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一百三十九章 背叛,休离

时间:2018-07-27作者:广绫

    秦老夫人面色凛然,扶着商枝的手一紧,快步入内,就看见里面乱成一团。

    宝翎公主钗环散乱,脸色煞白,满头冷汗,弯腰捂着自己的腹部,一脸痛苦的表情。

    各位夫人小姐,有的站得很远,生怕沾上是非。有的则是围着宝翎公主,想要探究发生何事。

    商枝一进来,倒是先看向文氏。文氏坐在角落里,浑浊的眸子里透出冰冷的光芒,冷眼看着宴会厅的闹剧,隐隐有着兴奋。

    张涵嫣一事,令兴宁侯府与秦家有嫌隙,原来秦家便没有将兴宁侯府列在邀请的行列里,是因为柳氏一事,临时补一张帖子给兴宁侯府送去。

    兴宁侯夫人不来,文氏问兴宁侯夫人要帖子过来。

    她自己设下的局,当然想要亲眼看一看,秦家是如何倾塌。

    文氏觉察到商枝的视线,她阴冷地望过来,唇角动了动。

    商枝朝她一笑,转过视线,扶着秦老夫人走向宝翎公主。

    柳氏跟在身后,紧紧绞拧手帕,掌心洇湿一层汗水,嘴唇都有些发白。

    她希望宝翎公主出事,这样商枝一定难逃一死。秦玉霜害她受的罪,她就在秦玉霜女儿身上暂时先讨回来,谁让商枝不长眼得罪人了?

    但是又怕商枝是秦家的外孙女,皇后因为宝翎公主一事暴怒,迁怒秦家,她也受到牵连。虽然文氏保证,许以重利,一定会让他们二房无事,这颗心依旧止不住打鼓。

    “公主,公主……您支撑住,奴婢已经派人请太医。”香凝跪在地上,扶着宝翎公主,浑身颤抖着,吓得都哭出来了,“公主,您要坚持住。”

    宝翎痛得神智恍惚,她眼底充斥着濒死的惧意。

    “皇姐,会没事的,你别怕,太医马上就来了。”永安公主握着宝翎公主的手,宝翎公主手心冰冷,全是一层冷汗。看到秦老夫人过来,永安公主脸色一沉,冷声道:“秦老夫人,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在皇姐碗里下毒!”

    秦老夫人神情焦灼道:“永安公主,宝翎公主在秦府出事,究竟什么原因,秦家都会给出一个交代。”

    永安公主冷哼一声,“最好是皇姐无事,否则父皇降罪下来,你们秦家担罪不起!”

    秦老夫人抿紧唇,神色凝重。

    商枝出面道:“永安公主,请让民女为宝翎公主诊脉。”

    永安公主想拒绝,立即想起商枝给她母妃治病一事,沉着脸道:“若是治不好皇姐,本宫拿你问罪!”

    商枝应是,然后蹲在宝翎公主身边为她号脉。

    宴会厅一片静寂,落针可闻。

    只有宝翎公主痛苦的呻吟声,还有香凝压抑的抽泣声。

    商枝皱紧眉心,放开宝翎公主的手腕,她起身站在桌前,看着快要喝完的罗宋汤,侧头询问永安,“宝翎公主来秦府之前,吃了东西吗?”

    “吃了一碟点心垫肚子。”永安冷着脸道:“你的意思皇姐在别处吃坏肚子了?”

    “宝翎公主是积食引起腹胀腹痛,吃一碗消食药就行了。”商枝吐出一口气,神态轻松道:“宝翎公主之前吃了一碟子糕点,然后又吃一碗罗宋汤,罗宋汤里的牛肉难消化,这才会腹胀腹痛。”

    “腹胀腹痛?”永安半信半疑,看着宝翎痛苦的模样,“不是中毒?”

    商枝笃定道:“不是。”

    “怎么可能会不是?”柳氏失声道。

    众人齐齐看向她。

    柳氏这才意识到说错话,她赶忙描补道:“我的意思是宝翎公主这般痛苦,怎么可能会是腹胀腹痛呢?会不会还有其他的症结,只是枝枝没有诊出来。宝翎公主毕竟是千金贵体,还是小心为上的好。”

    “二夫人,你认为应该是什么症结才合适?”商枝转头看向她,缓缓牵起嘴角道:“中毒?”

    柳氏心口一跳,双手紧握道:“我……我怎么会知道?应该请太医来,他们才知道。”眼珠子转动,瞟向文氏,看着文氏沉郁的面容,她心里愈发没底。

    难道文氏没有下毒?

    还是下毒的人被抓住了,被秦家调换罗宋汤?

    一想到第二种可能,柳氏腿肚子打颤,后背沁出冷汗来。

    柳氏逼迫自己镇定下来,毕竟宝翎公主现在出事,究竟如何还只是商枝嘴里说一说而已。也有可能是商枝怕宝翎公主出事,祸及秦府,才故意往轻巧了说。

    “太医就在府上,马上就来了。”柳氏指甲扎刺进掌心,尖锐的刺痛,稍微让她保持镇定。

    永安做两手准备,对商枝道:“你去熬消食药。”

    商枝的医术摆在这里,或许是她想太多了。

    “是。”商枝写一张方子,让沉香去抓药煎好端来。

    沉香拿着方子离开。

    蒋氏心里惴惴不安道:“枝枝,当真没事?”

    商枝意味深长道:“大夫人不相信你自己的人,办事的能力?”

    蒋氏沉默不语。

    这时,太医匆匆赶来。

    下人将长榻抬过来。

    香凝与毓秀一起抬着宝翎躺在长榻上。

    太医拿着手巾盖在宝翎手腕上号脉。

    凝重地神情,缓缓放松下来,刘太医道:“宝翎公主腹胀……”她是吃了容易腹胀的食物引起。

    商枝打断刘太医的话,对永安公主道:“永安公主,这回您信了吗?宝翎公主就是吃多积食而腹胀,吃一帖消食药就会好转。”

    刘太医心中一动,看一眼唇角带笑望着他的商枝,将原来的话咽进肚子里,重新换一套说词,“确实是如此。永安公主大可放心,商姑娘医术高绝,宝翎公主一定会安然无恙。”

    商枝接过刘太医的话道:“我保证宝翎公主今日会没事。”

    刘太医得了准话,也便不多说。

    永安紧绷的那根弦松懈下来,不管怎么说,宝翎与她一起出来。宝翎出事,皇后一定会迁怒她。

    柳氏咬紧牙根,几乎将手里的手帕撕碎。眼睁睁看着商枝给宝翎喂下一碗汤药,化险为夷。

    商枝吩咐香凝将宝翎带进偏厅,让她躺在长榻上,中指端揉膻中穴五十次,用掌根直推膻中五十次,再分腹阴阳三十次。

    宝翎公主腹部发出空气游走的声响,排出气体,又感觉有气体膨胀,腹胀得难受。

    商枝又给她摩中脘,点揉水分穴,按揉足三里穴,一刻钟后,宝翎公主体内的药效也发挥,气体排出来,她腹部不再那么难受。

    宝翎公主软软地躺在长榻上,脸色苍白,闭着眼睛,捂着顺畅的肚子,掀开眼皮看向商枝,“本宫当真只是吃多积食所致腹胀?”

    她瞬也不瞬盯着商枝,心里对商枝并无好感,她所有的狼狈,全都商枝看尽。这是她的骄傲不允许的!

    商枝垂眸道:“公主以为是其他缘故?”

    宝翎公主锐利的目光上下扫视商枝,见她面色平静,毫无一丝慌乱,冷哼一声,“退下罢!”

    商枝福身,退出偏厅,回到宴席。

    众人全部已经归席,商枝坐在秦老夫人身边,柳氏坐在商枝的身边。

    柳氏看着宝翎公主在香凝的搀扶下走出来,除了脸色些微发白,一派高贵倨傲,看不出其他的异常。

    发生不愉快的事情,宝翎公主派香凝与秦老夫人说一声,便离席回宫。

    永安也只得跟着离开。

    商枝望着永安离去的身影,微微皱眉,她就是那晚与贺平章在桃溪街的女子。

    贺平章已经不举,他还妄想做驸马?

    商枝觉得贺平章若是做驸马,对她来说并非一件好事。

    适当的时机,她需要将贺平章的身世透露给文贵妃。

    文贵妃若知贺平章的品行,一定会阻止吧?

    商枝睨一眼柳氏夹着的虾仁滑落在桌面上,不由得问道:“二夫人,有心事?”

    柳氏手一颤,面皮紧绷道:“没事,我这心在这乱跳,担心宝翎公主进宫告状,毕竟是在咱们府吃多撑着了。若是皇后怪罪下来,我们也不知该如何交代。”

    柳氏担心下毒的人被逮着,心中惴惴难安,这才神思不属。

    “枝枝,你说宝翎公主虽不如永安公主得圣宠,但也是皇后所出,锦衣玉食,哪里就像没有吃过东西似的,吃撑了呢?”柳氏看着还未收下去的汤碗,一大碗罗宋汤,全都进宝翎的肚子里。

    商枝如何不知是柳氏的试探?

    她还真是不死心。

    宝翎公主并不是吃多腹胀,而是她正好点名要罗宋汤,罗宋汤的主料便是牛肉。牛肉是粗纤维,本就难以消化,而牛肉忌讳与红糖同食,否则会引起腹胀腹痛,坏就坏在宝翎喜爱甜食,商枝只是用红糖替代蔗糖而已。

    她问过蒋氏来府中参加寿宴的名单,刘太医便在其中,正是因为如此,商枝才敢用食物相克法,令宝翎腹胀痛,也不怕他们验毒。只要刘太医不说出实情,等宝翎公主走出秦家,再难查探出来。

    “可能是罗宋汤很美味,宝翎公主很喜欢,忍不住吃多了。”商枝似笑非笑地看向柳氏,觉察到文氏若有似无探究的目光,商枝眸光微闪,亲昵的靠近柳氏,给她夹一块虾仁,“二夫人觉得呢?”

    柳氏触及商枝清冷的眼眸,此刻宛如古井般深幽,仿若洞察她的心思。

    柳氏头皮紧绷,讪讪道:“可能是的吧?”看着碗里的虾仁,没有动筷。

    “二夫人不是喜欢吃虾仁吗?怎么不吃呢?”商枝疑惑的道:“因为是我夹的缘故?”

    柳氏看着商枝脸上柔柔的笑容,总觉得心里发寒,“没有,我喜欢。”她快要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夹着虾仁塞进嘴里,掩饰几乎要崩裂的表情。

    商枝深深看她一眼,目光掠过她头顶的金簪,低头掩住眼底森寒的冷芒。

    柳氏坐立难安,应付商枝后,悄然吐出一口气。又担忧起寿宴结束之后,秦老夫人与她算账。

    柳氏频频看向文氏,暗恼她办事不利。

    文氏也不知道哪个环节出现问题,为什么宝翎公主那碗汤会没事。

    她握紧枯瘦的双手,看着柳氏低头与商枝交谈,十分亲密的模样,眼底闪过阴冷的光芒,难道是柳氏这个贱人背叛她了?

    她设计的天衣无缝,如果不是柳氏背叛她,文氏想不通为什么计划会失败!

    文氏几乎在心里认定是柳氏出卖她。

    或许,从一开始,柳氏就没有打算背叛秦家,帮助她对付商枝!

    想到这个可能,文氏心里不安起来,担心柳氏手中捏着她的把柄。

    “文氏,你不用饭吗?”嘉郡王妃看着文氏面色变幻不定,随口问一句。

    文氏陡然回神,她笑道:“我在想方才的事情,你说好端端的,宝翎公主怎么吃个汤也出事?”

    嘉郡王妃冷淡道:“世事无常。”不再理会文氏。

    文氏看着满桌子的菜色,全席的人都已经动用饭菜,她却没有一点胃口。看着左手边搁着的独立小汤盅,文氏看着嘉郡王妃端着汤盅小口喝汤,揭开盖子,拿着勺子搅动舀一勺准备放入口中。

    她想到柳氏背叛一事,又觉得秦家给兴宁侯府送邀请帖也透着古怪。

    “柳绿,你先尝。”文氏舀一勺汤放在饭碗里,先让婢女尝一口。

    柳绿端着饭碗,看着文氏沉静的面色,手指有些发抖,仰头一口饮尽。

    她将碗放在桌子上,对文氏说道:“老夫人,没有问题。”

    文氏‘嗯’一声,舀起一勺汤,眼角余光瞥见柳绿鼻孔里流出鲜血,紧接着眼角流出两行鲜血,惊恐地瞪大眼睛,心跳都要停止了!

    “啪”地一声,汤盅砸落在地上。

    柳绿捂着绞痛地肚子,吐出一口血,栽倒在文氏的身上。

    文氏顿时跳起来,柳绿滚落在地上。

    “死人了!这里死人了!”

    席间有人尖叫,全都离席退散。

    文氏僵立在原地,看着七窍流血地柳绿,两股战战,吓得魂飞魄散。

    如果不是她警惕,今日死的就是她!

    文氏看着原本该下在宝翎公主碗里的毒药,下在她的汤盅里,文氏浑身血液瞬间凝固,心底的寒意漫向四肢,她看着柳氏的目光,透着彻骨的恨意。

    柳氏看到文氏的丫鬟被毒死,惊恐万状,竟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这边的动静,并无几个人注意,全都被柳绿引去了目光。

    商枝看着坐在地上,瑟瑟抖动地柳氏,弯腰将她扶起来,“二夫人,这可不像你,一点不禁吓。”

    柳氏浑身在打摆子,她心思虽恶,却没有沾过人命,但是今日本就是打算害人,看到死人了,克制不住心里的惧意。

    何况,这也印证她心里所想,她和文氏的算计已经被揭露,所以毒药下在文氏的碗里。

    柳氏想到接下来等着她的事情,心下惨然,脸色青灰的滑坐在椅子里。

    “来人啊!快来人啊!”文氏捂着胸口,惶然无措的大喊。“快来人救救我的丫鬟!”

    秦老夫人与蒋氏、商枝一同过去。

    商枝手指搭在柳绿脖颈上的动脉,又按压着她的心脏,摇了摇头。

    没救了。

    文氏再也支撑不住的瘫坐在地上,涕泪横流,指控着秦老夫人,“我的女儿,我的外孙女,都为当年的错事付出代价!你们还不肯放过我,在汤盅里下毒,想要将我毒死!这件事,你们若不给个说法,咱们大理寺对薄公堂!”

    秦老夫人语气凌厉,给蒋氏打个眼色,“文氏,事情未彻查水落石出之前,有些话可不能乱说!你女儿,你外孙女如何死的,你心知肚明!”

    蒋氏立即派人去调查,屋外守着精兵,屋子里一个人都不曾放出去,局面被秦老夫人掌控在手中。

    这一切,仿佛早有防备一般。

    文氏心中凛然,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不一会儿,就有一个婢女被绑着推进来。

    柳氏脸色巨变,呼地站起来,呼吸都停滞了。

    这个婢女,正是文氏暗中送给她的,她怕被秦老夫人发现,又方便她下毒,就打发到厨房里打杂。担惊受怕几日,就怕这个婢女被发现,结果因为年节的缘故,蒋氏又找牙婆子买了一些婢女进府,这个婢女便不那么打眼,惹人注目。

    现在看着她被五花大绑的推进来,柳氏顿时明白过来。原来不是秦老夫人没有发现府中多一个丫鬟,而是无缘无故多一个丫鬟,她们若是不揪出来,反而会引起她的怀疑,蒋氏为让她的阴谋顺利进行下去,才会借着年节的借口,往府里买几个丫鬟,迷惑住她,让她放心下来。亏她沾沾自喜,自以为好算计,没有被秦老夫人与蒋氏发现!

    她以为将秦老夫人与蒋氏耍得团团的转,哪里知道她自己才是跳梁小丑,被人玩弄在股掌之间!

    柳氏慌了,镯子呢?金镯子里的秘密,商枝发现了吗?

    柳氏看着商枝戴在腕间的金镯子,惊惶未定。

    文氏也握紧双手。

    婆子扯掉塞在婢女口中的帕子。

    蒋氏对文氏道:“毒是这个婢女下的,她不是我们将军府的人。待会问出她的名字,再去官衙查一查她的户籍,便知她是受谁的指使。”

    婢女咬紧牙关不肯认罪,“奴婢是冤枉的,奴婢端着罗宋汤给宝翎公主送去,什么也没有做,就被抓起来。老夫人,奴婢是冤枉的!”

    蒋氏拿出一包粉末,“这是从你身上搜出来的,你还想要狡辩!”

    婢女脸色发白,她指着商枝牙齿打颤道:“这不是我的,奴婢真的是冤枉的!当时奴婢端汤的时候,商姑娘就站在奴婢的身边,奴婢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塞在奴婢的身上,奴婢手里端着汤,也便没有搜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走出厨房没有几步路,就被大夫人扣住。老夫人,求求您为奴婢做主,奴婢是被冤枉的!”

    秦老夫人眯着眼睛问,“你的意思是商枝栽赃陷害你?”

    “是她!奴婢看见她趁厨娘离开的时候,对着汤锅转动着手镯。”婢女指认商枝道。

    “汤锅?”

    柳氏一口心提起来,就听婢女道:“罗宋汤。”

    柳氏的表情几乎端不住。

    婢女往罗宋汤里下毒后,被蒋氏抓起来,耳目闭塞,根本不知道宝翎公主没有喝下有毒的罗宋汤,罗宋汤早就被蒋氏换下来。乍然听到出事了,抓她过来问罪,婢女就以为计划顺利,便按照事先说好的供词,咬定商枝下的毒。

    宾客听到这里全都糊涂起来,中毒而亡的是文氏的婢女,她喝的是滋补的鸡汤,与罗宋汤有何关系?喝罗宋汤的是宝翎公主,可宝翎公主也没有中毒啊,就连太医都说了,只是积食引起的腹胀而已。

    “啪!”

    婆子扬手一巴掌打在婢女脸上,“你这贱婢,事到如今,还想诬陷商姑娘下毒害宝翎公主,其心可诛!幸好有刘太医与各位宾客做见证,否则商姑娘便被你给冤枉死!”

    婢女懵了,搞不清楚眼前是什么情况,她茫然的看向柳氏。

    文氏心中一急,生怕婢女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连忙出声道:“商枝没有在罗宋汤下毒,不能说她没有在我的汤碗里下毒!她害死我的女儿与外孙女,担心我会报复她,想要下毒害死我,斩草除根!若不是我警惕,让柳绿先尝一口鸡汤,只怕我就死在这里了!”

    文氏目光阴毒的看向商枝,咄咄逼人道:“怎么?王氏你是想要包庇你的外孙女?”

    文氏的话惊醒婢女,这才看见文氏脚边躺着一个人,后背不禁冒出一身冷汗。

    商枝站出来,取下手腕上的金镯子,问婢女,“你是说这个?”

    “没……没错。”

    商枝将镯子递给文氏,示意她检查。

    文氏拿着镯子,心里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深重。做足表面功夫,里里外外检查一番,最后的时候她才拧开闭口,看着实心的金镯子,头晕目眩,根本没有藏药粉的细孔!

    当然没有细孔,商枝回去之后,找一家金器店,让工匠将细孔给熔了,铸成实心。

    柳氏猛地看向商枝。

    她发现了?

    怎么可能?

    商枝展开双手道:“为证清白,文氏可要搜身?”

    事到如今,文氏还有什么不明白?她以为自己此行是瓮中捉鳖,可谁知她才是秦家瓮里的鳖!

    秦老夫人道:“这贱婢诬陷主子,谋害人命,拖下去杖毙了!”

    婢女惊恐地叫道:“二夫人,救救我啊!奴婢是冤枉的,奴婢没有谋害张老夫人。”

    柳氏冷汗直流,脸上的肌肉在微微颤抖,陷入极度的恐慌中,恨不得上前死死捂住婢女的嘴巴!

    秦老夫人见诈出婢女向柳氏求救,目光凌厉的看向柳氏,“是你指使她的?”

    柳氏连连后退,双手挥舞着,“不不不,儿媳……儿媳怎么会陷害枝枝……”

    这时,绿衣被人带进来,她跪在地上道:“奴婢看见二夫人在鸡汤里下毒。”

    柳氏听着绿衣的话,宛如晴天霹雳。

    蒋氏道:“弟妹,方才枝枝力证清白让人搜身,为了证明你的清白,得罪了!”然后指使沉香去搜。

    沉香里里外外搜一遍,检查手镯配饰,最后落在柳氏头上的金簪上。

    沉香盯着柳氏的簪子,莫名的,极致的恐慌再一次涌上柳氏的心头。不等她反应过来,沉香拔下簪子,仔细检查一番,她无意间按动红玛瑙,梅花头与簪身分开,里面的粉末洒出来。

    商枝检查一番,对文氏说道:“这是石蒜晒干研磨的粉末,未经过炮制,有很强的毒性,药量下得重能够令人七窍流血。”

    毒性症状对上柳绿的症状。

    柳氏眼中充斥着恐惧与惊骇,难以置信地看着簪子,没有想到最后变成她下毒!

    人证物证皆在,她百口莫辩!

    柳氏双腿一软,跪在地上,泪水流下来,哀哭道:“娘,不是我!我是被冤枉的!这根簪子不知道是谁放在我的匣子里,婢女告诉我是相公送的,我没有怀疑,这才戴在头上!娘,你相信我!”

    文氏看见在柳氏身上搜出毒粉的时候,紧绷的那根弦断裂,她跳起来,愤怒地说道:“柳氏!居然是你!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居然……你居然要害我!”

    “没有,不是我……不是我!”柳氏绝望的哭着,拼命摇头。在绿衣出现的一瞬间,她就知道与文氏合谋做的一切,都暴露在秦老夫人与蒋氏的眼皮子底下。

    但是她没有下毒害死柳绿,无论如何这个罪名是不能认的!

    秦老夫人失望地说道:“这个婢女是你从祠堂罚跪出来,养好脚上的伤之后,带进府中的。我原以为你是因为欢喜伤重,身边没有得用的人,才从外面买一个丫鬟进来,却没有想到你用心险恶,让她污蔑枝枝。枝枝手腕上的金镯子,是你赠给她的,里面究竟有没有东西,你心知肚明!”

    听到秦老夫人的话,柳氏整个人仿若泡在冰水里。她所作所为,被秦家的人看进眼底,如今文氏又笃信她下毒,她没有证据洗刷冤屈,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秦家。只要她如实交代出来,秦家念在过往情分上,一定会原谅她!

    杀人偿命,即便那个人是婢女!

    只要秦家肯出手庇护她,她就一定能够脱罪!

    柳氏面如死灰,抽噎着解释道:“娘,我没有下毒害文氏。我对霜妹一片好心,你们不领情,反而重罚我一顿,让我在府里抬不起头来,心中对你们生恨。这个时候文氏找上我,让我在您寿辰的时候,将金手镯送给商枝,手镯里藏着石蒜的粉末。这些粉末,原来是要这个婢女下在宝翎公主的汤碗里,陷害商枝谋害宝翎公主,为她的女儿、外孙女报仇。”

    秦老夫人从始至终都知道柳氏的算盘,真正听她说出来,仍旧是受到冲击,她捂着自己的心口,指着柳氏道:“秦家待你不薄,你还生出二心!你知不知道,宝翎公主在秦家出事,有可能搭进去整个秦家!文氏究竟许你什么好处,让你这般义无反顾的背叛秦家!”

    柳氏跪在地上,弓着背,低着头,一动不动,泪水成串的滴落在地上。哑声说道:“她说事发之后,若是牵连秦家,会向文贵妃求情,让她庇护住我们二房。”

    秦老夫人气得仰倒,她一心只有二房,秦家其他人的生死,她置之身外!

    “你……你……”秦老夫人指着柳氏,半天说不出话来。

    文氏怒喝道:“一派胡言,我什么时候要你下毒谋害宝翎公主?”这件事,柳氏拿不出证据,文氏无论如何也不能认的!“我若是叫你下毒害宝翎公主,你已经答应,为何宝翎公主的汤里没有问题,反而是我的鸡汤里有剧毒?你想要逃避责任,也不是这般血口喷人!”

    柳氏怕秦老夫人不相信,从袖中摸出一块钱庄里的木牌,“这是文氏许诺我的十块金条。”

    秦老夫人几乎一口气上不来,这个贱人,竟为十块金条,罔顾整个秦家的安危!

    “秦家究竟是短你吃,还是短你穿?你为这十块金条,谋财害命!你这等心肠歹毒的恶妇,我们秦家怕是容不下了!”秦老夫人扬声道:“亲家母可在!”

    柳夫人从角落里走出来,穿金戴银,十分光鲜,只是脸色十分阴沉。她目光冰冷的看一眼像一条丧家犬的柳氏,目光转向秦老夫人时,面上布满愧疚之色,“老夫人,柳家教女无方,她自己做的恶,无论何种的惩罚,都是她咎由自取,我们没脸为她求情。”

    秦老夫人道:“柳夫人,你能深明大义便好。”然后吩咐沉香,去请秦景骁写一封休书。

    柳氏脸色巨变,她跪爬到秦老夫人脚边,“娘,我错了!求求你别让相公休我!我已经知错了!求求你看在两个孩子的情面上饶过我这一次!”

    秦老夫人冷声道:“便是看在孩子份上,秦家更是不能留你!”

    柳氏转头向刘夫人求情,“娘,你帮帮我,让老夫人饶我这一回,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柳夫人从柳氏手中拽回裙摆,她痛心疾首道:“你出嫁时,我便让你一心一意的侍奉婆母,与妯娌友好相处,相夫教子,别生出旁的心思来。你可有听我的?反而防备着我们,生怕我将雪儿塞给秦二爷做妾,几乎与我们断绝往来。如今落得这般田地,你能怨谁?”

    柳氏宛如一滩烂泥瘫在地上,伏地痛哭,绝望到几近崩溃。

    很快,沉香取来秦景骁写的休书,放在柳氏的面前。

    柳氏看到休书,终于崩溃,她叫喊道:“我要见二爷,他不会休我的,我要见见他!”

    她所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能够和秦景骁更好的一起生活,收拢住儿子的心。

    可是到头来,却加速她被秦景骁休离,让柳氏如何接受?

    沉香道:“二爷让奴婢转告你一句话,念在你生二少爷与三少爷有功的份上,秦家便不追究你今次犯的错。今后你是生是死,都与秦家毫无瓜葛。”

    秦家虽然不追究柳氏害秦家一事,但是柳氏身上背着谋害文氏的罪名,也够她喝一壶!

    “官差已经等候在门外,究竟是你与文氏合谋害宝翎公主,还是你与文氏生出龃龉,撕破脸,对她下毒手,你们都去官衙对峙,与我们秦府无关。”秦老夫人摆了摆手,沉香将门打开,精兵撤下去,官差进来将柳氏、文氏、婢女带走,抬走柳绿。

    屋子里瞬间沉寂下来。

    宾客善解人意,纷纷提出告辞。

    彻底拔出这颗毒瘤,秦老夫人心里并不觉得轻松,反而心情十分沉重。人心难测,不是你用真心,便能够换真心。柳氏嫁进秦家开始,她就将自己的地位摆的很低,别人对她真诚的心意,她曲解为可怜她,怜悯她,羞辱她。你若待她稍显冷淡,她又觉得你看不起她,嫌弃她。长此以往,她的心理难免会扭曲。

    只是柳氏最后为十块金条,铤而走险,搭上整个秦家来谋害宝翎公主,令她十分痛心。

    秦家对她的好,她在秦家衣食无忧的生活二十年,这些都比不上十块金条!

    她缺这十块金条吗?

    柳氏不缺,秦家从未苛待过她!

    秦老夫人疲倦地靠在椅背里,或许是柳氏对秦家早有不满,这些金条只是驱使她作恶的一个动机。

    商枝给秦老夫人号脉,询问道:“您是什么时候发现她不对劲的?”

    “她与苏元靖合谋之后,我便派人盯着她。她带着婢女回府,我便想看看,她想要做什么。”秦老夫人叹声道:“麟儿问我要绿衣去伺候她,她也不笨,不许绿衣靠近她的屋子,指使着绿衣跑腿打杂。”

    绿衣跪在地上回话道:“二夫人对待下人并不宽厚,奴婢虽然不能近身伺候她,倒也买通她身边的婢女,才能顺利将簪子放进二夫人的匣子里。”

    计划这才一切顺利。

    蒋氏站在一边没有说话,秦老夫人在柳氏带着生面孔入府,便让她暗中派人盯着新带进府的婢女。文贵妃因为商枝救治她的份面上,便派永安公主来参加寿宴,只是不知怎的,宝翎公主也一同过来,并且点了罗宋汤。会做罗宋汤的厨娘,好端端的,突然烫伤手,她知道其中有蹊跷。

    商枝会一手好厨艺,秦家上下都知道,她只能临时找来商枝指点其他的厨娘做罗宋汤。而这个时候,柳氏带进府的婢女,端着罗宋汤给宝翎公主送去。她便知道,这碗汤一定有问题,而柳氏要谋害的就是宝翎公主,她又惊又怒,将婢女捆绑起来,重新换一碗罗宋汤送去,哪里知道还是出一点差错,宝翎公主吃后腹胀,她却也猜到许是商枝在那一整锅的罗宋汤动了其他的手脚。

    商枝在听到沈秋说宝翎公主会来的时候,她就猜到文氏选定的对象是宝翎。文氏想要替女儿报仇,她在文氏心中是罪魁祸首,但是皇后何尝不也是凶手?文氏怨恨皇后将张涵嫣赐给苏元靖做妾,让苏元靖折磨张涵嫣,又不出手相救,对皇后生恨,所以宝翎是最好的对象。

    文氏不止对她、对皇后,甚至是对整个秦家都恨之入骨。若是嫁祸她谋害宝翎,又是在秦家出事,以她和秦家的关系,整个秦家也要跟着遭殃。换做其他的受害者,可达不到这个效果!

    在猜到对象是宝翎的时候,确认刘太医在秦家参宴,商枝就在罗宋汤里加红糖,引起宝翎腹胀。目的是为了让宝翎离席,免得文氏出事时,宝翎出面插手,让后面的事情不能顺利进行下去。

    第二个目的便是诈一诈柳氏,让柳氏见到宝翎只是寻常的腹胀之后,让她担心计划早已暴露,提心吊胆,等文氏的事情爆出来,柳氏心理的防线已经脆弱,稍微一击,她便绷不住。

    第三个目的是误导文氏,柳氏已经背叛她,并没有按照她的计划在进行。一旦她汤碗里有毒的事情爆发出来,文氏一定怀疑是柳氏做的。

    这个时候,绿衣出来指认柳氏,无论是不是柳氏做的,在柳氏头上搜到藏毒的金簪,文氏在心里笃定是柳氏所为!

    文氏的质疑,让柳氏觉得靠不住,不会成为她的庇护,而她背上给文氏下毒的罪名,兴宁侯府追究起来,她难逃一死。柳氏只能选择依靠秦家,攀咬出文氏,交代出她与文氏的计划。

    秦家借此机会将柳氏休离,从此以后与秦家没有瓜葛。

    至于柳氏与文氏合谋那一刻起,文氏便没有打算让她活着。文氏害的宝翎公主,怎么会让柳氏手里拿捏着这么大的把柄?所以秦家不追究,不处置柳氏,直接让官差将柳氏带走。文氏怕柳氏拿出证据,力证文氏要害宝翎公主,一定会杀人灭口。

    他们只管坐山观虎斗就行。

    毕竟秦麟与秦铭是柳氏所出,他们对柳氏感情不深厚,若是秦家处决起来,难免心中会有一些别的想法。左右柳氏会不得善终,何必脏污自己的手?

    蒋氏笑着说道:“枝枝在文氏汤里下药,也不与我说一声,被你弄得差点乱了阵脚。”

    “文氏包藏祸心,我想让她自食恶果。知道的人多了,就怕会露出破绽。”商枝还是有些惋惜,她精心为文氏准备的鸡汤,没有被文氏喝下去。

    如果文氏喝下去,便一起收拾两个祸害。

    文氏看到婢女七窍流血而死,内心还是受到很大的冲击吧?

    她离死,就差一步!

    “若是不在文氏汤里下药,我给柳氏准备的金簪子,岂不是白白浪费了?总要物归其用。”商枝从把金簪子交给柳氏的时候,是打算让她自己下毒,再搜到柳氏自己身上。

    商枝猜出文氏要害宝翎,哪里敢真的让宝翎中毒?只得替换了。若是没有后续,柳氏岂不是躲过一劫?她便谋算着给文氏下毒,可惜文氏太过谨慎,事先让婢女先尝一口。

    蒋氏和蔼的笑了笑,柳氏这颗毒瘤拔除出去,蒋氏心里松一口气,心里怜惜起秦麟与秦铭。

    秦老夫人可以事先制止,若是提前制止柳氏,无故将柳氏休离或者送走,担心秦麟与秦铭对秦家离心。秦老夫人方才放任柳氏作恶,让秦麟与秦铭知道柳氏坏到什么程度。

    秦老夫人扶着沉香的手起身,“行了,事情已经结束,你们都散了。”

    商枝帮忙解决掉柳氏,让她与文氏狗咬狗,心里也稍微轻松,不然总有人在背后算计着她,想想就毛骨悚然。

    商枝回到松石街,推开院门,看见薛慎之在屋子里,她快步进屋,就看见薛慎之对面坐着一个人。

    那个人听到动静转过头来,露出半边被烧毁的脸,他对着商枝微笑。

    商枝看着那张诡异的笑脸,顿时停顿住脚步。

    哑医!

    他来京城做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