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一百三十五章 卑鄙,柳氏事发

时间:2018-07-25作者:广绫

    秦玉霜照顾苏越,没有与秦家二老一起去松石巷。</p>

    母子两人坐在桌前安静冷清吃完小年夜饭。</p>

    秦玉霜看着四碗菜,基本没有怎么动筷子,放在以前的时候,身边热热闹闹,一片欢声笑语。</p>

    她忍不住想松石巷那一边,是不是热闹非凡,目光透过屋子看向窗外,屋檐下的灯笼,豆大的烛光映照着庭院愈发萧索。</p>

    苏越挑着米饭塞进嘴里,看着秦玉霜神思不属的模样,顿时食不下咽。</p>

    “你若想去,我送你过去。”</p>

    苏越放下碗筷,面色苍白,一双桀骜不羁的眼睛,如今沉敛宛如深潭水,动荡不起任何的波澜。</p>

    秦玉霜收回视线,嘴角牵起一抹温柔的浅笑,“不必,我陪着你一起过。”拿起公筷,挟一块扣肉放在他碗里,“你小时候最爱吃扣肉,每回易儿多吃一块,你就不高兴,下次一定要吃回来才行。实际上每一碗扣肉,我都让厨娘放的单数,吃得快的总要多一块。而你吃饭很慢,因为不爱念书,总爱磨磨蹭蹭,有易儿争抢你的扣肉,你就会很快吃完饭。”</p>

    提起往事,秦玉霜满目柔光,透着怀念的表情。</p>

    苏越看着碗里的扣肉,耳边是秦玉霜轻柔地声音,娓娓说起小时候的事情。他方才惊觉,那时候他与苏易经常吵闹,但是兄弟感情深厚。虽然秦玉霜对他的关注很少,但是饭桌上她会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他们,给他们三个人挟菜,询问一些日常。</p>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这些画面渐渐扭曲,变了模样?</p>

    苏越喉咙干涩着发疼,这一切,都是从他受到苏锦瑟挑拨,变得愤懑,对整个苏家充满仇视开始。</p>

    如今再回首,物非,人也非。</p>

    他执起筷子,挟着扣肉咬一口,两口,大口塞进嘴里。</p>

    秦玉霜眼睛微微湿润,看着关系日渐和缓的儿子,她心中稍有些满足。</p>

    苏越看着秦玉霜发红的眼尾,迟疑一瞬,拿着锦帕递给她。</p>

    秦玉霜错愕地看向苏越,苏越看着她泪水不自觉滑下来,抿紧唇,笨拙地给她擦脸。</p>

    “我……我自己来。”秦玉霜急急忙忙接过帕子,擦干净眼泪,心里很高兴,这个儿子愿意亲近她。</p>

    苏越看着笑靥嫣然的秦玉霜,低垂着头扒饭,掩饰不自在的神情。</p>

    这时,玲珑进来通报道:“夫人,守门的婆子有话与您说。”</p>

    秦玉霜微微皱眉,“她有说是什么事吗?”</p>

    “她只说门外有人给您东西,具体是谁她没说,只说是给您送饺子。”玲珑将婆子的话转述。</p>

    秦玉霜一怔,她记起来,下午的时候,商枝派人送饺子过来,但是那一份饺子,全都放在厨房里,厨娘并未蒸煮,说明日等秦家二老一起用早饭再煮着吃。</p>

    如今一听说是送饺子,她能想到的只有商枝。</p>

    可是商枝会给她送饺子吗?</p>

    秦玉霜握紧手指,眼中闪过期盼的光芒,吩咐玲珑,“你去问她,外面的人是谁,长得一副什么模样。”</p>

    “是。”玲珑走出屋子,看着婆子心焦地等在院子里,“外面来的人是谁?是什么穿着样貌。”</p>

    婆子被问住了,好在她是门房,商枝又常来府上,她回忆着商枝经常穿的衣裳与容貌,说了一个大概出来。</p>

    玲珑一听,这不就是小姐吗?</p>

    心中有些疑惑,秦老夫人与秦老将军都去松石巷,她不该这个时候来。</p>

    婆子按照欢喜教的话说:“商姑娘说是姑奶奶没有去,她煮一锅饺子,送过给姑奶奶尝一尝。”</p>

    “那你请她进来。”玲珑摆手,示意婆子放人。</p>

    婆子瞎编道:“商姑娘还赶着回去,她说不进来了,想亲手将东西交给姑奶奶。”</p>

    玲珑看着婆子的话,留了一个心眼,转身就看见秦玉霜站在屋檐下,她走过去告诉秦玉霜,“夫人,小姐在门口等您,说是给您送煮好的饺子,想见您一面再走。”</p>

    秦玉霜心情很激动,商枝对她态度很好,但是隔一层,很疏离。除非必要,不会特地见她。</p>

    乍然耳闻商枝找她想要见她,秦玉霜连忙说道:“外头冷,你叫她进倒座房避避风。”</p>

    婆子心里嘀咕,压根没这个人,她咋叫人进来避风?</p>

    她连连应声,“老奴这就去。”到时候告诉秦玉霜,商枝不愿意进来。</p>

    秦玉霜披风也没有取,疾步往府门走去。</p>

    已经过了冬至,冷风呼啸,如刀子般刮在脸上。</p>

    秦玉霜顿时冷静下来,想到一些疑点。</p>

    最近府中事情频出,秦玉霜经历一些伤痛,脑子里也装一些事。</p>

    刚才被惊喜冲昏头脑,以为商枝像苏越一般,愿意亲近她。秦玉霜仔细一想,便觉得有一些破绽。</p>

    商枝行事作风干脆利落,她若是送饺子过来,想要见自己一定会送到院子里,等人的功夫,已经够她到院子里,反而叫人来通传比较耽误时间。若是不愿见,便会将饺子交给门房,让门房送过来,哪里会叫她出去?</p>

    秦玉霜心中凛然,苏元靖前段时间在将军府外徘徊,一段时间不曾出现,今日小年夜他会有可能出现吗?然后买通婆子传递假消息?因为只有商枝来了,才能够引她出府。</p>

    秦玉霜咬着唇瓣,心底最隐秘处希望真的是商枝。</p>

    她不想放过任何一丝可能。</p>

    这样的节日里,她格外想念商枝。</p>

    “夫人,您怎么了?”玲珑看着突然停下来的秦玉霜,疑惑地问道:“您忘记拿什么了吗?”</p>

    秦玉霜望着不远处的府门,转告玲珑,“你去请二少爷过来。”</p>

    玲珑愣一下,敏锐的觉察到事情不对劲,“那个婆子有问题?”</p>

    秦玉霜摇了摇头,“不知道。秦家如今算是多事之秋,有一点不对劲的地方,都应该要谨慎一点。若真的是枝枝,今天这样的日子,可以让兄妹两见一面。”</p>

    玲珑将手炉递给秦玉霜,转身匆匆去找苏越。</p>

    不一会儿,苏越疾步走过来。</p>

    秦玉霜对玲珑道:“你查一查,谁接触过这个婆子。”然后带着苏越去府外。</p>

    玲珑是秦府出去的丫鬟,在秦家认识不少人,稍一打听,倒叫她问出一些蛛丝马迹。</p>

    秦玉霜与苏越来到倒座房,门房里只有一个小火炉子烧得旺,不见半个人影。之前去通传消息的婆子不在屋子里,苏越意识到可能真的有问题。</p>

    “姑奶奶,表少爷,您们有要紧的事交代?”</p>

    这时,门外进来一个干瘦的婆子,瞧见秦玉霜与苏越吓一跳。</p>

    秦玉霜问她,“还有一个值守的人呢?”</p>

    “梅婆子不知吃啥,闹肚子,她去上茅房,这儿奴婢给顶着。”婆子老老实实地回答。</p>

    秦玉霜见她不像撒谎,看向苏越。</p>

    苏越道:“你在里面等着,我出去。”</p>

    秦玉霜点头,看着苏越大步走出倒座房,她跟着过去。苏越拉开府门,寒风灌进来,冷得苏越脸色僵硬,他眯着眼睛,看着站在府门口准备敲门的苏元靖,立即将门给关上。</p>

    “越儿,爹听说你受伤了,几次来探望你,都见不到你的人。”苏元靖及时反应过来,一条腿迈进门内,顶住即将要关上的门板,半个身子挤进来,一眼看见苏越身后的秦玉霜,他眼睛瞬间就红了。“霜儿。”</p>

    这一声,饱含着浓烈的情意与思念。</p>

    秦玉霜听在耳中几乎作呕!</p>

    看着苏元靖颧骨嘴角的淤青,秦玉霜心里只觉得快意。</p>

    苏元靖的欺骗,他对子女的冷酷无情,将她囚禁,害死她的孩子,早已磨灭掉秦玉霜对苏元靖的感情,只剩下一腔恨意。</p>

    苏元靖情绪很激动,自从秦玉霜回到秦家之后,他再也见不到她,用力推开门,苏越根本就拦不住苏元靖,府门被撞开,苏元靖快步走向秦玉霜,瞬也不瞬地盯着她。</p>

    苏越横档在秦玉霜的面前,他讥诮道:“不是来看我的吗?”</p>

    秦玉霜看着苏元靖进来,心里害怕,往后退,眼见苏越挡住苏元靖,她转身往后院跑。</p>

    “让开!”苏元靖被苏越拦住,他脸色蓦地阴沉,威胁秦玉霜道:“商枝给你送饺子,她在侯府马车上等你。”这段时间他根本没有机会靠近秦玉霜,秦府将她保护得密不透风,只能在将军府门口守株待兔般找寻机会。却没有想到今日小年夜,他来将军府却迎来转机。</p>

    秦家并不是他所想的那般和睦,任凭你家风清正,也掩藏不了人性的自私。</p>

    有人希望他将秦玉霜接回去,并不想秦玉霜留在将军府。</p>

    两个人达成一致,一拍即合。</p>

    果然,秦玉霜停下脚步。www</p>

    商枝真的来给她送饺子?只是被苏元靖抓起来?如果是这样,商枝没有直接入府找她,也便能够说通!</p>

    “霜儿,你跟我回去,偌大的侯府不能没有你。”苏元靖目光热切,他指着自己脸上的伤,“这是商枝打的,我是她爹,从古自今你看看做子女的谁冒犯过父母?世人知道她不孝不悌,殴打父母,会遭人唾骂,戳脊梁骨。她的品行欠佳,如何还能得到百姓的信任?她的医馆又该怎么开下去?”</p>

    秦玉霜脸色难看,她紧咬着牙关,“卑鄙!”</p>

    “霜儿,我不能没有你。你也不想失去商枝,她今日随我回府,我们一起回家?过去所有的恩恩怨怨全部一笔勾销,她打我的事情,我也不会再计较。”苏元靖往前走几步,吓得秦玉霜往后退,希望玲珑快些过来。</p>

    苏元靖对商枝之前若还有一点感情,现在只剩下厌憎。</p>

    他堂堂平阳候,被人照着脸打得鼻青脸肿,还被扎成个哑巴,在太医面前丢尽脸面!</p>

    秦玉霜若是随他一起回府,他就高抬贵手,既往不咎。</p>

    苏越猛地扣住苏元靖的手,将他往府外拽去。</p>

    秦玉霜心口一跳,担心商枝是不是在马车上,她大喊一声,“来人啊!快来人啊!”</p>

    听到动静的精兵朝这边赶过来。</p>

    苏元靖目光阴鸷,他下手毫不留情,招招击人要害。</p>

    苏越躲避苏元靖的攻击,猛地被苏元靖一掌拍在他的胸口,苏越倒在地上。</p>

    秦玉霜心跳都要停止,她想奔过去看苏越的伤势,又害怕被苏元靖抓走。</p>

    苏元靖疾步朝秦玉霜走去。</p>

    秦玉霜听到精兵的脚步声,闷头朝精兵来的方向跑过去。无论她跑多快,都无济于事,几步就被苏元靖给抓住手腕。</p>

    秦玉霜脸色瞬间苍白,她激烈的挣扎,拿着手炉‘嘭’地砸在苏元靖的额头。</p>

    “你放开我!我哥回来,不会放过你的!”秦玉霜祈求着精兵赶快过来,心里担忧着苏越,心里对苏元靖越是恨之入骨,他对儿子都能下狠手!</p>

    虎毒不食子,他连畜生都不如!</p>

    苏元靖感觉到有热流从额头上滑下来,他不在意的笑了几声,拿走手炉扔在地上。</p>

    “霜儿,你怎么不明白,这秦家早就不是你的家。有人容不下你,才让我有可趁之机。”</p>

    苏元靖强硬地抱着秦玉霜,大步往外走。</p>

    突然,脚步一顿,他看着风尘仆仆,手里提着佩剑的秦景凌。</p>

    秦景凌目光冷戾地扫过地上捂着胸口的苏越,视线落在苏元靖与秦玉霜身上,他往府内迈一步,苏元靖往后退两步。</p>

    秦景凌冷声道,“霜儿,过来。”</p>

    秦玉霜挣扎着下去,苏元靖收紧双臂,力道大的仿若要将秦玉霜的腰肢给勒断。</p>

    苏元靖正面与秦景凌对上讨不到好处,他好不容易得到秦玉霜,就这般放手,心有不甘。</p>

    就算放过秦玉霜,秦景凌未必会轻易的放他走。</p>

    苏元靖不退反进,他将秦玉霜放下来,紧掐着她的脖子,“放我们离开,否则我拧断她的脖子。”</p>

    秦景凌脸色瞬间青黑,看着被他掐得满面痛苦的秦玉霜,握着剑柄的手青筋暴突。</p>

    “哥,不要管我!你派人去马车上看一看,枝枝有没有被他绑在马车里。”秦玉霜双手抓着苏元靖的手,脖子微微松开一点,费力地挤出一句话。</p>

    苏元靖满头汗水,掐着秦玉霜脖子的手,力道紧了几分。</p>

    秦玉霜脸色涨红,连呼吸都很困难。</p>

    “放我们走!”苏元靖一个字一个字从齿缝中挤出,猩红的双目闪过狠厉,“秦老夫人的心疾受不得任何的刺激,秦玉霜死了,秦老夫人……”最后的话他没有说出口,只是阴冷地笑了几声。</p>

    下一刻,精兵举着剑将苏元靖包围。</p>

    秦景凌面无表情道:“放他走。”</p>

    苏元靖冷哼一声,挟持着秦玉霜后退离开秦府,朝街边的马车走过去。</p>

    他一瞬不瞬地盯着秦景凌,就怕他有动作。</p>

    “快上去!”苏元靖将秦玉霜推上马车。</p>

    秦玉霜不配合。</p>

    苏元靖掀开马车帘子,托着秦玉霜的臀,将她用力推进车厢。</p>

    秦景凌伸出手,精兵拿出弓箭递给他。</p>

    秦景凌搭箭。</p>

    苏元靖爬上马车。</p>

    羽箭‘嗖’地破空而去。</p>

    帘子垂下的一瞬,羽箭穿透帘子半截露在外面。</p>

    鲜红的血液洇湿车帘子。</p>

    苏元靖脸色煞白,冷汗从额头上不断的滴落,单膝跪在地上,手撑着车壁,才没有倒下。</p>

    秦玉霜看着苏元靖中箭,吓得脸色发白,她浑身发颤。紧张的吞咽口水,喉咙被苏元靖掐伤,动一动就泛起疼痛。</p>

    “霜儿,别怕,我没事。”</p>

    苏元靖抬手想去触摸秦玉霜,秦玉霜往车厢角落缩回去,避开苏元靖的手。</p>

    秦玉霜对苏元靖不但有恨,还有深入骨子里的恐惧。</p>

    帘子被剑鞘挑开,秦景凌站在马车外,看着箭射中苏元靖的肩胛,皱了皱眉,将手递给秦玉霜。</p>

    秦玉霜白着脸,将手放在秦景凌手里,被他一拽就要下马车。</p>

    苏元靖握住秦玉霜的手,秦玉霜用力挣开,他碰一下,都吓得秦玉霜瑟瑟发抖。</p>

    “霜儿……”</p>

    秦玉霜背脊僵直,下一刻扶着秦景凌的手跳下马车。</p>

    这时,苏元靖的随从,带着五城兵马司的人赶过来。他是个机灵的,看着秦景凌回府,按照侯爷的性子,两人凑一起一定会动手,而侯爷准会吃亏,立即去搬救兵,希望紧要关头能保住侯爷一命。</p>

    秦景凌疯起来,可是不要命的!</p>

    果然,当他看见苏元靖浑身是血,吓得两眼昏黑。</p>

    指挥使看着中箭受伤的苏元靖,又看着秦景凌手里的弓箭,沉声说道:“将军,侯爷,怎么一回事?”</p>

    秦景凌唇边浮现一抹冷笑,恍然道:“原来是侯爷啊。我听人来报有贼人擅闯官宅,掳走我妹妹,已经上马车逃逸情急下射箭。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p>

    苏元靖冷冷地看向秦景凌,一言不发。</p>

    随从也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他焦急的询问苏元靖,“侯爷,您这箭伤怎么得来的?”</p>

    苏元靖看着背对他的秦玉霜,缓缓地攥紧拳头,丝毫不顾及肩上的疼痛,与流得更汹涌的鲜血。</p>

    往日他受伤,秦玉霜最焦急紧张。如今,他中箭,秦玉霜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他,更别说心疼了。</p>

    指挥使到底不想得罪秦景凌,而且苏元靖也没有指认秦景凌伤人,这件事便小事化了。</p>

    “既然是误会一场,侯爷便赶紧去治疗伤口。”指挥使让人护送苏元靖离开。</p>

    苏元靖目光灼灼地盯着秦玉霜,至始至终都没有移开过视线,恨不得在她后背上凿出两个洞来。这么多年掏心掏肺对她好,比不过一次的错误。他想问一问秦玉霜,为什么对他这般狠心?</p>

    直到马车驶离,再也看不见秦玉霜,他似乎支撑不住,侧倒在马车上。</p>

    “侯爷,侯爷!”随从脸色骤变,带着苏元靖回府,然后立即去请郎中。</p>

    马车一离开,秦玉霜双腿一软,险些跌坐在地上。</p>

    秦景凌搀扶住她,感受着她颤抖的身子,眸光一暗,苏元靖到底吓住她了。</p>

    秦玉霜稳住身形,极力的压下心里的惧怕,立即去找苏越。</p>

    苏越被苏元靖那一掌打裂后背的伤口,缓缓地渗出鲜血。</p>

    秦玉霜拿出帕子,按压住伤口,“快去请郎中!”</p>

    秦景凌派人去请郎中,扶着苏越回屋子里去,让苏越脱掉衣裳,给他检查一下伤口。伤口崩裂并不严重,按压止血后,秦景凌拿着商枝研制的伤药,给苏越上药,再给他将伤口包扎好。</p>

    苏越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秦玉霜拉着被子给他盖上,眼底布满自责。</p>

    “大哥,越儿这里有我,你从白嵩城赶回来,又累又饿了吧?大嫂还在屋子里等你,你快回去吃饭,这里有我守着就够了。”秦玉霜强打起精神,刚才经历的事情,对她来说算得上惊心动魄,但是苏越需要她。她必须冷静下来!</p>

    “好。”秦景凌见苏越没有大碍,秦玉霜状态稳定,叮嘱他们早点休息,然后大步离开。</p>

    秦景凌一走,玲珑将她探查来的消息告诉秦玉霜,“夫人,二爷与二夫人吵架,有人瞧见欢喜去追二爷,追到府门外,没有追到二爷,又回了二房,不一会儿她就去一趟门房,然后梅婆子上门说小姐给您送饺子。奴婢猜想一定是因为二夫人搞的鬼!”</p>

    秦玉霜手指扎刺进掌心,她突然想起苏元靖说的话,这个秦家不再是她的家,这个家中已经容不下她。而苏元靖的说辞,与梅婆子的说辞对上,可以证明柳氏和苏元靖联手,想要把她带回平阳候府。</p>

    如果是以前的秦玉霜,她会不明白,自己并未妨碍柳氏,柳氏为何非要将她赶出将军府。</p>

    如今经历这些风雨之后,她能够看穿许多以前并未放在心上,去仔细想的事情。她也能猜到柳氏的一些心思,担心她抢夺家中的家产。</p>

    秦玉霜苦笑,到头来,差点害苦她的是自己家的人!</p>

    “将梅婆子绑起来。”秦玉霜吩咐玲珑。</p>

    玲珑立即去办。</p>

    秦玉霜打算将梅婆子绑起来,就是想要追究这件事,玲珑做的很尽心。梅婆子已经逃跑了,被玲珑顺藤摸瓜给逮着,押回府。</p>

    秦玉霜并不想见梅婆子,事情已经很明朗,柳氏不冤枉,梅婆子的确被收买,便全权交给玲珑去拷问。</p>

    “越儿,身体哪里有不舒服的?”秦玉霜给他擦额头上的冷汗。</p>

    “没有。”苏越安静地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仿佛很困,想要睡过去一般。</p>

    秦玉霜叹息一声,是她害苦了孩子。苏越不想说话,她也就不吵苏越,走出内室,箜篌迎上来,满面忧色道:“夫人,您打算如何做?”</p>

    柳氏做的这件事,如果不是秦将军回来,只怕夫人要被苏元靖给带走了!</p>

    但若是要出一口气,让柳氏得到惩罚,这件事情捅出来,家里维持的和平也会打破。</p>

    秦玉霜如何不知道这件事摆在明面上,会是什么后果?</p>

    但是如果只是勉强维持表面的平静,倒不如将腐烂的伤口给撕裂,将脓水排挤出来,如此伤口才会好起来,而不是继续恶臭腐烂下去。</p>

    “你派人去找我二哥,立即将他请回府。”秦玉霜吩咐下去,箜篌一离开,玲珑拿着证词进来,“夫人,梅婆子全都招了,欢喜给她三两银子,让她通传小姐在府外给您送饺子,将您哄骗出去。”</p>

    秦玉霜点了点头,她取下披风裹在身上,往屋外走去,“我去正厅等着。”</p>

    箜篌连忙跟在秦玉霜身后,去往正厅。</p>

    秦玉霜纤细的身子坐在宽大的太师椅中,显得娇弱瘦削。绝美倾城的面容,苍白毫无血色,一双眸子里揉杂着复杂的情绪,整个人透着疲倦之色。</p>

    她以为秦家是京城里模范的家族,父慈母贤,兄妹敬爱,家风清正,并没有时下的陋习与后宅阴私。如今她准备和离回来,将隐藏在最深处的阴暗给暴露出来。</p>

    她将两个嫂嫂当做至亲至爱,并无半点苛刻,自己得了什么新鲜稀罕的物件,都会往娘家送来,嫂嫂与侄儿都有份,并没有半点对不住柳氏的地方!</p>

    柳氏明知苏元靖害她不浅,为一己之私,将她往火坑里推。</p>

    秦玉霜如何不心寒?</p>

    她摸着自己的脸,眼泪似乎都已经流尽了,眼睛干干涩涩,再掉不出一滴泪。</p>

    娘说她是三个孩子的母亲,需要自己坚强起来,护卫着自己的孩子。当看到苏越被苏元靖一掌打倒在地,满身血的样子,有多痛彻心扉!那时她就知道,再也不能哭。软弱只会让她连累自己最亲爱的人,而她想要做一名合格的母亲,能够保护自己的孩子。</p>

    玲珑将梅婆子五花大绑的推过来,在她嘴里塞一块手巾,让她跪在正厅角落里。</p>

    梅婆子‘唔唔’叫着,朝秦玉霜磕头。</p>

    秦玉霜无动于衷。</p>

    这时,秦景骁裹挟着寒风进来,一眼看见秦玉霜惊吓过度后惨白的脸色。又看着跪在地上,五花大绑的梅婆子,意识到有事情发生。转瞬,他记起离府前,柳氏对他的抱怨,秦景骁脸色阴沉,“你二嫂欺负你了?”</p>

    秦景凌在用饭,听到蒋氏说起这边的动静,丢下碗匆匆来正厅,正好听见秦景骁的话,想起之前府里发生的事情,他微眯着眸子。</p>

    秦玉霜轻声说道:“二哥,等爹娘回来再说。”她看一眼跟在秦景凌身后的蒋氏,吩咐玲珑道:“人都差不多来齐了,去将二嫂请过来吧。”</p>

    ------题外话------</p>

    亲亲们,下午三点照旧二更,么么~</p>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p>

    </p>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