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一百二十七章 苏越之死?

时间:2018-07-21作者:广绫

    皇后下命令,让她的贴身女官,请她去给张涵嫣治病。

    商枝听到这么荒诞的消息,觉得她是睡迷糊,出现幻听?

    嘉郡王妃的寿诞,她的身份已经在京城里流传开,秦老夫人为当年张涵嫣与苏元靖有私情一事,请皇后做主,皇后如何会不知道她与张涵嫣的恩怨?

    不怕她一碗药下去,毒死张涵嫣?

    “商姑娘,张姨娘是你父亲的侍妾,与你是一家。你又名动京城,皇后娘娘十分倚重你,方才请你给张姨娘治病。”红姑姑见商枝没有动,她又继续说道:“男子三妻四妾是常事,张姨娘当初做的事情虽然有错,她如今也受到应有的惩罚。商姑娘若是心中介怀,她好好的活着,你不是更能够很好的开解心结?”

    商枝挑高眉梢,这位皇后有意思了,只要张涵嫣不死,她想要如何都可以?

    “红姑姑,皇后既然让我开解心结,又何必执着让我救她?”商枝没有那么烂好心,救治一条毒蛇。

    红姑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道:“商姑娘,皇后娘娘如今的地位太过艰难。侯爷的做法是在挑战皇后娘娘的威严,若是人人都如此阳奉阴违,皇后娘娘的威仪何在?侯爷有错在先,兴宁侯府上门要一个公道,皇后娘娘不得不安抚。”

    商枝瞬间了悟,豫王是皇后所出,皇后需要得到兴宁侯府的支持。兴宁侯找的理由恰好踩中皇后的底线,皇后的威严不容任何人挑衅。但是皇后也不悦被兴宁侯牵着鼻子走,所以暗示她可以动手?

    商枝突然觉得好笑,皇后奈何不得兴宁侯府,所以只能为难她这小人物。

    但是皇后显然忘记了秦家!

    “皇后的意思是秦家比不得兴宁侯?当初张涵嫣将我替换走一事,皇后为顾及皇家脸面,让秦家忍气吞声。如今兴宁侯府不过一句话,皇后又要为难我?”商枝觉得是不是她表现的太温驯,还是秦家太没有存在感,以至于让皇后一而再再而三提出无理的要求?

    只因为顾及皇家脸面,皇后的威严?

    这也太过可笑!

    她若是今日去给张涵嫣治病,首先落的是秦家的脸面!

    商枝质问道:“不知皇后娘娘将秦家置于何地?可有把将军府放在眼中?”

    红姑姑脸色一沉。

    商枝的声音却是冷下来,“不如我让秦舅舅找言官问一问?这一趟,我该不该去?”

    “商姑娘!”红姑姑呵斥道:“皇后娘娘身为一国之母,她的话竟号令不动你?你是要抗旨不尊?”

    商枝心里想着对应之策。

    红姑姑见商枝不为所动,她厉声说道:“来人,将她带走!”

    身后的侍卫上前,准备将商枝绑去。

    这时,一辆马车停在巷口,云姑姑从马车上下来,看到眼前这等阵仗,皱一下眉,她含笑地说道:“红玉,何必如此大动干戈?商姑娘可是咱们大周国的大功臣,你如此无礼的对待,不说百姓会有微词,就连皇上也会不高兴。”

    红姑姑一见到文贵妃身边的云姑姑,脸色一变,就知道今日一事怕是不能善了了!

    “云瑶,商姑娘身为一介医者,行医治病是她的本能,皇后有令让她给人治病,她抗旨不尊……”红姑姑话未说完,便被云姑姑打断,她毕恭毕敬的对商枝行一礼,“文贵妃身体不爽利,请商姑娘入宫请脉,不知商姑娘眼下可得空?”

    红姑姑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文贵妃何时竟能越过皇后?”

    云姑姑讽刺道:“文贵妃难道不如一个贱妾?若是给皇后请脉,文贵妃自然退一射之地,给皇后娘娘谦让。何况,这是皇上的命令。”

    红姑姑一怔,就看见从后面一辆马车上下来的刘公公,正是元晋帝御前内侍刘通。

    刘公公慢步走过来,对红姑姑说道:“文贵妃身子不适,皇上请商姑娘为贵妃请脉。至于平阳候府的张姨娘,请宫中太医去罢。”

    红姑姑不敢在刘公公面前造次,“我会回禀皇后娘娘。”

    刘公公看向商姑娘,恭敬地说道:“商姑娘,请。”

    商枝没有选择的余地,但是相比起张涵嫣,她自然选择文贵妃。而如今这场景,显然是文贵妃故意与皇后作对,卖个好给秦家?

    “公公稍等片刻。”商枝回屋拿着药箱出来,“有劳公公带路。”

    商枝坐上云姑姑的马车,一同入宫。

    贤德殿宫门前有一处荷塘,夹道两边遍植梅花。此时早梅花开,暗香浮动。

    云姑姑对商枝的态度十分恭敬,她将商枝领到文贵妃的贤德殿,“商姑娘,奴婢进去通传。”

    商枝颔首。

    如今虽然已经入冬,还未到冬至,天气虽冷,却算不上严寒,商枝只是在长裙外加一件褙子。站在繁茂花枝下,冷风阵阵,她竟觉得手指冰凉。

    云姑姑不一会儿便出来,将商枝叫进殿中。

    殿内左边摆放着一整面墙壁的书架,书架上摆着整整齐齐的书册,临窗一架古琴,墨香隐隐,仿佛在那浮华喧嚣的后宫中,文贵妃有着自己的清新雅致。

    商枝进入殿内,浑身都暖和起来,文贵妃身着薄纱裙,挽着袖子,正伏案作画。

    “民女给贵妃娘娘请安。”商枝放下药箱子,给文贵妃行礼。

    “云姑姑,给商姑娘赐座。”文贵妃并未停下手中的毛笔,直到一幅画做完,她才将笔洗干净,挂在笔架上。款步走到主位上,接过宫婢递来的茶杯,她轻轻吹一口气,浅饮两口,方才抬起头看向商枝,“商姑娘久等了。”

    文贵妃撩开袖子,将自己纤细雪白的手腕露出来。

    商枝拿出脉枕,将文贵妃的手搭在脉枕上,凝神号脉。

    文贵妃慵懒的靠在椅背上,并不在意脉象如何,她对自己的身体很清楚,除了双手双腿冰冷之外,并没有感觉到异样。之所以以身体不适为借口,只是想膈应皇后,给秦家卖个好,反衬出皇后对秦家的轻慢,让秦家对皇后愈发不满。

    可她看见商枝神色凝重的模样,面色一变,陡然收回自己的手,拉下袖子遮住手腕。

    文贵妃目光锐利的看向商枝,“本宫的身体如何?”

    商枝看着文贵妃的反应,想必她清楚自己的身体,不禁低声说道:“民女不知娘娘觉得膝下寂寞,想要多热闹一些,还是维持如今的现状,服用滋补的药膳调补身子。”

    文贵妃手指骤然一紧,自从她产下永安之后,将身子调养好,打算再生下皇子,稳固自己的地位,可惜办法用尽,也无法再有身孕。她早已想通看开,不再盼着生下皇子。反而因为她膝下只有一女,获得皇上的恩宠,算是因祸得福。

    如今,她只是做做样子,让商枝请个平安脉,竟未料到,这丫头说能治!

    “皇子已经长成,本宫如今也上年纪,哪还有这些盼头?只期望着永安挑选一个驸马,生个外孙女陪伴本宫。”文贵妃倒是豁达,紧接着文贵妃眼底却闪过一抹冷芒,幽幽地说道:“本宫不想再生子,但是不妨碍你治好本宫,本宫倒要看看,消息放出去,哪些人要坐不住了。”

    商枝明白文贵妃的意思,她如今膝下无子,各路王爷与后妃巴结她。若是得知她不孕症治好,这个消息便成了试金石,哪些真情,哪些假意,一看便知了。

    只是宫中的人心,又如何经得起试探?

    文贵妃自有她的用意,她心中早就知道是谁害了她,所以借用这次机会,看看对方这一次可还会有动静。若是再敢将手伸过来,定要叫他们有来无回!

    文贵妃眼底闪过狠厉之色,看向商枝的目光,却较之前多了一丝温和。“你若是治好了,本宫必定是不会亏待你。”

    商枝心里感激文贵妃对她的解围,虽然文贵妃别有用心,这份心机对她却是无害。

    更何况,治好文贵妃,可不就给皇后增加危机感?

    “民女竭尽全力。”商枝给文贵妃一句准话。

    文贵妃被人下毒导致不孕,她的宫寒十分严重才会不孕。

    黄帝内经中有一句:藏寒生满病,其治宜灸。

    商枝便打算用艾灸治疗。

    文贵妃躺下,解开衣裳,商枝用艾灸灸关元穴,神阙穴,气海穴,背部命门穴。

    文贵妃觉得向来寒凉的腹部里,隐隐有暖意流动,彻底相信商枝的医术确实卓绝。

    商枝给文贵妃配制暖宫茶,写下药方子让文贵妃派人去御药司取药,炼制解毒丸。

    丸药装进瓷瓶里,商枝交给云姑姑,“每日早晚各服一粒,这一瓶是一个月的用量。前面三天我每日进宫为娘娘艾灸,之后便是隔三日一次,一个月后可见成效。”

    云姑姑从文贵妃那处得知艾灸之后,腹部暖融融的,十分信服商枝的医术,对她的话没有不仔细听的。

    “奴婢送商姑娘出宫。”云姑姑将药锁起来,将商枝送回松石巷,云姑姑嘱咐道:“奴婢每日来此接您。”

    商枝轻轻点头,“有劳云姑姑。”

    目送马车离开,商枝回到屋子里,薛慎之已经将饭菜做好。

    商枝放下药箱将手洗干净,坐在桌子前,闻着鲜香浓白的鱼汤,她饿得饥肠辘辘,端着热汤一口气喝完,舔一圈唇瓣,回味道:“你的厨艺长进不少,这汤火候掌握得不错,口感清谈不失鱼的鲜美甜味。”

    薛慎之递给她一方丝帕,“下回再给你煮鱼汤。”

    “好。”

    商枝看着掌心的丝帕,被他的体温蕴热,散发着淡淡的药香,她握紧掌心,将丝帕塞进袖中,端着碗吃饭。

    薛慎之目光定定地盯着她的袖子,喉结微微滚动,“唇边有汤渍。”

    商枝抽空抬头看他一眼,“你什么时候买丝帕了?”

    “就这几日,你带在身边方便。”薛慎之温声说道:“还有几条在你房间里。”

    商枝一听还有几条,从袖中抽出丝帕,在唇边擦拭,随手放在桌面上。

    薛慎之:“……”

    吃完饭,薛慎之收拾干净桌子去洗碗。

    商枝提着热水去泡澡,浑身的毛孔都张开,身体暖融融的,舒服得她呻吟一声。

    今日进宫给文贵妃治病,商枝耗神过度,热水一泡,脑袋枕在木桶边,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不知过去多久,门板被敲响,商枝陡然惊醒过来,这才发现她睡沉过去,一桶水都变冷了。

    “枝枝。”薛慎之清润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商枝连忙吱声道:“我洗好了,你再等一等。”

    薛慎之担心她睡过去,水冷了,会受凉。听见她回应,便松一口气,回到书房去看书。

    商枝穿好衣裳,将澡堂收拾干净,去书房里。书案上点着一盏油灯,薛慎之伏案奋笔疾书。朦胧地灯光在他侧脸的轮廓投上淡淡的阴影,窗外的寒风垂着豆大的火焰晃动,光影在他的面容上缓缓流转。商枝靠在门边上望着他的侧脸,随着这光影照在她的心口上,泛起微微波澜。

    商枝心思转动,坐在他的身侧,看着他写文章,轻轻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薛慎之手一顿,侧头看着商枝打着哈欠,眼尾泛着水光,温声说道:“困了回去睡觉。”

    “我有话与你说。”商枝手指抹去眼角水花,“兴宁侯府的张小姐邀请我明日去西山冬猎。”

    薛慎之一怔,“她们为何给你送邀请帖?”

    商枝心中十分疑惑,她与张雪姗、张如芸两姐妹并不熟悉,她们邀请人也不会想起她,除非有人刻意提及。

    “事出反常必有妖。她们与你并不亲近,突然邀请你,在未弄清楚她们的目的是否单纯,不可放下警觉心。”薛慎之细心地叮嘱商枝,“明日你多带一些防身药。”

    商枝点头,看着他侧过来靠近的脸,忍不住用脸颊轻轻蹭一下。

    薛慎之背脊一僵,松开商枝道:“明日冬猎,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早点去睡觉。”

    商枝凑过去抱着他的腰,“你忘了什么?”

    薛慎之眸光幽暗地盯着她的红唇,喉结微微滚动,想起昨夜他对她做得事情,太过出格了。

    商枝第一次在他眼中看到迟疑与思忖的神情,似乎想说什么,最终是低头在她额头上蜻蜓点水的啄一下。

    商枝在他抬头的一瞬间,突然抬起头在他唇瓣上咬一口,若无其事的起身,去房间睡觉。

    薛慎之摸着唇瓣,轻轻地笑了起来。

    ——

    国师府,观虎台。

    楼夙一身皎白如雪的锦袍,倚栏而立。阳光投在他的面具上冷然生辉,光华流转,一双眸子格外冰冷。

    他望着树影重重下,慵懒的趴着一只吊眼白虎,如墨般的黑色条纹横亘在雪白的皮毛间,虎视眈眈地盯他。

    楼夙手一伸,净月将一只手套递给他。

    楼夙戴好手套,净月提着木桶放在楼夙脚边,里面装着鲜血淋漓的生肉。楼夙挑拣一块,投掷下去。

    白虎两爪在地上一按,往上一扑,张开血盆大口,将生肉吞进腹中。

    站在一边的贺平章,心惊胆战,他没有料到国师府后山养着一只白虎。

    贺平章看着白虎双目凶狠,露出锋利的牙齿,仿佛下一瞬要跳进观虎台上来,脸上的血色尽褪,他双腿发软,手指紧紧的握着凭栏,方才没有失态的跌坐在地上。

    净月看见他发白的脸色,解释道:“这白虎凶性犹存,喜欢食生肉,但是这后山周围被铁网围住,它跑不出来。”

    贺平章点了点头,看着一人多高的铁网,勉强保持镇定。

    “这后山连接西山猎场,一年前这头白虎跑进后山,国师便将它圈养起来。”净月提醒贺平章道:“我们不会每日给它喂食,消磨它的野性,西山那边留有一道门,每隔半个月打开一次,引进猎物做白虎的食物。”

    贺平章看着正在大口吞食生肉的白虎,满头的冷汗,他是决计不会去西山。

    楼夙一连投喂几块生肉,摘下手套,婢女端上铜盆,楼夙将手洗干净,看着贺平章受到惊吓的模样,目光沉下来。

    这时,有人送来一封信。

    净月递到楼夙手心,他拆开信,看清楚里面的内容,竟觉得有趣。

    净月看着国师讳莫如深的目光,不由得问道:“主子,信中说什么?”

    楼夙将信放在石桌上,端着玉杯饮茶,食指轻点着茶杯,“一个小姑娘,给文贵妃治病。”

    净月已经将信看完,倒是没有料到商枝如此艺高人胆大,竟然给文贵妃治病,这可是国师曾说过不治的人,便无人敢用心去治。

    “主子……”

    “查。”

    净月神色凛然,立即去将商枝的身份彻查。

    楼夙将目光转向贺平章,贺平章连忙站起来,就见楼夙背转过身,往山下走去,“今日给你拆掉纱布。”

    贺平章连忙起身跟在楼夙的身后,回到他居住的屋子。

    婢女拿着剪刀,将他身上的绷带剪断。缠绕在身上的纱布,终于一层层拆下来。

    他闻着发出臭味的药味,一颗心直打鼓,国师说解救得及时,他身上的伤烧能够治好。如今小半年过去,终于可以看看成效。

    纱布全都拆下来,他浑身只觉得轻松无比

    ,看着身上黑绿色的药膏,整个人泡在池子里,用皂角反复的搓洗干净。一池水都被洗黑了,他又换一桶清水洗干净。

    贺平章看着身上肌肤,颜色有一些区分,烧伤过的地方,皮肤泛着嫩粉色,等再长一段时间,便能恢复一个颜色。

    他抑制住心中的激动,擦干净身上的水渍,连忙穿上衣裳,去看看他的脸。

    面容倒映在铜镜中的一刹那,贺平章心中异常的紧张,睁开紧闭的眼睛,看着铜镜中白皙无暇的俊美面容,与他之前的想比,容貌似乎更胜一筹。

    他未料到国师的医术,竟如此的高超。

    贺平章惊喜万分,连忙走出内室,对一旁静候的国师郑重的道谢。

    “国师大人,您于我有再造之恩,平章愿意为您效犬马之劳。”贺平章窮身深深鞠躬。

    楼夙目光平静地看着他,似乎在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在触及贺平章双目时,略微蹙眉,似乎有些不满。

    贺平章一颗心顿时七上八下。

    这时,净月将商枝生平所有的事全都详细地摆放在楼夙面前。

    楼夙看到商枝曾是贺平章未婚妻事,不由看他一眼,不过瞬息间,便将厚厚一沓资料看完。

    净月静立在一边,等着楼夙的吩咐。

    楼夙回头看向净月,唇边竟浮现一丝笑,让净月心惊,便听到国师说道:“本座很欣赏她的胆识。”

    净月惊诧的看向楼夙,他的意思是留?不将商枝除掉?

    “那……文贵妃那边可要阻止?”净月问道。

    “为何要阻拦?”楼夙淡淡地反问,反而推波助澜,“将文贵妃殿中的东西撤了。”

    他想看看,商枝能做到哪一步。

    “是。”净月快速的离开。

    楼夙不知是忘了,还是如何,他离去前,竟没有将商枝的资料带走。

    贺平章迫不及待的去翻看,里面事无巨细的交代商枝的身份背景,还有恩怨纠葛。

    看完资料,贺平章神色凝重,未曾料想商枝既然是将军府与平阳候府的大小姐,如此尊贵的身份,若不是他运气好,攀附上国师,只怕这辈子都没有办法报仇雪恨。

    贺平章的视线在最后一行的信息上停顿,苏锦瑟与商枝是不死不休的死敌,而明日兴宁侯府的嫡小姐安排在西山冬猎。

    贺平章脑海中闪过净月的话,国师府后山与西山猎场相连……

    ——

    兴宁侯府。

    苏锦瑟得知商枝没有去给张涵嫣治病,反而被文贵妃唤进宫去治病,气得将床上的枕头砸在地上。

    她泄愤似的,对着枕头狠狠踩几脚,眼底一片怨毒之色。

    明日绝对不会让商枝活着离开西山!

    苏锦瑟心中咒骂皇后是无用的废物,竟连一个地位比她低一等的贵妃压一头!

    转念又觉得很正常,当初谁也想不到会是元晋帝继位,表现得太过平庸,太后给他挑选的正妃,出身并不高,只能够算一般,并比不上文贵妃。这也正是皇后不得元晋帝的心意,为何依旧立她为后的原因,便是阻碍外戚专权。

    文贵妃膝下无子,不会谋取他的皇位,便将无尽恩宠尽数给文贵妃。

    元晋帝虽然无大的作为,但是皇权之上,却很会趋利避害。

    苏锦瑟走一步废棋,她只能将所有的赌注,押在明天!

    次日一早。

    苏锦瑟便问兴宁侯要六个精锐私兵,一个便能够挑倒几个护卫。

    兴宁侯府出动两辆马车,苏锦瑟一个人一辆,张雪姗与张如芸一辆。

    马车缓缓朝西山而去,摇晃颠簸半日,马车抵达西山。

    张雪姗晕马车,脸色煞白,她埋怨道:“娘为何一定要我们来西山?冬猎有什么好玩的?这一路马车坐过来,我都疲累得不想玩。”

    张如芸将水囊递给张雪姗,“冬猎也挺好玩,我们可以猎狐狸,用皮毛做袖筒。”

    张雪姗瞪她一眼,姐妹两相互搀扶着上山。

    苏锦瑟慢她们一步,看着陆续而来的马车,她给私兵第一个眼色,他们迅速隐匿在树林中。

    西山猎场上,已经搭好帐篷。

    各位小姐暂时在帐篷里休息,等人来齐之后,在商议怎么个玩法。

    商枝到的时候,基本上快要到齐了。

    文娴忍不住怼道:“你是坐牛车来的?全都在等你一个人!”

    商枝淡淡地睨她一眼,并不理会。

    张雪姗有意结交商枝,便出声解围道:“好啦,都怨我,没有说明时间。现在人都来齐了,我们大家一起冬猎比赛。每个人往托盘里放一物有价值的,若是谁赢了,拔得头筹,那托盘里的物件归谁所有。”说着,她拔下头上的金步摇,“这支金步摇出自瑶光阁。”

    张如芸拔下手腕上的镯子,水头十足,莹润透彻,“这镯子是母亲给我的,价值十金。”

    “哐当”一声,文娴将玉佩放在托盘里。

    各位小姐纷纷留下一物。

    最后轮到苏锦瑟与商枝还未给。

    托盘摆在苏锦瑟面前,她脸皮紧绷,浑身上下,除几两银子,别的她拿不出来。

    当时出嫁,只有头上有一根金簪子,苏元靖并没有给她准备嫁妆。

    文娴讽刺道:“怎么?苏大小姐舍不得?出来玩嘛,何至于这般玩不起?你若舍不得,我给你出了。”

    “嘭咚”一声,不等文娴将钱袋子搁在托盘上,苏锦瑟将仅有的二两银子放在托盘上。

    全部的目光聚集在她的身上,神色惊愕,这些目光让苏锦瑟无地自容,脸颊充血。

    张雪姗打圆场道:“行了,锦瑟如今嫁给我三哥,每日吃着咸菜稀粥,能舍下二两银子的本钱,着实不容易。”

    众人‘噗嗤’笑出声,“也对,庶子的日子比较艰难。”

    庶子几个字,刺激得苏锦瑟眼皮子跳了跳,气得脸色通红。

    托盘最后到商枝的面前,她在袖子里掏了掏,最后拿出一个瓷瓶放在托盘上。

    文娴嘲讽道:“你这破瓶子值几个钱?苏锦瑟再不济,也是出了二两银子。”

    商枝面色平静道:“山林里瘴气重,我这瓶是解毒丸,各位服用一丸药再进山狩猎。”

    张雪姗与张如芸两姐妹听信商枝的话,倒出两粒药丸,一人一粒服用。

    其他人都知道商枝的身份,对她的话没有没有怀疑,全都吃下药丸。

    文娴看着众人吹捧着商枝,满腹妒火,她赌气没有吃。

    苏锦瑟也没有吃,她不屑碰商枝的东西。

    很快,大家一起走进山林,张雪姗道:“日落时,我们在帐篷集合。”紧接着,众人分散行动。

    苏锦瑟一直盯着商枝,商枝见到苏锦瑟的时候,心中就了然,只怕她今日来西山是苏锦瑟促成。在这西山猎场上出个意外,推说是喂野兽,也无人能够追查。

    商枝心中起警惕,当然不会离群,她跟在张雪姗与张如芸身边。

    苏锦瑟一直找不到机会下手,她心里不由得着急,这样下去,肯定是白忙活一场。

    她眼底闪过阴狠的光芒,苏锦瑟找来六个私兵,与他们商量,伪装成刺客出现,杀掉商枝便隐去。

    苏锦瑟吩咐道:“你们留出两个人,将张雪姗与张如芸引开,如果误伤到她们,侯爷不会放过你们。剩下的四个,你们直接动手,小心她手里有毒药。”

    转过身,苏锦瑟猛地一愣,看见站在她身后的苏越,脸色发白。

    “你……你怎么来西山了?”

    商枝叫他来的?

    苏锦瑟气急败坏,只希望苏越别横插一脚,破坏她计划才好。

    苏越一直守在松石巷,他知道商枝要来西山猎场,便跟着她一起过来,找寻机会补偿商枝。在西山见到苏锦瑟的时候,他直觉不对劲,一直在暗中盯着苏锦瑟,果不其然,苏锦瑟包藏祸心,想要利用这次机会除掉商枝!

    “你恶事做尽,遭到报应,还不知道悔改。你为什么就不能迷途知返?收手吧,不要再错得太离谱。”苏越心里无比庆幸自己跟着来西山,他用一种极其陌生的眼神看向苏锦瑟,只觉得她倾城绝艳的面容,十分丑陋而可怖。“你带着人离开,这次我就当做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过。”

    他不知道一个人的坏,能坏到哪一种程度。

    苏锦瑟听到一个笑话似的,掩嘴娇笑,“二哥,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天真。我收手回去,你再将今日之事告诉秦家,我面临的是什么样的下场?你识相的话,赶紧离开,念在过去的情分上,我不会对你怎么样。”

    苏锦瑟紧张地盯着苏越,手指缩回袖子,只要苏越一转身,她就给他一刀。

    苏越已经撞破她的阴谋,放苏越回去,她自己就会死路一条。

    苏越猛地抓住苏锦瑟的手腕,看着她手里寒光凛冽的匕首,苏越手背上的青筋狰狞,似乎在酝酿着风暴。

    他眼底凶狠的光芒让苏锦瑟心底一颤,她忍不住往后退一步,后背抵在树干上,看着苏越步步逼近,咬紧牙关道:“我和商枝不死不休,你给她的一剑,这一辈子得不到她的原谅。你也早就回不了头,娘不会原谅你对她们的伤害。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像一条可怜虫,等着她们回头施舍你一眼。”

    “从小你就是这副模样,我见你想要得到娘的关注,看着我坐在娘怀里吃饭时羡慕的眼神,我就觉得心里很高兴。所以每当娘提起你的时候,我就找各种由头分散娘的注意力,看着你落寞可怜的模样,我只好将就着哄一哄你,没有想到你会这么愚蠢,从此之后和娘决裂,将我视作你最亲近的亲人。”

    “还记得那一次,你躲在假山洞里睡着,被冻得发热?是我告诉娘你在书院吃完饭,出去抓蛐蛐,娘原来想派人去找你,一听我说饿便喂我吃饭,将你忘了。也是我缠着她给我讲故事到半夜,等苏元靖将她抱走后,我找二婶娘去石洞里找你。说起来,你得感激我,你对秦玉霜充满期盼又因为我霸占她的所有目光而心生失落,一直没法狠心割舍,所以我就让你彻底对她失望,不再摇尾乞怜。”

    “你对我这般好,即便你面上对秦玉霜冷酷无情,你内心是渴望着他们。因为秦玉霜疼爱我,你极尽所能的对我好,希望秦玉霜能看你一眼,到最后连你自己也不知道是真的喜爱我,还是因为秦玉霜的缘故,你习惯对我好。”

    苏锦瑟讽刺地笑道:“苏越,别用你那种被背叛的眼神看着我,你对我的好,只是出自你的私心而已!”

    苏越震惊地看着苏锦瑟,原来这一切都是苏锦瑟搞的鬼!

    那个时候她才多大?便有如此深沉的心机!

    他小时候很喜欢这个玉雪可爱的妹妹,娘牵着他的手说要对妹妹好,他是哥哥所以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护着妹妹。虽然她占据娘所有的目光,他心中羡慕,对她却没有半点嫉妒,因为他始终记得娘说的那句话,这是他疼爱呵护的妹妹,他怎么能与妹妹争宠呢?

    只是随着他渐渐长大,娘与爹对他的漠视,让他感到受伤与难过,他觉得自己或许是多余的,所以爹娘并不喜爱他,否则他消失半个晚上,为何不来找他?即便他死了,他们是不是也不会伤心难过?

    在那一刻,他对爹娘彻底的失望。而苏锦瑟满面笑容的站在他的面前,将手递给他,对他说道:“哥哥,我接你回去。”

    这一幕深深刻进他的心底,他发誓今后一定要好好保护她,为苏锦瑟他犯下太多的错。

    可到头来,苏锦瑟告诉他,这一切不过是她精心设计!

    苏越心里某一个角落崩塌,神情溃乱。

    怒火仿若暴风雨般席卷而来,苏越压制不住自己的怨恨,双手掐上苏锦瑟的脖子,竭力的嘶吼道:“为什么?我哪里对不住你,让你如此算计我?苏锦瑟,你心肠太恶毒,你以为人人和你一样,自私自利,为了自己的权势地位,不择手段?回不了头……我是回不了头了。与其留着你祸害商枝,不如我先杀了你!只有你死了,一切都结束了!”

    苏越收紧自己的手,苏锦瑟脸色青白,费力从咽喉挤出一句话,“救命……”

    私兵立即出现,拔出长剑对着苏越刺来。

    苏越像是长眼睛一般,抽出长剑应战。

    苏锦瑟手被松开,神色惊惧的看向与人打斗的苏越。苏越被另外三个纠缠的分身乏术,在他将长剑贯穿私兵胸膛的时候,苏锦瑟眼底的恐慌被杀意取代,双手发抖的握住匕首,狠狠刺进苏越的后背。

    苏越浑身一僵,私兵一剑刺穿他的右手臂,长剑落地,他睁大眼睛看着苏锦瑟。

    苏锦瑟看着苏越眼底惊愕痛苦地神情,咬紧牙关猛地将匕首拔出来,鲜血喷溅,苏越嘭地倒在地上。

    “我还不能死,所以你去死!”苏锦瑟瞪圆了眼睛,呼吸急促,牙齿打颤地说道:“把……把他丢下山崖。”

    私兵抬着苏越与被苏越砍杀的两个私兵丢下山崖。

    苏锦瑟手忙脚乱将地上的鲜血掩埋,脸色苍白,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她拼命压下心里因为杀人的恐惧,对私兵说道:“你们去找商枝!”

    商枝与张雪姗、张如芸走散,只得快速的朝猎场外走。

    不一会儿,商枝撞见满身鲜血的苏锦瑟。

    苏锦瑟看到商枝愣了一下,她大叫一声,“来人啊!快将这个贱人抓起来!”

    商枝反应过来,调头就跑。

    苏锦瑟急忙追赶过去。

    商枝闷着头往前面走,苏锦瑟带来的几个人,不是普通的侍卫,她只能跑远了,引不来那些侍卫,再将苏锦瑟解决掉!

    苏锦瑟握着手里的匕首,穷追不舍,根本没有发现两个人越跑越深。忽然,看见前面的道路被铁网给拦住,苏锦瑟冷笑一声,她倒要看看商枝怎么跑!

    商枝看着铁网,眼底闪过冷光,手指夹着药粉,准备等苏锦瑟靠近撒过去。

    突然,她感觉后背一阵风过去,树枝背后扑的一声响,跳出一只吊眼大白虎,一口咬住兔子的脖子,藏到重重树影下。

    商枝面色发白,她没有想到铁网后关着一只老虎。老虎被圈养起来,猎物只怕早已捕杀光,哪里还有兔子?

    这样一想,商枝视线搜寻一番,蓦地看见铁网的门被打开。

    商枝眼睛一眯,看着苏锦瑟目光阴毒的冲过来,她立即转身跑进铁网里。

    苏锦瑟离得远,根本没有发现铁网里的大白虎,跟着商枝冲进去,肚子一痛,被商枝一脚踹翻在地上。

    商枝看着白虎吼叫一声,朝她们扑过来,拔腿跑出铁网,将铁网门关上,挂在上面的锁片锁起来。

    “救命!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苏锦瑟看到骤然出现的大白虎,吓得魂飞魄散,她腾地爬起来,怕打着铁网求救。

    ------题外话------

    咳咳!我……我以为今天能弄死她的……失算了!

    腾讯书城那边的朋友们,昨天二更不知道出现什么问题,一直没有同步过去。其他作者朋友让我将章节修改,看那边是否会同步,修改几次状态,一直没有同步,若是今天这章没有同步,我等编辑上班问编辑是什么情况,给你们造成阅读不便,很抱歉!
小说推荐