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一百三十八章 寿宴出事,众叛亲离

时间:2018-07-27作者:广绫

    柳氏坐在马车上,她想着在茶馆里与文氏的对话,不禁靠在迎枕上,按揉着胀痛的太阳穴。

    秦老夫人与秦景骁的态度,令她心里惧怕。

    她一直汲汲营营,就是怕被赶回柳家。

    秦老夫人罚她跪祠堂,罚她抄女德,她都老老实实遵从。就连拿走掌家权,她都不敢分辨,小心翼翼地收敛着,讨好着他们。

    可这心里,终究是怨了,也是恨了。

    太不甘心!

    柳氏揉搓着依旧隐隐作痛地膝盖骨,眼底闪过沉郁,这些屈辱,她迟早都要还回去!

    只是她不蠢,文氏与她联手,文氏想要为她的女儿报仇。但她也是秦家的人,如果按照文氏说的去做,到时候她也逃不掉。

    柳氏觉得她得好好想一想,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对秦家人下手。

    如果事迹暴露出来,她吃不了兜着走。

    上一次,将秦玉霜骗出府一事,让她心有余悸。

    柳氏想要再争取一番。

    回到府中之后,秦景骁正好沐浴出来,底衣松垮穿在身上,露出精壮结实的胸膛,上面遍布着狰狞地伤疤,其中一条从左胸斜贯右腹。

    柳氏看着有些怕,一眼,她就移开视线。

    秦景骁见她进来,将衣带系好。

    柳氏坐在桌旁,试探地问道:“相公,大嫂近来对我似乎很有意见,今后这偌大的府邸里,都是长房在做主。大嫂管着长房与娘他们就够辛苦了……”见秦景凌板着脸,目光阴冷地望着她,柳氏咽一咽口水,紧张地说道:“我不是想要掌权,就是想替大嫂分忧,咱们一家从将军府搬出去?”

    这样整个家都是她说了算,又没有秦老夫人压在她的头上,轻松又自在。

    秦景骁冷声道:“父母在,不分家。你若想要拆散秦家,别怪我不念夫妻情分。”

    柳氏攥紧手里的锦帕,她看着秦景骁穿上袍子,拉开门出去,挥手将桌子上的茶盏打落在地上。

    门外守着的婢女急忙进来,看着满地瓷器碎片,跪在地上收拾。

    柳氏心气不顺,无论她说什么,秦景骁都不赞同。

    甚至威胁她!

    柳氏悲哀地发现,这个秦家已经没有她立足之地。

    婢女将瓷片收拾干净,准备扔出去,柳氏突然问道:“二少爷,三少爷何时回府?”

    “除夕回来。”婢女道。

    柳氏现在能够倚仗的只有两个儿子了,她招来婢女,对她耳语一番,然后让她快去办。

    秦景骁靠不住,秦老夫人看重两个孙儿,她就让儿子去提分家。

    婢女忙去请人去送口信去军营,让秦麟、秦铭回府。

    秦麟、秦铭与秦淮从训练场上下来,听到府里传来的口信,秦麟与秦铭皱紧眉心,不知道他娘好端端地怎么就病倒了?

    秦淮道:“明日就除夕,军营也没事,二婶娘现在病了,我们提前一天回府也不要紧。”

    有秦淮这句话,秦麟、秦铭点头便无多少顾虑,告假回府。

    军营驻扎在京郊附近,但是他们不常回府,秦淮直接去长房,秦麟与秦铭去见柳氏。

    柳氏脸色蜡黄,病恹恹地躺在床上。

    秦麟与秦铭看着柳氏虚弱的模样,询问婢女,“请郎中医治了吗?怎么回事?”

    婢女按照柳氏交代的话说道:“姑奶奶与姑爷置气回府,闹着要和离。姑爷对姑奶奶用情至深,二夫人不想他们闹得覆水难收,将姑奶奶哄出府,让姑奶奶与姑爷开解心结,阖府上下都怨怪二夫人擅作主张,惩罚她跪祠堂,膝盖都肿成馒头,还要抄写女德,掌家的权利也被收回去,如今全都归大夫人管着。”

    “二夫人如今失势,府中有些眼皮子浅的看菜下碟,二夫人积忧成疾。病成这副模样,也不敢去请郎中,生怕打扰到大夫人。”婢女说着红了眼圈。

    府中家规严厉,从未出现过以下犯上的事情。婢女口中下人看菜下碟,显然是经过人授意。而今是蒋氏掌权,柳氏病了都不敢去找蒋氏请郎中,究竟是谁搞的鬼不言而喻。

    秦麟看着柳氏闭着眼睛,泪水从眼尾滑落,他紧皱着眉心,沉默不语。

    秦铭不悦道:“大伯娘管着家里的庶务,这些琐碎的事情,你们还要拿去烦大伯娘作甚?自己去请郎中给我娘治病就是,一个个都是不得用的人,你们就是这般伺候我娘!还不快去请郎中!”

    婢女一怔,似乎没有想到会挨一顿骂,连忙跑出去请郎中。

    秦铭皱紧眉心道:“娘,你看看你都挑些什么人?这些婢子一点主见都没有!待会我和二哥去大房吃饭,让大伯娘给你挑几个机灵的。”

    柳氏气得要呕血!

    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个蠢儿子!蒋氏不安好心,偏他们一心向着长房!

    “麟儿。”柳氏有气无力地唤一声秦麟,“娘心里难受,这个家只怕是容不下我。你祖母与你爹说,要将我送回柳家,这不就是被休回去?我做错什么了?他们这般狠心对我!长久这样下去,我怕是要活不下去了!”

    秦麟与秦铭断奶之后,放在秦老夫人身边养着,五岁之后居住在前院,秦老将军请西席给他们开蒙,将他们习武,与柳氏并不怎么亲厚,看待事物便不偏不倚。

    柳氏小家子气,爱计较,占便宜,兄弟两都看在眼里。

    如今听说他们娘生病,赶着回来看她,听她一诉苦,便知不是想见他们,而是另有隐情。

    “娘,你心里有什么打算,直说了。”秦麟开门见山。

    柳氏脸色一僵,讪讪道:“娘出身低,在府里他们都瞧不起,日子过得很压抑。心里寻思着搬出去住,我们二房自己做主。”

    秦麟沉默半晌,垂着眼皮子道:“娘知道自己出身低,待人接物一事上,只怕应付不过来。世家里最重规矩,你若是做错一步,便是与人结仇。”说到这里,秦麟抬头看向柳氏,“娘若觉得府中住得压抑,儿子在外置办了一座宅子,你可以搬过去住。”

    “麟儿!”柳氏不可置信道:“你是要将娘一个人移出府去?”

    秦麟语气淡漠道:“娘自己瞧不起自己的出身,便觉得别人也同样瞧不起你,你忘了自己是将军府的夫人。在这府中让你过的不舒坦,觉得抬不起头来,抑郁成疾,倒不如搬出去放宽心情。”

    柳氏面色一变,还未等她开口,秦麟道:“不说祖父、祖母尚在,即便他们不在了,这个家也不会分。娘只管安心养病,若是还有什么不能解决的事情,尽管告诉儿子。”

    柳氏气得心肝疼,恼怒的瞪着秦麟,她唯一能够依靠的儿子,最后都不是向着她!

    秦铭惊讶地看向二哥,原来娘是想分家啊!

    “娘,不是儿子说你,你是瞧见日子太清闲,心中不得劲,才想着生事?就您这脾性儿,得多亏祖母不是个恶婆母,不然早就磋磨死你了,还让你在这儿琢磨着分家?”秦铭觉得他娘就是无事生非,他比划着拳头道:“我要是娶这么个媳妇儿,几拳头下去,看她老不老实。”

    柳氏翻身坐起来,怒气填胸道:“出去!都给我滚出去!”

    秦麟看着中气十足的柳氏,除了脸色蜡黄之外,哪有半点病态?心里还有什么不明白?

    “娘,你不想好好过日子,就使劲闹腾。”秦铭拽着他哥往外走,觉得他娘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柳氏看着两个儿子关门离开,气得眼泪掉下来,心里愈发的憎恨秦老夫人,如果不是她将孩子抱养过去,孩子如何会不与她亲近,不向着她?

    柳氏拿着帕子擦掉脸上的黄连水,眼底闪过阴狠的光芒。

    秦麟与秦铭走出屋子,并没有直接去长房,而是去福寿居探望秦老夫人。

    秦老夫人见到两个孙儿回来,脸上堆满笑容,拉着他们一人一边坐下,仔细看两人一眼,“黑了,壮了,挺好。”

    秦麟脸上多几分笑容,“祖母,您的身子可安好?”

    “老了,也就是这样了。你们离家近,可以多回来看一看。”秦老夫人看着秦麟与秦铭轮廓愈发分明锐利的面容,想起他们小时候坐在她的脚边,爱听她念三字经,百家姓,一转眼,都能娶媳妇,“你们看过柳氏了?”

    秦麟唇角的笑容淡去,点头道:“她想搬出去住,孙儿打算您的寿辰之后,让她搬出去。”

    秦老夫人点了点头,“这样也好。”

    “还有六七日便是祖母的寿辰。”秦铭算一算日子,没有多久。

    秦老夫人和蔼地笑道:“你们回来了,到时候选个时间,去看一看你们的表妹。”

    秦麟与秦铭早已知道这些事情,点了点头,“我们明日去看一看。”

    “她是个很好的孩子,你们要多看顾着她一点。”秦老夫人说几句话的功夫,心口闷得慌,脸上的笑容淡几分,往后靠在大迎枕上,有些体力不支道:“你们去长房用饭吧。”

    秦麟看着秦老夫人眼底流露出疲惫之色,问她要一个人,“您挑一个人给我,欢喜伤重,我送去给伺候我娘。”

    秦老夫人不由得深看秦麟一眼。

    秦麟不躲不闪,神色沉静。

    秦老夫人将绿衣拨给秦麟。

    秦麟将人送给柳氏,气得柳氏将饭菜全砸了,中饭没有吃,昏昏沉沉躺在床上,这回是真的病了。

    蒋氏听到二房的动静,待秦麟与秦铭离开后,感叹道:“麟儿倒是像你爹,平时话不多,行事果决。”寻常人顾念着孝道,哪里会看出一点苗头,就安插人在他亲娘身边监视?

    柳氏偏又不能拒绝,打断牙和血往肚子里吞。谁让她装病,儿子孝顺,派人来伺候她?

    秦淮道:“二婶娘……好在二弟三弟是养在祖母膝下。”身为晚辈不能议论长辈之过。

    蒋氏笑了笑,没有搭话。

    柳氏当年用下作手段设计秦景骁,无奈之下将她迎娶过门,却也足见她的心性如何。老夫人看重子嗣,岂会将孩子放在她身边教养?

    “明日你与麟儿、铭儿一起去一趟松石巷,看一看表妹。”蒋氏叮咛秦淮。

    秦淮心情复杂的应允,“好。”稍顿一下,又问,“表妹可有喜爱之物?”

    苏锦瑟喜欢鲜亮的物件,特别是珠宝配饰。

    蒋氏含笑道:“商枝什么都不缺,她痴迷医术,会一手好厨艺,你自己看着办,用心准备的礼物,她都会喜欢。”

    秦淮心里有底细了。

    等秦淮一走,蒋氏脸上的笑容敛去,她吩咐婢女,“去请郎中给柳氏治病。”

    “三少爷已经请人去叫郎中。”

    蒋氏沉默片刻,吩咐道:“取一盏官燕,一支人参给她送过去。”

    “是。”婢女取出官燕与人参,送往二房。

    蒋氏只希望柳氏真的能安分守己,若是不安于室,便是众叛亲离。

    ——

    商枝看着柳氏与文氏离开,坐在铺着软毯的美人榻上,思索着这两个人怎么搅合在一起。

    商枝叹息一声,只怕是文氏利用柳氏,要做什么事情。

    张涵嫣与苏锦瑟死了,文氏岂会善罢甘休?

    此事与秦家无关,文氏为何要找柳氏?

    商枝想起一件事,年节后秦老夫人寿辰。

    难道文氏打算让柳氏在寿辰上动手脚?

    商枝眼底闪过厉色,将此事放在心上。

    眼见快到正午,商枝去厨房里,灶上焖着的米饭已经熟了。蒸的时候加了几滴油,揭开锅盖的时候,浓郁的米香随着蒸汽溢满厨房。

    她拿着筷子挑几粒米饭尝一口,白米饭晶莹剔透,饱满圆润,又软又有韧劲。

    商枝捞出十个卤蛋,几块卤肉,准备一些青菜。

    卤肉放水里焯一下再切成丁,这样能够保持肉的弹性。再放入锅里小火慢炖,将肉里的油脂,皮的胶质熬出来,汤汁才能浓稠入味。

    商枝收汁抽柴,用饭碗盛一碗米饭扣在碟子里,卤肉浇在米饭旁边,卤蛋切成两半摆盘,再将青翠欲滴的青菜点缀,令人食指大动。

    商枝将卤肉饭端出去,放在一号桌。

    食客闻着卤香四溢的卤肉饭,迫不及待舀一勺浸着浓稠汤汁的米饭尝一口,浓郁的肉香味在舌尖炸开,囫囵吞咽下去,挟一块卤肉,肥肉入口即化,精肉软糯鲜香,肥而不腻,让人食欲大开。

    食客三五两口将卤肉饭一扫而空,满足的抚着温暖的胃,意犹未尽道:“卤肉开胃,青菜解腻,实在是太好吃了。一个人吃正好,便宜又不会浪费!”

    商枝得到食客的肯定,眉眼一弯,“您是第一个食客,送您一杯山楂茶。”

    跑堂端着一杯山楂茶给食客。

    “多谢东家。”食客说几句庆贺的话,祝愿酒楼生意兴隆。

    商枝觉得卤肉饭做的很成功,口味受这里的百姓接受,她陆续再做了九份,便不再做卤肉饭。

    她将卤肉饭与卤菜的做法教给厨娘,厨娘是秦伯言信得过的人,如此便不会外传出去。

    一天忙碌下来,商枝翻看着餐单,卤菜与卤肉饭卖得最好。其次就是自助餐,或许是新鲜的玩法,倒是受不少人欢迎。

    秦伯言拿着账簿,叹声道:“今日开张的生意,不及清河县的一半。”

    商枝翻个白眼,“我之前说过年前开业哪里会有什么食客?除非你是在十二月初的时候还差不多。不然现在与年节之后没有多大的区别。”

    秦伯言放下账册,“也算是个不错的开始。”

    “没错,我们坚持下去,生意总归会好起来。”商枝提议道:“明日酒楼放假一天。”这里不是现世,年夜饭生意火爆。

    这个时代,大家都在家中齐聚吃团圆饭守岁。

    她想不明白秦伯言选在今日开业的用意。

    秦伯言笑呵呵道:“清河镇的同福酒楼,便是几十年前的今日开的,我觉得意义非凡,便选在在今日。”

    商枝了然,安慰他道:“生意是做出来的,开业不好不能说今后也不好,慢慢经营起来。”

    秦伯言心下是有些落差,清河县取得的成绩,让他摩拳擦掌,打算在京城大干一番,哪里知道效益与他预算有极大的落差,心情一时调节不过来。

    京城的铺面比清河县贵许多,装修也舍下本钱,砸进来不少银子,若是做不起来,便是血本无归。

    商枝了解秦伯言此刻的心情,只怕这个年他是过不好了。

    “年节前并无多少人在外用饭……”

    “这里是京城,明年是会试,多少学子在这里备考,今日大多也都是他们,其他的百姓极少。”秦伯言有些挫败道:“居大不易,是我太想当然了。”

    商枝默然,她想到自己的药膳馆与美肤馆,还不知道会如何。

    在清河县能够顺利,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的名气而已。

    一时间,气氛有些低沉。

    回去的路上,商枝看着不远处的药膳馆,匾额挂起来了,蒙上一块红绸,只等着黄道吉日开业。

    商枝决定在开业之前,她需要做一些什么,为药膳馆与美肤馆招揽人气。

    而最直接的办法,便是应邀给各府请平安脉,再将她研制的美肤品,装进小盒中,赠给她们试用。

    这样一想,商枝便立即去定制小瓷盒,内壁底下刻着杏林堂三个字。

    商枝定制两百个小瓷,交付定金之后,元宵节来取。

    心里有一个章程,商枝心里轻松不少。

    沈秋突然问道:“小姐不开医馆?”

    商枝摇头,“清河县的医馆才开不久,我不打算在京城久留,暂时没有打算。”

    沈秋不再多问。

    ——

    第二日,除夕。

    商枝从床上爬起来,窗外一片纯白,地上铺着厚厚一层积雪。

    商枝惊喜地推开窗户,天空中零零落落飘洒而下的雪花瓣,整个天地间,银装素裹,美不胜收。

    她伸出掌心,雪花飘落在掌心,化成雪水。

    商枝嘴角牵着一抹笑容,生长在南方的城市里,一年到头难得看见雪。即便下雪,也只是雪渣。

    薛慎之提着铁锹在门口铲雪,看着商枝身着底衣站在窗前,蹙眉道:“合上窗户穿衣裳。”

    商枝没有关窗,转身取下衣架上的紫色袄裙穿上,出去洗漱。

    沈秋将早饭做好,商枝看着厨房里堆满了菜,她拿着肉包子咬一口,“晚上咱们吃火锅,待会再包一些饺子。”

    沈秋没有意见。

    商枝吃完早饭,薛慎之与龚星辰已经将积雪给铲开,清出一条通往院门的路。

    “你们又什么特别想吃的菜?今晚吃火锅,我挑几样菜做。”商枝往身上系好围裙,看着薛慎之脚上的布鞋被雪水洇湿,皱紧眉心道:“快去换鞋,待会会冷着。”

    龚星辰不满道:“哥的鞋也湿了,你咋不叫我去换?”摇了摇头,长吁短叹道:“女大不中留啊。”

    商枝慢悠悠地说道:“我今晚不做点心了。”

    爱吃甜点的龚星辰,瞬间变成怂包,“自家人不需要讲客气,薛慎之是外人,自然先紧着关心他。”

    商枝看着他苦大仇深的瞪着薛慎之,抿唇笑道:“驴打滚,芸豆糕,好不好?”

    龚星辰哼哼道:“这还差不多。”

    商枝挽着袖子,去厨房里面,将白红两种芸豆分开泡水。然后蹲在地上,清理青菜,去根,去烂叶,装在木盆里。

    薛慎之换上鞋,提着小板凳给商枝坐下,一起整理菜。

    商枝起身在灶上烧一锅水,抓着鸡鸭去院子里放血。

    薛慎之杀鱼清理干净,然后剁成块。

    锅里的水沸了,薛慎之净手,舀一桶热水提出去,商枝将鸡鸭放在桶里烫毛,动作利落的将鸡毛全都拔了,递给薛慎之让他将内脏清理。

    鸭毛比较难清理,商枝坐着一个人慢慢地褪细绒毛。

    换两盆水才将鸭毛清理好,沈秋接过鸭子去清除内脏。

    商枝扶着酸痛的腰站起来,去厨房里将鱼块腌制,再裹一层淀粉,这样炸鱼就不会粘锅。

    “妹妹,秦家来人了。”龚星辰站在厨房门口道。

    “请他们进来,你先招待他们。”商枝将鱼块炸好了,换一口锅子,将泡去皮的芸豆分开放锅子里蒸,解开围裙,来到堂屋里,屋子里坐着几个陌生的少年。

    商枝一出来,几道视线齐刷刷落在她身上。

    秦淮、秦麟与秦铭三人看向商枝,他们心里都是不同程度的紧张。

    “表妹,我是大表哥秦淮,这是一点心意,不知你喜不喜欢。”秦淮笑着自我介绍,双手呈递礼物给商枝。

    “有心了。”商枝接过礼物,装的是青瓷脉枕。

    阴险!龚星辰在心里道。

    “表妹,我是二表哥秦麟。”秦麟将挑选好的礼物推向商枝。

    秦麟送的是一卷残卷医书手札。

    心机!龚星辰继续评价。

    “表妹表妹,快看我,我是三表哥秦铭。”秦铭送给商枝一串陶瓷做的风铃,风一吹,清脆的叮当声十分悦耳。

    商枝将礼物一一收下,他们都十分用心了,迎合着她的喜好。

    小气!

    龚星辰看着一屋子冒出来的表哥,觉得自己都快要失宠了。

    他一脸正色地对三人介绍道:“我是枝枝二哥。”

    商枝睨他一眼,“这是我义兄,过命的交情。”

    三人点了点头,向龚星辰打招呼。

    龚星辰最开始不满商枝的回答,听到后面半句,嘚瑟起来。

    他清了清喉咙道:“保护妹妹,是哥哥义不容辞做的事情。”

    “龚兄说的对。”秦淮面色带笑地说道:“我们需要向你学习。”

    “没啥好学的,你们记住十二个就行。”龚星辰一摆手,朗声说道:“不威胁她,不强迫她,不拖累她。”

    商枝不由看向龚星辰,他正好扭头朝她挤挤眼睛,心里泛起一丝暖意,他是担心秦淮他们会威逼她做一些自己违背心意的事情。

    秦淮等人自然也听出龚星辰的弦外之音,他们一起表态道:“表妹不必担心,一切随你心意。”

    龚星辰达到目的,他去房间看小人书。

    商枝与秦家几个表哥并不熟,只是打一个照面,你问我答几句,留下他们吃一顿午饭。

    秦淮、秦麟与秦铭早听说商枝一手厨艺很好,毫不犹豫的答应。

    商枝干脆中午直接做火锅,随便炒四个菜。

    屋子中间搭个小炉灶,一口调好底料的小锅子搭在炉灶上,下面烧着劈成小块的柴禾。

    薛慎之特地做了几张小矮几,围着火炉子拼凑在一起,正好可以在矮几上摆菜,摆碗筷。

    商枝给每个人一个调料碗,将配菜搁在小木架上,需要什么,取什么放锅子里煮。

    薛慎之给每人倒一杯菖蒲酒,然后将肉类与土豆先放进锅子里煮。

    秦淮看着锅子里飘着红彤彤的辣椒与一层红油,胃部觉得隐隐作痛。

    秦麟与秦铭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都是不能吃辣的。

    但是看着大家烫着肉片吃,忍了忍,深吸一口气,夹着肉片塞在嘴里,仿佛在嘴里塞一团火,又辣又呛的滋味,直冲咽喉,眼睛瞬间红了。

    商枝看着泪眼汪汪的几个大表哥,一拍脑门,她忘了做清水锅。

    “我给你们换个调料碗。”商枝准备起身,被她便是的秦淮按住,他望着一脸挑衅的龚星辰,握着拳头道:“不用,我觉得还不错。”

    虽然很辣,吃一块肉,得喝三碗水,但是够味。

    商枝给他们调三个不辣的碗,若是受不了,可以放清汤里洗一洗。

    几个人,硬撑着,没有动清汤。

    秦淮都没有尝出什么味,只觉得辣。辣的舌头发麻,胃部作痛,冒一身的热汗。

    商枝给他们一人一药丸,“吃两粒,胃不会疼。”

    秦淮下意识看向龚星辰,就见他托着腮目光炯炯地望着他们。

    秦麟轻飘飘看一眼龚星辰,“妹妹的心意,不能辜负。”十分坦然的收下药丸。

    龚星辰‘嘁’一声,转过头去。

    秦淮几人给商枝一个压岁包。

    商枝拿着压岁包,心神有些恍惚,爷爷奶奶走后,就再也没有人给她压岁包。

    她喉口有些发堵,哑声道:“谢谢表哥。”

    听到一声表哥,几人身心愉悦,脚步轻快的回府。

    商枝将人送走,压岁包贴身放进怀中。

    中午吃火锅,晚上商枝做一桌子菜,吃饱喝足后,便一起坐在堂屋里守岁。

    商枝给几个人准备压岁包。

    龚星辰收到压岁包很高兴,他也准备好两个,一个给商枝,一个给沈秋。

    沈秋看着面前的压岁包,抬头看向龚星辰。

    “拿着。”龚星辰道:“人人有份。”

    薛慎之闻言瞥他一眼。

    龚星辰干咳一声,摸了摸鼻子。

    半晌,沈秋方才收下。

    商枝今日忙活一天,格外的累,枯坐一会,便靠在薛慎之身上打盹。

    薛慎之看着东倒西歪的龚星辰,对沈秋说道:“都回房去休息,大家都累了,不必再守岁。”

    “嗯。”

    薛慎之抱着商枝回房间,脑袋一沾枕头,商枝反而清醒过来。

    商枝侧躺在床上,伸出手,“你的压岁包呢?”

    薛慎之从怀中摸出一个压岁包放在她的手心。

    商枝盘腿坐起来,将红纸给撕开,露出一张房契,赫然是她医馆的那间铺子,还有他们住的这栋宅子。“你买下来了?”

    哪来的银子?

    后面的话在喉间滚了滚,商枝没有问出口。

    “嗯,我现在只剩下几个铜板。”薛慎之坐在床边上,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这是聘礼,够不够?”

    商枝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搂着他的脖子,重重地点头。

    薛慎之轻轻揉着她的头顶,怎么会够呢?多少都是不够的。

    整个年节,几个人都在屋子里闭门不出。

    商枝在屋子里制作美肤品,薛慎之则是在温书。

    一转眼,就快到秦老夫人的寿辰。

    明日就是秦老夫人的寿辰,商枝记起那一日柳氏与文氏的会面,她决定今天去给秦老夫人拜年。

    商枝准备年礼去往秦府。

    柳氏坐在屋子里,她看着面前的木匣子,里面是一个金手镯。

    手镯是实心闭口圆手镯,文氏让她以长辈的身份送给商枝。

    这么些天过去,也不见商枝过来拜年,明日再送出去就稍显得有点晚了。

    这时,婢女进来通传道:“二夫人,商姑娘来了。”

    柳氏倏然站起身,心中一喜,她总算是来秦府了!

    “走,我们去瞧一瞧。”柳氏拿着木匣子去福寿居。

    秦老夫人信佛,手里握着念珠。商枝便买一副念珠,她用药汁浸泡过,长期戴着有延年益寿的功效。

    秦老夫人很高兴,连忙将念珠戴在手腕上,怎么看怎么都喜欢。

    “枝枝你有心了。”

    商枝笑道:“这不算什么,只是一个普通的念珠而已。”

    “真是赶巧了,我和枝枝算是心有灵犀。舅母还未给你见面礼,听说你来秦府拜年,便给你挑一只金镯子。”柳氏将木匣子放在桌子上,然后打开拿出镯子佩戴在商枝手腕上。

    商枝想看柳氏卖什么关子,也就没有拒绝的收下了。

    柳氏见商枝戴着没有推拒,脸上露出一抹真心实意的笑容,“枝枝手腕细又白,戴着金镯子一点也不俗气,反而很衬肤色呢。明日你就戴着这镯子来,让她们看看,不是这镯子样式单调,而是她们衬不起。”

    “好。”商枝转动着手腕上的金镯子,“我很喜欢。”

    秦老夫人看一眼商枝手上的镯子,对柳氏道:“你去厨房,让他们加两道枝枝喜欢的菜。”

    本来吩咐丫鬟下去就行了,秦老夫人吩咐柳氏。柳氏也不在意,反正她的目的达成,便顺势离开。

    柳氏一走,秦老夫人道:“她给的东西,你别轻易收下。”

    商枝拔下手镯,一边检查一边对秦老夫人道:“年节前两日,我看见柳氏与文氏在茶馆会面,咱们都小心着她。我担心是明日,她会有动作。”

    秦老夫人颔首,“我身边拨去一个丫鬟在伺候她。”

    商枝明白秦老夫人的意思,忽而脸色一变,她将镯子的闭口拧开,就看见实心的手镯子中间有一个细小的孔,孔里面放着粉末。她捻着粉末轻嗅一下,眼底闪过冷酷的光芒。

    秦老夫人意识到不对劲,“这是毒粉?”

    商枝‘嗯’一声,她问秦老夫人,“您有空心华美的簪子吗?”

    秦老夫人派人去拿给商枝。

    商枝看着手中的红玛瑙梅花簪,样式很精致华贵,阳光下流光溢彩,十分的华美。她将金手镯上的粉末,全都装进簪子里,然后给秦老夫人,“你让人给那个丫鬟,想办法明日给柳氏戴着。”

    秦老夫人将簪子交给沉香,让她去给绿衣。

    第二日,老夫人的寿辰。

    柳氏起的比较晚,想到今日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心情很愉悦。

    婢女伺候柳氏穿戴好,扶着她坐在铜镜前梳妆。

    绾好发髻,婢女在匣子里挑拣出一支金簪斜插进柳氏的发髻里。

    柳氏看着头上红玛瑙梅花金簪,抬手摸一摸,“这根簪子眼生,以前我没有戴过?”

    “这是二爷除夕放在匣子里,奴婢还以为您知道,见您穿的衣裳都不衬这支簪,也便没有给您戴。今日这身绛红色的衣裳,与这簪子相衬,奴婢便自作主张给您戴上。您若不喜欢,奴婢给您换一支。”婢女急忙解释。

    柳氏一听是秦景骁送的,心里头高兴,知道他性子闷,送什么都是直接放匣子里,不会知会她一声,心下没有半点怀疑,只以为秦景骁送她的年礼。

    “就戴这根簪子。”柳氏抚了抚鬓角,对着铜镜照一照,起身道:“宾客快来了,咱们去帮大嫂接待宾客。”

    柳氏带着婢女先去给秦老夫人请安,方才走进院子里,迎面碰见商枝,柳氏看着商枝手腕上戴着她送的金镯子,眸光闪了闪,“枝枝,你今日来的可真早。”

    商枝看着柳氏头上的金簪子,脸上的笑意渐深,看一眼天色,跟着柳氏睁眼说瞎话,“左右无事,我过来看看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柳氏亲热的握着商枝的手,“还是女儿贴心,你看我生的两个小子,一点不与我亲近。”说到后面,抱怨起来。

    商枝笑而不语。

    柳氏也只是说一说而已,说两句话,便与她告辞。

    商枝看着柳氏离开的身影,勾了勾唇角。

    沈秋道:“今日宝翎公主与永安公主会出席。”

    商枝心中讶异,转而看向柳氏离开的方向,心中渐渐明朗起来,柳氏想要做什么。

    商枝还未来得及吩咐沈秋,便被蒋氏叫去厨房里帮忙,“枝枝,待会宝翎公主与永安公主会来,宝翎公主每一餐,必须要有餐前甜汤。她点名要罗宋汤,厨娘都不会做,你会做的话,指点她们一下。”

    “我会。”商枝原来要拒绝,忽而想起什么,她应承下来,在厨房里教厨娘将罗宋汤做出来。

    婢女将罗宋汤端走。

    这时宴席快开了,商枝便去福寿居,与秦老夫人一道去宴会。

    秦老夫人正等着商枝,见到商枝便起身一起去宴会。

    方才走到宴会厅门口,便见到柳氏面色发白,急匆匆地走出来,见到秦老夫人,六神无主道:“老夫人,宝翎公主出事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