去。

    沈秋扛着永安跳出来。

    苏易抱着商枝跳上围墙,将她放下去,又回到围墙上,接过永安,拽着沈秋一起翻下围墙。

    “走!”商枝觉得这种情况,不能将永安带回府,她快要失去清白,文贵妃知道,还不得让苏易娶她?秦家不与皇室结亲,将永安带回去,这门亲就结定了!“找一家客栈。”

    苏易道:“永安公主这副模样找客栈会惹人起疑,带去我的宅子。”

    “不行!”商枝思索一会,“带去我的美肤馆。”

    在她那儿都比苏易那里好!

    一行人去杏林馆。

    而贺平章带着人闯进院子,听到凄厉地嚎叫声,心里有一种不妙地感觉。

    他先一步进屋,看清楚屋子里的情况,脸色骤然一变。永安不见踪影,周城已经死了,周青被阉割,之所以留他一命,是等着让官衙审问!

    贺平章被这一变故打得措手不及。

    他早已算计好,半个时辰后,将五城兵马司的人叫过来,而那个时候周青与周城按照约定的时间离开。等他走到巷口,看见两匹马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担心事迹暴露出来,立即去找五城兵马司的人匆匆过来,算一下时间,永安一定被破身,周青与周城两兄弟听到动静,可以从后门开溜。他再以解救永安的形象出现,她一定会对他感激涕零。

    哪里知道被人捷足先登!

    贺平章脸色阴沉得可怕,永安不知被谁救走!如果也是心怀鬼胎之人,他这些时日的努力岂不是白费?

    兵卫看一眼屋子里的情况,贺平章口中的恶徒,已经被人修理了。

    “你说你妹妹被他们劫掠,你跑出去的时候,有看见什么可疑的人?”兵卫看着两个人寸缕不着,显然是在办事的时候,被人闯进来将人给救走!

    虽然这两人穷凶极恶,但是杀人,阉割,性质也十分恶劣!

    贺平章陡然回过神来,又惊又怕,周青还活着,一旦被抓回去审问,他就有暴露出来的风险!

    “我当时太害怕,慌不择路,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贺平章极力的镇定,心里快速想着如何解决掉周青!

    周青失血过多,脸色灰白,浑身在抽搐。

    他看见贺平章,伸出手,想让贺平章救他。

    贺平章突然冲过去,双手紧紧掐着周青的脖子,情绪十分激动,“我妹妹呢?你们把她怎么样了?把她藏哪里去了?”

    周青本来十分虚弱,被贺平章一掐,鼓着眼珠子,险些断过气去。

    兵卫上前拉开贺平章,警告他,“你杀他,是要坐牢的!”

    贺平章吓得双腿一软,直接瘫在地上。

    兵卫看着周青脸色灰白,捂着脖子急促的喘息,仿佛随时都要断过气去。

    “快送去医治再审讯!”兵卫当机立断,扯起床上被单裹着周青,将他送去医馆。

    “头儿,他这副模样能支撑到医馆吗?不如先审问了。”

    “这副模样要审问,也问不出话来。”

    兵卫回头看一眼贺平章,“这人也挺有嫌疑,将他一并带走!”

    两个兵卫上前,一人握着贺平章一条胳膊将他拖走。

    “我要找我妹妹!你们快放开我!”

    “闭嘴!”兵卫怒瞪着贺平章,“这些人是不是你杀的,你妹妹是不是被他们劫掠,都不得而知,等他清醒过来审问,你若是洗清嫌疑,就放你走!”

    贺平章情急之下,想说他是国师府的人,转念想着国师若知他算计不成,反而自己锒铛入狱,只怕不会管他的死活。可想到周青如果活着,他将自己供出去,一定死路一条。

    贺平章急忙叫喊道:“我是国师大人身边人,你们去国师府通传一声,就说我是贺平章,我有重要的事情与他们说!”

    卫兵啐一口,“也不撒泡尿照照自个,就你这模样,还敢和国师大人攀关系!”

    “我若是撒谎,净月一定会杀我!你们如果将我关起来,国师知道的话,一定会拿你们问罪!”贺平章心里虚得很,面上却是色厉内荏,他心里也没底,国师会不会帮他,只能赌一把!

    ——

    国师府。

    卫兵将消息传达给净月。

    净月挑一挑眉梢,有人将贺平章所作所为调查清楚,将资料送到净月手里。

    净月看完之后,去往三清殿。

    楼夙依旧在抄写经文,手边有一叠抄录很厚的经文。

    净月知道每一年这个时候,楼夙便会亲自抄写经文,不会假他人之手,待到端午时,便会去国寺住上一段时间。

    “主子,五城兵马司有人来传话,贺平章被抓入狱,属下调查一番,贺平章与文娴联手,毁坏永安公主的清白。”净月将贺平章的计谋,事无巨细的告诉楼夙。

    楼夙手一顿,“文娴?文伯府?”

    “文娴正是文伯府千金,如今是礼王妃。”

    “有意思。”楼夙轻笑一声,意味不明道:“贺平章挺有能耐。”

    “主子,要插手吗?”净月询问道。

    “为何不?”楼夙搁下毛笔,双手放在一旁的铜盆里洗净,“元晋帝已经服下丹药,本座正不知如何继续下一步。贺平章给本座制造的机会,为何不抓住?”

    他打开盒子,取出文伯爷签下的契书,放在书案上,看了许久,方才低声道:“透露给文贵妃,永安公主一事,文伯府为主谋。”

    净月心中明白过来,主子这是要动文伯府了。

    适才将文娴的所作所为,归咎到文伯府,文娴是经过文伯爷的授意。

    净月问,“贺平章要将他捞出来吗?”

    “你看着办。”

    净月琢磨着楼夙这句话,最后去牢狱捞人,并且将周青给善后。

    贺平章见到净月,欣喜若狂,国师既然愿意出手相救!

    净月告诉贺平章,“永安在福来客栈。”

    贺平章面色微微一变,净月虽然告诉他永安的下落,却也提醒他,他所做的一切,都在国师的掌控之下!

    “多谢国师相助,平章无以为报,下半辈子做牛做马效劳国师!”贺平章立即表忠心。

    净月冷哼一声,骑马离开。

    贺平章管不了那么多,他焦急地赶去福来客栈。按照净月的提示,直接去二楼人字间。

    推开门,永安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额头上包扎着细薄棉布,身上穿戴整齐,仿佛睡过去一般。

    贺平章提着的心放回肚子里,他坐在床榻边上,爱怜地握着永安的手。

    永安瞬间惊醒过来,看到贺平章,她猛地缩回手,抱着胸前的被子缩在床脚,惊恐地盯着贺平章,眼睛里充满防备。

    破屋里发生的一切,永安悲愤欲死,那一帧帧的画面,就像噩梦一般,深深刻进她的骨子里,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恐惧,让她抗拒着任何人。

    永安看着一步步靠近的贺平章,浑身颤抖得更厉害,她尖叫着抓着枕头砸向贺平章,眼底布满绝望,“别过来!你别过来!”

    贺平章爬上床,不顾永安挣扎,紧紧将她抱进怀中。永安激烈的挣扎,大喊大叫,双手无助的抓挠着贺平章,张嘴咬着贺平章的手臂。

    贺平章痛得脸色扭曲,他依然紧紧抱着永安,纹丝不动,“对不起,我来晚了!对不起,我没有能够好好保护你,让你受到伤害!你想打我,骂我都可以,千万不要伤害你自己!”

    永安咬着贺平章的手臂,那股子凶狠得劲,恨不得咬下他一块肉。嘴里血腥味蔓延,耳边传来贺平章的声音,永安眼底慢慢恢复焦距,她停止挣扎。

    “你不喜欢我是对的,我太无用了,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不要害怕,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离开你。只要你不嫌弃我,我愿意请冰人上门提亲,请求你嫁给我,做我的妻子!”贺平章抱着永安的手在颤抖,仿佛抱着他的珍宝,那样的小心翼翼,害怕失去。

    永安松开嘴,眼底漫上浓烈的哀伤与绝望,她的心口某一处被钝刀子割痛,眼泪不自觉滑落下来。

    她昏厥前,那两个恶徒准备彻底的侵略她,她反抗的咬住恶徒的肩膀,那人提着她的脑袋撞在墙上,紧接着她不省人事,身上疼痛得厉害,只怕她的清白早已丢失了。

    女子失去清白,除了以死明志外,如何嫁人?

    永安脸色煞白,灵魂仿佛被抽空,只剩下一副空的躯壳靠在墙壁上,紧紧得将自己抱成一团,仿佛这样她能找到一丝安全感。

    贺平章看着永安满面泪痕,狼狈不堪,掏出一块帕子轻柔地给她擦拭泪水。

    永安转过头来,透过泪水看向贺平章。滚烫灼热的泪水被粗麻手帕吸走,她唇瓣颤抖着,脆弱而又无助,将脸整个埋在他的掌心里。

    贺平章将她揽进怀中,永安浑身僵硬,竖起尖锐的利刺,她要反抗前,贺平章轻柔拍抚着她的后背,低柔地嗓音在她耳畔响起,“从你给我找来钱袋子那一刻起,我就将你放在心上,你是第一个对我出手相助的人。你很纯真善良,知道我手头拮据,吩咐丫鬟给我银子,你不想我记挂着恩情,便出言羞辱,你不知道那副别扭的模样有多可爱。我们身份悬殊,你是高门千金,而我是寒门仕子,几次相遇,我都没有勇气与你搭讪。就算我叫住你,又能说什么呢?”

    他的声音很缓慢,很低沉,透着一种艰涩的苦味,求而不得的悲哀与痛苦。

    “安安,别怕,让我来照顾你,好不好?”贺平章收紧双臂,眼底有泪水坠落,“我想了很多,知道自己配不上你,仍然还是存着一丝期盼。安安,嫁给我好不好?”

    永安的手被滚烫的泪水烫得一缩,紧紧攥着拳头,拼命地摇头。

    无论贺平章是用情至深,还是虚情假意,永安都不想去分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在身边安抚着她,让她绝望的心里似乎得到一丝抚慰。

    但她终归不是完璧,如何有脸面嫁人?

    他不嫌弃,她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

    是谁!

    究竟是谁要害她?

    永安心里生出汹涌的恨意,恨不得将害她的人,千刀万剐!

    叩叩!

    门被敲响,紧接着云姑姑将门推开,看见永安缩在一个男人的怀中,目光凌厉的看向贺平章,放柔声音道:“小姐,云姑姑来接你回家。”

    永安陷入痛苦中无法自拔,听到云姑姑的声音,她扑进云姑姑的怀中,泪水汹涌而出,恨不得将她遭受的劫难悉数说给云姑姑听,叫她告诉母妃,为她做主!

    云姑姑被永安哭得心肝都要碎了,“不哭,不哭,我们现在就回家,夫人等您等得心焦。”

    给婢女使一个眼色,几人扶着浑身发软的永安回宫。

    贺平章起身,准备跟过去。

    云姑姑目光冰冷地看他一眼,贺平章脚像被定住一般,再也迈不开。

    ——

    文贵妃派人找永安,快要找得发疯了!

    文娴说派人将永安送进宫,文贵妃彻查,那辆从礼王府驶出来的马车,半途被人劫掠。马车找到了,人却找不到踪迹。

    就在文贵妃即将要不管不顾出宫,亲自去找人时,有人传递口信给云姑姑,永安在福来客栈。

    宫妃不能擅自出宫,文贵妃心急如焚,也只得焦灼地在宫中等侯云姑姑将人接回宫中。

    永安一回到贤德殿,抱着文贵妃失声痛哭,将她遭受的罪难告诉文贵妃,让文贵妃帮她报仇!

    文贵妃被刺激得险些昏厥过去,哪里想得到有人吃熊心豹子胆,竟敢玷污永安的清白!

    “查!给本宫彻查!”文贵妃的脸上满是阴狠暴怒,那是无法发泄的绝望心绪,堆积出来的阴狠,“若叫本宫揪出来,定将他碎尸万段!”

    云姑姑立即去查,很快查到文伯府,她惊疑不定地向文贵妃禀报,“是文伯爷派人劫掠的马车。”

    文贵妃精心保养的指甲齐齐斩断,就听永安失声道:“是他们!一定是他们!我陪文娴用膳,吃一块糕点就失去知觉!母妃,一定是他们做的!母妃,永安活不下去了,您一定要为我报仇!”

    文贵妃立即安抚情绪失控地永安,“乖乖,别怕,母妃会为你讨回公道。”

    亲自给永安洗澡,服侍她穿上底衣,哄着哭累的永安入睡。

    文贵妃从寝宫中出来,满目寒霜。

    云姑姑不等文贵妃吩咐,先一步开口道:“国师之前招文伯爷去国师府,文伯爷似乎得到国师的庇护。娘娘,国师想要护的人,咱们只怕动不了。”

    文贵妃更加坚信是文伯爷干的,才会在事发的时候,找国师做靠山!

    这时,宫婢进来,呈递一封书信给文贵妃。

    文贵妃拆开,看完信中内容,她冷笑一声。

    “娘娘,这是谁给您的信?”云姑姑看着文贵妃骤然变得轻松的笑,看着信封上精美的莲纹,不由得猜测道:“国师送来的信?”

    “嗯,他约本宫明日见一面。”文贵妃将信放在火炉烧毁。

    “娘娘,您要找国师相助?请国师出手,是要付出代价的!”云姑姑心里很担心,国师这个时候找上门,显然是算计好的。

    “付出任何代价,本宫也要文伯府就此消失!”文贵妃眼底透着狠绝!

    文伯爷利用她,毁去她的一生,如今又使计毁去她女儿的清白,文贵妃心中恨意难消,与文伯府到了你死我亡的地步!

    ——

    商枝将永安的伤口包扎好,身上的痕迹抹药,然后送去客栈,派人通知云姑姑。

    她思来想去,出现这种事情,最好是将自己摘出来。

    一国公主失去清白,此事可大可小,即便不是她设计的,但是她撞见了,难免文贵妃会为了封口而杀人灭口!

    苏易从外面回来,脸色青黑,“贺平章被国师救出来,周青被灭口,这件事栽在文伯府头上。”

    “不算是栽,这件事我总觉得和文娴脱不了关系。如果真的是她和贺平章联手,文伯府也不冤。”商枝心中猜糕点里的虫子也是文娴下的。

    沈秋道:“属下查探一下,送永安公主出府的是文娴身边的秋水。”

    商枝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觉得文娴心肠太过歹毒!

    永安对她十分维护,当初苏锦瑟与苏越抽她一鞭子,还是永安为她做主,平日里对她十分照顾。结果养一条毒蛇,反过来狠咬永安一口。

    文娴对永安都能下毒手,何况是自己?与文娴结怨已深,无法化解。

    苏易见商枝陷入沉思,手指摩挲着桌沿,俨然在打什么坏主意,“你想做什么?”

    “贺平章是我的死敌,文娴也不会轻易放过我,他们俩既然联手害永安,这么好的把柄不用,是不是太浪费了?”商枝若有所思道:“贺平章被国师善后,查不到他的身上,唯一知道他参与其中的是文娴。如果让他俩亲口承认,被文贵妃所知,你说他们这样是不是在劫难逃了?”

    苏易面色凝重,“你要对付他们?”

    “我难道等贺平章尚公主对付我?”商枝觉得贺平章始终是隐患,还想等薛慎之会试之后再做打算,担心惹急他会捣乱薛慎之科举。

    现在他目标明确,而且离娶永安,只差几步之遥,她不得不防范。

    苏易道:“需要我帮忙吗?”

    “有!”商枝招手示意苏易附耳过来。

    苏易靠近商枝,商枝在他耳边交代一番。

    苏易眸子微眯,“你这样做,贺平章会上钩?”

    商枝胸有成竹道:“他做贼心虚,和文娴合作那一刻起,他的把柄就被文娴捏在手里。如今文伯府被文贵妃记恨上,文娴约贺平章出来,不是很正常吗?”

    贺平章即便心有疑窦,也不敢不去赴约,他担心文娴被逼急了,将他攀咬出来!

    苏易弄来文娴与贺平章的字迹,让薛慎之模仿着写两封书信,分别送到二人手中。

    文娴知道贺平章事成,但是不是贺平章毁永安清白,而是请两个地痞,让文贵妃误会是父亲要对付永安,她气急败坏,想要找贺平章算账。贺平章倒好,先给她送信,约她去桃溪街酒楼。

    “更衣!”文娴去内室,挑选一件杏色袄裙。

    秋水道:“王妃,今天是您新婚第一日,出府会惹王爷不喜。”

    文娴气怒道:“他醉死在客房中,洞房也未来,今日进宫请安也被他错过,我看他是装不下去,心里压根没有我这个王妃!既然这样,我为什么给他脸?”

    她等不及要质问贺平章,他心心念念要做驸马,为什么还要别人占去永安身子。若非他收买两个地痞,也不会被人嫁祸到文伯府!

    文娴怒斥道:“你是个死人?杵在这儿不动!还不赶紧给我梳妆!”

    秋水不敢忤逆文娴,为文娴换上袄裙,重新梳妆,主仆俩乘坐马车去桃溪街。

    ------题外话------

    下午三点二更,么么~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